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童的心情日志

我用博客人记录我的心情, 欢迎你来分享.
个人资料
正文

邻居家的篮球架

(2017-08-25 20:02:07) 下一个

那天猪下班进了家门,第一句话就问我,”你昨天看到邻居在装什么东西,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吗?”

我摇头。

“他装了一个篮球架,就在他们家Driveway上。”

“啥?”我真的傻眼了。昨晚上我是看见邻居的年轻爸爸在门口装什么东西,好多金属的长杆。我当时正好出门浇花,还开玩笑说是高射炮。

我心里对邻居孩子打篮球是有阴影的。从前我们在北部的家是一个Town House,隔壁邻居是个印度穆斯林,有三个孩子,最大的大概8岁。他们每天放了学没地方玩儿,就在Driveway上立了个小篮球架,每天他们的爸爸带着他们三个就在那里打球。我们的房子和Single House不同,两家Driveway之间只有一条很窄的隔断,所以只要一听见他们家孩子打球的声音,我就开始担心他们的球会打到我们停在Driveway的车上。而且我的Study的窗户就在Driveway的上面,三个孩子加一个大人打球,你能猜到那声音有多吵 - 每天听我心脏都快出毛病了。加上这几个穆斯林小孩特别Rude,平时见人没有礼貌,他们的家长也是很强硬的人,所以根本不可能有和他们沟通这个问题。那就只好忍着了。本来我对篮球没什么不好的感觉,自从经历了和从前邻居的那段篮球时光,我只要一听到篮球的声音就会心跳加速,有时候还会浑身冒冷汗。

听到猪的报告,我周身又开始不自然地产生反应。可是现在房子都是自己的,篮球架在别人家的地盘上,我能说什么呢。走一步看一步吧。

当天晚上我就体会到了隔壁猛烈的篮球攻势。大概是装完篮球架兴奋吧,那天晚上邻居爸爸带着儿子从晚上九点半开始打球,直打到10点半还是没有停的意思。隔壁的爸爸是个满头小辫的黑人,篮球是从小打到大的。他儿子也是训练有素,那运球的力度是从前那三个小孩加起来也没有的,那真是一个掷地有声啊。偏巧我的Study又和Driveway相邻,所以那个晚上我又是将所有的打球的声音全部收进了耳朵,而该看的东西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这样持续了几天,每天他们都是这样,八点半九点才开始,到十点半左右才结束回家。开始是一个小孩打,之后又不断有邻居孩子的加入,然后邻居家的大人开始加入,最后有一个火热的Ending。

这种火热的比赛终于触及了我的底线,我再也无法忍受。于是我和猪商量对策,商量结果是决定换屋子 – 我现在的Study和客卧几乎是连在一起的,中间隔了一个卫生间,但客卧在靠里的位置。现在我们决定将两个屋子对换一下,这样我的Study在靠里面的位置,可以多关一道门来阻挡打球的声音。商量当晚,我们就甩开膀子大干快上,把两个屋子的家具对调了过来。第二天一整天我都在对房间的布置进行调整 – 我们从前的装饰品都不能放在原位了,必须从新考虑怎样摆放。我的心也放下了一半 – 关上门任你怎么打,我应该不会太受影响了。

人算不如天算,晚上搬家具累的够呛的我清晰地听到邻居有力的拍球声,关上两个门也没有用。本来猪出门要和邻居讲一下,但呆了一会进来说他不想和黑人说话。我一气之下就用在北部对付噪音的办法,打了911 – 在北部噪音是归警察管的。但我被告知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噪音归另一个部门管理,还给了电话。所以当晚没有警察来阻止深夜的篮球活动。之前我们也找过Association,因为如果大型设施如篮球架在Driveway安装是需要申请的,如果没有经过合法手续就不能安装 – 我们想请专人来确认一下隔壁的篮球架是否合法。但我们的社区是个新开发的住宅区,还有很多房子正在盖,管理不是很完善,所以我也没找到人。

