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童的心情日志

我用博客人记录我的心情, 欢迎你来分享.
个人资料
正文

生命中没有理所当然

(2019-06-06 12:46:34) 下一个

今天Walmart通知我新配的眼镜到了。我拿到后迫不及待地戴上,天哪,整个世界立刻变得无比清晰,但我的眼睛却没有任何疲劳的感觉。远距离标牌上的字我每个都可以看的很清楚,特别是每个字的边缘。我兴奋以及,忙不迭地东看看,西看看,想把身边所有的东西都看个够。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算算有一年了吧。。。

去年五月份我去local一个比较fancy的clinic做eye check, 顺便配一副新的眼镜 – 我原来的眼镜度数好像有点浅了。这个诊所离我家很近,也是我搬到南方后第一次去检查眼睛的地方。那里的镜框都是名牌,动辄两三百美刀。一旦不满意,那里的黑人assistant马上引我去看更贵的。好在我的保险能cover一部分frame的钱,根据我的脸型,我选了一副比较满意的镜框。之后是一系列的眼睛检查。做检查女医生G看上去像是个菲律宾裔,高频的嗓音说个不停,大概是各种眼睛保健的问题 – 一系列的医学术语,然后就是反复强调要我每去她那里做检查。好吧,一切检查完成后再等两周就可以取新眼镜了。

我对新的眼镜非常期待,因为它和我原有的眼镜形状完全不同,戴上去我会变个样子,而且它会让我看的更清楚。等待的日子里,我想起了在北方生活时的eye doctor X。X是个看上去甜美,娴静的香港Lady。她是诊所的owner,为病人做eye check。她的爸爸妈妈在诊所帮点小忙,比如帮客人挑镜框之类。X脾气很好,说话特别温柔。每次我的眼睛出现什么问题,我都会仔细地告诉她。而她总是耐心地,静静地听我讲完然后对我说,“不要急,我们来检查一下看看有什么问题。” 她平静的口吻总是让我感到安心。做检查的时候她也会很小心 – 每个动作之前都会仔细讲解这样做的目的和步骤,等我完全明白后才开始。她的手法很轻,按在我的眼睛上像是在按摩。该配镜的时候,她的妈妈会帮助我尝试不同的镜框,适当地给出意见(说实话,X店里的镜框也不便宜呢)。等我做好决定后,除了保险cover的部分,她妈妈总是会说,“阿姨再给你打个折,最后的价钱是。。。”然后把计算器上的数字show给我看 – 那数字通常都是可以接受的,于是我们都很开心。取眼镜的那天我试戴后,老两口也反复审核,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可以帮我调整 – 那个态度好像是对自家的小孩儿,很是家常,温暖的感觉。X每一次给我配的眼镜都很好 。我平时几乎不戴眼镜,除了开车和看远处的时候。但是戴上眼镜和不戴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 不戴的时候也能看个大概,没什么大问题。但戴上之后,周边的“大概”一下子变得格外清晰,同时眼睛也变得很轻松。我喜欢这种感觉,每年去X的诊所是一件让我快乐的事。虽然我喜欢X,但我觉得她只是做了一个医生该做的,没什么特别。

我的新眼镜终于到了。我打开盒子试戴时简直懵了 – 从前那种“戴上眼镜,世界变清楚”的好感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若有若无的模糊,而我必须努力调整我的眼睛才能勉强把东西看清楚,与此同时还有轻微的头晕。因为当时医生在忙着,所以我没有马上和她沟通。况且我不确定这是眼镜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 – 我估计是因为当时生病体力不好,所以不适应。回家以后我又试了一个星期,每次都有同样的感觉。我又对比了一下从前X为我配的眼镜,虽然度数略浅,但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于是我和G联系,希望她能为我调整。G很不耐烦,先是给我来了个电话,大意是她没做错什么,让我不要去找她。无奈我坚持告诉她我不舒服,她只好让我去诊所见她。到了诊所,她重新让我在机器上试了一下她和X的prescription,然后告诉我说她做的都是对的,眼镜不需要adjust,现在度数是最合适的 – 根本没有可能让我看的更清楚。G的态度和她高亢的音调让我很不舒服,我不想再与她argue。而且我也想再尝试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我自身的问题。这一试就试了一年:这一年中我无论做什么都戴着G给我配的眼镜,然后就妥妥地suffer了一年 – 开车的时候戴着,远处的牌子上的字看不清,而且眼睛吃力,头也会晕;在教会戴着它,从前坐后排,现在挪到前排,依然看不清屏幕上的经文,只好噤声;上课带着它,白板还是看不清,video也很朦胧,下课后摘下它还有点儿恶心。一年下来,戴上眼镜并没让世界更清晰,我的视力反而被拖垮了。残酷的事实终于让我明白我的尝试到头了,我要想别的办法了 – 虽然根据保险还没到配眼镜的时候(镜框不包),我还是毅然决定配一副新眼镜。

