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东京春爛漫之漫步

(2018-01-11 18:53:28) 下一个

为题目发愁的时候,想到了“春爛漫”这三个日文汉字。3月,4月的千叶—东京一带的景观,用烂漫春天来形容可能是恰到好处。

 

                                @    千叶小湊铁道沿线

3月中旬的一个周末回千叶家。在千叶市绿区和市原市千原交界处一个购物中心附近停车后,看春日高照的样子便沿着附近小河边散步。经过了漫长的冬季之后,终于迎来了又一个万物生机勃勃的春天。绿色丛中,忽然发现有黄色的油菜花盛开,脑子里马上闪现了小湊铁道的春天景色。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小湊铁道就在同属市原市的20里外。开车过去的话也就半个小时。当机立断回停车场直奔铁路沿线一个叫饭给的车站。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小湊铁道沿线几乎都是田园风光。说短短的线路,其实总长也有39公里。因为乘客稀少,车站几乎都为无人检票。且建筑极为简陋,像这个叫饭给(ITABU)车站一天的人流还不满10个人,所以车站的建筑估计就是建成时的模样。什么时候建成的呢?是1926年的9月1日。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小站周围,枯色的树木已渐渐变绿。春天的气息充满在大地和空中。果真看到了小湊铁道春天的象征-黄色的油菜花。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丘陵地带,铁轨建在高堤上。从侧面望去高低错落,冬春正在交替的景色则意味深长,非常耐看。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车站内外实际无严格的隔离,有两个乡村男青年开了摩托直接停在月台轨道边。红色的雅马哈在绿色景观中显得耀眼夺目。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典型的乡村车站月台。民国时代的中国小火车站也是这个样子。我童年时代的记忆中,还留存有无数个沪宁线上寂寞宁静小站的印象。从上海老火车站开出的沪宁慢车进入江苏地界后,两侧会有大片黄色油菜地,列车从望亭,洛社, 戚墅堰这些江南小站飞驶而过。几十年之前的画面,宛如昨天之景,栩栩如生。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铁道,总是弥漫着挥之不去的乡愁。从城里过来的人们,在这明媚春天的周末特意过来坐一段乡村火车,无非就是复苏那沉淀在心灵深处的那些悠久记忆。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从里山的绿树丛林之中,红黄相拼的单节列车缓慢驶来。铁道边等候列车的摄影者们一阵骚动。每年的春天,也是小湊铁道摄影迷聚集的高峰。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实际上现在还不是最高峰。油菜花虽然盛开,但两边的樱花却为时尚早。1个或2个礼拜后才是真正的摄影完美时期。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作为流水帐记录者,看到这样的镜头已经非常满足了。蓝的天,红的车,黄的花,身居可媲美图画的自然之中,兴奋,甚至是幸福感是确确实实的。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上下仅几个零星乘客,列车又慢慢驶去。千叶的里山铁道风景,百年来循而复始,让人忘却了年轮飞逝的无情。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为了增添该乡间铁道的观光元素,地方政府市原市花费1000万日币(现约为50万人民币),请设计家藤本状介在这个小站内设计了一个超大特色洗手间。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设计师藤本是台湾台中市地标建筑台湾塔的中标设计师。目前台中市因预算问题有争议而建设暂缓。但估计还是会重启开工。从规模上来看以后的影响不会低于台北的101大楼。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从饭给车站出来,,再接再厉开车往前方车站月崎站。乡村公路上车稀人少,两边多田园风光,一溜烟功夫便到了。照片里是可自行车爱好者们在车站前逗留。。这里有自行车租赁,沿途是绿绿葱葱的森林盆地,非常适合户外运动者锻炼。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樱花未开的月崎站无奇特之处。从地貌上看这是典型的里山风景。千叶的海岸部我很少去,却对丘陵起伏的里山风景情有独钟。整体上我更偏爱绿色的自然。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茂密的森林比单调的海水似乎更能激发人的想象力。从森林深处开来的小湊铁道小火车犹如童话世界。人越老,其实越需要返老还童。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古意的驿站旁有一片小树林,为月崎站的一部分,命名为“森游会”。这幢2层老房子原为看站人居住之地。现在则变成一个艺术作品。外表被涂满青苔,里面也有特别设计。2014年春天,小湊铁道沿线曾举行过一个艺术节,叫“市原Art&Mix”,这个作品叫《森林之Raido Station》。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创作人是木村崇人。那天看到他穿着工作服在热心的给游客讲解。咋一看还以为是个干活的工人呢。看了下木村的介绍,所有的主作品围绕着“与地球同乐”这个主题。这小屋的再创作,据说主要是想表达森林,动物和人之间的关系。
 
