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青

拥有健康的身体,保持良好的心态,创建美好的生活。
个人资料
晓青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梅子(44)

(2017-11-30 10:41:02) 下一个

梅子跟老公果子经常出去玩,钓鱼好像是果子最喜欢的,不出远门的时候,他们就去钓鱼。梅子跟我说,其实她不愿意总跟他们出去,但果子每次都要梅子跟着,不跟着就生气。

我说这是退休综合症。跟着就跟着吧,拿本书,在江边看看,带点吃的,享受一下没事儿做的快乐。梅子总说出门就觉得特别的累,回来浑身都疼。估计是坐车累的,我跟梅子说得体检,她总说好,但从来不去。她非常迷信吃阿胶,说每年到冬天的时候都吃,吃了就好一些。我也建议她去看看中医,吃点中药,她说中药确实管用,但不愿意总喝。

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理念和习惯,有些顽固的是改不掉的。说到了我就心安了,至于她怎么做,咱们也不是医生。我发现,有些人有时候跟你说什么,你特别认真,觉得是需要帮助才这么跟你说的,其实人家也就是那么一说,跟你倾诉一下,心里痛快了,回头该干嘛还干嘛去了。所以大可不必那么认真,有时候听听就得了。

今年我计划好回国的时候,就跟梅子说了,她特别高兴,因为开始我准备回东北的。但后来决定不去了,我告诉了梅子。

在北京的时候,我有一个国内的手机号,那个卡我没多少钱,所以就告诉大家给我打电话。想不到的是,人家的手机都是接电话不要钱,能往外打也免费的不多。我一样也告诉梅子了,让她有时间给我打电话,梅子每天都给我打电话,我还挺高兴的,每天跟她聊会儿天。

后来我知道了,人家的手机打电话也是要钱的,我跟梅子说:“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打电话也要钱。”梅子说:“要钱就要钱吧,这些年你给我打了多少电话,花了多少钱了,我打点国内的长途算什么?”听着梅子这么说,我心里还真挺感动的。

梅子知道我不回东北了,就决定来北京看我。想不到跟她妈一说,她妈也要跟着。梅子为了找两张票就费劲了,到了我要走的头两天,她总算找到了票。

梅子来北京了,我把我同事早就约好的十几个人的聚会给推了,为此我心里难过了好几天,回来再想想也觉得后悔,当初不如跟同事说带着梅子和她妈一起去就好了。因为同事请客,说好不要我花钱的,我实在不好意思再带着人去。但我确实错过了大家为我准备的聚会,人家连饭店的押金都交了。

虽然我说了,我再回北京一定第一件事儿就跟这些兄弟姐妹聚会,我做东。但心里也知道,大家肯定会怪我的,组织活动的甘姐一个劲说理解理解,但我知道,还有那么多人呢,人家都准备好了要招待我呢。

梅子在北京只呆几天,又是为我专门来的,虽然她说也为带她妈妈来北京看看,她妈妈从来没来过北京呢。但如果没有我,也许人家不会来,也许改个时间来,也许果子开车带着他们来。

不管怎样,我都得尽量陪梅子,再说也是几十年没有见过她了。

梅子带着妈妈去了天安门,去了北海颐和园,两个人非常节省,在街上连水都舍不得买。我们住的酒店每天给几瓶矿泉水,我都给她,让她们出门多带点,天那么热,梅子妈已经80岁了,不喝水哪儿行啊。

我觉得国内的有些人,真是舍得钱玩,不舍得吃东西,梅子娘俩就是这样的,每天早上出去下午才回来,中午不吃什么的,水都不好好喝呢。我没说什么,只是建议她们每天最好早点出门,早点回来,在酒店我等她们吃午饭。下午如果感觉不累再出去玩玩,回来吃晚饭。我想这样至少她们能吃得好一点,再说梅子妈那么大年纪了,玩得太累也不划算。

