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偶在国内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deannn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春天里,我们和女儿回北京(五):当了一回毛豆

(2014-06-20 08:51:57) 下一个

北京大观园,《红楼梦》80版电视剧的拍景地。这次我们是和女儿的爷爷的摄影发烧友一起来的。爷爷是一个摄影协会的头目。协会的成员大部分是退了休的业余发烧友,也有部分专业摄影师。过去拍人像时他们常常花钱雇外面的模特。大概他们不用起名模,能请来的“毛豆”(model)大都徐娘半老不说,很少有看着赏心悦目的。这回爷爷甜言蜜语地施展温情攻势说动了孙女给他们当一回义务毛豆。前一天老爷子发邮件给摄影协会的各位摄友,说为了明天的活动我请来了一位耀眼的新星!机不可失,不来可要后悔的呀。


摄友们拍每张照片都要三脚架固定,很专业。


新人惊艳,立即被摄友们的长枪大炮所包围。


新毛豆,自然又大方。


专业摄影师拍的就是不一样。


看来没来的色友真要后悔了。


怡红院前。


和摄影师们的尖端武器一比,咱背个小相机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背个大炮实在太沉。


用咱的小相机拍一张睡莲。




妙玉庵门前。




潇湘馆,林黛玉的“故居”。


“不知何事意,深浅两般红。”


这次在北京期间,满城都是盛开的月季。女儿特别喜欢。父亲和女儿都问我月季在英文中怎么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回去一查,叫“Chinese rose”。也就是中国土产的玫瑰。尊为北京和天津的市花的月季不娇贵,在哪里都可以怒放。苏轼有《月季》一词曰:“唯有此花开不厌,一时长占四时春。”这正是月季的特色。




北京有两个地方女儿这次去了两次。一个是世贸天阶,另一个是南锣鼓巷。都是带点儿洋味的地方。过去我觉得南锣鼓巷商业气息太重。但这次与女儿同去,发现这里有不少很雅致的小店,很对海外女孩子的胃口。瞧这家小店门口的牌子上写着:“营业时间:想开就开”。多潇洒,开店的想必也是个女孩子。




不知南锣鼓巷的这家奶酪店怎么特别,顾客盈门。


看见猫呀狗的总要玩一会儿。小动物见了她就主动亲近,见了我就要逃。呵呵。


南锣鼓巷游客实在太多。


剪影十块钱一张。结果觉得不太像,只是剪个长睫毛算是特征。艺人的解释是她的头老在动,这完全是借口,谁的脑袋像拨浪鼓似的?不过就是个大致轮廓而已,很难强求吧。


前门步行街也是游客集中的地方。头两家门脸左边是老字号大北照相馆,右边是星巴克。如今讲究与世界接轨对不?也许是因为天气好的原因,前门大街显得比往年我看到的热闹很多。


看中了一家四合院。


而在堂皇的四合院背后,北京城里还有不少这样的胡同。LP去看一位老同学。这位老同学有两处房产,她把临街的房子租出去办商店,而自己几十年就住在这样的胡同里。在她家门前,她不肯让LP进门,说“咱们还是到街上去吃饭吧”。


在胡同里碰上有位大姐穿着拖鞋出来倒尿盆,看见有路人经过赶紧闪了进去。等人经过之后才出来,但还是被LP摄入镜头。这条叫“小羊圈”的胡同,别说人了,就是两只羊到这里都得谦让着点儿。


女儿的姥姥家的一处祖产房租给了一家餐厅,是当地有些名气的“早春二月”。我们在从雍和宫步行到南锣鼓巷的途中有意经过这里,让女儿来看看她未来的财产,日后也多少可以分一杯羹哈。


四合院里有一棵枣树和一棵香椿树。“早春二月”就是用了“枣”和“椿”的谐音。餐馆的老板在装修时把整个四合院都装上了天花板,于是两棵就长在了屋里。


我和女儿在"早春二月"吃了一顿很可口的午餐(没跟人家说我们是这儿的地主)。看到“早春二月”几个字,我马上可以脱口说出出处:“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如今下一代中文都说不利落,更别说理解诗词了。


邻桌的女孩面前摆了满满一盘红辣椒。看着都舌头发麻。姑娘也不怕上火哈。


潘家园旧货市场,也是外国游客必去之地。






女儿问为什么乱哄哄地都在卖同样的一些东西。这问题我不知咋回答。


"春山暖日和风,阑干楼阁帘栊,杨柳秋千院中。啼莺舞燕,小桥流水飞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omum 回复 悄悄话 好漂亮的女儿。
紫萸香慢 回复 悄悄话 路家有女初长成。小姑娘真是青春靓丽,而又自然大方。国外长大的气质就是不同,不像国内那些喜欢嘟嘴瞪眼的锥子脸畸形美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