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看日本(1-6)

(2017-11-08 21:37:49) 下一个

(1) 
 
余生也晚,但自幼即知有个日本。
我的祖辈,父辈都曾亲历过当年的战乱。日帝入侵曾给中国人带来深重灾难,当民族间的征服反复重演时,百姓们感受到的是切肤之痛!
此痛会通过基因,或语言,文字传达给后代。
好像动物们都如此。
常常有日本人不认同中国人的此种作法,是因为他们没能深思人性。
其实,不忘过去,不一定就是要复仇,也有警示自己的作用。这源于动物们的一种自我保护之本能。
中国人总爱提及此事,并不一定就意味着要复仇。是日本人的想法有些偏颇。当然,曾经干过坏事的人,总希望别人淡忘这坏事,也是人之常情。
当力量的双方对比变化不大时,通常也就不要复仇。
而复仇又能咋样?何况,泱泱大国,中国人的胸襟还是极其宽广的,远超乎世人之想象。
我还是说日本。
自幼,我就常被祖父母,父母告知被日本人打,和打日本人的故事。所以,年幼的我也深知“鬼子”当年之凶狠,再加上反复播演着抗日电影:《地道战》,《地雷战》,《小兵张嘎》,《红灯记》。。。
我猜想,这些都是大人们亲手主导的,也与当时的时代有关。但也不是大人们存心鼓吹全民仇日,也因为在那十年里,根本就没啥别的题材可演,写抗日题材,不易犯路线错误。
而且,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在大演地道战,地雷战,打鬼子,斗鸠山时,大人们居然又大举欢迎田中角荣,或尼克松们来中国访问。
看来,大人们虽然鼓吹抗日,不忘告诉后代:鬼子凶恶!同时,倒也另有些想法。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料,我等年幼的孩童们却深恨日人。
这也许是大人们的无心插柳之作。这也许是阶级斗争年代的副产品。我这样说,只是想告诉日本的领袖与普通人士:其实,人们大可不必过虑,平民百姓的思考是一回事,领袖们的思考却更明智,会掌握火候的,其中有历史原因。
——你看,一个中国人,倒劝起了曾经欺负,杀戮过自己的鬼子们。
这显示了中国人的一种伟大人性!
虽然说这话的人,不过是一介书生,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国人。
年少之时,我常看世界地图,我不是想当世界领袖,更不是想当战略家。只是当年确实无啥可看,而所有的地图都花花绿绿的,煞是好看。
看过,我又不免思绪纷纭,一直困惑:中国偌大一只昂首雄鸡,却无奈足下一条蠕爬的虫子。这使少年的我徒生疑虑——这是咋回事呢?
鸡被虫欺,即使虫为毒蝎,也不该呀?
这当然是孩童的无知。
少年就是少年,少不更事,少年不知愁滋味,也指我,难怪!
待到长成,读历史,读毛泽东,读孙中山,读鲁迅,读蒋中正,读东条英机,读山本五十六。。。逐渐了解些日本。
那年,不知为何,校方又开日本语课程给我们,日语没咋学好,倒也更多知些日本。
我第一次去东京,是通过日本电影《追捕》去成的。看到了东京的美丽,繁华,热闹。夜色中,杜丘先生与真由美小姐骑在马上。。。然后就是:啦—呀—啦—那首没有像样歌词的主题曲。
当时的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一台小小的日立牌黑白电视机,都是珍奇之物。
时光飞逝,如今,我到美国已多年,飞返大洋也已数次,每次总与日本擦边而过。 日本啥样呢?
