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童的心情日志

我用博客人记录我的心情, 欢迎你来分享.
个人资料
正文

我的同学小M

(2019-05-09 19:47:21) 下一个

终于在昨天又胜利大逃亡了,可以大大地放松一下。昨天离开教室的时候,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强烈的不舍,大大拥抱了一下甜美的小M, 告诉她能和她一起学习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然后就大踏步地走出了教学楼。

当初,小M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在第一堂课时她问老师她买的教科书是否正确。的确,那本书真是太薄了, 对于我们这些已经习惯厚厚的“大部头”的人来说,这本教材看着真有点儿匪夷所思。我立刻回头看看这个提出问题的人是谁 – 通常第一堂课,大部分的学生书还没买呢,我就是其中一个。很自然地,我就记住了这个满头金发的貌似东欧人的女生。她看起来挺严肃的,不过应该是学习很认真的那种。

我上的这门课会有不少小组讨论和Group Project,而且在开始的时候是按照座位来分配小组,所以和谁坐在一起是很重要的。我是个很认真或者说是个很挑剔的人,从第一天我就感觉到和当时坐在一起的那帮人不对盘。但我也是个很胆怯的人,虽然知道自己不喜欢也没敢轻易换座位 – 怕别人多想。最后实在忍受不了内心的不快,终于鼓起勇气换到了别处。之后,又换了第二次。就这样,经过两次辗转,我和小M坐到了一起。

小M长的很漂亮,虽然有些年纪了,但还是觉得她很美,我特别喜欢她的那对晶莹剔透的灰蓝色的眼睛。根据她的长相和做事的态度,我判断她是俄罗斯人(后来我LG看了她的照片也有同感),但其实她是匈牙利人。她非常有礼貌,见到人总是很自然的问好,不小心做了什么也会马上说Sorry。但是她的礼貌是很有分寸的,从来没有那种过分的热情,或者情绪化,所以和她相处我感觉很舒服。上课的时候她的表现非常直接,对于自己不懂得问题绝对是打破沙锅问到底得劲头。尤其是有和老师不同意见的时候,她更是勇于表达,但绝对是用别人能接受的口气,没有很多人的那种咄咄逼人的态度,相反突出了一种她的求知欲。时间长了,觉得和小M讨论问题实在是一种享受 – 她肯定会说实话,但不会给我压力。我们俩都能活在一种自由的空气里,十分快乐。

小M是一个很单纯,坦白的人。每次考完试,成绩出来发下的考卷第一页都是翻到后面去的 – 别人看不到你的成绩。小M每次拿到试卷都会毫不在意地把第一页翻回来看成绩和自己做错的题目,然后和别人讨论问题出在哪里,从来不在乎别人看到自己的分数。说起来这好像也没什么,但是从小受的教育总让我羞于让别人知道不好的成绩,加上从小到大的分数排队的压力,我好像觉得把成绩藏起来是很自然的事。现在受小M的影响,我的脸皮也开始变厚,发了考卷我连想都不会想就往桌上一扔,谁爱知道就知道 – 想明白了,分数再好或者再坏和别人又有什么关系呢?人生本来可以很简单的,但我们却非把自己弄得那么累!

对小M有更多了解是从做第一个Group Project开始。说实话,第一个Project老师总是随堂留给我们一些时间practice然后再告诉我们下一次要讨论什么。很多同学都是在讨论的时候才开始信口胡说 – 估计大多数的人只喜欢brainstorming,不喜欢更深入的研究。小M则不然,她如果事先知道讨论的内容,课下都会认真地做准备。她虽然做准备,但她不会要求别人做同样的事,而且在课上她会毫不犹豫地把她做的准备和大家分享,很多时候甚至还会主动把她的research打印出来分给大家。课下做准备这一点和我的作风很一致 - 我也是一个相当认真的人。但是另外一点我做的可就差远了 – 我心里会因为别人不认真而抱怨,当然就更不会主动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所得。和她讨论的次数多了,发现自己也慢慢开始按照她的方式改变 – 自己的资料或者想法让更多的人来研读和讨论的时候才会变得更加强壮,不是吗?更多的眼睛一起盯着也降低了出错几率,多好?可是怎么人就容易反着去想呢?

第一个project我们都没有经验,老师也没具体交代过什么时候做presentation,自然也不会很上心。知道的时候,离做presentation只剩不到一个星期了。还好之前我们有过一些讨论,我自告奋勇地在周末独自把我们从前的资料整理妥当,并把不合适的文字重新写过,又自己做了关于solution方面的一些research。之后立刻就把所有内容发给包括小M在内的另外两个组员过目,意思是等他们同意这些内容之后我们再商量怎样分配工作,比如PPS该怎样设计,谁来写,还有关于presentation的rehearsal。。。总而言之,我希望他们再尽快看完然后提出自己的意见,我们好分别着手把余下的task迅速干起来。没想到,小M仔细阅读完后,不但按照自己的想法修改了其中的一些内容,而且直接就开始做PPS。第二次收到她的Email时,我已经看到了PPS的初稿,其中很多diagram也已经完成了,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仔细看完,也提出自己的意见。就这样,我们整个周末翻来覆去终于把presentation的前期准备大体搞定。我真的没有想到小M是这样一个行动派的人,做事情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小M做事虽然利索但绝不凑合 – 她能对不太确定的字句反复推敲直到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满意。最后一页她居然能够对字体的Size反复比较好多次,然后挑出最合理的。我这个急脾气最终也被她给磨得没话说了。

