原汁原味不转帖

阳盛则四肢实,实则能登高也。
个人资料
木愉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淋浴间里的歌声

(2019-01-05 17:24:48) 下一个

淋浴间里的歌声

木愉

晚上又去YMCA。

先在泳池里游了会,然后按部就班去热水池。内特在那里,彼此问了好,然后闲聊。他告诉我,他今天爬了楼梯修了天花板,现在好累,呆在热水池里真是上好的犒劳。然后,又聊起本地大学校园停车难的问题。旁边一个人说,可以把车停到布莱恩公园,然后走过去。我说:有足足一英里,够走的。

九点半到了,于是各各起身出池离去。

到了更衣室,又听到那熟悉的歌声。唱歌的人正在淋浴间里冲洗,水声哗哗,盖不住悠扬旷远的歌声。唱歌的人好像正在山巅上一边看着牛羊静静吃草,一边就对着无垠的草原和无际的天空放声歌唱。旋律舒展而豪迈,有着对生活的满足和欣赏,又有着无拘和自在。

在美国的公共场合,一般人们讲话都轻声细语,歌声是一种稀罕的现象。不过,这时候,听到这歌声,我倒是一点不反感,不仅如此,我居然有种莫名的感动。

旋律是熟悉的,就是青藏高原那种。我以前也在更衣室里听到过,不过从来没有动过念头要去接近唱歌的人。今天,我却动了心思,决定等他出来,就去结识他。

他唱得很投入,高亢处,一点不保留,也恣意吼下去。说吼,也许不恰当。吼有些故作声势,而他的高声是胸腔里自发升腾出来的。

我穿好衣服,等着。他(一个中年汉子,鼻子下有一小撮胡子)也终于走出淋浴间。等他穿好,我走上前去,面对他,他也面对我,彼此笑了一笑。我夸赞道:“好嗓子!”他笑了一笑:“谢谢!”我问他是不是藏人。他说是的,又问我从哪里来。知道我是从中国来的,他问:“会讲国语吗?”我说:“当然。”于是我们就用汉语交流起来。

他:“我是青海的,先到了印度,再从那里到的这里。”

我:“我知道本地藏文化中心的那个活佛也是从青海来的。”

他:“我也住在那里。活佛是从青海直接到的美国,而我是借道印度来的。”

又问他:“贵姓大名?”他答:“Zhou Qiong”。我说:“这是汉人的名字吧,藏族的名字呢?”

他解释道,这就是我的藏族名字。还把左手摊开,用右手在左手的手板心上写了几下。Zhou 就是龙的意思,Qiong就是小的意思。合起来,就是小龙。我又问:“用汉语咋写?”他说:“周是周恩来的周,琼是关公战秦琼的琼。”我对他说,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藏族的名字可以跟汉人的名字一样的,通常听到的那些藏人的名字都是“罗布、旦增和次仁志玛之类的。”

跟他告了别,在更衣间门口遇到亚当。他拿着一个手掌大小的小本子,急匆匆走进来,我问他在干什么。他说:“在写剧本,你看。”说罢,就把小本子翻开,让我瞟了一眼。我问:“写完后,怎么办?”他答道:“寄给producer。”我夸道:“真好,继续努力,哪天,我会在舞台上看到你的作品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还能飚高音。羡慕。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
也喜欢路过时候听听家人在淋浴室里的歌声,有精力时自己也会唱,曾喜欢唱泉水叮咚以及李娜演唱的青藏高原,说过有次居然把那最后的高音飙上去了,吓了自己一跳,才想起这浴室对着是大马路,不要弄出车祸啦,以后就小声哼哼了
另外,在大海的某类涛声里唱歌,用了各种不成调的调,那是rejoice,rejoice。。。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俄罗斯民歌从淋浴间传来,当然很打动人的。让每一种语言的歌声从淋浴间飞出,多么美好!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曾经在游泳池的淋浴间听到一位用俄语高唱俄罗斯歌曲的女士,歌声饱含情感,相当专业,我总是静静地坐在与淋浴间相连的更衣室里倾听。有一次我居然听到她在唱我们的父母辈唱的我们耳熟能详的俄罗斯歌曲,(现在我忘了具体是哪一首)。我也是等她出浴,热情表达一番欣赏之情。后来我嫌那里池小人多,就转移去了一个大游泳池,就再也没遇到有人在淋浴间放声高歌了。真是一段难忘的经历呀,我们这里新移民多,多么希望总能听到有人用自己的语言深情高歌自己的民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