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青

拥有健康的身体,保持良好的心态,创建美好的生活。
个人资料
晓青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2017年北京之行(18)

(2017-11-06 14:20:08) 下一个

曾几何时,人们在生活中看得最重的是友情。然而,时代的变迁,人们的生活发生了根本的改变。这种物质上的极大丰富,让人们觉得只要有钱自然有朋友,只要有钱有没有朋友都无所谓。也因为人们每天奔波的就是钱,为了多赚钱,多多的赚钱,人们已经没有更多的精力去“谈情说爱了”。别说友情,现在还有爱情吗?如果你说还有,我只能说,那你真的是太幸福了。

眼看着现在的人,为了利益今天是朋友,明天变敌人,你会觉得内心有一种恐慌,对于眼前走过来的人,你不知道他/她跟你的未来会是怎样的,无论是普通朋友还是知心朋友,当然不更用说那些恋人和爱人了。

记得我的闺蜜,小菲,她生活在澳大利亚。刚到澳大利亚的时候,朋友很少。像我们这样性格的人,在国内都有不少的朋友,而且闺蜜也不止一个。初到国外,她每次遇到中国人就请人家到家吃饺子。那时候小菲家的生活并不像现在,吃饺子也是比较奢侈的饭。但那些朋友都不是她喜欢的。

那时候我在美国,20多年前美国的国际长途费还是很高的,要说打电话问候几句还可以,如果说聊天,还没有那么好的条件。跟小菲联系,除了写信,都是我打电话给她。有一次她老公接电话,跟我说:“你要经常给小菲打电话,她很想你,在这里她见人就请吃饺子,结果说没有一个能做像你那样的朋友。”

我有时候也在想,是不是这就跟谈恋爱一样啊,过了一定的年龄再想走得很近就比较困难了,大家心里都有了戒备?

应当有关系的。

我跟小菲在一起的时候,才20出头,那时候的我们思想非常简单,彼此根本没有任何利益需求,也没有任何的戒备心理,性格又相似,所以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最逗的就是那时候我外婆在我家,她每次来我家都试图跟我外婆说南方话,但每次她都以失败告终:)还不如跟我外婆说普通话,我外婆能听懂的更多。

小菲是我永远的闺蜜。我曾经写过她的故事:《小菲的故事》


  在北京生活的那些日子,真的是给我记忆里的美好实在是太多了。筒子楼,已经是我婚后比较好的住所了,在那里生活的日子,现在一想都感觉温暖,温馨。多想回到那样的岁月啊。

家家户户的煤气灶都在门口,开着门就像一个大家庭,谁家的事儿都听得清清楚楚。夏天的晚上睡觉的时候,邻居家的电风扇的响声都能听得到,更别说打呼噜声了:)

做饭的时候总是最热闹的时候,锅碗瓢盆叮当响,集体用的水池子,厕所,每个煤气架下的簸萁,各家呼喊的声音,笑声,吵声乱成一片。但瞬间又都安静下来了,都回家吃完饭去了。再过一会又开始折腾了,吃过饭该洗碗洗锅了,这会儿也就不那么热闹了,都累了:)

集体居住总有停电停水的时候,停电的时候特别逗,那时候为了省电也是老楼里电线不够粗,用电只能是电灯,电饭锅是不能用的,而且不像现在,电坏了自己能修,都得找电工来修。

电工也不愿意总因为这样的小事儿出来,而且多数都是吃饭的时间。所以电工来了就唠唠叨叨地不高兴,用电饭锅的人家也不高兴,还会时常吵架。那时候吵架挺逗的:)都是女的出来吵,男的在屋里不出声儿,最后电工生气了,就说:“这谁谁挺好个人,咋找了这么个媳妇?”那女的就会吵得更凶。哈哈。

停水真的很烦,有时候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水,但我的邻居都非常好,如果我不在家她们知道了要停水,看我门口桌上没有存水就会给我存一大盆。尤其我老公到美国后,家里只剩我一个人,常常我回来晚了,邻居的老人还开门出来看看我。住在筒子楼的感觉真好!

筒子楼里的左邻右舍也有远近。跟我最近的两家,我来美国20多年了始终没有断了联系,开始是通信,后来是邮件,现在就是微信。

跟他们两家的感情,是我们在筒子楼里生成的。但这些年的隔空交流,也真的加深了我们的友谊。时代变了,社会变了,但我们的感情一点都没有变。

这两家的大人20多年的奋斗,已经都成了国家一级专家,孩子们出国的已经成长为金融界的精英,在国内的年纪不大已经成了营级干部。

当我们坐在一起,说起我们的筒子楼真的是感慨万千!昔日的邻居,有离婚了,再嫁再娶了的,有雇凶杀人被判刑了的,也有一个开车拉着另外一个出去喝酒出交通事故走了的。

看看我们这几家最近的人还都平安幸福地生活着,真是觉得要好好珍惜眼下的日子。

看着桌上长大了的孩子,想起来他们小时候的样子,再看看我们这些年过半百的人们,我们感叹岁月的无情。8年没有回去,大家相见就好像久别的亲人那样,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每次出去吃饭,都是他们开车来接我,请我,让我心里非常过意不去。

生活在中国的他们,感受着时代的变化,受益于时代的变迁给他们带来的回报,生活得非常地满足和幸福!几次都说,要我们常回去走走看看,看看中国的变化。他们热爱生活,热爱工作,也热爱着生养我们的那片土地。

这次回去办事儿,想象的应当很简单,却因为国内的规矩一再规范而变得比较难了。我原本是需要回东北的,但由于几个朋友的相助,终于把事儿办成了,这不得不说,有朋友真好!

