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年味儿(1)

(2011-02-10 18:29:34) 下一个

 

自从来到美国,就少了中国的年味。

我说过,我佩服所有的旅美华人,他们胆敢撇家舍业,或者扶老携幼地冒着生命危险,或远渡重洋,或乘风直上九千寻。。。登陆美洲,再生根开花结果。。。他们都是中国的民族英雄!他们就是最后叛变了祖国,只要还活着,能活下来,都算是我心目中的英雄。。。连我自己都是英雄,我自己给自己作揖了,也给自己拜年:老狼,过年好!祝你寻寻觅觅,吃饱喝足玩的高兴,多呼吸些免费的新鲜空气,再晒晒加州的太阳,多些人味,少些兽心,与人共舞,男耕女织,女爱男欢,天下为公,共进大同之境。。。

据说,如以长江为界,橘生南国。

虽然,江南为橘,江北为枳。枳,就是总也长不熟的青橘子,吃起来酸啦巴叽地,可以当中药材。这中国人啊,要是从中国刚到美国,就像从地球到月亮上似地,连走路都不会了,也就是相当于将苏州太湖边上的蜜橘树给挖出来,再给栽到东北的长白山脚下,还愣让它也长出橘子来。。。难!就是长出来也变味了,变味并不难。

但是,我还要雄壮地说:有一种文化叫侵略,有一种登陆叫占领。政治人,政治发烧友,国家的老板,军事家,阴谋家,阳谋家。。。大师们都爱好“占领'啥滴,也都挺有“文化”,对于我这种普通的中国橘子,移栽美洲大陆,能生根,能保持些固有之味儿,或者上升到“政治正确”的高度,来到美国的中国人,要多保有些中国的人味儿,还算是件挺有意思的事,也很好玩儿,有些挑战性,享受与接受这种挑战,也有些乐趣与悲欢,也算没白来哈。

不过,我不能劝别人,这只能算是我自己的个人爱好,与国家没啥忒大关系,与我土生土长的生活习性多少有些关系。因此,每当过年时,我还真挺想念我的中国年味,顺便复习一下中国人的人味。

过了三十,过初一,前去表哥家拜年,顺便过个年初一。

表哥发达了,还总说自己不发达,生意不好做。豪宅不止上百万,占领一座小山包,高大宏伟,建筑很西,红瓦白墙,特意镶点黄瓷砖,相当于故宫围墙上的琉璃瓦,却都给贴在墙上了。。。椰子树树大招风,绿草青青的发蓝。。。门前有小河流水,水里有黄河牌红鲤鱼鱼贯穿梭。。。门后有后花园,被一池绿水占据,绿水“碧”波荡漾,飘着一股氯味,拦杆上还挂两救生圈,其实池水刚到肚脐眼儿。。。这叫时刻准备着,为了时刻保持呼吸,换成东北土话,叫没有卵子提啦,找茄子。。。就是没事找事。后花园的远处一片彩旗在迎风飘摆,有三角裤衩花胸罩,还有T恤与蚕丝被。。。美国很讲究热爱环境,也保护市容,所以平时不准将自家的尿片挂出来给公众欣赏,但是,表嫂坚决地认为:紫外线杀菌之力强大,所以必须将这些彩旗照常升起。。。那只POLO牌的三角裤很做工很精致,是件好东东:深蓝,宽边,上面掐着银丝线,绣着大写的洋字码。。。很气派,有种华贵感,比较适合内衣外穿。。。那件紫色绣花丝质丁字裤?。。。瞎想中,又闻表哥招呼进屋坐。

换上一次性纸拖鞋,鞋上还绣着一对并蒂莲。

进堂屋,好大一座厅,水晶吊灯高挂,不失富丽堂皇,至于真假水晶,我即没有水晶文化,也没有水晶兴趣,略过不提。真皮沙发,绣花座垫,雪白雪白地,我反复欠了几次屁股,又在表嫂的严厉催促下,用手使劲地在自己较比丰满的屁股上抹了两下,再轻轻地青蜓点水般地试坐之。。。又不忘偷偷回眸看了看这块雪白的白布有否被我坐黑:黑倒是没有,勉强坐皱了,我坐过的这块坐垫,估计会惨遭表嫂强力消毒冷处理。

表哥发福了,表嫂也不瘦,精神焕发,印堂之上都有光亮。

表嫂笑吟吟地捧上一杯香茗,说是省长喝的西湖龙井大红袍,用的是中国江苏宜兴的紫砂陶,冲的不是水管子流出来的自来水。。。还要先冲再倒,再冲再泡。。。说是有润喉消食败火醒神之力。。。还说里边有啥“丹宁酸”啥滴,哈哈,我也笑吟吟地捧杯欠身笑纳,管它啥酸,喝了牙不酸就行哈,不过也纳闷:茶碱咋变成丹啥酸了涅?7!莫非好茶含酸,不含碱?或者酸碱综合了?但是,对于文化,你既不能不服,也别乱问,因此,我就当丹宁酸喝下了一口龙井大红袍。但是为啥又叫大红袍涅?何为龙井大红袍,我也是头一次听说哈。龙井在浙,红袍在闽,愣给嫁接在一块了哈,不知是表嫂听错,还是商人的炒作。。。
还别说,茶是好茶,很提神,很润我喉。
如此好茶,不能白喝,清清嗓,站起身,我高声正式给兄嫂们拜年,拜年词嘛,就选用毛爷的政协开幕词,就是那段话:“让他们在我们的面前发抖
8。。。。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啥滴”。人们一听都笑了,说我底气很足,学的很像,就是东北味忒足些。要我给他们学唱赵本山的小草,我没学,因为我至今满口真牙,嘴瘪不下去,因此发音拿捏不准,唱起来很费劲,装不像——我一班不做有压力的事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