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童的心情日志

我用博客人记录我的心情, 欢迎你来分享.
个人资料
正文

意外的熘肝尖儿

(2018-01-23 20:17:44) 下一个

周末,我和猪去“北京味道“吃午饭。这是我们新发现的一个小餐馆,做的基本上都是北京的家常菜。价格不贵,味道也不是那么精致,就是特别家常的感觉,吃了一次就开始怀念北京了。于是这个周末我们决定再去吃。

我们点的菜很快上齐,配着热米饭我们俩开始大块朵颐。店里很安静,只是不时传来老板娘上菜,报菜名和顾客点菜的声音。心思在吃上,耳朵对周围的声音也不在意。好像听得老板娘喊了一声”熘肝尖儿“,然后就从我们前面的Booth里传出了争执得声音。本来不关我们什么事,但随着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也不自觉地竖起耳朵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了一会儿才搞明白,原来前桌顾客点了两个菜,但他没说名字,只用了菜的编号,A6和A7。但编号也没说全,只说了一半,于是就变成了”6跟7“。顾客南方口音很重,不是福建人就是广东人,结果这个”6跟7“就被老板娘听成了”熘肝尖“。客人辩解的时候舌头都不听使唤了,最后连手势都用上了。老板娘是地道的北京人,一口京腔倍儿利索,学那个客人说”熘肝尖“的时候逗得我肚子都笑抽了,快赶上说相声了。他们俩各不相让地自顾自说着,都觉得自己特别委屈 - 客人坚持自己是南方人,讲话有口音,但这样点菜没有错。老板娘虽然同意给客人换菜,但坚持说客人不该这样点,边上又不是没有字。其实我心里觉得老板娘的问题大些,客人点完餐她怎么也应该确认一下啊,人家的口音又不是故意装的。正想着,猪小声对我说,“多大个事儿啊。你去跟老板娘说,这盘菜如果没动过咱们要了,就当这次多吃一个菜,本来”熘肝尖“也是北京家常菜。” 我也想着快点结束这场争吵,听猪这样说,就赶快对老板娘叫道,“没关系,这菜我们要了。” 争执戛然而止,一大盘热腾腾的熘肝尖儿被端到我们的桌上。我尝了一口,真香 – 本来想下次点的,这下提前吃上了。

吃完饭买单,老板娘跟我们说那个肝尖儿算送给我们的,谢谢我们解围。我们不同意 – 我们自己要加的菜哪能占别人便宜。于是争执又开始了。老板娘真是一北京人,把盘子一推,说,“这么着,你多给五块小费,齐活了。” 她的意思是我们除了饭钱再给五块钱小费就行了。而我们理解的是除了本来该给的小费再多加五块。于是我们用信用卡付了我们原来点的菜和小费,然后又放了一张五元钞票在盘子上。老板娘收钱的时候,死活不收那五块钱。我说,“一份肝尖儿9块9,我们就付五元,就当按成本价吃了一个菜,不亏啊。我就是有句话想跟您说:客人是没说清楚,可他已经尽力了。您是老板,所以得比客人有心胸,哪能和客人这么较真儿呢?大不了下回长个记性,点完菜后确认一下,多大个事儿啊。” 老板娘点头同意,再次谢谢了我们。其实老板娘就是老北京那种性子特别直的人,说话不会转个弯儿,有时候没过脑子话就直接说出来了,对谁都一样 – 这不,这事儿刚完,她就对我俩说,“你们俩还真能吃。你看,多加了一个菜最后你们也没剩多少。” 我和猪相识一笑 – 我们吃的多不假,可老板娘你是不是也太心直口快了?

回家路上,我还在想刚才的事:大千世界,人和人也是大不相同,只有互相理解包容彼此的软弱才能和睦相处。希望和神连接能让我的心变得越来越柔软。老板和老板娘是正宗的北京人,那北京话说的可真地道!现在北京的外来人口很多,在街上很少能听到这么纯正的老北京口音,今天也算让我的耳朵过过瘾 – 我以前在北京的时候可讨厌这种胡同口音了,在国外听着觉得好亲切。不觉又想起老板娘的那个“熘肝尖儿“,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牧童遥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听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你这个叫葱爆,对吧?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这下清楚了!我也喜欢吃爆猪肝,加大葱。
牧童遥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不是不是,熘肝尖儿是炒猪肝,爆腰花儿是炒猪腰。不是一个菜,楼下的意思是这都是北京的家常菜。

可不能误人子弟。
牧童遥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日照龙鳞' 的评论 : 查看你的QQH。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向你和你家那位致敬,热心又有气度!我也不知道熘肝尖儿就是爆腰花儿, 哈哈,学习了!
日照龙鳞 回复 悄悄话 能告诉我,这个“北京味道”在哪里吗?太想吃溜肝尖啦!也想熟悉一下北京话。谢谢!
牧童遥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泥中隐士' 的评论 : 还有肚片儿。
牧童遥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地球太小' 的评论 : 我们点菜的时候,点完三个她就直接说,好了,够吃了,就到厨房下单去了。

太搞笑了。
地球太小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这老板娘还真是不会说话,没有北京人的幽默,怎么能直接说客人吃的多呢?
cng 回复 悄悄话 在生活富足的时代,肝和腰子其实没必要吃了。
泥中隐士 回复 悄悄话 熘肝尖儿爆腰花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