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年味儿( 2 )

(2011-02-11 17:27:01) 下一个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以前,毛爷说过:革命,不是请客就是吃饭。

如今过年,不是过年就是过年。

。。。

吃饱了,喝足了,开麻。

麻将,是我国的国宝。但是长期以来,一直被反动的学术权威,反动的文人雅士,反动的知识分子们视为无物,说什么玩物丧志?人民,老百姓 1 没权, 2 没钱, 3 没那啥, 4 没啥文化啥滴,不玩麻将,玩啥?麻将再不好玩,至少还可以自摸啥滴,有钱银总提倡打小白球,老百姓 1 没钱买球杆, 2 也雇不起佣人检白球哈, 3 再说了,为打一场小白球,开车去很远,老百姓嫌麻烦哈。

而且,老百姓天生都是些扯蛋与玩球的高手,谁愿意放着自己的蛋不扯,花恁多钱去检别人的球当蛋扯?何况,还是塑胶蛋。不过,这种蛋与球之争,一时我也扯不明白。。。算是不会扯瞎扯,哈。

反正,在一些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及反动分子们的施压下,毛爷下令铲除麻将。。。其实麻将与爱打麻将的老百姓们也没得罪毛爷,毛爷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我脚着,邓爷改革开放对我等的最大贡献,或者说对老百姓的特殊贡献,就是放手让老百姓打麻将,据说,当时全国 10 人口 9 亿麻。。还有 1 亿准备麻。

东北的麻将,打法独特,专攻穷胡。

穷胡就是要求条饼万中发白东西南北风啥滴俱全不缺 9 不断幺有吃有碰有边有卡有夹有过杠有杠上开花有飘有。。。反正胡一把儿挺难滴。

见到东北银打麻将胡一把如此艰难,我的广东上海香港台湾北京上海四川朋友们都知难而退,并得出结论,东北人忒执著,也死板,所以做生意不行,据他们说:做生意讲究见利就走,短平快,能胡就胡,胡了再说。我这才理解为啥温州人到东北卖钮扣,而广州人到东北捣弄大瓶的雪花膏。。。都是因为见利就走胡的快哈。反观东北人整天费尽巴力地造飞机造轮船造火车头。。。小利不图,专玩大滴,玩不成就劫飞机,砸银行,当二王。。。? 7 !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这就如同踢足球,进个球不容易才有意思。北人办事虽讲究痛快快捷,也乐于享受一种过程之艰难。

小桌一放,啥事都忘。

表嫂坐庄,老王抓牌过杠,是 8 条,表嫂一激动看成幺鸡,牌一推,说自己胡了。等于诈胡。要陪钱。表嫂不赔,说老王用手挡住了那张牌,与是引发争端。。。最后调出了监视录像,再请出美国麻将学会的鉴识专家李沧玉先生,用电脑科技复制现场,终于发现,表嫂的左右眼球确实有点不聚光,因为表嫂长着一双斗鸡眼。。。哈哈。

人类争端一解决,开始新一轮和平。

这时,孩子回来了,表嫂正在兴头上,口渴要茶喝,于是,朝孩子喊了一声:“孩子,把妈的杯拿来!”——本来也就一句平常话,孩子端茶倒水也挺麻利,服完务,却幽幽地说道:“妈,以后你把说话清楚点儿”。大家一回味儿,都哈哈大笑,攻击表嫂说话不注意影响,净说些少儿不宜的话。表嫂气得要消我们,又说,她在跟着一群老流氓打麻将,还说我们白天是叫兽,晚上是禽兽,没一个好东东。。。大家于是也都被禽兽了。。。都认为认江湖险恶,英雄辈出,自己甘当个普通的人民流氓也不足为奇。哈。

看到我们被禽兽了,表嫂的气暂消不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