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资料] 张云逸: 红七军的诞生

(2005-01-07 13:29:41) 下一个

  一、诞生前敌人的情况

  当在1928年秋天的时候,我党中央估计国内形势有了新的变化,蒋桂军阀双方的矛盾日益加深,明争暗斗就发展到武装冲突,这个军阀战争经过长期酝酿,终于1929年口月在武汉等地爆发了。战争的结果,桂系军阀失败,蒋介石集团战胜了归附蒋的桂系军阀将领李明瑞、杨腾辉、俞作柏等。蒋给李为广西总司令,杨为副总司令,俞为广西省主席,统率部队南下收复广西。没有多久,李、俞等又反蒋,大举反攻归蒋的军阀陈济棠,在半途中,李军所部军队为敌收服,均叛变归附李、白再投蒋介石,李、俞单身逃脱。

  二、我党在广西秘密工作的情况

  我们党根据上述形势估计,决定派一部分同志抓紧时机利用各种社会关系到广西李、俞军政中去活动,培养革命力量,乘机夺取军政领导权,创造红军,建立苏维埃政权和革命根据地。

  那时我们同志陆续先后到南宁的有;邓小平、张云逸、叶季壮、袁任远、李干辉、袁振武(袁也烈)、符克振(独立团营长)、胡斌、符录、冯达飞、徐狄生、李谦(上3人都是黄埔第一期生)章健、许进、许卓、余兴、李朴、何世昌等,在小平同志领导下进行工作。

  我到南宁时,适办军事教导总队(抽调各部队的班排长来训练的),我被派去教导总队为副总队长,主持教育工作,队里的政治教员和连长都是我们同志担任,工作进行较顺利,只有2个月已发展党员300余人,这是红七军骨干一部分。我又兼任第四大队队长,李谦同志副大队长,这部队是旧军队,纪律不好,我们决定半月内迅速改造,将教导总队的党员(李天佑、广辉武同志等)和进步分子接替原来的营连排长,很快把这个大队巩固起来。

  在李、俞决定进攻广东时,我们党估计是要失败的,只设法把我们领导的教导总队,第四大队、第五大队留在后方训练,以保持力量,李、俞口口前方后,我们又利用南宁警备司令之职权接管省军械局,准备在得前线失败消息,即把所有武器弹药等运到右江去,扩大部队之用。适李、俞在前线失败的消息传来,南宁人心波动,教导总队内部无发生动摇,我们即提出同第四大队到右江办扩充训练,待机反攻,一面坚决反对叛变投敌,争取大部分过来和第四大队到右江,同时将军械局武器全部(山炮、迫击炮、轻重机枪、步枪和弹药、无线电等)装上9艘汽船向右江进发,第四大队和教导总队主力沿右江而上,第五大队由俞作豫率领到左江去。

  广西在1925年大革命时期,有许多地方都有党和农民协会的组织活动。大革命失败,被国民党反动派李、白、黄等军阀严重的破坏与屠杀,只有右江装运在韦拔群同志等领导下,坚持斗争。至1928年党派雷繁(经)天同志回桂联络失散的同志,恢复广西党的组织,邓小平同志到后,又决定出右江地委书记,开展该地区工作,同时由第四大队派一营部队进驻百色,打算在右江建立革命根据地。

  三、我们到右江后的情况

  我们到了右江地区,在部队和地方都公开宣传党的主张,发动和组织群众,发展地方武装,进行反地主恶霸斗争。同时整顿补充训练第四大队,扩大教导总队,训练干部,并以右江督办的名义(国民党原设右江督办)统一管理地方各县行政。当反地主恶霸斗争开展之时,右江封建势力勾结国民党第三大队开来右江协防(实际是准备向我们进攻)。我们将计就计引诱他们到乘马地区,集中力量完全消灭之,局势稳定了。

  此时党中央派龚饮冰同志来右江传达中央指示:将右江原有部队转变成为红军第七军,以张为军长,邓为政委。并询问何时能宣布成立。我(当时邓不在家)说:我们坚决执行中央指示,但还须有40天的准备工作。龚返中央,邓回来即召集会议,决定于1929年12月11日宣布成立红七军,军部设在右江百色城。并决定扩大和整编部队,把第四大队编为第一纵队,以李谦同志为司令,沈静仑同志为政委;以机关枪营和一部分地方武装编为第二纵队,以胡斌同志为司令,以袁任远同志为政委;以韦拔群同志领导的东凡地方武装编为第三纵队,以韦为司令,李朴同志为政委,并组织军部机构。

  我们依照决定在部队加紧进行政治思想教育,同时坚决暗洗部队中的反革命分子和不法分子,保证纯洁部队。到了12月11日即在百色宣布红七军成立,右江各县都开军民大会热烈庆祝,特别是百色平马发动群众参加大会,热烈庆祝自己的军队——红七军诞生。

注释:

  (1)本文成文时间不详。

《张云逸研究史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