 
春爛漫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森林小屋的全貌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我没有拍全,就借用下木村先生网页里的照片。
不得不感叹,在日本的城市乡村里漫步徜徉时,处处可见艺术家的创作痕迹。艺术与普通人的生活非常紧密的融合在一起了。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月崎车站轨道一侧。相当浓郁的油菜花。对面巨大的樱花树虽是蓄势待发的样子,但终究未能盛开。至今为止,还没有拍摄到小湊铁路最辉煌的瞬间,稍感遗憾。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月崎车站周围,多为附近农家的零星建筑。街道完全没有成型,放眼望去皆为一片绿色。公路上的指示牌显示3公里外有一个叫“市原市民之森林”的地方,便乘势去探个究竟。进得园内一看,其实就是把森林环绕的丘陵盆地建成了一个面积巨大的自然公园。

 

春爛漫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山谷里靠进草坪边上有一棵樱花树已悄然开放。算起来这是今年看到的第一颗樱花树了。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市民森林里,有各种收费低廉的服务设施供市民携家带口来游玩。这是可进行烧烤的室内部分。也提供烧烤设备的租赁。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这是两间淋浴房。供帐篷露营者们冲洗。公园的后面是大面积的露营园区。等学生放暑假时估计就是高峰了。现在还是淡季吧,园内几乎空无一人。除了前面照片里出现的一家4外,就我和太太2人。空山鸟语中的漫步,觉得拥有的自然空间过于奢侈了。
 
 
春爛漫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回程途中,经过另一个叫“里见”的车站又停了车。这个车站在我的日志里曾经出现过。下午3点的光景,阳光真是充沛却又柔和,静谧中有春天微风吹进车站。半小时后即将停站的火车将是今天的末班车了。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在车站前后东看西瞧的取景拍照。春天午后的阳光正射在人的身上,温暖舒适的感觉让人不急着回家。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附近农家组织了一个“喜动房俱乐部”,在此销售当自产的大米,素菜等农产品。太太把一大叔的黄花基本全部买走,我则买了杯农民冲制的热咖啡喝喝。非常自然的买卖,一切都相当随意,卖的买的都不急不忙,和谐愉快。说农民,从外表谈吐上与城里人无甚区别。看了下他们在推特上发布的农家俱乐部信息,深感普通农民的教育水准以及思维表达能力也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
 
  
春爛漫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标有生产者“松本正之”名字的新米。千叶也是出产水稻的农业大县。价格为5公斤1700日币,合人民币约80元。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回家前最后一停。已进入离家不远的公路,路过以前曾经常光顾的和式咖啡店《珈楽庵》。黑瓦白屋在夕阳中熠熠生辉,便有了进去的想法。推门而入,想起上次来此已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
 
 
春爛漫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还是那个熟悉的庭院。黄昏残阳射来,似曾相识的画面。一切如旧,而其实时光是在飞逝。留下心头一阵嗟叹。
 

