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汁原味不转帖

阳盛则四肢实,实则能登高也。
个人资料
木愉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走向亚洲最后一个穴居部落

(2017-11-30 19:53:33) 下一个

走向亚洲最后一个穴居部落

-木愉-

去看穴居部落,是突然起的意。

我们一行到贵州紫云去,在朋友家吃了午饭,一帮人留下打麻将,不打麻将的一帮人中,就有人提议:“走,到街上看看。”这样,我们一帮闲人就走出去,坐上车去逛街了。即使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发展,县城面貌大异,坐车逛,也不需要多少时间。有人就提议:“到火花去看看吧。”反正有车,又有一下午的时间可供挥霍,我们就奔火花而去。

火花是紫云边远的地区,说是边远,当初也有上海知青到这里插队的。到火花的路坑坑洼洼,都是因为紫云到临近的望谟县的高速公路正在修建。传说火花很热,那是当然的。路是一路往下走的,两旁都是如黛的青山,联袂而去。到了山沟底部,就是火花了。那天虽然是星期天,却不是赶场天。乡场上冷清,问了当地人,知道赶场天是周四。没有集市的乡场没有看头,于是就又急急上路往回赶。可是时间还富裕,有人就问接下来到哪里去玩。一个声音说:“要不就去中洞看穴居人。”其他人都附和,我们这就决定下来,到中洞去。听说有穴居人,跳出脑际的第一个字眼是“原始人”。这些人该不会是赤身裸体的吧?刚这样想,就立即否定了。连亚马逊河畔的原始人尚且没有赤裸,中洞的人家应该也不会的。

中洞跟国家级风景区格凸河在同一个方向,同属一片山水。似乎绕到格凸河后面,就是中洞了。路上逢了好多岔路,问了若干人,还为鸣谢买了山人的葡萄。车一直上行,终于走不通了,就下了车。那里比较宽敞,像是停车坪,一个女人在屋外,笑吟吟看着我们。我们上去打了招呼,问她中洞如何走。她说,再走半小时,翻过山,就到了。山里人口中的半小时当不得真。山区里大都“对山喊得应,走路要半天。”司机首先表示怀疑,说:“我来过,至少得走三个小时。”不过,更多的人表示,先姑且走去,看情形再定。我们就撇下司机,兀自往进山的小道走去。小道前正施工,一些缆车已经停放在这里。不久,缆车工程完成,人们就会蜂拥而来,方便地坐缆车游览。我们都感到庆幸,如果有了缆车,清幽也随人流而去。而现在,我们可以尽享周遭的清静,在遗世独立的山道上,带着走向桃花源似的兴奋漫游。

天气很好,虽然是仲秋时节,却如仲夏一般。四周都是青山,青是由草和树编制而成的,树不参天,我们可以极目远望。山道的的左侧是万仞沟壑,沟壑里有玉米地,玉米已经收获过了,只余下苍黄的玉米杆。野风不时吹过来,适逢其时地给爬山的我们带来凉爽。脚下的山道没有通常那种简易而粗粝的特质,都由石板或者石头精心铺就,走在上面,熨帖踏实。看来,当地已经在有意识地改造交通环境,把这里打造为一个旅游景点。那天,在山路走着的只有我们,没有其他游客。大家心情大好,一路说笑,不久,就翻过了一座山。

我第一个到达山口,为的就是证实刚才那个女人说的“翻过山,就到了”这句话可信与否。我如大师兄一样,手搭凉棚一看,一个在青黛中显眼的白色疤痕还在远处山尖下,那里应该就是中洞了。同行的大都是女士,担心她们到了这里,就泄气了。我问:“还走吗?”不料她们斗志昂扬,答:“都到这里了,走!”

前面又是另一番景致,山道逶迤,先是往下,然后再往上,往中洞那里盘旋而去。远处由上而下排列了三座山头,中洞应该就在中间那个山头的中央。前方不远山坳处,有个寨子,都是白墙黑瓦。遇到一个山民,指着那个巨大的山洞,问:“那就是中洞吧?”回答是:“就是,最底下是下洞,最上面是上洞,中间那个是中洞。”顺着山道往下行,轻快很多,不久就到了寨子跟前。在其间绕了几绕,顺着山道往上走去。

不久,我们就走到了洞前。这里海拔1800米,洞里栖息着大约20户苗族人家,70多口人。洞前有个平台,几个穴居男女正在这里纳凉,看去很是悠闲从容。跟他们打过招呼,聊了几句。从他们口中,知道下面那个簇新的村落是政府出资为洞民们修的新家,有的搬过去住了,有的还没有。