虽然做的多,但在presentation时小M却只挑说话最少的page讲。这样做 一是因为她在众人面前演讲怕羞的个性,再有是因为她根本不在乎 – 这家伙只在乎自己能够认真地工作,才不在乎在别人面前显示自己。尽管我们的presentation顺利进行,但还是被老师当着大家挑了毛病。当时没时间太仔细想老师说的话,只想早点结束,所以我没说什么。但身旁的小M却在勇敢地和老师据理力争,听着小M坚定有力努力维护我们小组的话语,我有点恍惚了:这还是那个刚才那个连照本宣科都会发抖的小M吗?回到座位上小M虽然什么都不说了,但她心里对老师的讲论并不服气,因为我刚到家就收到了她发来的Email,一再宣称“我们组的表现是最棒的。” 好吧,我只能说,第一个Group Project让我对小M的真性情有了更多的了解,我从心里喜欢她。

第一个project过后,我和小M的关系显然又进了一步。我们上课可以更自由地各抒己见,从前我们很惧怕的课堂上的discussion现在变成了求之不得的时间。很奇怪地,我们之间好像多了那么一种 bonding,或者叫做默契吧,很多时候我们有了一种心意相通的感觉 – 我刚想说的话竟然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她也会偷笑着告诉我说,刚才我问老师的问题她也想知道。我不知道这种默契从何而来,实际上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彼时只有两个月光景。但是它产生的是那么自然而然,没有一点儿牵强。除了和功课有关的东西,我们也会聊点别的东西。不知从什么途径好像知道我们俩是差不多的年纪,那次在选择第二个Group Project的主题时,有人提到“网络的安全与暴力”的题目,并且大谈特谈在facebook, linkedIn, tweet上发生的事情,我对小M说,“我很少用这些public media,而且我也不赞成用LinkIn来找工作。” 她点点头说,她也不喜欢。我说,“你记得我们小的时候写信和等信的日子吗?” 她看着我,点了点头。我又说,“那时候我会在信纸上画很多图画,我还剪了照片拼在一起做成卡片送给我的朋友。” 她的眼睛开始放光,“我也做过。” 这种认同鼓励了我,我继续说,“还记得我们那个时候因为要写信所以拼命练字,好让字在信上好看些吗?” “是的”她附和着,“现在的孩子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字写的好看,我儿子的字都快上天了。” “你用过钢笔吗?”。。。小声的谈话一直继续下去,直到我们相互认同:我们老了,已经落伍了。和小M的聊天恍惚间好像让我回到了中学时代,那个和要好的女同学说悄悄话的年代。可我们是来自两个不同国家,背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哪。然而,这种感觉真是好的无比。

到了下半学期,我们很快迎来了更大的挑战 – 要学的功课几乎是上半学期的4倍(谁知道老师是怎么想的),但最痛苦的是要完成第二个Group Project。说到做project,虽然我们第一个project顺利完成,但我心里是不愉快的 - 当时我们小组有三个人,除了我和小M,还有一个墨西哥裔的男生A。A的成绩不好,对功课也不甚上心。当时我们做project时间紧迫,Email频发的时候,他居然就像没事人一样坚决不参与 – 估计我们发的doc他根本就没看过。等我们什么都弄好了,把PPS送到他面前,他不屑一顾,但在做presentation时还指手画脚的指挥我们,想起来气就不打一处来。当时的情况没时间和他计较,我只希望事情能顺利做完就好。而且老师说下一个project要从新分组,我也就不想那么多了。人算不如天算,谁想到第二个project又和他分到了一起,我当时那个感觉真是欲哭无泪啊。我的小组当然也有小M - 这是我们俩事先预谋的。终于在分完组又纠结了一个周末后,在下一周上课前我把自己对A的感受告诉了小M。我直言“我不想再跟A一组,好像我们劳动半天还求他参加似的。” 小M依然用那张充满微笑的脸对着我,慢慢地说,“其实我也觉得和他合作不舒服,因为他根本不想get involved。可是我没办法控制别人,所以无论别人怎样,我都会一样尽力做好我能做的事。” 这话太励志了!就像她自己所说的,小M无论做什么事都会百分百地认真。她的时间并不充裕 – 她有两个孩子,平时照顾孩子够她忙的,据她说大儿子最近还出了什么问题,她正在想解决办法。但是她从不抱怨,无论什么事,她都会倾全力去做,而且是快乐的去做,孩子如此,功课亦是如此。好吧,既然小M这样,我还能说什么呢?不就是多付出一点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能和小M一组已经是幸运了,我干嘛还那么在乎别的呢?我决定放下这件事的结果,专心投入到我该做的事中去。

其实我们的情况没那么糟,在第一次project meeting以前,A就把课drop了,所以他当然不会再参加我们的project。老师又给我们小组分配了另一个美国女生,一起work一段之后发现原来也是个认真的人。我们三个女生合作非常顺利,自然我们的project也是效果最好的 – 这次连老师都没话说。小M依然负责PPS的部分,从配色到排版无可挑剔 – 好像她自己说过的,她在艺术方面真的很有天分,只是父母没有让她走这条路。

一个学期过的真快,做完最后的presentation我和小M就要告别了。说实话,我心里十二万分的不舍 – 和她一起学习的这段日子是我到美国所有的读书经历中最真实,最快乐的。小M的真挚,善良,认真和愿意付出的品格总是在我脑海里萦绕 。无形中我也被改变了不少,变得更真实自然(不用装的日子好轻松)。那天吃饭的时候我告诉LG,我会想念和小M一起上课的日子。LG告诉我,这是我人生中一段美好的经历,我要珍惜。但是经历毕竟是短暂的,结束了,我们都应该move on。我问LG,以后我们还会有碰在一起的日子吗?LG说,交给神,顺服他的安排。好吧,我相信LG是对的。但我还是想记录下这段短暂但是美好的时光,希望神祝福,保守小M,因为她的存在让别人幸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