                       @千叶东金境内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从小区后面的公路望东开,就是窄长的东金街道。东金市与市原市同样,是与千叶市交界的一个小市。与我们概念中的市稍有不同,日本的农村行政上一般都是在市的管辖之下。所以所谓的东金市,大多数地区都是田园部分或九十九海滨等沿海的乡下。不过毕竟是一个市,也会有大片住宅小区。这个餐厅是在东金市郊外一个叫日吉台的小区附近,是东金市中产阶级居住去。周末我们偶然会驱车至那里用餐。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边上是同一店家经营的面包房和咖啡厅。在田园大自然里胡乱瞎逛时总需有个安顿调整的时刻,这些店铺恰到好处的出现在你眼前,既满足食胃,又恢复精气。相当适合我们这些走二步要停三步的懒散户外爱好者。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从餐厅望出去是1994年建成的东金水库。靠餐厅这一段被建成了亲水区域,有步行道供市民散步或跑步。虽为远郊,但餐厅西餐水准毫不含糊,而午餐是套餐,价格大都实惠,窗外一瞥又有如此美景,这时想想乡下生活还真是不错。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东金市的旧城内,街道及商店萧条到无法目视。这是乡下的悲哀。绕过旧城转向御成街道一带,去寻访下以前来过的八鹤湖。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出乎意料樱花已经盛开。可惜天气不作美,阴沉的苍穹下总感觉缺少了什么。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沿湖一圈被参天樱花树包围,成群成片的樱花年年观赏还是觉得魅力不穷。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叫八鹤湖,实际也就是个人工池塘。江户时代德川家康有外出猎鹰的嗜好。为舒舒服服的出行,德川命令建造了从千叶船桥到东金37公里的御成街道,据史载当时沿途村民挑灯夜战,三天三夜就把道路建成。从船桥到东金,共设三个御殿供德川休息,宿泊。八鹤湖边上的东金高等中学就是以前的东金御殿,而八鹤湖则是个配套工程而已。虽是人工湖但弹指一挥已有400多年的历史了。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湖边的老餐厅《八鹤亭》院前的樱花。这个餐厅是属于“料亭”,即高级日本料理餐厅。所谓料亭必须具备这几个条件:集日本文化大成与一体。具体表现在制作的料理,配套的用具,房子的式样,店内的装饰,以及是否配有艺伎及日本音乐的表演等要素。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同为八鹤亭,去年秋天时拍摄。以前的料亭森严壁垒,一般不接待生客。只有政客,官僚或当地行业巨头才是常客。他们在这里密会用餐,讨论策略或酝酿阴谋。这也是“料亭政治”这个词汇的由来背景。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泡沫经济的消失,加上民众对官僚的监督,料亭风光已一蹶不振。现在大多数料亭放下身段对一般民众开放。像这家有130年历史的八鹤亭连小孩套餐都出现在菜单上。以前料亭的规矩是18岁以下不得入内。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去年深秋的八鹤湖。有白鹭在退潮的湖水上戏水。黄昏前的秋阳照得满世界亮堂。而空气中是隐隐的清凛。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去年秋季的周末一直在东京,看遍城内枫叶。回千叶时间短暂,这无名景点的绚丽到是出乎意外。无外来游客,人迹稀少的样子。只有湖面上白鹭的戏水之声在空中回荡。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虽是深秋,光线是异常的柔和明快。从树隙里可可眺望到八鹤亭的老楼。夏天盛开的荷花已风干成黄色枯叶卷缩在湖边。湖塘的四季变换,匆匆中已过400百年。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两人独占的湖畔树林。环顾四周,景观呈相当的原生态状态。野趣是处处可见。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林中并无特别景致,但11月下旬无所事事的秋天午后,徘徊或静坐在林间里,也还是有几份乐趣。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夕阳渐下,逆光里平静湖面增添几份凝重色彩。黄昏之美,总是可以被极尽讴歌的。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短暂的秋天之后,这千叶县东金市的八鹤湖的萧萧寒意也将接踵而来。这是去年秋天的最后一景。而现在是又一年的春天。
 