朋友们一见我回去就问:“有事儿吗?有事就说。”在国内还真是,有人办事儿真方便,没有人就比较困难,除非是买萝卜白菜那样的事儿。而且这次我发现,国内的百姓们真的特别有智慧,你觉得困难的事儿,人家都有很多土办法:“没事儿,要不行,咱们就这样。”我一听,能行吗? 还真就行。哈哈。

生活在中国真好!啥难事儿都能办成,经常能体会得到成就感。


这桌饭,是我们筒子楼邻居的聚会。非常高级的一顿饭!


原本是打算回东北的,所以东北的朋友们也都提前知道我要回去,跃跃欲试地等着招待我呢。我说:“九月初我要回东北,你在吗?”无论问谁都回我:“你回来,我哪儿也不去。”让你心生温暖。快到回去的日子了,都问我:“什么时候到,我招待你。”,“什么时候到,我好安排大家的聚会。”“早点告诉我,我去机场接你?”“早点告诉我,我去车站接你。”真想回去,回去好好享受一下这些亲情般的友情!

《梅子的故事》,跟读我博客的网友都不陌生。梅子是我的发小。我最早告诉了她。她激动地说:“你真要回来了?太好了,我哪儿也不去了,从现在开始我就在家等你。你告诉我你坐火车还是飞机,我得去接你。”

到了北京,由于事情办得不顺利,也由于最后找人都办了,东北就不用回去了,也是没有时间回去了。梅子知道我回不去的时候就开始找火车票,她要来北京看我。

终于在我要离开北京的前两天,她买到了火车票。梅子带着她妈妈来北京了。

见到梅子的那一瞬间,我俩都太高兴了,好几十年没见面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梅子的妈妈也是,直说是跟小时候没什么区别,一眼就能认出来。后来的两天我尽量抽时间能多跟梅子在一起,梅子的妈,跟以前也没有多大的区别,还是那样唠唠叨叨的,80多岁了,没有什么老年病,只有膝关节偶尔不适。出门坐地铁,上下楼梯一点困难都没有。

梅子妈听说梅子要来北京看我,说什么非要跟着。梅子也是因为有她跟着一定要买卧铺,才拖了几天才买到的票。梅子妈,见到我就开始唠叨家里的事儿,时而很发愁的样子,时而又掉点眼泪。都是因为家里那点钱,因为老两口把自己房子卖了,把钱都给了儿子,现在跟儿子住在一起的不痛快。

那两天,只要梅子和她妈回酒店吃饭,我都会跟他们一起吃饭。梅子妈每次都让梅子去交钱,说能跟我吃饭就很高兴了,不能让我花钱。我哪儿能让专门来北京看我的梅子花钱。没有,我们一起吃饭都是我花钱,最后我离开北京的时候,把他们的房费也结了。

梅子,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几十年没有见面了,再过多少年才能再见到她?梅子妈,已经80多岁了,想起来小时候,早上去她饭店买烧饼油条的情景,也得感激她经常留着烧饼给我,还走后门能多买。她把梅子,一个不知道谁家的女儿从小养这么大,不管她在分配家产上给梅子的有多少,不管她是多么想依靠梅子养老。毕竟她养大梅子也不容易。

她跟我说了很多家里的事儿,我只是静静地听着,人老了,想法很天真,但她是认真的,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最后那天吃饭,她还是跟我说儿媳如何不孝,儿子如何听儿媳的。我说:”你的最大错误,就说把自己的房子都卖了,把钱全部给了他们,你老了,连个自己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她说:“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说说,我能不后悔吗?”

梅子妈是山东人,说话口音很重,梅子总是想阻止她跟我唠叨,怕我听不懂。她妈说:“人家外语都听得懂,还能听不懂我说话?”把我和梅子笑得不行。人老了就是老小孩。有时候非常气人,有时候看看也挺可爱的。

梅子对妈妈还是非常好的,带着她天安门,北海,颐和园都逛到了,还想去纪念堂看看,结果队排得太长了,时间又有限制,没有去成。

梅子妈跟我说,她这次出来都自己花钱,不让梅子多花钱。梅子跟我使眼色,还专门跟我在我的房间里说起她妈妈,说她就那么说说。她们从北京还要去青岛玩玩,那天我带梅子去订去青岛的车票。三百快钱一张票,梅子妈说,我自己来吧,我有钱。说是说站着不动。梅子看看我,笑了笑。我装没看见。