洞前有一丛丛修竹,平添了些许雅趣。洞高大宽阔深邃,高可容三四层楼;宽可容房舍沿着两边修建,中间居然还可再建一个篮球场;深达近两百米。几只鸡正四下里觅食,一个背了小孩的女人正在噼柴,一堆收获来的南瓜堆积在一处角落,一个女人正在剥包谷,几个孩童正在玩耍。最里面还有一处大房子,一字排开有三个房间,这是学校。不过,学校早就停办了,不是因为穷,而是因为政府怕外界曲解,以为当地穷得在洞里办学。据刚才洞口的洞民告知,他们的先人为了躲避兵匪,才千山万水躲到了这处偏远的山洞里来的。眼下这些情景倒是有几分升平气象,古老而太平,朴拙而雍容。不过,洞民倒也不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外面的人对他们感兴趣,他们也不拒绝。穴居中房舍前堆着根雕,还有饭馆和旅店,饭馆和客店前有招牌,上面用汉字写着“世外桃源农家乐”、“滚豆鸡”、“清炖鸡”、“辣子鸡”、“腊肉”、“欢迎光临”等等勾引人的字眼。商业的气息也吹拂到这里,穴居部落并不遗世独立。不过,如果说客栈饭店那些招牌是出自洞民们本愿的话,那么,那些横挂在房舍前的不同尺寸的大红横幅却有了侵略的意味。外面的人到此一游、看了稀奇,也就罢了,干嘛还把到此一游以这种招摇的方式保留下来?这跟在文物上刻写到此一游并无二致。

洞里的水源在哪里?抱着这个问题四下探索,发现了水池。水应该是山泉,但肯定是涓涓细流,水池把这些金贵的水收集起来,洞里的生命延续才有了保障。

出得洞来,驻足观看洞口的孩子玩耍,问一个上面穿校服下面仍然是苗民服饰的小姑娘:“上学走多远?”她答:“两个小时。”问可不可以给她拍个照,她就双腿并立,站在了我面前,大方地任我拍照。

往归途走去,正好一个肩上担着高挑的少女也下山,她居然在听妙曼的流行歌曲。现代的旋律在大山的寂静里快活地跳动,一时不知今夕何夕。这是一个象征,中国最后一个穴居部落正经受着现代文明的冲击,自愿也罢,不自愿也罢,迟早必将从远古一步跃进到现代,融入到外面花花世界的气息之中。

回到朋友家,留下打麻将的人问我们到哪里玩去了,听说我们去看了穴居人,其中一个就说:“我去过那里。那时我还在军分区当参谋,行署黄专员要去那里看看,又怕不安全,分区就派我带了几个战士随行。我们还带了几支冲锋枪呢。那时路都没有,茅草比人高,我们披荆斩棘而行。路上,专员掉了一支钢笔,还想回去找。我对他说,算了,就一支笔,回去我送你一支更好的。”他说的那时是80年代。那时,他们认为那里是荒蛮之地,有蟊贼强盗出没的。而我们今天,则是以如此轻松的心情、消闲的姿态走到那里,仿佛那里真是桃花源一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好啊。没有问题。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脚下的山道没有通常那种简易而粗粝的特质,都由石板或者石头精心铺就,走在上面,熨帖踏实。”

这种文字实在是无可挑剔的,我再怎么写也写不出来,我收藏了,以后抄袭在我的文章啦~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谢天谢地有人愿意拍,写冷门话题。
想来这帖子里的两个女孩是喜欢看见家乡经济发展,生活宽裕些的。但那时山就不那么深了。
或许将来有一天,木先生的文字和照片会让她们想起家乡的本来面目。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木愉' 的评论 :
:)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只是在终南山的一小部分呆过,也许大山里面还是可以容纳隐士的。不过,我想我常住的乡村应该是接纳隐士的。每次散步到住处附近,就想,那里是我现在理想的生活地方,如果可以顺利呼吸的话(这些年,每次回去中国超过一个月,就无法正常呼吸)。那里,一座寺庙和一所小学隔着一面围墙,在村子的最边上,村子里人文相对宽松,没有太多大红的标语,有时候大喇叭广播一些通知,听的让人乐的。
最后说到隐士,我想,这世上少有完全的隐士,大部分人都有或多或少的隐士心理吧。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这么说,早中晚和上中下修饰洞和饭其实是同义反复。这些地方跟终南山相比,是不是也可以容纳隐士?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谢谢评论家夸奖!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谢谢光临寒舍。你看的这个电影不卖座,跟我这篇文章可以惺惺相惜。哈哈。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小姑娘很可爱!
今年回国飞机上看了一部电影《郊外野餐》,秀美的深山,简陋的生活条件,远离世俗却又满是现代社会的痕迹。很压抑,大概不卖座。
你的观察很仔细。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好爱,包括照片。
文中这段话:最上面是上洞,最下面是下洞,中间就是中洞,对应,早上吃的饭是早饭,中午吃的饭是午饭,晚上吃的饭是晚饭,那么,一天食两餐,是否成为上餐和下餐呢?
照片里的小姑娘,是一株春天里亭亭玉立的野百合。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棒的游记!对景物的描写很生动。学习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