                           @东京四谷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2015年的4月初,樱花盛开的季节。然而今年的赏花相当的失败。周末连绵的阴雨天,终究没有蓝天白云下那种兴高采烈的观花热情。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即使如此,每年会奉上开满樱花的街道照片。走到了千代田区九段下附近的街道。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又走回四谷车站附近。高堤上有集团赏花客铺着油布饮酒欢笑。一如上野公园历年的景象。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黄色迎春花前的欧式建筑是著名的贵族女校双叶学校。四谷车站附近不时看到这学校的孩子出没。身着考究的呢子制服目不斜视的行走。它是日本人公认的名门贵族女校。日本的皇后毕业于此校,而媳妇雅子也毕业于田园调布的双叶学园。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樱花树布满四谷的街道。市中心的樱花街道,在城市里也算上好风水的地段。我以前说过,亚洲城市的一流地段必定是与西式洋派有瓜葛的。比如这双叶学园,马路对面的上智大学,都是以前的教会学校。这个与上海等地的历史如出一辙。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有高昂音乐声飘之而来,与街道气氛相当吻合所以也不觉刺耳。走进一看声源竟来自路边做生意的大拍档车。原来有人趁赏花季节做些小生意。日本在外摆摊的大都也是无证销售,但同一地方寥寥无几的摊位,也不影响市容, 所以从不见城管之类的来干涉。
 
                       @ 千叶母亲牧场&德国公园
 
没有阳光的春天总是不够尽兴。从4月1号到20号,晴空万里的日子屈指可数。恰逢小姨子从上海来日,最后几天寄居在我们千叶的家体验下日本的乡居生活。到了周末则三人跑到千叶的乡间兜风。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南部木更津附近的鹿野山上有一个叫Mother Farm的自然公园。因为有很多动物,主要游客是携带孩子的家庭。这一天我们也去凑了下热闹。成年人的目的只是看看自然风景而已。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人工牧场,规模与广袤的大草原相比堪称袖珍。但植被状况相当良好。地势起伏多变,远处低矮群峰的眺望效果毫不逊色与著名的风景名胜。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自然壮观可以是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的沙漠景色。好比我去年在腾格尔沙漠看到的雄伟。也可以是集精致和粗犷与一体的亚热带地区风貌。天晴时分,这里不仅可以眺望到房总半岛的九十九谷,还可以看到附近的的东京湾海面以及更远的富士山雪顶。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油菜花即将榭落。公园的广告里也已经撤销了油菜花的宣传。接下来应该是在5月底牵牛花的隆重登场。这里栽植的牵牛花是经过改良过的品种,命名为“桃色吐息",是本地园艺家杉井明美和千叶大学联合开发的品种。日本的公园像交响乐团安排演出季一样,根据季节不同必须不断有新节目的出现。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想起了北海道美瑛的哲学之树。千里迢迢去看万人瞩目的名景,却不料“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与东京一地之隔的千叶,貌似也是蕴藏了无穷内容之宝地。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天空飘起小雨。往德国公园赶去。午餐按惯例在途中上总高新园区的大仓饭店内日本餐厅就餐。这个酒店基本一年会来几次,静悄悄的氛围相当有魅力。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进口处的人工湖依旧清澈水灵的模样。几年来在这里已经拍摄了春夏秋冬各个季节的变化。只是同行的人有朋友,有长辈,也有今天的小姨子。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又是那个德国公园。正是芝樱的季节。小姨子看到过我们以前的拍摄的照片,这次特意指名要来观赏。可惜天公不够争气,灰色乌云密布。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今年的规模增加了近一倍。放眼望去,园中处处是花的海洋,色彩也更加丰富多元。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风云滚滚中的花田。比起夏天北海道富良野的喧哗,这里更为幽静。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当蜂拥而至的海外游客把京都城,北海道景点挤得水泄不通时,千叶乡下公园却是如此悠哉悠哉。电视台曾经报道过这个德国公园由于游客稀少,长期以来入不敷出。但公园年轻的负责人面对困境,动足脑筋搞各种策划以吸引客人来游玩。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有水必有鸭子,几乎是个规律了。公园内还有专门的小动物园区,这些鸭子似乎无甚人气。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素朴的花色,属于高品位的吧。花卉的颜色,实际也是科技发展的象征。花卉的改良在日本被研究得非常透彻。而我们一般游客只是图个养眼而已。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从高坡处俯瞰的公园一角。旺季的人流已达到顶峰,而在庞大的园内一分散却毫无拥挤之感。这是千叶景点的特征。到6月份,这里将开满绣球花,那个季节的记录我在以前的日志里有过记载。
 
