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青

拥有健康的身体,保持良好的心态,创建美好的生活。
个人资料
晓青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跟印度打仗,听老将军咋说的

(2017-08-04 15:46:38) 下一个
原标题: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将军:打仗?中国就等印度给这机会!印度会遭受比1962年更惨重的损失...

自印度非法越界事件发生以来,印方不仅无视中方克制、拒不纠正错误,其官方人士和媒体还通过炮制各种站不住脚的理由,为印军非法越界行为编造借口:

“越界是出于安全关切”“洞朗属中国与不丹争议领土”“中方愿谈‘早期收获’就表明存在争议”……

印方观点不断变化,用新错取代旧错,实则无理搅三分。

中国外交部8月2日发布《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的事实和中国的立场》后,8月3日上午至4日凌晨,解放军报、新华社、外交部、国防部、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以及人民日报等中国6个国家部委和机构先后就印方越界事件发声,披露印方非法越界的性质,并强调中国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自己的正当合法权益。

这一个多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行动起来,开展针对性部署。我们相信,解放军已经做好军事斗争的充分准备,一旦战事开启,解放军必将以雷霆万钧之势给敌人一个惨痛的教训。

“打仗?中国就等印度给这机会!”这句话出自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将军。

自1962年那场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之后,50多年来,印度在中印边境不断挑起冲突,似乎总想要激化出第二次的中印边境战争。1987年就曾发生过这么一次冲突,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却非常重要。

库叔特邀这次事件的亲历者——上面提到的这位老将军,为大家展开回忆(文中所附珍贵的图片也由老将军独家提供)。

让我们跟随他走进1987年。

巡查发现印军异常

1987年4月的一天,西藏军区山南军分区边防某团副团长带队,组织了一次例行性边境巡查活动。

由于西藏军区冬季气候恶劣,每年从入冬后的十二月到来年四月间,为大雪封山期,根据军委和总部要求,在此期间,边防连队除了对关隘和重点目标、地段保持监控和巡逻外,一般不能进行全防区的巡查。为了保持对边境的有效监控、保证安全,每年开春后,由各边防团组织团属步兵分队分成若干机动巡察支队,对整个边防线的情况进行拉网式的检查和布控,防止印军利用这个季节蚕食我国领土。

 

 

那年的巡查,是山南军分区某团副团长带队的机动巡逻分队执行的。这个分队由一个步兵连加强一个侦察班(骑兵)、一个82迫击炮排(3门火炮)、一个82无座力炮排(4门炮)、一个重机枪排(3挺重机枪)组成。这是一支按照战斗姿态组成的、可随时应付突发情况而战斗的巡逻分队,所有人员与装备分乘10余台车辆执行任务。除了副团长外,指挥组还包括一名作战参谋、一名侦察参谋、一名通信参谋和步兵营副营长。

当巡逻队到达桑多洛河谷地段时,已经天黑,副团长命令部队就地宿营,准备到第二天早上再前往河谷南端的中印边境山口进行巡察。部队宿营后吃过晚饭就扎营休息了,但晚间九点多,负责夜间宿营警卫的卫兵发现,河谷南端的边境山口上有火光和说话声,便立刻报告了副团长。副团长马上起来观察,确认是有人在山口方向活动,并判断为印军在那里活动。

于是,副团长立刻命令侦察参谋带一个侦察组前往山口进行侦察。两小时后,侦察参谋带一名侦察员返回(其他仍在原地监视印军),向副团长报告了可能有一个连的印军,已经占领了河谷中双方虽未经划定、但彼此默契的我方一处制高点,并已经构筑了战斗工事。

从侦察到的情况看,印军到达的时间也不太长,工事还不完备,好像正在加紧构建中;从其警戒状态看,似乎并未发现我军巡逻部队已经到达。

印方先开第一枪

事出紧急,这位副团长当机立断,命令副营长和作战参谋拟定战斗预案,并命令部队立刻进行战斗准备:五点钟开饭,五点半出发,在拂晓以战斗状态前往印军占我地区进行交涉,电台于早上八点,将当前情况与我方决心和部署报告军分区与团部。

早晨六点左右,除通信与后勤人员外,巡逻队全体战斗员按战斗编组和攻击部署,进入攻击出发阵地。在阵地上,副团长向各分队指挥员再一次明确了作战预案和战斗部署,一旦发生意外,部队将根据情况采取进攻或防御。随后部队开始构筑战斗工事。

