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童的心情日志

我用博客人记录我的心情, 欢迎你来分享.
个人资料
正文

Holiday Season的生病和反思(2)- 2016,2017

(2019-01-24 09:12:38) 下一个

-2016年冬:
上半年咳嗽才好,下半年一直沉浸在找房,买房,packing,搬家,unpacking的忙碌中的我期盼这一年在新家中能过个好年。这一年的冬天基本就是个暖冬 – 除了温度下降到零下了两天,之后就一直是七十多华氏度,圣诞节那天好像是七十八度。温暖的天气我的咳嗽没有再复发,但在感恩节左右,不是是什么原因,我睡觉醒来的时候脊椎不知怎的开始剧烈疼痛,从脖子以下直到尾椎以上几乎动不了,一动就撕心裂肺般地疼痛。 我挣扎着要起来,因为我想摆脱心里“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的暗示,但最终失败。LG只好当天请假照顾我。因为我动不了,而且是脊椎疼痛,LG不敢用原始点的方法为我按推 – 我们还分不太清我的情况属于本处受伤还是他处受伤,如果是本处受伤不能按推。于是我们决定用另外一招:温敷。我趴在床上,整个后背盖着电热毯进行长时间温敷。大概连续敷了十二个小时,我勉强可以自己站起来,但一伸手还是痛。我像超人一样披着大电热毯走向厨房 – 我要赶快酱牛肉,一半是带给小组活动的晚餐,另一半则要带给教会感恩节晚宴的聚餐。牛肉最终入锅开炖,我身上已经疼的汗如雨下。在两次聚会我和弟兄姊妹分享了我的情况,其中一位年长的姊妹当场为我祷告,另一位姊妹答应持续帮助我祷告直到我痊愈。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继续温敷,喝姜汤,经过十天感到有小小的好转。于是,我开始每天进行比较柔和的按推,每次时间不可以太长。再有就是在能够忍受的基础上适当加一些小小的身体活动,很多时候需要毅力咬牙逼着自己这样做。再过十天我能明显地感觉到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但疼痛还是没有完全消失。这期间,那个答应为我持续祷告的姊妹也来询问过我的近况,我不断给她Update但仍请求她继续为我祷告。当然我自己的祷告也没有停止过。

这样到了圣诞节的时候,我可以说好了90%,我活动基本自如,疼痛也基本上消失了。到了新年,我可说是好利索了。告诉自己我又活过来了,可以进入2017年了。

有时候病来的莫名其妙,真是“病来如山倒”。但是要告诉自己不要害怕,定下心来总可以找到治疗办法。这场病长时间的温敷和按推帮了我的大忙。再有就是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保持和增强体力,姜汤与均衡的饮食助我很好地完成了这项工作。我也相信在整个过程中,神一直垂听我的祷告。

-2017年冬:
2017夏天开始,我的生活忽然变得忙碌起来。可能是我自己没安排好吧,我觉得特别紧张,压力大,抵抗力就开始减弱了。基本上感恩节之后我就开始感冒,不用说,和我亲密无间的咳嗽又回来造访我了。很感恩的是,直到我的忙碌告一段落的时候,我都没发烧,就只是咳嗽。松下来之后,流感开始肆虐,我的不舒服也就加剧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家LG先发起了高烧,我需要照顾他所以很累,身体就更弱了。病了没几天就过圣诞节了,我们以前两个月订好了Cruise,因为是圣诞期间旅行,所以票价特别贵 – 按照LG的话说,爬也得爬上船去。我们两个带着疲软的身子和一个半箱子的行李上了船。在当天我们的情况就做了一个换位- LG的烧开始退了,而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骤然发起了高烧。本以为睡个觉就应该没事了,结果没想到情况愈演愈烈 – 我在船上连续烧了七天,期间还伴有头晕,恶心和剧烈的喉咙痛,浑身发冷更是家常便饭。在船上生病极其痛苦,喝点儿热水都特别不方便 - 虽然我们自己带了一个很小的电热壶,但每次只能烧一点水不说,而且很快就凉了。这种情况下退烧只能靠退烧药,没有别的选择。几天下来,吃药吃的我昏昏沉沉,头重的像挂了个秤砣,胃里难受吃不了东西却总想吐,真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 在那一刻终于明白健康地活着多么重要,然而人都是贪婪的 – 有了健康通常会不知足地要求别的。在下船前我的烧终于退了,我和行李被LG拖下船一起送回了家。我心里对LG有些愧疚 - 因为我生病结果所有的excursion都cancel了,没有好好地玩儿。但LG告诉我说,他觉得这次旅行很放松,悠闲,没有了平时出去玩儿那种赶得感觉。他觉得很舒服,所以他的身体恢复很快。

接下来就是纯修养了 – 到家怎么着都是方便的,我的恢复也加速了。到家看了新闻才觉得我们在中美洲度过了七天实在感恩 – 休市那年冬天奇冷,很多人因流感就医,据年前的统计数字,因流感而导致死亡人数约56人。中美洲的潮湿温暖让我好了大半,不然有可能我就是那56分之一了,不对应该是57分之一。

我没试过完全不吃药退烧 – 当然不是硬扛着,而是会找一些增加体力的替代疗法。但这一次我真是体会到了靠西药退烧对身体的不良影响。如果以后有条件还是能不靠西药就不靠西药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