              @东京清澄白河地界
 
4月下旬的周末是在东京城内度过。天气开始连续放晴。有一天想起了下町江东区一个叫清澄白河的地方。这个地方最近媒体多有触及。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从车站往左拐,便是平野一丁目。迎面而来是一幢被改造过的老式2层简易建筑。它原来的名字叫“深田荘”。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日语里的“荘”,一般是两层旧房,隔成一间间6贴单间,公用洗手间。大多没有浴室。我20多年前刚去日本时曾经在板桥区一个巷子里住过一个叫“铃木庄”的阿帕多(apart)。当时觉得痛苦万状,但迫于经济压力也无可奈何。老建筑的重新改造现在似乎相当流行。比起新区的高楼,老城区的街道有更多内容和记忆。我每去一个城市,最喜欢的还是那些经过整理的旧城街道。一方面可以看到这个城市的旧时的特征,另一方面又可享受现代生活的便利。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深田荘现在入住的都是些小型店铺。与其说是做生意,到不如说是些小圈子内自娱自乐的场所。这种风潮最早是从纽约soho地区传来,其后欧洲,亚洲各个大城市风靡一时,如今国内的上海,北京等地也处处可见这种“都市创意园区”。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走过清澄的老街区,忽然大片绿地的“木场公园”呈现在眼前。紧邻公园的是东京都现代美术馆。在无数的国立私人美术馆里,这个场馆实在也算不上引人注目。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既来之,则进去参观下。看了常设展,虽然门票是几个展览里最便宜的,但收藏作品其实相当丰富。一楼的展品从反映二战后社会的混沌和不安的,一直到到70年代为止日本经济腾飞时期这30年间日本现代美术的变迁,3楼展厅则是有名的近代美术家的杰作。内容十分精彩,可惜地处东京的下町地区,参观者并不多。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展览不可摄影,只能拍些建筑本身。开放式的底层与室外公园连成一体。线条简洁明朗。设计者是1986年因新国立剧场设计得奖的柳澤孝彦(YANAGI TAKAHIKO),不过被另一个著名建筑家磯崎新(ISOZAKI ARATA)讽刺为“粗大垃圾”。磯崎倒不是攻击柳澤,他是批评东京都把这个重要建筑放在当时交通不便的老城区。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从室内走到室外的小径。仔细看庞大的建筑与室外公园天衣无缝结合在一起。建筑本身前卫,但不怪异,充分考虑了人与自然的亲密接触。而且视觉效果不是一般的好。水流,石墙引入现代建筑,是原本生硬的钢筋水泥变得滋润,柔和。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从美术馆出来,又回到老城区。途中有街心花园。两边布满民居和樱花大树,花园正中有小池塘。鸭子一会水里,一会陆上异常活跃的行动着。周围的人间社会对这个鸭子似乎毫无压力。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车站附近的深川户资料馆通里,基本是些从江户时代过来的老铺子。但房屋已很难看出以前的风貌。缺乏古意情怀。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小路里的寺庙,庭院则被完整的保留下来了。清澄庭院,云严寺,正觉院等古迹点缀在四周,仔细看历史的经脉依然清晰可见。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下午二点的午餐。在清澄白河的大马路边晒着太阳用餐。4月下旬的天气已是相当暖和,周末的街道人烟稀少,非常和平之景色。一直在东京的上城晃悠,偶然跑到下町地界的体验,感觉到了几份新鲜。
 