从当时侦察情况看,印军位于河谷我方重要制高点的兵力约有一个加强排,但在其后500米处,还有一个排的兵力。副团长判断印军兵力约为一个连,并配备有60迫击炮和重机枪等重武器,在纵深可能有更多的兵力和大口径炮兵支援。从印军的部署看,是准备在原由我方控制的这个制高点上长期驻扎,实为蚕食我领土、推进实际控制区的行动。印军已经基本完成战斗准备,若按正常交涉,其不会退出我方控制区域,并有可能对我进行主动攻击。

根据这个情况,副团长又草拟了一份电报,在电报中将侦察情况进行了再次详报,并请求立刻给予增援。副团长判断印军这次是有组织的武力蚕食我领土行动,不太可能像过去那样通过交涉使其退出,战斗很有可能一触即发,并迅速升级。我们将本着“不打第一枪”的原则,努力通过边境交涉迫使其退出我方实际控制区,但一旦印军主动使用武力,我们将在确保整体安全和占据主动的情况下,坚决予以还击,并坚守到增援部队到达。

8点多左右,副营长带着侦察参谋和3名侦察兵、一名报话员和一名翻译,前往印军占领的我方高地据理进行交涉,指出印军已经严重侵犯我方的领土,现在必须立刻退出去,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要由印方负责。

在副营长到达印军阵地前,并通过手提喇叭向印军喊话后,印军一名军官带领几名士兵走下了高地,副营长向其通报了职务和要求后,印军军官表示,这是印方的领土,印军不会撤退,并要求中国边防军人离开,否则由此发生的一切严重后果,要由中方承担。几番耐心交涉,印军始终态度蛮横,在发现中国军队好像人数不多时,印军士兵开始以武器对准中方交涉人员进行威胁,同时,据守在高地上的印军也开始进行战斗活动。印军军官和士兵甚至以下流的手势和语言对我军交涉人员进行侮辱。看到交涉无果,副团长命令副营长和侦察参谋撤回。但在我方人员回撤的过程中,印军突然向我交涉人员射击,当场打伤我方副营长,该副营长后因失血过多而牺牲。

鉴于印军首先向我开火,并打伤我交涉指挥员,我方副团长当即命令部队发起攻击。此时,我方攻击分队已经完全占领攻击出发位置,并采取了迂回包围战术,迂回到印军后方发起了攻击。在我方迫击炮和无后座力炮等火力的支援下,我攻击分队仅用半小时,即攻占了印军非法侵占的我方高地,共击毙印军13人,其中军官1人(准尉副排长),俘敌8人,其余向南溃逃,我军未予追击。战斗中,我方亡4人,伤11人。

夺取印军非法强占的我方高地后,副团长立刻命令部队进行防御部署,准备抗击敌人的反扑。果然,下午两点左右,在印军位于纵深的大口径火炮支援下,约一个加强连的印军开始对我防御部队展开了攻击,但在我军的火力打击下,印军的进攻很快退回。

入夜后,印军不断以迫击炮和纵深火炮对我阵地进行断续的火力攻击,副团长判断印军可能会在第二天天亮继续进行攻击,命令部队加修工事,做好抗击敌人大规模进攻的准备。我军所有指挥员战斗员,通宵达旦地构筑工事,利用印军留下的工程器材和物资,迅速完成了防御准备和部署,严阵以待印军进攻。同时,副团长将已发生的情况迅速向团部和山南军分区做了报告,表示将坚守到最后一个人。

山南军分区在接到副团长报告后,立刻向西藏军区、成都军区报告了当前发生的情况,并立刻抽调、组织机动兵力增援巡逻队。西藏军区首长也立刻命令山地步兵53旅紧急出动,增援桑多河谷方向,同时将情况报告成都军区和总参。

第三天天亮,印军果然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在炮兵火力的支援下,向我边防巡逻队发起了进攻,战斗一直持续到下午,由于我军的顽强抗击,印军在伤亡了数十人后,停止了进攻。但随之而来的是印军派出战斗机和直升机,对我方进行了持续的侦察、威胁,并在纵深不断地增加兵力,似乎准备进行更大的攻势。

但就在第三天晚间,我山南军分区增援部队一个步兵营首先赶到,随即进入防御地域,增强我防御力量。第四天,我山地步兵53旅开始陆续赶到,并带来了大口径火炮和火箭炮,我方力量进一步增强。同时,西藏军区也迅速派出指挥力量,在桑多河谷纵深开设了前进指挥所,准备组织力量,对印军的侵略行动展开反击,将印军完全驱逐出我方领土。

