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青

拥有健康的身体,保持良好的心态,创建美好的生活。
个人资料
晓青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小菲和她的海归老公(8)

(2011-08-11 14:04:46) 下一个
        不知道是保养的好还是肿瘤在老年人身上发展的慢,小菲父亲的病情一直相对平稳,小菲也能算比较安心了。小菲的儿子转眼快上大学了,暑假的时候小菲决定让儿子回国去看看,一来儿子从出国就没有回去过,再就是儿子想姥爷,姥爷也想外孙。小菲开始跟我说的时候我还担心让儿子自己回去是不是能行,小菲特别放心,说没有问题。

        小菲的儿子不但自己回国了而且还自己转机回到了东北,小菲听姐姐们说,姥爷见到这个外孙后身体好了很多,很久都没见老人面色红润了,这些日子却脸色非常好,而且食欲也大有改善。小菲的儿子要回悉尼的时候又到了天津,小菲哥哥的儿子带着小菲的儿子天天吃酸菜鱼,这一趟小菲的儿子胖了很多,这一趟玩的小菲的儿子特别的开心。

        小亮在墨尔本边干也在边琢磨,公司给的薪水虽然可以,不过每天基本都要加班,而且很少能集中休假,就是说,小亮不能想休几天就休几天,看到自己的设计给公司带来了很高的利润,小亮那从没放弃的自己干的想法时常还是那么强烈。小菲虽说一直不赞成小亮自己单干,不过她有个原则就是老婆不能耽误老公的前程,老公的理想不能因为自己扯后腿而得不到实现,至于这个理想是不是现实,实现这个理想最终的代价有多大,小菲不想那么多,她觉得已经为小亮和儿子牺牲了自己了,就牺牲到底吧。

        奥运会过后,小亮和儿子已经是公民了,小亮被国内一家家具公司看中,这家公司以跟墨尔本这家公司几乎相同的年薪邀小亮入股公司。对于一直想自己创业的小亮来说这绝对是一个不能错失的良机,他很快就决定要接受这家家具公司的邀请,回去参股这家公司继续搞设计,当然这不是他的最终目标,他的心里还是想将来要伺机自己干。

        小菲给我写信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显的挺高兴的,当然她也觉得自己的负担更重了,要工作还要照顾儿子,而且毕竟小亮这回是要回国,也不能像以前一样至少每个月能见上一面两面的。原来小菲以为儿子会反对呢,结果儿子也特别支持小亮,说:“男人就是要有理想,就是要以事业为主。”这真是有什么样的父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我在回信中跟小菲说的特别清楚,我坚决反对小亮海归。

        小菲接到我的信就给我打来了电话,那天是我们通电话以来说的时间最长的一次,小菲承认她想的少了一些,小菲也承认她内心当然是不希望小亮回国的,可是她就怕小亮将来埋怨她耽误了他的前程。她说小亮是有打算的,准备干一段时间后就把家具分公司开到悉尼来,在悉尼也要同时开个家具店,这样他们很快就能团聚了,而且今后儿子和小菲都能给自己家干了,小亮也不需要再为找工作发愁了,他们一家人再也不用给别人打工了。在小菲眼里,小亮是最优秀的男人,尽管他特别自私,自私到小菲无法忍受,小菲依旧觉得这跟小亮的身上的优点相比是瑕不掩瑜的。

        我开始看到小菲如此兴奋,看到他们对未来如此憧憬,真的不忍心去打击他们的积极性,我只能把不好的结果说给小菲听,着重提醒她要注意两地分居有可能给她的家庭带来的后果。小菲对小亮的信任远远超越了一个女人对男人的起码信任,她反复跟我说,小亮有很多很多的毛病和缺点,不过有一点小菲很有自信那就是小亮对小菲的真情。听着小菲这么说,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能感觉到的就是小菲的痴情。

         几次电话之后,小菲几经犹豫还是决定让小亮回国发展,小菲当时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她的压力不仅仅来自周围的朋友,更来自于她的哥哥和几个姐姐,退休的姐姐曾经在听到小菲决定同意小亮海归后决定也要把家搬到南方去住上一段时间,要去帮着小菲看着小亮,为此小亮非常生气,在一次电话里我又提起她应当阻止小亮回去发展的时候,小菲挺得意的告诉我:“你放心吧,我姐会去看着他的。”我严肃地告诉小菲:“没有用的,你别让你姐遭罪了,等你姐发现了问题你说你姐是告诉你还是不告诉,告诉你就面临着你的家庭要破裂,不告诉你又觉得对不起你。再说我想你姐夫也不会同意你姐这么做的。”当然,小菲的姐姐最终没有搬到南方去。

        小亮如愿地海归了,他到了家具公司后才知道,家具公司因为他的到来另外开了一个家具厂,这样用小亮的身份作为外资企业有优惠的政策,小亮的工作除了设计还要负责推销家具。开始的几个月还好,过了一段时间经济的不景气也渐渐影响到了家具业,小亮虽然每天辛辛苦苦地干业绩还是没有达到老板的要求,后来小亮自费参加了几次国外的展销会才算把这家新的家具厂的生意搞的好了一些,当老板要小亮到北京建立家具公司的分公司的时候,小亮已经对老板很不满意了,老板既没有兑现股份的分红还不断地抱怨小亮给公司带来的利润远不如预期,甚至说给小亮的工资也过高了。

        小亮尽管很有性格,不过还是暂时的忍了,他不断告诉老板自己还在想办法,同时也确实努力地在国外发展客户,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小亮有了一些自己的固定客户,经济上也有了一些积累。这一年多小亮只回过悉尼一次而且只呆了短短的一周。

        小菲在开始的几个月里还每天能接到小亮的电话,尽管有些时候都是在下半夜打来,小菲说有时候儿子都不高兴,总是在他睡的最香的时候被吵醒,那个时候儿子正好要考大学了。可是再后来电话就少了,小菲觉得那么忙也没有必要老打电话,小菲还问我:“你说他老这么勤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对我不放心呢?”“你应当对他不放心才对。”我这样回答小菲。小菲从来不正面反驳我的话,她总是用一笑来回答我她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她这几年跟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他心里应当清楚,如果他对不起我,会出人命的。”“可别的,再大的事儿都不如自己命要紧。”每当小菲这么说的时候,我都会这样告诉她。我也曾经不止一次地问小菲为什么宁肯最后出人命都不愿意阻止小亮这种冒险的行动,小菲的回答让我哭笑不得,她除了说女人不能耽误老公的前途外还是坚信她和小亮之间的真情。

        也许正是因为世上有如此痴情的女人,才会有不顾一切自私自利的男人吧。(待续)

小菲和她的海归老公(1) 小菲和她的海归老公(2) 小菲和她的海归老公(3) 小菲和她的海归老公(4) 小菲和她的海归老公(5) 小菲和她的海归老公(6) 小菲和她的海归老公(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helloworld1000 回复 悄悄话 It looks like there be a very sad ending...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