                        @东京原宿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4月差不多接近尾声。最后的周末是从家里走到原宿,发现熟悉的街道竟竟也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从原宿后面的外苑西通里,经千駄ヶ谷进入原宿区域。从不知名的小路刚拐进去,便看到了东乡神社。新旧并存的建筑,非常东京之景观。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著名的原宿东乡纪念馆。东乡平八郎(1848-1934)是幕府到明治时代日本海军的将领。曾指挥了日清(甲午)和日俄战争。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胜利,日本从此进入世界5强,军队势力其后主宰了日本的对外政策,最终导致日本在二战期间被毁灭性的打击。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军国主义是非常恐怖的事。二战期间抗日战争的爆发是关东军拉开的导火线。当时的时代背景是日本军队在国内拥有绝对的主导权,让天皇都无法抑制。导致了其在海外一系列的疯狂暴行。不仅加害与中国人民,也同时让日本国民一起殉葬。最后美国人的两颗原子弹才使这股军国主义势力彻底终止。回想起来,东乡时代的强势已经奠定了二战时期日本的命运。尽管东乡是个留学过英国,本人据说非常厌恶战争的绅士,但由于满怀“对国家的忠诚和爱国之心”为国而战。任何时代,任何国家讴歌爱国之心,其实都暗藏了很多危险的火花。我从来对爱国口号都表示高度警惕的。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军国主义在这个国家已被主流唾弃。东乡也不会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来教育下一代。我们现在看到的小桥亭台更像个私人花园。实际上东京市民现在是利用它优雅的环境来举行婚礼宴会为主。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原宿的各条小路深处,有无数个性商店和建筑。这是家有庭院的餐厅。竹编造型完全是个艺术作品。晒晒阳光,听听音乐,享受美食,生活在这个远离战争的和平年代还真是幸运。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走到大马路表参道上。春天的街道完全是个花的世界。女孩们轻盈的身影与路边的映山红相映成辉,高级地段的女孩包装精致,确实比粗放型乡姑们养眼的多。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阳光通透苹果店。表参道的榉树反射进商店巨大的玻璃上。借景的设计巧妙自然。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正逢苹果手表上市,苹果是一个噱头连着一个噱头,全世界的人被它搞得神魂颠倒。店内外国人的比例相当高。一个个脸被阳光照的通红通红。不是购物,到宛如在海滨晒日光浴。
徒步而来,坐地铁回家,一路阳光伴随,非常愉快的散步时光。
 
                             @ 东京神乐坂
 
很多在日本生活工作的的中国同胞们觉得日本的生活单调,人情淡薄。因而总幻想回到生气勃勃的祖国,或者梦想能转移到他们心目中的天堂圣地欧美国家。这个想法在日本的华人论坛里一目了然。不知是出于何种心态,这些年轻人偶然还会发出比较极端的话语“屌丝才来日本,一流人才都去欧美”,“中国的一线城市早已完胜日本”之类的,说这些话的年轻人大多因各种不适准备撤离日本。临走前会留几句狠话藐视一下日本。
实际上,否定或赞赏都要有人生阅历的支撑。在没有经历太多事情后就就口出狂言,总让人觉得父母的教育还是有问题。
当然,年轻人可能也是怀有远大理想,想出人头地干番事业出来。这一潭死水的日本终究不适合他们。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老屌丝则乐此不倦的继续在东京都内晃荡。新宿区市谷药王寺庙町附近。这一带地势起伏厉害。每看到这样的街道,就想到山城重庆或青岛之类的。弄好的话,山坡城市比平原城市要有风情的多。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走到了神乐坂街区。地铁车站前有去年秋天开幕的新商业设施LA KAGU,由著名设计师隈研吾监修完成。原址是出版社新潮社的仓库,由一家商业管理公司运营,标榜主题是“衣食住+知”。从字面上可以猜得出里面贩卖的内容。
 