由于我军的增援力量不断加强,印军判断我军可能要对其发起全面进攻,于是,也开始不断调集兵力,印军总部向东部军区发出了战争动员令,开始大规模地向冲突地区增强兵力。冲突发生后两周,印军已经向这个方向调集了一个军部、二个师共约7个旅的兵力和大量的炮兵与坦克,开始部署与我军进行大规模的战争行动。

“我们随时准备出动” 

鉴于印军反应迅速,部队调动又快又多,我方判断印军有扩大和升级战争的可能。为了应对印军的战争挑衅,上级向第13、21、54集团军下达了预先号令,要求三个集团军的部队准备前出到西藏参加对印自卫反击作战,并要求成都军区在西藏开设前进指挥所,组织预定参战部队指挥员前往战区勘察道路和地形。冲突发生半个月后,我预定参战部队的师以上指挥员乘飞机到达前线,开始察看地形和道路情况,并受领成都军区首长下达的预定作战任务。6月,参战部队的团营两级指挥员到达前线,组织察看地形,受领任务。

当时部队已做好了出动的一切准备,此时的我接到命令,带指挥组随团第一梯队准备从白市驿空运进藏。当时我们占领山南地盘,如果对印开战,那里就是三个主攻方向之一。居高临下直取达旺,夺占西山口,碾压印度东部平原。这里也是1962年对印作战主战场,交通和地理条件对我们均有利。

根据军委首长“保持克制,坚决反击”的作战方针和指示,成都军区前指首长的决心是:以13集团军指挥山地步兵52旅、37师和160师在瓦弄和巴普卡方向作战,准备歼击位于该方向的印军第2师,以西藏军区前指指挥53旅、149师和21师,在德让宗至拉鲁地段作战,准备歼击印军第4师,相机打击印军第17师。要求部队在6月底做好战役集结和准备,7月作为战役开始的初步时间,待第二批作战部队到达后就开始发起进攻。战役以歼灭印军前线两个主力师、收复藏南争议土地两个重点为目标,一举解决我方主张的领土边界。

当时印度判断我军已在云南方向与越南军队进行作战,可能难以同时应对西藏方向,所以才有恃无恐地对我进行战争威胁。但由于我军增援部队迅速机动到位,并不断地从内地前调精锐的主力部队,印军开始感受到事态严重,于是要求苏联给予支援。印军感到大规模战争可能一触即发,并有可能演变成第二次中印边境战争。

为此印度内部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即,能否在这场战争中取胜?

在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苏联面临严重的政治与经济困难,表示不能支持印度的战争,并要求印度放弃战争打算,与中国进行政治谈判,和平解决边境冲突;同时,苏联还派出特使,向我国表示要尽力制止印度的战争行动。加上印度内部意见也不统一,理智派占了上风,于是印军开始主动后撤部队,脱离与我军的接触,并通过外交途径要求与我和平解决这次冲突。

鉴于印度开始从战争的立场后退,同时也表明了不想与中国进行战争的态度,并主动命令位于桑多洛河谷的部队撤回原来双方传统控制地区,中国政府接受了印度的和平解决冲突的主张,8月,军委解除了西藏作战任务部队的任务使命,前出到西藏的部队和指挥机构陆续撤回内地。

因此,我们这里就转为“87.4”演习,但仍保持一级战备,各类弹药物资均继续在车上不卸载,人员不得休假外出。到6月转为二级战备,6月底解除战备等级转为常态。当时军师个别领导带少量机关人员去了西藏进行战场勘察,但部队没有任何先遣分队出动去西藏。那年年底我又去了老山参加轮战,“87.4”的准备为老山参战打了个好基础。

在我们驻扎期间,领略了藏南之美,确实世所罕见!

因处喜玛拉雅山脉南坡,受印度洋暖湿气流的眷顾,植被茂密,景色奇丽。海拔从五六千到几百米,飞瀑流泉随可见,瀑布从数千米绝壁飞降而下,落差达数百上千米;原始森地密布,树洞里可住下一个步兵班,夏格勒边防连设点建营房时因森林太密无法挖基础,就把树砍倒一大片,再用圆木铺平在此上建的营房;藏南物产丰富,察寓、墨脱等海拔较低的边防部队水果蔬菜自给有余,当地的旱稻(不用种水里,直接种山坡上)做出的饭奇香,在云雾滋润中成长的茶叶品质也非常好。还有许许多多,没到过藏南的人无法想象。

以上都是本人九十年代中期亲临藏南部分地区的感受,至今历历在目。

如若开战,藏南完全可收回!