 
(2) 
那年,母校校庆 ,我的大学同学要聚会,加上要回乡探望父母,促成我的中国行。
旧金山 — 北京的机票尚属便宜,但我顺道东京,就要多花美金若干。
应旅日同学们诚邀,决定途经日本,也借机会看看他们。
全日本航空公司的服务品质不错,机舱整洁舒适,空姐年轻美丽,身材高挑,气质端庄,具有东方女性美。又笑容可掬,温柔亲切,永远不厌其烦,让你不能不服。顺便说一句,我多次搭乘美国航班,空姐大妈占一多半,也有空中先生。此次乘机却有些耳目一新。
飞机自旧金山起飞,一路北上,飞向阿拉斯加,再沿着伸向太平洋的阿留申群岛岛链西行,最后,横越大洋,抵日本成田国际机场(成田空港)。
一下机,感觉日本与美国大不同:人烟密集多了,显得很热闹。那像旧金山机场,偌大机场,也就小猫三五只,冷冷清清地,看着乏味。
但入境日本,遭遇麻烦。
移民官一劲儿问我:回中国为何要经日本?费话,我乐意,为你日航公司创效益,换换口味。
又问,为何要呆两天?费话,顺道逛逛东京,拜访朋友。
再问,为何不订酒店?费话,有朋友接我,出门再订不迟。
鬼子一听就摇头:你小子有移民倾象,美国呆不下去了,想来日本碰碰运气。
说来说去,竟要我回美国去。
我大动肝火,你日本航空公司卖的票,也问你日本移民局了,你这不是骗人吗?一怒之下,当天就想飞中国,但是没有班机,鬼子无计可施,只有放我入境日本。弄得老狼不太感冒:心想,你强留我久住,我还不住呢。但是,日本人一劲儿地点头哈腰,就是态度好。
我这样描述,有些是在开玩笑,希望日本朋友勿怪我的不敬。山里人说话有些粗鄙。
出得机场,N兄已经苦等多时。
本来想下榻N兄的家中,我看过卫星地图,他家在小田原,就在富士山脚下。因此有登顶富士,一览东瀛的冲动,虽然,我近年也少登山了。看来此次难以如愿了。
知我到日本,惊动了一众老同学。
我与他们也多年未见,由大家费心安排,N兄引路,去东京与旧友们相会。
夜色之中,东京新宿万家灯火,一派繁华景象,又使我想起了 30 年前的电影《追捕》,想起了骑在马上,狂奔于东京街头的杜秋先生,当然,身后有真由美小姐紧紧地搂着他。
众同学选定一家高层日式餐馆,临街临窗,一览东京的广厦万千间。正宗日式料理:日式海鲜,三文鱼,金枪鱼生鱼片,炸天妇罗(炸大虾),米索汤(纯正日式豆浆高汤),蒸蛋羹,菜式极其甜美,精致,另加日本原产麒麟啤酒,恐怕花去多少万元钱也未可知。可知的是同学同乡清深意浓耳。
大家举杯共饮,掀起腾腾热气。虽然都旅居日本,平日个自瞎忙,倒也难得一见,今得一聚,倒谢起我来了,远道而来的我,遂成了一个混儿,席间,人们还拿出一大把日元,要送我留着逛东京时花。
 
(3)
承大家热情安排,下榻同学家中,以方便明晨送我飞中国。
这是日本式高层公寓,楼房设计合理,建造精细豪华。在东京都闹中取静,面对东京湾,视野开阔,殊为难得,是块风水宝地。
日本——中国的近邻,人口1.2亿多,国土面积377,000余平方公里。
当年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古狗一下8)发达国家。二战曾占领中国大半,日军曾攻陷中华民国国都 — 南京。
中日之战的历史不是本文重点。
那年,我读大学开日本语课。我也就稀里胡涂地跟老师学了一通。我没能学好它,因为悟性太低,又缺乏足够的语言天才,也只能鹦鹉学舌地跟父母,国人学些母语。当前,我的母语也在退化中,我很害怕,因此常读,常说,常写,我最近常常上网敲些汉字也与此有关。。。
我还是说日本。
日文中有很多汉字,发音也相近。但要表达的内容却有极大差别。
比如“娘”字,中国人用指母亲,日本人却指女儿,女孩子,姑娘,意思根本就颠倒。再比如,“风吕”二字,中国人看来不知所云,依老狼解释:就是大风与姓吕的,或者指长开两张大口喝西北风之意。人家日本人却说这是浴池。。。还有,将汉字简化的丢胳膊少腿,我看着直心疼。近来,我还看到有人撰文认为,这是日人的聪明之处,我一时难置可否。