我从来就不喜欢那种拼命玩的玩法,她们只有一天在外边玩过了下午,剩下的都回来吃午饭了。那几天的晚饭也是我们在一起吃的。梅子和妈妈一直说要请我吃一顿饭的,我没有让她们请,带着妈妈呢,怎么好让她们请我。

我在北京的最后几天非常忙,我有空就去梅子房间看看她妈妈,她没事儿就跑到我房间来,我们说说话。原来想我在北京的最后一顿晚饭,请梅子和她妈妈去吃北京烤鸭的,梅子说什么都不肯去,说晚上吃烤鸭肉太多了。那天也许她们玩得有点累了。我也就放弃了,也想,老人晚上吃了太多的肉不好。

那天晚饭我们还是在酒店吃的,我点了不少肉菜,梅子妈都吃了,我感觉她们不是真的说吃肉不好,而是不想吃太多的肉,好多人对肉都很抗拒,但看她们吃得那么开心,我也挺高兴的,心里也很佩服她们,喜欢吃而不吃,这个我还做不到。

第二天一早,我要去机场了,梅子和妈妈都到门口送我。梅子妈拉着我的手,说下次来一定到哈尔滨去,一定要住到家里,她会给我做饭吃。我很感动。答应着,心想,下次回来怎么也得回东北去看看。那里有不少朋友在这样期待着我回去呢。

我嘱咐梅子,别带着妈妈玩得太累,别不舍得在外边吃午饭,玩累了早点回酒店。我没告诉她,我已经把酒店的钱给她们结了,因为她们要第二天离开北京去青岛玩。

同事开车送我,几个姐妹也跟着去机场,我回头看看梅子和妈妈还在那儿看着我们的车走远,心里有一种不舍。不知道啥时候还能再见到她们了。

回到美国,我给梅子打电话,告诉梅子住酒店的钱我给她们结了,让她别忘了要她的押金。嘱咐她们去青岛别舍不得花钱,住好点的酒店。因为她们打算住农家乐的。

又过了几天梅子给我微信,说她们开始住的地方连信号都没有,换到酒店住了。两个人玩得挺开心的。准备第二天就回去了。

我很佩服梅子妈,在北京她们出去玩都坐地铁的,北京的地铁上下楼梯很多,而且要走很多路,到了公园也是,爬高的地方她也去,一点不输梅子,我都担心她会累坏了。还真是平安地回到了哈尔滨。

梅子带着妈妈出门很累,也很操心。能平安回去,我都替她松了一口气。

回到家里,梅子感觉头疼的厉害,就去看病了,我想她一定是头疼的很厉害,否则不会轻易去看病的。检查结果是腔梗,鼻子里还有个囊肿。

梅子说也许头疼是囊肿导致的,不要紧,我让她赶紧换个医院看看,腔梗还是要重视的。结果她被医生要求输液了。果子也是腔梗,两个人每天输液,输了两个星期。

东北实在太冷了,到了入冬这样的病人很多,医院都忙不过来,梅子两口子算轻的,医院让他们回社区去输液了,重的才能在医院里输液。我建议他们也像东北的那些老人一样,到了冬天去南方住住。

梅子说果子一直就这么打算的,但梅子妈听说了非要跟着,果子不同意带老人,因为他们得开车去。路上要好多天,老人跟着一旦有事儿麻烦。我赞成果子的决定。但梅子妈死活不同意自己留下来,说他们不带她去南方,就把她送到山东老家去,那儿有她弟弟妹妹的。

梅子不同意她去人家家,要她在哈尔滨家里呆着。她们俩那段时间搞得很紧张,每天梅子妈都找梅子理论,到底带她去南方,还是送她去老家。

又是几天梅子没有跟我联系,有一天梅子跟我说,妈妈来她家住了几天,因为跟弟妹不高兴了,弟妹说她的洗发水少了,梅子妈说没用她的洗发水。生气了,要梅子给她找房子,租房子住了。

她每天在梅子家什么事儿都不做,还捣乱,穿着内衣短裤到处走,因为东北屋里很热。果子不高兴,说她这样住在一起不方便。梅子也没有办法,说妈妈,妈妈不听,不说呢,果子又不高兴。梅子说她很为难也很累。

