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偶在国内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deannn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清华才女,一支笔惊艳了世界 (ZT)

(2017-09-19 14:08:32) 下一个

毕业于清华美院的80后女孩,每天穿着花花绿绿的民族风衣服,到处画壁画。从景德镇到北京、上海、安微、云南、重庆等地,从国内画到国外意大利、新西兰、荷兰…还做陶艺……


 

从不打草稿一次搞定的线条,喜怒哀乐表情各异的各路神仙,都多亏了她的古灵精怪。比起壁画师,我更愿意称呼文那为“艺术家”。在我的概念里,壁画师在画前就有人告知他要画什么,而艺术家却更偏向于创造,比如文那。

她往往手里拿着沾满丙烯的刷子,边画边想,支撑她落笔的不是草稿,而是想象力。


文那



  
她说她有一个超能力,虽然每次不知道自己会画出什么,但最后都能拼成一幅完整的图案,而只要能上色,她都能画。


 


最近被荷兰媒体头条报道



文那在荷兰代尔夫特 


文那,是一个乐天又贪玩的艺术家。看到她壁画作品的人无一不被两股强烈的冲击所震撼——丰富的颜色,无需打稿一次成型的线条,是她的壁画给人的第一层视觉冲击。而在这视觉冲击之下,呈现出的各种喜怒哀乐神情各异的神精鬼怪,则是她作品予人的第二层精神冲击。

有趣的是这些形象却并非复制已有的传统符号,而是她根据壁画所在地方的用途,历史,空间,与强大想像力的结合产物。她的笔下万物化象,大到能移千山的巨神,小到厨房里的小小的香料也能修炼成精拥有自己独特的形象。而这些形象都有各自的故事,一一收录在她正在创作中的《文那经》中。


 


 

任凭太阳把自己晒得黝黑,没有一身大师范儿,画的却是天上物。 


 

 看到作品老外都跪了。是不是文那还没大师范儿,更有女神范儿呢? 



从不打稿、一次定型,喜怒哀乐的神仙鬼怪。多亏她的古灵精怪,画出了整个山海经的“原版世界”。

 


 

她的作品,兼取山海经、浮世绘、现代平面于一体奇谐雅趣、怪力乱神。造型人物特立独行,带着明显的“文那风”。


 神仙都是编出来的

文那壁画中的大部分神仙,其实都是她自己编的。相应,后面的解释也是她自己编的关于这个神仙的小故事和介绍。她说,我很喜欢编故事。

她曾在景德镇李见深的三宝院里画了一整面众神带调料下凡的画,更是在工作室的陶器上面画满了做陶的神仙,七十二个真神和三十六个自己编的假神仙,排阵斗术,足以以假乱真。

——来自公号有道



 文那在墙上画的每幅画,都有其本身的故事。在画前,她会了解当地的历史、文化、和主人的想法。也因此,每面看似毫无章法的壁画,其实既饱含了文那对当地文化的理解,也夹杂了墙的主人美好的期待。

也许我们能看到的只有艳丽无比的颜色和光怪陆离的众神表情,但文那却可以告诉我们画面每个细节的故事。这就是她为什么始终坚持壁画定制的原因。 



 


 


 

   画了一面墙,惊艳一个村
 

文那画壁画的神奇经历,还要从2010年说起。2010年10月 。

她来到景德镇的三宝国际陶艺村,无意间来到一间陶艺工作室说起了她插画师的身份。工作室的主人便邀请她在墙上画一幅

这面墙,一画不可收拾。文那开始给三宝的其他墙上也画神仙。

景德镇三宝国际陶艺村《调料图》。大葱,咖喱,芥末,芝麻,红枣等等日常调料,一一成精化象,跃居墙上。 



 

景德镇三宝国际陶艺村,《泥盆纪》



2012年6月 

景德镇三宝陶艺村 《三宝赋》


三宝赋



 

2014年7月 

景德镇三宝国际陶瓷艺术文化村《福窑图》


 

 

福窑图





 


 

在景德镇的三宝国际陶艺村,咖啡厅重新装修后,叫时光美学馆。里面有一面很高很长的墙,其实是壁炉的烟囱,被染成了金色。


已经说了好久这个烟囱也要画了,连金色也都染了快有一年多,4月的时候,又一次来到三宝做雕塑的文那终于开始叫人搬梯子了。


 


 


 

两层楼高的木梯作业,

文那会直接站在最顶上的那根横阶,

手扶着墙。

而且尽管梯子只能架在正面,

也没有影响两侧的画面,

左右开工如履平地,

少侠身手果然名不虚传!