我也许还因为上述原因,没能把日本语学得很好。
不过,我倒是因为开日语课,更加知道了日本。加上当时看了些《追捕》电影,了解了东京很大,日本也美。又加上日本的电视机,冰箱极其好使,简直就是神器,因此,对日本又刮目再看。
我一直想考察一下日本或美国等。
因为,我不大相信大人们,别人所传言。比如,早在 1970 年代,我就读过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我也一直等待着资本主义的腐朽灭亡,而美日都是经典的资本社会。结果,却等来经典的另种社会解体了。我想,还是用我自己去凡胎肉眼直接观察一下吧。
毛泽东说,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尝一尝。
于是,我就出国了。
应该说,我出国,没有别的目的,确实是真想考察,因我自幼好奇,好挖老鼠洞,也好上房揭瓦,掏麻雀蛋。当然,也想亲亲美帝,或日帝们,再亲口甞甞梨子的滋味。结果,我就到美国来了,考察至今,顺便享受一下资本主义“待遇”。
对于美国,我有些考察报告,不知祖国人民看到没有。
我的大学同学旅日者很多,按说,对于日本,这报告应由他们来写,会更有说服力。当然,他们都在用行动写,比我写来更生动,鲜活。我是兴之所致,顺嘴胡说。所以,我看日本,也就是管窥日本。就是拿一个竹管看日本,看到的就一点儿地方。
但是,我毕竟登陆了日本,还游了日本,吃了日本,睡了日本(在日本困过觉)。
 
(4)
日本有东方风味。
到处是黄面孔。
2000 多年前,秦始皇帝想寻找常生不老之药,派徐福带五百童男童女渡海东瀛,结果,药没找到,人却一去不归。其实,最终可能落脚于日本列岛,还听说,至今日本还有秦家村存世。我不知真假,希望旅日的朋友们帮探听一下,我好奇。果如此,秦人血脉依旧在岛内流淌着。我倒是觉得,日人的武士道精神与严明的纪律性,有秦人的影子。
日本街道极为整洁干净,不是一般干净,似乎一尘不染。水泥路面就像刚用水洗刷过的。
日本极为有秩序,不是一般的有秩序,到处都有人,有物在指挥你。
日本人极为守纪律,不是一般地守纪律,简直就是机器人般的守纪律,听指挥。
日本人极忙,不是一般地忙,大家就像冰嘎儿(陀螺)一样在飞转,不会走路,全是小跑,噔噔噔地跑,跑起来带风。
成田空港,旅人如织,地面上却不见一块纸片,我亲眼见到有人弯腰拾起一片半寸纸片,在送进垃圾桶中。弄得我见到一块小纸片也不由地想弯腰捏起。
日本人爱干净整洁,也是闻名于世。据说,日本专门有一种药物,服用以后,大便几乎没有一丝令人不快的味道,看起来还会非常漂亮,颇受年轻女孩子欢迎。
我做为一个老中,半个“老美”真服了!
我觉得,日人既伟大,更可怕!
这是一种可贵的民族精神!也是日本奇迹的基础!
日本将西方的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引进,又揉入东方人的机体中,对日本民族而言,揉和的很完美,是一种成功!
中国与日本是亚洲的两强,一山不容二虎,所以相争至今。
日本自有道理。
日本永远在动,永远不停顿;永远追寻,永远在完美着。把一块玻璃永不停顿地擦,把一块地板永不停顿地抹,恨不能把玻璃擦成碎沫,恨不能把地板抹薄抹穿!
人生似乎就是不停地完美着,在无休止的劳作中耗去一生,一生创造着完美,享受着对完美的创造。生命也就似乎进入了新的境界。
——但是,生命除了劳作,难道没有其它?
比如,漫步街头,海边。
比如,看看蚂蚁上树。
比如,听听蟋蟀的歌声。
比如,听听鸟叫。
而整洁与干净并非自然界的全部,有时混沌与紊乱才是宇宙的真相。
日本人似乎不理睬这种真相,他们宁可无休止地制造着铁律,制造着秩序,制造着人间的完美。。。这是日本精神之一部!