我们当年与印度军人的对抗,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一对一单个军人,徒手中国输,因印军体型魁梧。

一对一,拿同样武器,中国胜,中国军人灵巧。

一个班排对决,中国对印度可以一抵二。

中国一个团可战胜印军一个旅。

如果当时开打,印度将失去他自认的两个王牌师——第2和第4师。在我军的铁拳打击下,这场战争将比上一次战争打击更为惨重,因为我军为此调集的兵力和火力,远远超过了1962年的作战力量。

印度应该为躲过这次打击和教训而庆幸。正是由于这次冲突的警醒,拉吉夫·甘地就任印度总理后,立刻提出了与中国缓和的政策,并开始了双方政治解决边境问题的谈判。

在“87.4”与印度对抗的过程中,有不少可歌可泣的西藏军人典型。“87.4”后,为在无名湖(海拔近五千米)设点进驻边防连队,我边防团长高明诚率队在此勘察,因高原病牺牲在那里。因不通公路,连骡马也去不了,他的遗体只好用绳捆住腰部,再用直升机(因无法降落)悬空吊回边防团!为进一步压缩印军,西藏军区司令员张贵荣到山南军分区边防一线勘察设点,因心脏病牺牲在去边防连队的路上,遗体是用马驼回边防团的!

这就是中国军人的牺牲精神,这就是中国敢于战胜一切敌人的大无畏精神!这些年,我在边防、陆军作战部队和其他军兵种部队工作过,见证了许许多多这样让人敬仰的西藏军人!正是有了这群人的无私奉献,才有了我们国家疆土的安全保障,我们要向他们致敬!(凤凰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0)
评论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还是老样子,估计在找打!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是啊,这是大事儿。问好!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橄榄树!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打仗对百姓没有好处,关键他们找打仗呢。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臭老王' 的评论 : 问好!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我钱一阵也关注了下,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晓青分享!
密切关注着中印边境对峙的进展。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来问候一下,晓晴,周末愉快!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最好能和平解决, 打起仗来,死的可都是老百姓的孩子,很多都是独生子女,太残酷了。
臭老王 回复 悄悄话 别听“老将军”的毙13,俘8,纵深火炮阵地攻击,,,
1987 skirmish finished without firing bullet. ---https://www.quora.com/In-the-1987-Sino-Indian-skirmish-who-is-the-winner-India-or-China
维基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wiki/1987_Sino-Indian_skirmish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是的,所以拿来跟大家分享!周末愉快!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tKL' 的评论 : 就是,为什么不能在一侵略的时候就把他们打出去呢?我也很奇怪。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1难得的好文章
AtKL 回复 悄悄话 中国死抱着绝不打第一枪的教条,为什么?没有道理!只要有敌军入侵,就应该立即主动击退。要敢于消灭一切入侵之敌。
解放军以一个副营长牺牲的代价换了击毙印军一个副排长。这是处理边界事端不当,值得解放军反思。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已经侵犯我国领土了。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吃出健康' 的评论 : 就是,一进来就应当打出去,等了这么久。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dad' 的评论 : 我觉得也是,侵入我国领土了,一进来就应当打出去!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就是,以现在的能力,打漂亮仗,没问题!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我觉得应当打他们。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angtora' 的评论 : 在国内吧?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路边的蒲公英' 的评论 : 先把他们打出去。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是,都希望和平,但侵略者猖狂。
吃出健康 回复 悄悄话 印度就是流氓国家,混蛋,该给它点教训。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印度人这是要搞事情啊!
Ldad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要等别人打第一枪?他们入侵等于已经开了第一枪,应该突然袭击全歼入侵之敌。
yy56 回复 悄悄话 当年中国军队打了一个非常漂亮的仗。

看了阅兵式,真的不担心。

不过和平总是第一选择。

周末愉快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欠揍!
wangtora 回复 悄悄话 这老将军现在也跑美国了啊
路边的蒲公英 回复 悄悄话 期望习大大能想明白,中国身边有个人口大国是天朝的不幸,用无安宁之日,英国人干的坏事。
再次开打一定要把印度敲碎成十个小国家,以绝后患。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战争与和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