能想的办法都想了,我感到绝望和沮丧。而猪听说我打了911,非常恐惧。他怕把黑人惹毛了,以后的日子不好过,语音发颤,脸色发白,连搬家的后果都想到了。猪的反应让我很难过,我们大吵一架后,我关上门不再理他。一个人在新的Study,哪里都不习惯,看什么都来气,想到猪的举动我又感到委屈,心里非常不平安。没办法,关灯跪下祷告。我把心里的感受向神诉说,在黑暗中,神告诉我猪的软弱是很正常的,作为妻子,我要理解和包容而不能怪他。这件事上我要更多地信靠神。打开灯,我体会神对我说的话。猪进门来说有话对我说,不等他开口,我先对他说对不起,因为我急躁的态度。而猪说他也祷告过了,因为神让他认识到他有保护家庭的责任,所以他不要再害怕,如果邻居继续这样他要去和他们说清楚,而且我们绝不搬家。感谢神,这件事让我们能够加强我们的沟通。

又过了一天,隔壁的孩子白天也开始打球,居然一天打三次。我正好要准备一些考试资料,我的心里又开始长草。虽然猪会去和邻居理论,但我们不能阻止邻居孩子玩儿,只能试图说服他们晚上8点半以后不要再打。那白天我就这么受着吗?我觉得情况越来越糟。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有为这个情况的改善迫切地祷告,但没有任何好转。我心里开始怪神,我跟猪说这样的神我不信了,他哪里是在爱我呢?如果他真的爱我会让我处在这个水深火热中吗?我不想信了。猪很难过隔壁的篮球架让我产生了信仰危机,可他也无能为力,他深知我心里的痛苦。我开始上网诉苦 – 我的情况收到一大堆不同网友的建议和分享。其中一位网友的帖子我记得很清楚,她说她隔壁有四个孩子,是Home School,半大小子没地方发泄体力,就在后院安了个篮球架,结果球老是飞过Fence跑到她的院子里,砸坏了隔离的Fence不说,还经常按门铃要她帮忙捡球,影响她休息。她的跟帖忽然让我的心里有了一些释放 – 原来我的Case不是最坏的,虽然架子安在前院玩球时会很吵,但总比安在后院像她这种情况来得好。心情略微放松了一些,继续看书。

晚上更多的孩子被吸引过来,拍球声加上吵闹声让我心里更烦。猪在后院安装防小动物的铁丝网,我一个人不安地走来走去 – 猪不是要和他们交涉晚上8点半以后不许玩球了吗?现在已经8点25了,那帮熊孩子们根本没有结束的意思啊。正想着,猪进门来,说,“我得去告诉他们,没完没了了。”刚干完活衣服被汗浸的像水浇过一样,就直接冲向了邻居家。好大一会儿才回来。他告诉我,隔壁的爸爸很强硬,他说在他的Property上他想做什么都可以。他小时候每天都打到晚上十点多。猪忍耐着不被他激怒,告诉他这样时不对的,因为有很多东西是不能限制在他的Property里的,比如声音。现在我们是邻居,要彼此照顾,而我神经衰弱,需要早休息,所以希望他们可以理解并采取必要的限制。邻居爸爸坚持说8点半不行,于是猪说9点。邻居妈妈马上说九点可以。达成协议,猪很认真地感谢他们的理解。他说,其实邻居爸爸就是嘴硬,其实看的出来他心里已经让步了,只是嘴上不想认输。我忽然又想起另一个网友的跟帖,她劝我早点搬家,说黑人家庭孩子多,朋友多,经常搅扰的四邻不安,说长此以往,我家的房子可能以后不好卖。我感谢她的提醒,可在读的时候我心里就知道邻居不是这样的人。他们只有一个孩子,平时家里客人不多,就是节假日有客人,也是很和善的爷爷奶奶还和我们打招呼呢,他们家孩子也很懂事。所以比起她帖子里说的黑人家庭,我们又是幸运的。听猪对隔壁爸爸的描述,我的嘴角开始上扬。

第二天到教会上主日学,我和老师Z讲了最近的遭遇和想法,连我的信仰危机都提到了。Z是个资深基督徒,每次我对她吐露心声的时候她从不责备我,相反她总能让我觉得自己被接纳。听到我的信仰危机,她说,“你以为神不知道你现在的状况吗?神无所不知。你的问题就是不相信神爱你。还有啊,你不相信你不能做的神可以做到。你现在的篮球架情况你做了所有你能做的,可是你怎么知道神会为你做什么呢?相信他,看他为你成就的。”我的心里充满了温暖,信心也重新被燃起 – 让我把我的困境交给他,信靠他,just wait and see.