 

一共三天,

每天两个小时,完成!

择时之神,

可使四季应其手中之牌,

掌风云气象变幻自如。




 


 

对于文那来说,
 

只要能附着上颜料的载体

就是画纸,

在景德镇三宝国际陶艺文化村里,

连电线杆她也不放过


 

电线杆子上也有画



 

独特的画风

和三宝自然风光结合在一起

尤其和土墙经自然的侵蚀

略显斑驳的效果带有独特的魅力




 


 

只要能上色

哪儿都能画

 

不仅仅是景德镇

她的壁画开始渐渐有名

从国内到国外

越来越多的城市有了属于她的墙




 


 


 

北京798画的食神和酒神



 


 

2013年12月30

北京五道营胡同鹊餐厅《无数》

 




 

2011年9月 

安徽桐城 《俯九浮七》


安徽桐城壁画


 


 


 



 

2012年3月 

云南束河 《闲楞呆三神》(局部)

 




2014年3月 

上海松江的九曲暗渡图


 



2014年5月 

江西南昌《游戏图》


 


 



2014年8月

湖北黄石江南旧雨《摸金图》《风退浪》
 


 



 


 



 


 

2016年1月

重庆大学城旁酒店内


2016年的重庆大学城旁酒店内



 


 


 


 


 


 


 


 



 


 

2015年8月

山西和顺许村《浣衣图》


 


 


 


 

浣衣图,讲的是许村的神话故事。传说当年一位少女在河边洗衣服遇到一个老者,见其衣衫褴褛便为他洗衣裳,衣服上的铜扣精致异常,为了避免铜扣掉落河中,少女便将它们含在嘴里,结果不小心全咽进肚子里去。没想到这些铜扣却化为血肉,少女竟然怀孕了!未婚先孕的少女被赶出家门,在一个破庙中生下九个龙儿。为首的三个龙儿长大后,老大被县官请到了云龙山,老二老三被请到了九京村,老五到老九则留在这一带保卫乡民,那么老四呢,老四最为特别,去帮助女娲娘娘托住天四极了。


 

故事太长,文那将其化成七言简句提到了墙上。


 


 




2014年12月19日

跨界合作



 

国家大剧院小剧场



2014年12月19日,国家大剧院小剧场上演了一场与绘画和音乐现场即兴结合的现代舞表演。幕布前,舞蹈家柴明明独舞着内心的渴望与感性;幕布后,文那正勾勒着心目中的花园,幕布侧,大提琴宋昭和打击乐彦超两位则在演奏着内心的旋律。


三种形式通过不同介质表达着同一种气质,就像生活中无法设计的明天,给未知的时间一些偶然和惊喜、神秘与默契,随她的舞蹈,去找你自己。作品用了“镜子”折射和呼应的概念,诠释了一个女人的内心独白。


 

和著名舞蹈者柴明明的跨界合作,常肖妮导演的舞台剧《镜子》,文那画壁和现代舞的结合,幕后纪录视频

 





 


 



 

意大利米兰

 

2011年6月 意大利阿拉香艺术中心画 《牵山照海》

意大利米兰的《牵山照海图》

意大利米兰的《牵山照海图》局部



意大利的阿拉香是在地中海海湾里的一座小山上的小镇,“牵山照海”其实就是山神和海神,“牵山”的音自然是取“千山万水”,而她手中有绳,又有牵引的意思,表示移山千里,只一线牵之的举重若轻的无穷力量。“照海”则是有一天,在阿拉香的夜里,月光照在海上,有一大片反光,我简直以为是海上蒸腾的雾气,所以就假装有个海神,每天都负责把海面照亮。

——截选自文那于art365访谈




 


 

2015年4月正值南半球的秋季,

受到Chromacon艺术节的邀请,

文那来到了新西兰


 


 



 

到荷兰去拔海


代尔夫特,是荷兰一个安静又温暖的小镇。冬天的它,又时常有些阴阴的~



 



 

一如既往没有草稿,直接从一只眼睛就开始画!