国人却不然。
国人太散漫了,太过于自在了。太惯于混沌与混乱,似乎混沌与混乱就是宇宙,伟大的老子就论述过混沌。
国人又顺其自然,只要谁拥有力量,国人就服从其秩序,但要有足够的力量,比如,秦始皇的力量,比如,毛泽东的力量。
——这是中国人的可爱之处。
中国人太多,一大团面粉,很难揉和成一大团面。而一小团面粉很容易就团结起来。人们也认为,中国人总是一盘散沙,而日本人却团结的坚硬无比。
但是,偌大的一团面粉,即使团结起一部份,也够你一呛!因为,这一部分,也很可怕,也很大。人们看事情,不能只见砂石,不见泰山。不可轻估拥有 13 亿人口的所谓散沙。世人还是勿要轻易地打中国的主意。何况,经过邓时代,如今的江胡时代,中国早就拥有核打击力,也武装到了牙齿——我此言,可能为“中国威胁论”提供证据,其实不然。人们要以第三只眼睛看中国。
我还是接着说日本精神。
我漫步在去成田机场的步道上,我注意到,像我这样东张西望,充满好奇,倒背双手,迈着四方步的人,可能全日本也找不到一个。我怕当住了人们匆匆的脚步,自觉地沿着路边走,很像一条溜边的黄花鱼。我感受到了后面的咚咚脚步声,像是催动我奋进的鼓点。抢在我前面,快步而去的,不仅仅是年轻的男孩女孩,还有老者。。。日人早就惯于这种速度与节奏,可能也早已有若干世代的基因记载下来,再遗而传之,又加上时代的催化——日本匆匆,匆匆的日本。
我并不理会日本人的这种快速。
我更习惯于文物之道,一张一弛。
人也要能快起来,但勿要天天拼命。我知自己是大秦大汉的子孙。中国太大,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东方有西方。生存空间的压力总体还是小些,即使是:好脏好乱,居然也能好快活!我也真不知,这是对,还是错。可能日本人太过多快好省了,中国人也同样在另方面有点过,互相匀匀就好了。这事我也说了不算,等于白说。不过,现在多快好省,与少慢差费正混在一起,做着分子的热运动。
总之,日本人的文明,守纪,勤劳,敬业,整洁,干净,还是让来自中国的老狼陡生感慨!日本人的团队精神也令人敬畏!
(5)
飞机经大连湾,过黄海,只需两个多小时,即飞临日本。同时也让人感到,日本是不大。我飞过美国东西,要 6 个多小时。南北,要 4 个多小时。中国也同样。
远远望去,富士山在一片云海中耸起,凸显着日本国的地标。
办好出入境,换机手续,等待去旧金山的飞机航班,要大半天时间,我决定只身游一下日本。我的老师徐教授说过,肉眼直视下给人家做手术,非常重要,因为这叫目击。这种对事物的原始观察最有价值。我打算用自己的凡胎肉眼再随意地看看日本。
朋友们知我人生地不熟,都怕我走丢,我却执意要游,一则省去朋友们特意相陪的时间,二是看是否真的走丢。
人倔,有时是越劝越倔。
到地铁站,先用相机拍下地图及出入口,再精算时间,确定路线。然后去买票,两个售票员小姐,一个会点儿汉语,一个会点儿英语,倒也能听懂我的意思。不过,见我只讲简单日语,又首次到日本旅行,且只身一人前往,都面面相觑:其实,她们最关心的还是我走丢,赶不及飞旧金山的航班,必定也会给人家日航公司带来麻烦。所以,很不想卖票给我。我就再三请求,她们就反复私下商量推敲,讨论了足有 20 分钟,终于按她们意见,拿到一张去千叶的票,再带上这两位好心小姐的祝福与叮咛上路。还有一张她们亲手绘制的时间表。虽然感激不尽,却也懊悔与她们讨论费去了时间。本想去东京秋叶原一逛,结果大城市逛不成了,那就逛郊区吧。
地铁列车一路急行,一个多钟头,到千叶。
这是一座日本名城,似乎不太大,街道较窄,商铺林立。
我注意到,有很多中文招牌,似乎是中国人开的生意。
游游逛逛,有些饥肠漉漉,腹中雷鸣,苦于时间紧迫,随便走进一家餐馆,老板是个年轻人,当听我用英语说过 “ 哈罗! ” ,再用汉语问过 “ 你好吗? ” (本想问他,你吃了吗?,想到应该与时俱进,就改口了),此君却一脸困惑,我知遇上了纯正的日本人。听说,日人很重视英语教育,民众都会英语,看来也不尽然。