我那当家的推荐我去Walmart试一试,他是在那里配的眼镜,感觉很好。唯一的问题是Walmart不接受我们的保险,out of network的eye check配镜都要自己付更多的钱。不过反正今年保险也不cover配镜,而且Walmart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家LG,其他诊所的frame实际上已经加了很多价,所以感觉上是保险cover的多,但Walmart的镜框价钱已经比别处便宜很多了,所以即使自己付钱也贵不了多少。去之前,LG嘱咐我把我这一年来的情况如实告诉医生,请他们帮助我找出解决办法。我照着LG的话做了,还把两幅眼镜都交给医生查验。仅仅根据对两副眼镜的解读,医生找不出具体的原因,只是说G配的眼镜左眼的镜片度数和X配的眼镜几乎相同,右眼镜片度数做了一些调整。她对我如此不舒服的推断是镜片材料的问题 – 不同的材料对眼睛会产生不同的影响,所以这次配镜决定follow最初X的给我配的眼镜,用最基本的plastic镜片。不过我的右眼视力在过去的一年里下降了不少,虽然做了散瞳检查一切OK,但我猜和那副眼镜不无关系。根据当天的检查结果,医生给我开了新的prescription。为了保险起见,她在机器上又让我逐一试了X,G和她的三个prescription。说实话,even是在机器上,G的prescription我还是觉得模糊,而X的虽然度数浅,但稍微调整一下眼睛还是可以看的很清楚的,如此看来不是镜片材料的问题。我没有告诉医生我的想法,只是confirm她的处方是好的。

才隔了一天,我的眼镜就可以取了,出奇的快 – LG说是因为我的度数浅,镜片好做。然后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 戴眼镜又成了我给自己看世界的reward。回家后,把三幅眼镜摆在我的面前,又试了一遍,感觉和在Walmart时用机器试的一样  - 看来,G配的昂贵的眼镜马上要成为垃圾了。想想过去一年来的torture,我发现自己并不恨G – 她也是根据testing data做出的判断,只是不知道她当时是怎样test的。从前我总觉得医生做出正确的诊断是理所当然的,现在才明白事实不是那样 – 医生做出任何判断都是正常的,因为他们也是人,而人都是有限的。所以当医生给出不当的诊断应该积极面对找到解决的方法,而正确的诊断我一定要学会感恩。以前在教会有位姊妹说过,做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对自己有好处,让自己内心广阔,活得轻松。她是对的,我如今深有体会 – 值得感恩的事太多了:感恩我的眼镜问题得以解决,感恩我的眼镜迅速配好,没耽误我做事,感恩我又可以轻松,清楚地看这个世界,感恩我的医生对我问题的耐心倾听,感恩配镜处的黑姑娘对我的process的认真,细心。。。如果G的配的眼镜为我带来这么多positive的结果,那么我对她也可以感恩了。只是G实在不是一个谦卑的人,她傲慢,不耐烦的态度让她最终失去了一个customer – 我再也不会去她的诊所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牧童遥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phie308' 的评论 : 是的,我也吸取教训了。

谢谢你。
Sophie308 回复 悄悄话 我有一次取了眼镜后一戴就头痛,认为是自己的问题,忍了两星期,回去看医生,原来是配镜师把我的散光度数搞错了。有时候得多相信自己。
牧童遥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石榴花' 的评论 : 虽然医生医术有高低,但相信你所处的环境比你父亲那时的环境要复杂的多,压力也不一样,所以别太担心了。

谢谢来访。
红石榴花 回复 悄悄话 医生的医术确实有高有低,所以我们换了好几个家庭医生。唉,老父亲到八十一岁还耳聪目明,给我们穿针引线,我这才他一半多的年纪就必须用花镜了。
牧童遥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三儿她姐' 的评论 : “有比较才有鉴别”,真的是。

谢谢她姐。
小三儿她姐 回复 悄悄话 有过类似的经历, 感同身受! 有比较才有鉴别, 你的题目扣主题:) 生命中确实没有理所当然, 有时我们遇到出色的人觉得没什么, 当"失去"时, 才感到TA们的伟大.
牧童遥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这个回复太及时了,我记住了。下次会和医生商量。

谢谢晓青。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眼镜的度数很关键,估计是G医生没有测准度数,还一个就是做眼镜之前量你瞳孔距离,这个很关键,因为量不准,你看到的地方不是正确的度数就模糊了。我也戴眼镜,有过你的经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