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偶在国内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deannn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大曾画画 | 老婆当家几十年,我只鼓掌不发言, 她问苦瓜怎么样,我说味道特别甜

(2018-10-16 09:11:22) 下一个

原标题:大曾画画 | 老婆当家几十年,我只鼓掌不发言, 她问苦瓜怎么样,我说味道特别甜

大曾的画,寥寥几笔,把传统笔墨与现代元素巧妙结合在了一起。与画面相配的一首首率性而肆意调侃的打油诗,读来令人称快!

老婆当家几十年,我只鼓掌不发言。

她问苦瓜怎么样,我说味道特别甜。

昨夜约会老相好,老婆责令写检讨。

剖析七次没过关,思想根源还得找。

梦里对着老婆喊,公开与她来叫板。

醒后方知是玩笑,除非吃了豹子胆。

家里地位还不低,儿子说我数第一。

老婆开口作指示,最后排名由她批。

昨夜喝酒三大碗,竟对老婆大声喊。

事后惊出一身汗,感觉好像破了胆。

昨天舞厅手牵手,好像回到十八九。

半夜回家门不开,只得屋外蹲一宿。

昨夜邀人跳个舞,老婆看见气鼓鼓。

开心快乐三分钟,检讨半月好辛苦。

梦里又娶三姨太,醒后依旧一老婆。

夫人追问啥好事,面带潮红打哦嗬。

老婆长得挺好看,还想要她肯做饭。

两条原则须牢记,少作评论多点赞。

昨天偶然遇小芳,老婆打翻醋一缸。

多年相思酿成酒,转眼变为酸菜汤。

男人心中总有鬼,家家都设纪检委。

书记全由夫人当,看谁还能想得美。

夫妻吵架唾沫飞,吵到最后两伤

老夫最羡鱼无舌,游遍江湖少是非。

老头爱唱蝶恋花,又怕家中母夜叉。

一生平安无大事,真的还得感谢她。

老婆面前多装宝,她刚开口好好好。

如要较真去论理,自讨没趣找烦恼。

昨夜梦拥旧相好,可恨公鸡叫得早。

又闻婆娘唠叨声,干脆出门去晨跑。

昨夜醉酒喊错名,老婆一听起雷霆。

自知错误犯得大,负荆请罪行不行?

老婆脸色很难看,你说我该怎么办?

买枝花儿送给她,还是出门自滚蛋?

昨夜醉酒门外走,躲过河东狮子吼。

今天老婆脸难看,夹着尾巴做条狗。

难得尽兴喝一回,醉后喊出爱那谁。

平时老婆管得紧,心里竟然藏个贼。

老头心中有个鬼,曾与相好亲过嘴。

生怕酒后吐真言,老婆面前只喝水。

  • 大曾 ,曾初良,也乐斋主,湖南湘乡人,六十年代人。喜作文人画,常题打油诗,不求功与名,但得趣与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da124 回复 悄悄话 老婆确实很贤惠,做饭纪检有点累,敢在这里发牢骚,自备搓板回家跪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