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童的心情日志

我用博客人记录我的心情, 欢迎你来分享.
个人资料
正文

Holiday Season的生病和反思(1)- 2015

(2019-01-23 21:40:12) 下一个

从和LG南下以来每个Holiday Season的情形都是“别人过节我生病”– 几乎每次都是从Holiday Season一开始我就病着,至少要挨过整Season我才能痊愈。然而,大部分的时候我都是假期过完了病还稀稀拉拉的没好利索。正如此时,在生病的尾声中码字儿的我回想着到南方的每一次节日中的病痛,觉得生命真是脆弱 – 同时决定要把这几年受的罪总结一下。

-2015年冬:
2015年冬天我们来到了休市。本打算在温暖的南方度过一个没有雪也不寒冷的冬季,没想到那年的冬天居然特别冷。我因为听多了别人对从前休市冬天多么温暖的描述,所以对自己的身体有点儿大意,在一次去GYM早上游泳后没吹干头发,没戴帽子之后又淋着雨在外面走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始了剧烈的咳嗽。咳嗽开始在12月初。

起初我并不以为意 – 以前在北部我也经常咳嗽,那边冷不容易好。这里这么温暖,应该很快就好了。但将近三个星期过后,我的咳嗽还是没有好反而更剧烈了,而且一咳起来就好像要把内脏全部吐出来似的,身体也开始发虚。我有点儿害怕了,但因为LG说我的咳嗽听起来不太深,所以应该不是肺部的问题 – 看看,我们都久病成医了,于是我就按着LG的“原始点”医疗理念开始注意保暖,每天喝浓姜汤几次增加内热源,有空就多休息。圣诞节的时候温度忽然上升,虽然身体还是虚弱,但感觉咳嗽有一些好转。本以为过了年咳嗽就该好了,但不想新年后气温骤降,我痊愈的美梦也就随之彻底泡汤了。还记得那个时候我不能说话,因为一说话胸口就会发痒,随之而来的就是剧烈咳嗽。如果强忍着,就不停地气喘。那个时候最怕有人打电话来,因为每次接电话时我必须趴在沙发上压抑着自己的气喘与咳嗽。

发病两个多月时,我听教会一姊妹说她的咳嗽是用过敏药治好的,因为那药能帮她化痰。我背着LG偷偷去Walmart买了那种药(我家LG有自己的医疗理念,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完全接受),吃了几天并不见效。咳到三个多月的时候,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就私自去看了医生。虽然我的症状严重,但医生不建议我照X-ray – 和LG看法一样,她觉得我的咳嗽不深,不是肺的问题。她判断我是水土不服加上过敏。她根据自己的判断给我开了两种药,每种一点点花了七十多刀,但完全没用。

我的咳嗽在教会成了我的标志,我剧烈咳嗽时,一半人已经习以为常,另一半则用同情及关切的眼光看我。终于有一位弟兄觉得我实在太可怜了,有一天向我推荐了一种韩国中药“扁康丸”,500美金一瓶。据说对哮喘及其引起的咳嗽有特效。这位弟兄的妻子是肺癌去世的,他痛定思痛地说,“如果那个时候知道这种药就好了。” 据他说,他自己已经吃了好几瓶了,为了预防和保健。这位弟兄的态度感动了我LG(估计他也真的害怕了),就Order了一瓶扁康丸给我。这么贵的药我吃的很小心,一天三次,一次90小粒,我吃的很仔细。因为贵,我把禁忌食物List仔细看了一遍,其中包括Soda,饼干,蛋糕,辛辣食物。。。下定决心从吃药起就再也没碰过。这种药对服药人还有一个要求:必须做有氧运动,全身出汗。还特别提出如果身体太弱,做不了运动,就去桑拿,反正必须出汗。我当时体虚,卧床了好几个月,但为了配合药的功效强撑着每天到户外公路的桥上走一个来回 – 开始用走的,到后来就可以小跑了,无论如何每天的汗是出的透透的。

这样又坚持了一个多月,我的身体开始好转了,咳嗽好多了。好在天气也开始转暖,我的呼吸也顺畅多了。我的体力开始明显恢复,睡眠也好多了。又过了一个月,我的咳嗽全部停止了。我终于熬过了这场劫难。还记得那个时候教会的姊妹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咦,你咳嗽好了?我很高兴地回答她们:我已经不咳嗽了!

不过说到底,我不知道这次痊愈的原因到底是我对这里的气候适应了,还是因为扁康丸生效了,亦或是我每天锻炼体力增强了,还是像有些姊妹说的因为天气转暖我身体里的寒气消失了。反正,西药对我的咳嗽毫无作用是千真万确的,还有就是人的体力也是很重要的 – 这才是和病魔折腾的资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