 
春爛漫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我的照片太烂,还是运用一张《Fashion Press》网站上的图片,可俯瞰全景。神乐坂是个传统和摩登,静寂和喧哗共存的街区,一直被讴歌为“成年人的街道”,在此地有个日法学院,法国人叫神乐坂为“La kagu”,这个商业设施名称也正是来源于此。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La kagu的对面,沿街有一家咖啡书店。周日的上午时间尚早,街上人影稀疏。店内更是安静。浏览店家内陈列的精选书籍很是遐意。太太看到一本独立学者内田树所编写的探讨当今日本社会反知性主义现状的书籍当即买下,并连声叫好。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两人在议论这本书籍里的内容。这是个物质丰富的年代。也是个社会退步,思维衰竭的年代。强权被再次巩固,宗教则异常的盛行,而知识分子的理性思考被再三排斥。美国如此,日本也明显的有这个危险的倾向。这些模范国家也在倒退的话,你还能指望这个世界如何?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思考社会的现状,多少令人沮丧。而回到现实生活中,美好的东西处处存在。一段美好的爱情,一顿好吃的美食,一片赏心悦目的风景,或者这书店静静的一角,都会让人心情愉悦。我们在寻找日常生活里的点点滴滴的开心片刻。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包括这书店给吸烟者的关怀也令我高兴。它紧贴书店墙壁外,隔成一个露天空间,感觉非常之人道。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往神乐坂中心走去。有画廊招牌出现。今天的漫步没有目的地,反正走到哪里看到哪里。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西式画廊却是在院子里的和式屋子内。两人东张西望时有人出来招呼“请随便进”,原来是个免费的水彩画展览。进画廊参观就似进入一老式人家的客厅。实际房子也是有些来头,是明治时代出身,留学英国的高桥博建筑设计师事务所的原址。在1953年建成,到1993年被他女婿,同为建筑家的铃木喜一重新改造过。在神乐町算个知名场所,人所皆知。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5人水彩画全是建筑写实,装帧精致,相当具有观赏性。某种程度上比油画看的还要舒服。看画时会涌起学画的冲动。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神乐坂的精华是在一条条小路里面。房子看上去老旧,但内容深厚,一家家隐藏在不起眼民居内的餐厅,商店绝不逊色于最高级地段的水准。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这条小路上餐厅的特写。左边是一家法国餐厅。据说午餐是基本预约不到的。因为午餐相对便宜,深受向往高级玩意的有闲主妇群们的推崇。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往右看,是一家中国点心店。当然也有饭吃。风格是现在在日本相当流行的南欧轻食酒吧类型。在日本现在经常可看到叫バール的小吃店,来源于意大利,西班牙一代的bar,但大多提供洋食,这种形式的风格提供中餐的到r是非常罕见。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法国餐厅边上便是一家日本餐厅。站在同一位置,可以看到三个不同风格的组合。可以想象该地段的层次丰富及多元化。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走几步路,又看到一座神社的鸟居,名为赤城神社。大本山在群马县赤城山。最初是山岳崇拜的神社,后泛指为自然崇拜,在全国有几百家同名的神社,其中神乐坂的这家最为有名。它的历史可追溯到正安2年间(1300年),在1945年的东京大空袭时被烧毁。战后又开始部分重建。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正式的大规模修缮是2009年。用了2年时间启动了赤城神社的再生项目。神社缺乏资金,由三井不动产向神社借地70年,在神社的一角建造高级公寓,神社部分的改造资金也全部由三井承担。当70年借地权期满后,三井会解体公寓并植树后交还给神社。整个设计由居住在神乐坂的著名建筑师隈研吾担当。赤城神社是当地的土地庙,而隈研吾也是神社的氏子(UJIKO,即信者)。所以他主动请缨拿下这个项目。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这是目前为止见到的最新潮的神社。崭新,时髦,并设画廊和咖啡。包括神社的logo,图案设计等完全被艺术化了。神灯和公寓的并存更是新鲜的尝试,一个历史悠久的神社被注入了新的生命,算是种史无前例的革新。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小路深处有家叫田中屋的拉面店,店面很小,但感觉是家好面店,在外面机器上买了食券坐了进去。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清汤型,扁平宽面。貌似口感不够刺激。,实际面汤鲜美无比。长时间煮出的猪骨汤,撇净油脂杂碎,面汤清爽且味纯。而面条的嚼劲也恰到好处。再说浇头,一般拉面里的白切肉(日本叫叉烧)我都舍弃不吃,而这家的肉香有猪肉里最原味的醇香。