回家以后,一直到晚上,隔壁邻居都没有再玩球。觉得我们的环境出奇的安静,以前怎么感觉到呢?坐在沙发上休息,猪说,“我们当时不买这个房子就好了。这个房子在Corner,我平时要割那么多草,好累啊。如果我们当时多花点钱,买另一个公司的房子,情况会好点吧?”猪的搬家情结还没完全过去 – 我们的小区是两个builder一起盖的房子,房子风格截然不同,我们的属于小清新风,另一个公司盖的房子属于古典风,价钱稍微贵一些,但两个公司的房子是交织错落再一起的。于是我说,“多花钱也没用,顶多你的房子fancy一点,你怎么知道你旁边的邻居是谁呢?“话音未落,我忽然想起隔壁邻居的隔壁刚盖好一栋高大上的大房子(另一个公司的),如果我多花了钱还是和他做邻居,被他吵,我不是更冤枉吗?现在我们的房子花钱少,但户型精致,而且还在Corner,面积大,草坪也大,将来一定好卖。这样一想更加觉得我们的房子买的值了,心里不免高兴了一下。

接下来的日子,小朋友继续踊跃打球。我还是觉得很烦,但尽量克制,祷告交托,依然没什么太大的效果。直到有一天,我又在祷告,心中忽然闪过一个意念,“世上一切都在神的手中,隔壁的篮球打的再热闹还能打过天吗?“忽然间一切负担都没有了,因为我确信一切都有神在掌管 – ” 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因为我已经胜了世界。“神是信实的,他的话必不落空。

我的惧怕越来越少,隔壁打球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那个篮球架还站在他家的Driveway上,显得有点孤单 - 现在我们已经不再去顾忌它了。有时候我会在取信的时候看到隔壁的男孩在院子里骑车,很开心的样子。有时候会看到爸爸带着他玩橄榄球,孩子的兴趣真是变化的快啊。

一个多月过去了,我们和邻居的孩子还有他的篮球架相处越来越和谐,我很少再被吵到。回头看看这一段日子,我们对神充满了感激 – 在我们心绪最混乱的日子,神依然让我们看到通过这个房子他对我们的祝福。因着这件事,猪变得勇敢,负责任,我们也更加合一。Z说的对,当人没有办法的时候,我们要凡事交托神,并信靠他,他必成就。

今天晚上隔壁的小破孩儿又带来一帮小朋友打球了,我当时在做饭,只是偶尔听到他们吵嚷的声音。我心里忽然有一个念头,这个孩子才八岁,如果我们一直在这里住下去,我就会看着他从小朋友变成大男孩,好像我小时候邻居家的叔叔阿姨看着我从小学到上中学,再成为大学生。。。猪割草回来,我告诉我的想法。他说,“刚才那几个小孩为怎么分拨,算分不公平再吵架呢,他一边割草一边看他们,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日子。。。“我们相视一笑,心中充满平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牧童遥指 回复 悄悄话 不直接和邻居交涉是因为在没有和老公商量好之前,我不会贸然去做什么。这是我们家的规矩,凡事一定要夫妻达成一致才做。再有,我们决定是和邻居爸爸交涉这件事,所以当然是老公出面。如果是和女性交涉,当然是我出面,但一定是在和老公商量好的前提下。

换房间是因为我白天要用Study,而白天我不能阻止孩子打球 - 我们和邻居交涉的目的只是要他们不要玩的太晚,那样影响睡眠, 所以我们必须考虑换到噪音小的房间。再有,我家和邻居相处的原则是凡事先从自己找原因,如果可以自己解决而不打扰邻居,就自己解决。实在不行,才去和对方交涉。

谢谢来访。
moonwhite 回复 悄悄话 不明白如果需要和邻居交涉,为什么一定要等到老公回来去解决,不满意自己直接出去说就好了。干嘛自己憋着忍着纠结着,还换屋子倒腾家具。人家邻居可是不知道你这么纠结,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问题。楼主的老公是有软弱的地方。楼主似乎也依赖心比较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