过了几天,梅子就把妈妈送回弟弟家了。

就这样,梅子算过了几天消停的日子,梅子说暂时也不能去南方了,看梅子妈跟弟妹能不能消停点,不再吵了他们再做打算,但果子着急,把家里的花儿都拿同事家去了,让他们帮着养,自己还是准备尽快去南方过冬。

又过了两天,梅子跟我说,弟妹来电话了,说妈妈总是睡觉,好像血压有点高。梅子准备带妈妈去看病了。

梅子家附近就有一家医院,是大医院的分院,梅子准备带她去那儿看病,梅子到弟弟家接妈妈,妈妈医保卡也找不到了,钱也找不到了,说钱一定是让弟妹拿走了。梅子问弟妹,弟妹说没拿。

到了医院,医生问诊的时候,梅子妈也乱说了。检查结果出来说,梅子妈是全面腔梗,得住院治疗。还说有淋巴癌变什么的,梅子害怕了。我跟梅子说,先住院,再找别的医院的医生看看。

就这样梅子妈住院了。

梅子每天在医院里陪着妈妈,梅子妈一天比一天糊涂,每天输液,吃十来种药,也不见病情好转,梅子的弟弟找人给看片子,医生说,这就是老年病,只能这样了。

梅子发愁了。以后怎么办呢?

一晃梅子妈住院快一个月了,弟弟只来医院看过一次,妹妹来过两次,弟妹来过一次还是说替替梅子。因为梅子最近血压特别低,低压只有40多。我让她买点生脉饮吃,她吃了几天血压升到了60多了。我跟梅子说了,有病要跟家里人说,要不人家以为你没事儿呢,一个人照顾妈妈也就是正常的,你自己腔梗,血压又这么低,休息不好是不行的。

现在梅子妹妹、弟妹跟她换着照顾妈妈了。

家里有老人确实不容易,梅子弟妹的爸爸也瘫痪好几年了,她妈不肯雇保姆,都是自己家轮流照顾。梅子妹妹也很难,自己一身的病,又跟妈妈不对付,到一起就吵。

梅子妈刚住院的时候还比现在清醒,梅子妹妹说出院去她家,她说什么都不肯。现在你说什么她只会笑。很少说话。

那天我跟梅子打电话,梅子说她妈妈糊涂了,我说:“你等下问她认识我不”梅子说:“她记得你,刚才我跟别的病人聊起你来,她插嘴:‘晓青啊,我认识。’”

刚听说梅子妈突然糊涂的时候,我都接受不了,刚刚分开没几天呢,怎么说病就这样了?总想起那几天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的样子。想到她跟我讲家里的难事儿,讲到为难处还落泪。也挺让人同情的。

想起来小时候我去她饭店买烧饼,她总是给我使眼神,给我留着烧饼。想起来这次我说到她家要吃烧饼,她摇着手说:“那烧饼是特殊炉子才能做出来的,现在不行了。”很浓重的山东口音。

后来跟梅子聊天才知道,她之前跟人玩牌,自己就倒了,人家看她不太对,就给她送回家了,结果在家躺了两天才去医院,如果早点去,早点输液也许能好点。

人上了年纪都会生病,但自己得特别小心才行。

《梅子的故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是,我第一次拍到鹿,挺好看的吧?嗯,梅子也有性格,她即运气也可怜。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是啊,等治病就只能靠运气了。问好松松!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晓青打到一只鹿啊,佩服!觉得梅子的性格有点像一头鹿。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现在就盼大家都健康平安,没病比什么都好。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未来吧。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1领导可以出册子了!:)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鼓励!问好!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谢谢鼓励!好几个错字都没来得及改就发了。是,我感觉也是玩得太累了,但病也是过去就有点。问好!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细腻的描述,真好!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可能是梅子玩大了,所以才倒下。看了你的文章仿佛看到一个活生生的梅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