 

文那这个人呀,不看到最后,你永远不知道她会画出什么来!



学校安排学生轮流参与填色,上午和下午各4个,每天换人,文那说不然这个壁画能更快完成。(最后也只用了5天)


 


 


为了给这幅壁画开光,主办方还特地安排了开幕式,邀请了代尔夫特市市长和各界人士前来参与。
 


 



 

文那说,拍照的记者姐姐认为这个姿势很可爱!你们觉得呢?


 

想必大家也十分好奇这些形象是怎么回事,先来说说这幅壁画的背景吧!


 

画壁画之前的某个下午,我们来到海边,发现这里的风很强烈,沙子都被吹到海边堆积起来,伴随着大量的植物生长形成了一道防线,而防线之后的城镇低于海平线不止一点,朋友告诉我们如果没有这道防线,这些地方都会被海水淹没。这一点给文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后期的壁画创作中,衍生出了一个力大无穷能拔起海水的巨神和一只操纵沙子的神兽。


 



 

至于壁画的龙是怎么来的呢?久远以前代尔夫特就是一个陶瓷城市,15世纪后中国陶瓷开始传入代尔夫特,直到17世纪闭关锁国,代尔夫特的陶瓷就自行研究发展,直到现在。于是壁画上就有了名叫染蓝的小神仙,专门涂抹蓝色,一是为蓝天碧海,二是为当地的蓝白瓷。


 


 

古有一域,天精地灵,沿海为城,围延其岸。便有力士拔海筑疆,纵沙环堡,使其固若金汤,隐于奥洋。另有小仙童子,名唤染蓝,终日执笔,涂天描浪,皆以蓝彩,得使天晴浪暖。早有一日,引东方之龙携东方青蓝而来,与染蓝小童翻天搅地,调雨弄花,踏波忘返,嬉顽至今。

——文那




 


 

文那经
 


当画的神仙越来越多

文那就对它们进行整理

编录了一本名曰《文那经》的小册子

遇到合适的墙壁

就把它们画上去



 


 



 

文那经里的神仙和小故事



 


 

壁画是有生命的,壁画与它的载体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壁画会随着载体的老去而变化,如果它附身之物有一天不复存在了,那么它也就从此消失了。而这也是文那钟爱于壁画的原因。


每个艺术家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永垂不朽,但这世上什么东西也逃不过沧海桑田,倒不如任其自然生长,自然老去,消散在时间中,不也是一件浪漫的事吗



 


 


 


 

在2014年之后

又有了新思路

因为每年在景德镇呆的时间长

居然开始想着把自己的画变成雕塑


 



 


 

文那的第一次个展

“东西三宝”陶瓷雕塑展“

From Wenna's Imagination”


 

在荷兰也有个做青花的“景德镇”,是画家维米尔的故乡 Delft 代尔夫特。荷兰人西梦和尤克在那儿经营了家三十年的陶瓷画廊,这个冬天她们邀请来了在景德镇结识的一对活宝:年轻艺术家文那,和搭档小天。文那说:这次在荷兰是她一生中创作产量最高的时期,从来没这么用功过!两个半月的驻留结束,她扬长而去,却挥着衣袖撒下了一群妖怪神仙。


 

文那在荷兰代尔夫特的陶瓷个展“From Wenna's Imagination”在2016年1月落幕。这是文那的首个个展——是的文那至今没办过任何画展,更是没想到首个个展竟然是陶瓷展。



 

这次陶瓷展是来自于荷兰代尔夫特德拉画廊和景德镇三宝国际陶艺村的合作,他们将开展一个“中荷艺术家驻村驻场交换交流计划”,每年都会有几名荷兰艺术家来景德镇三宝陶艺村创作交流并且举办展览,而同样的也会有中国艺术家去荷兰在德拉画廊的工作室里创作展览并且销售,文那作为参与这个项目的第一个艺术家,开始了这次旅行和创作。


 



 



展览现场


 

这件作品的名字叫“都没有人陪我玩,只有小云朵是我的朋友”



 


 