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一碗拉面吃得心满意足,走到神乐坂中心。春天的周日,温和阳光照在行人身上,熙熙攘攘的街道有序安逸,典型的东京日和之景象。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去年曾经带一个台湾的老玩家来过这里。这个见多识广的老资主干道走了一圈后,就已相当沉迷其中。街道的魅力因人因目的而言可能感受完全不同,但人以群分,喜欢此地的人说出来的理由几乎又是一致的。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神乐坂的魅力在于既有古韵,又有新意。时代的穿越在一个小小的街区里被衔接的天衣无缝。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这些幽静石板路里若纯碎是民宅的话,外人就无法进入。一旦原住民与外界的对话缺乏,街道本身也会逐渐萎缩。像这种巷子深处的一家深藏不露的料理店,既不扰民而又增加了街道的活力。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实际上神乐坂的地域特色渊源悠久。这里以前是著名的花街。宽政4年(1791年)日莲宗的善国寺从麹町搬到此地后,寺庙周边开始出现各式茶屋。其后发展成私娼公馆林立之地,日语里叫叫“岡場所”,这是花街的前身。到明治年间,花街功能完全形成,这时的花街主要是指有艺伎的茶屋,料亭等。全盛时期有艺伎700人。从品格上来说是上了一个台阶。在这些小巷子里行走,想象着江户,明治及大正,昭和那些灯红酒绿的夜晚里,酒豪,性豪们们在这里进进出出的样子,觉得以前的人虽没有现代设备,但也有风流快活的生活啊。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小巷里睡在马路当中的家猫。虽有游人来往不断,懒猫根本不放在眼里。宠物,动物与人的关系可能是一个社会和谐程度最好的表现吧。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走到后面,已完全是村庄风格。就是我们国内说的城中村。其实在东京都内这里的地价也算高端的,按习惯思维应该改建成高楼大厦合情合理的。但人家屋主就愿意待在这破房子里,到没感觉什么不协调。城中村只要保持的一尘不染看上去照样舒服。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城中村转个弯,又仿佛到了欧洲的街道。小小街区里有无穷无尽的西餐厅,看得出日本人的饮食习惯已相当多元化。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而陈旧的房子演变成个性的店铺,既有街道的历史记忆,也符合时代的潮流。这是神乐坂的精髓所在。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又见神乐坂的坂路。神乐坂这个名称可从《江户名所图会 卷之四》里考证出来。此地坂路的右边有个叫穴八幡宮的神社,以前在做神道时,会抬神龛,同时需奏神乐,而神龛太重抬不上来,但神乐却可穿透至坂上。所以此地被命名为神乐坂。至今,神乐坂给人的印象还是坂上,坂下有风情万种的小巷,还有那些深宅大院里深藏不露的料亭茶屋。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已是下午,一晃几个小时过去了。神乐坂中心依然人来人往。大半个世纪过去了,而神乐坂街道多少还能看出昭和时期小津安二郎电影里的痕迹。东京,从骨子里是个没有变过的城市。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归路,从神乐坂走向前面的饭田桥方向。站在饭田桥上俯瞰外濠河川和JR铁道,周边轮廓是千代田和新宿区交界处的巍峨大厦,还有白云朵朵的东京上空,城市的伟大已无须用语言表达。
 
 
春天 - 東京閑人 - 东京闲人的博客
外濠边是高高的堤岸,有高大密集的参天大树覆盖。虽然樱花已谢,而春天的烂漫从青翠泥土里弥漫至空中。我们在这春色烂漫中,从高坝上的绿色小径里慢慢往家中走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东京闲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三俗不俗' 的评论 : 谢谢三俗兄。
我的日志好像照片显示有问题啊。文学城app里是没问题,但画质不好。
三俗不俗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提醒!这是个反智 主义流行的时代,北美华人世界也难幸免,而您的博文真是一股清流。多年前在新奥尔良的French quarter参加过一次walking tour,听一位先生将历史娓娓道出。真向往有一天在东京旅行,能参加您的walking tour,专挑小巷访古寻幽:)
东京闲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三俗不俗' 的评论 : 评论都集中在那篇千叶东京生活记录里,您在这里留言我很高兴。
喜欢东方式灵感、又兼具现代风格之地的话,应该喜欢东京。
不过进日资企业要慎重,无趣的企业相当多。
三俗不俗 回复 悄悄话 我是跟着千叶生活录过来的,有幸占了沙发。这篇文章和东京小巷一样散发幽静和灵气。我得去申请日资企业的工作,以后找机会去东京出差:)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