其实,几百块钱不算什么,梅子也不会计较,但梅子妈以前那些对儿子和对女儿的不公平,梅子的心里始终没有放下。我劝梅子:“娟子不高兴有道理,你就想开点吧,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就别计较那么多了。再好,你不是亲的,再差,也把你养大了。不公平是在遗产上,养大你和养大她亲生的花费还是一样的。”梅子说:“你咋那么会劝人呢?啥事儿,你一说我这心里的结就好像解开了。”

我要离开北京的那天早上,几个姐妹来陪我吃早饭,然后要送我去机场。梅子跟妈妈也到餐厅吃早饭。姐妹们听我叫她,就问我:“她就是你写的那个梅子吧?”我说:“是。”她们都说:“嗯,是不像,一点都不像她妈妈。”

网络真是神奇,多少故事都能由于网络传播,省去了很多重复讲故事的时间。

跟梅子告别,梅子妈也有着很多的不舍。我说:“等我下次回来,一定去哈尔滨看你。"她说:”那你一定不要住酒店,住我家里,我给你做饭吃。”那一刻,我有点同情她了,为了儿子把自己房子都卖了,老两口两百多万的积蓄全部给了儿子,最后自己连个家都没有,还得受儿媳妇的气。

我赶紧说:“好,等回去就住你家,你再做以前卖的那种烧饼。”她摇了摇头说:“那种烧饼,你不知道是咋做出来的,那是上下都有火烤的,现在没有那样的炉子了,所以就吃不到那样的烧饼了。”梅子妈做饭是相当的好,自己的身体也很好。

她的养生方法就是到处走,她说,她就不能在家呆着,在家心里就不踏实。看着这样健康的老人,我真是心生羡慕。我是巴不得什么时候能在家呆着不用出门才好呢。

我回到美国那天,是梅子离开北京去青岛的日子,我告诉梅子房钱我已经给她结过了,要个收据,把自己的押金要回来就行了。梅子生气了,说怎么能让我花钱。我说,等我去东北她再招待我。

跟梅子的感情,是从小培养起来的,我们一起上学放学,我有时候会去她家玩,她说她现在都记得,小时候,只要干活累了,她就想,再坚持一会儿,坚持干完就能到我家玩了。她爸妈有时候嫌她干活慢就打她,她就忍着,想赶紧干活,干完来我家玩。甚至很多年三十儿她都是跟我在一个床上睡的,虽然第二天抱怨我挤她,但下次还会来睡。我都记得每次要睡觉了,她就说:“你别急我哈,去年挤得我够呛。”我就说:“我怎么会知道我挤你,要是知道就不挤你了,你不会推我?”她说:“我推不动你呀。”哈哈,我俩笑着,闹着,就又睡觉了。

我跟梅子这样的感情,可能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

《2017年北京之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4)
评论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谢谢水沫!问好!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梅子,又见到这个像小说里的人物,晓青网上网下都是好人缘~~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谢谢!问好!
yy56 回复 悄悄话 看了你的文,谁能不相信世上的情可以很浓很亲。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吃出健康' 的评论 : 谢谢健康鼓励!问好!
吃出健康 回复 悄悄话 以前看过你写的梅子的故事,这次回去又能见到她,真是太好了。这些故事讲的很亲切。问好!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开心小猪88' 的评论 :谢谢鼓励!问好!
开心小猪88 回复 悄悄话 字里行间充满情谊。让人非常耐读的文章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对,咱们中国人的人情,一般的理解不。
问好!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真好!我怕跟闺蜜见面,没你那门面。这中西文化说不清,我家那位怎么都不理解中国的人情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Kay2016' 的评论 : 谢谢!问好!
Kay2016 回复 悄悄话 虽然写的是家长里短的小事 还是蛮亲切的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你住的筒子楼规范,我们就在门口做饭,相当热闹。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终于见到梅子了,我读梅子的故事,好像对她也很熟悉。小时候的朋友多少年不见,再见绝不会生疏。我们刚结婚时也住过筒子楼,是研究生宿舍楼,每一层有一间公用厨房,7,8个煤气灶,偶尔做饭,谁吃什么都清楚。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是的,跟老友相聚感觉不同。问好!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与老友相聚,很惬意的事情,梅子是真有其人,所以她的故事也容易打动人心。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哈哈,这个真是纯东北话:)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晓青\': 瘪犊子同学教的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你跟啥人学的东北话,咋都是骂人的呢:)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看了你和梅子的故事,我都想和你说几句东北话。可惜我知道的东北话全是骂人话,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谢谢觉晓!是,唠嗑对。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真高兴你还能见到梅子。晓青是重情义的人。筒子楼的故事也有趣,一个时代的缩影。以后争取多回去,和你的朋友们唠嗑。唠嗑是我从未对东北邻居里学到的,用对了吧。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写的时候也想了,菲儿会不会看到以为说她:)给菲儿上茶!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还以为是说我呢,原来是领导的好闺蜜,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