《文那经》原图

窃鱼

 窃鱼来自于文那自编的神话《文那经》,是文那对于“年年有余”这个成语的想像。一个会在过年时偷取灶台上的鱼的小鬼,被偷取的人家这年就无法“年年有余”了。于是人们为了防止这个小鬼偷取这一年的“余”(鱼),就绣了布鱼放在灶台上替代真正的鱼。等到小鬼偷走了布鱼,才将真正的鱼拿出来。



 



 


 



 



 


 


 

“持镜”,这是出现在文那卷轴《择木图》中最开始部分中的形象



 


 

文那的神仙故事,大多是先有形象,后有名字,再有故事,文那很会犯懒,经常有神仙的故事很久是一片空白,文那说,它们的故事还没有找到自己的主人,有一天,那个故事自己会来的,所以真的是一点也不着急。


 

而且在文那经和文那的卷轴里,神仙的名字有时候也不统一,文那说,有的名字是神仙本人的名字,有时候写的名字是这个神仙在这个场景里正在做的事情,它们最后都会归入文那经。


 


 


 


 


《文那经》原型

束手


 

来自文那对“束手无策”的另一种想像:在这里,束手并不是束缚住手脚而没有办法,而是曾经有一个叫做“束手”的神仙,因为它长了像花束一样多的手,所以几乎无所不能,一旦人们遇到了什么困难,就会去请求“束手”仙人来得到帮助。但总有一些问题,是连“束手”都没有办法解决的。于是,当人们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的时候,就会用“束手无策”来表示这件事的难度,可是连“束手”都解决不了呢!


 



 

来自文那壁画《三宝赋》


鬼跃


 

《文那经》中原文“天阴月长,子阴会阳,有鬼跃于庭,驱庭中生物,跃跃不止”。来自于文那对夏日夜晚,热闹的庭院虫声的想像——在玄月夜里阳气最衰弱的时候,就会有很多小鬼出没在庭院里,跳上正在院子里的小生物们,小蛤蟆,小蟋蟀,小蚂蚱,驱使着他们着蹦来蹦去,竞赛取乐。


 


 


 


《文那经》原型
 

上五


  “上五”讲的是操纵着五行的神仙,它负责分配给人们不同五行的属性,而五行齐全的人,包括“上五”本身,他们的特征都是可以用自己身上五行全数的属性来帮助别人,以助他人逢凶化吉,成就功名。


 


 


 


 

      “海龙”,这是出现在文那卷轴《择木图》中最开始部分中海龙的形象



 


 



 

《文那经》原型

泽寿


泽寿讲的是一种神泉,这种神秘的泉水水脉隐蔽在大山深处,会自己寻找罕见的仙草,凡是被这种泉水找到并且滋养起来的灵草,都是世所罕见都宝物,直接找到这股水脉,也有起死回生的奇迹。






 

《文那经》原型


分海

这是一个能把大海分开,正操纵着水的神仙


 


 


 


《文那经》原型

伏位伏言


来自文那对合作关系的美好想像,也是文那对自己将来能够和合作伙伴们一种完美创作模式的模型,伏位是一个孩子的形象,在上面,它像个孩子一样,决定方向,自由随性,依靠野性和直觉,无所禁忌,也正如它的名字在易经神奇的巧合,指的是人,势,场里最关键的,起决定性因素的“气眼”;伏言在下面,是一个成人的形象,它负责解决问题,铺平道路,达到目的,是团队里智慧与理性的部分。伏位伏言是一个整体,只要它们在一起,就没有什么是不对的,做不到的。


 


 


      “海兽”,这是文那卷轴《择木图》里的一只海兽,文那说它是路过的,它的故事以后再说。



 


 

关于名字


“文那”这艺名就来自她看过的第一部话剧,由日本已故作家水上勉先生的名作《青蛙啊,从树上下来吧》改编的童话剧《文那啊,从树上下来吧》。她觉得“文那”这个名字好有趣,于是就用在了自己身上。因为“文那”就是那只向往广阔自由天空、寻找未知神秘世界的青蛙。
 

 


 



 


 



 


 

关于未来


 


 


 

关于未来,文那说没有打算,和从不打稿的绘画态度如出一辙。她说还想做做别的东西,比如把她的绘画和角色转换为生活产品、和做服装设计的姐姐合作新系列,把她的神鬼故事制作成动画电影、或者戏剧。



 


 


 



 


没想到在葡萄牙完成了我的第一次冲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