不过,小老板相当热情,却不知为何拿我当成定餐客了,迟迟不让我就座。我只有告辞另觅他处。
又到一家小餐馆儿,门上写一 “ 麵 ” 字,这中国字相当古老,进去却知,纯粹日本餐馆儿,根本就没炸酱面,肉丝面,牛肉面给你吃,只有乌冬面,此面非彼面,汤多面少,几片菜叶,红绿相间,倒很养眼,但是吃不饱。一碗面下肚,半个胃还在咣荡着,没填满。花去 1000 日元,再给些小费,看看到点了,抓紧回程赶路。当然,也没忘跟人家说 “ 阿里嘎逗 ” ,还有 “ 洒油那啦 ” 。
日本的千叶行,沿途顺畅,风光秀美,民风俨然。
回到美国,再读鲁迅选集,翻检有关郭沫若,郁达夫先生们的旧章文字,得知,这城倒也历史悠久,很有些文化。大师们还曾在此间爱恨情仇,上演过一些悲喜剧。惜时间太紧,忙于赶飞机,没能仔细观瞧之。仅留些拙影,不足道也。
时光逝去 , 中日两国的历史恩怨还没了结。
中国人没忘记日本对中国的百年征服,日本人也没忘记中国这个近邻。两国互为强邻。
于日本而言,拥有当今世界极强的工业体系。
日本的核能工业,领先世界。能精细准确地控制核裂变以发电,依我想象,制造与引爆核弹则更简单些。
日本拥有发射卫星,甚至登月等空间技术,而相比之下,制导核弹击中锁定的目标也更简单些。
日本拥有世界一流的,精美绝伦的汽车与轮船制造业,而制造成群的战车与潜艇,用于战争与杀人的机器,也极为容易。
日本早于二战时代,就已经拥有航母特混舰群,并具有强大的攻击力。
一句话,只要愿意,全日本倾刻间就可再度成为强大的战争机器。
当然,日本人民深刻反思,军国主义难以复活,我等也就 “ 高枕无忧 ” 了。
我这样的国人,是稀少的,因为缺少足够的忧患意识,虽然读过点易经,却又时常忘记。
我周围的人们,只要去过,住过日本,都会称颂日人的文明,礼貌,善解人意,乐于助人,都像是活着的雷锋,我都深信之。当然,也感到日人自觉守纪,心思细密,意志坚强,或以 “ 可怕可敬 ” 来形容之。
和平时代,民众和睦相处,敬畏之中,其乐融融。而当民族冲突时,必兵戎相见,拼杀疆场,而互相拔刀相向的人们,却也是平民百姓,真正的雷锋们。这事儿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讨论这些,又要超出我的能力。
不过,总体而言,中日在国际舞台上一定是竟争对手。
我相信,在亚洲这块广袤的土地上,似乎一山难容二虎。当两虎力量相当时,也只能耽耽相向,或者互相致意,有时,还会互相舔拭对方的皮毛,或者互相捋捋虎须,以为亲热与试探,心中咋想也难说。
无论如何,依我想法,国人还是应该吸取,借鉴日人的管理经验,科技经验,以强自身。
当中国足够强大时。。。必相当于上百个日本,也很难说,那时双方会更加和睦与安全。我乐见磕磕绊绊,绝对不希望战火重燃。因为总体而言,战争确实非常无聊!虽然人类源于嗜血,现今依然本性未泯。
中日交往之结局,还需下几代人才见分晓。
而侈谈真正的互信,还为时尚早,一切将必待时日。
人们在复习先辈们的经验时,也要迈动双腿,张眼观瞧,以诚相待,客观务实,着眼将来,未雨稠缪。
中国最早的古医书《黄帝内经》所谓: “ 上工治未病 ” ,虽言医理,却也深含忧患意识,其 “ 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 之言,亦可为国人用以自戒,自鉴。
果然,军民团结紧紧地,大可,试看天下能咋的?方可直入 “ 爱咋咋的 ” 之大境(爱咋咋的 —— 东北方言,有豁出去,不在意,不予理会,不惜一战之意思,也有自信心在其中)。
但说来容易,焉知做来难矣哉?我更说了不算,又是瞎说。
(2009-03-2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