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偶在国内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deannn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遊轮北欧行之四 - 塔林篇 (图文)

(2008-09-17 17:46:35) 下一个

我们船的下一站是爱沙脱尼亚的首都塔林。面临波罗的海的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脱尼亚是前苏联最具欧洲特色加盟共和国,苏联解体后独立为毗连的三个小国。当地人大都金发碧眼,最具北欧人的特征。后来我们到了俄罗斯,发现那里的人皮肤更加白皙,但头发多是栗色的。

爱沙脱尼亚在三小国的最北边。首都塔林安静地倚在芬兰湾旁,是个人口仅四十万的小城,分为旧城和新城。当地居民大都住在新城,而旧城是留给游客看的。所以,当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漫步在大卵石铺成的街道上,除了偶尔有略杀风景的出租汽车呼啸而过,恍如置身于欧洲中世纪。据称这里的建筑集东欧、北欧和西欧的风格于一身。我们穿过市府广场的集市,爬坡到达山顶的教堂,在手攀绳索,沿着八百多个台阶拾级而上,到达教堂塔楼的顶端,塔林的全景和蓝色的芬兰湾一览无余。据教堂里的告示介绍,这座教堂一直到十三世纪是全欧洲最高的教堂。这六欧元的门票看来值得。

回船的路上,根据所见到的欧洲城市的共同特色,我顺口编几行打油诗:

城里弯弯河一条,

有轨电车满街跑。

各色教堂看花眼,

留神砖路硌了脚。


塔林旧城。


近处是旧城,远处是新城。


静静的塔林与世无争地委身于波罗地海芬兰湾。


但塔林经常要抵御外敌,外国人来了就不走了。早年有北欧海盗,后来又来了俄国人、德国人、苏联人。二战时爱沙脱尼亚死了全部人口的四分之一。这个小国往往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但这个矗立在海湾的中世纪炮台仍然见证着这里的人民抵抗外辱的历史。


炮台身后已是一片和平世界。


塔林旧城是完整的中世纪博物馆。


旧城只有游客。当地居民都住在新城。


儿子还是有点看烦了。


市府广场的集市是旧城最热闹的地方。


这里的交易收美元、欧元、卢布、本地的克朗(kroon),甚至人民币。You name it.


从集市出来就奔大教堂。


教堂顶楼游客只能侧身而过。人们久久俯瞰眼下美景不愿离去。


在大教堂顶楼鸟瞰新城和芬兰湾。


旧城一片白墙红瓦。


海湾里有我们的船。可先别走啊!


不知为什么,满街跑的出租车都是奔驰。


和其他欧洲城市一样,塔林也有有轨电车。


爱沙脱尼亚的文字看来与俄文很不同,更接近拉丁文字。想必与其他同样繁琐不堪的北欧文字同祖同宗。看广告牌上面的那一长串,只是三个字。那位高人能试着读出来?看来要想流利地说当地话,非得有口吐莲花的功夫不可。

我们船的下一站就要到俄罗斯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Desertman的评论:
多谢指教。颇长见识。
Desertman 回复 悄悄话 爱沙脱尼语和芬兰匈牙利为近亲为欧洲中的异类,乃古匈奴的遗族. 匈奴为大汉所败西逃至欧时分为两支,南为匈牙利北为爱沙脱尼和芬兰.经2000年混居杂交他们如今已经面目全如欧人,然语言却保持至今.经多2000年的同化!今芬兰爱沙人多金发者,但芬兰中北部仍然有部分亚洲模样的地道芬兰人。

50多年前中苏友好之时,中国与东欧交流多,一中国艺术家偶然发现甘肃某地的一系列民歌与匈牙利特有民歌几乎同,此应为许多证据中之一。盖历史记载匈奴为汉破后分为两部,西匈奴远走,东匈奴为汉人同化,其遗族应在甘肃青海为多。

我有一朋友去芬兰开会,闲暇酒宴是一芬兰老者曾酒后吐真言道,道其祖上长途西迁到欧洲时如何走商议不定,后富人南去(为匈牙利)而穷者北行为芬兰爱莎,这话乃族中秘事他们不愿谈(入欧已千年,不愿再谈非欧人),非偶尔酒后不不得闻也。
nyng 回复 悄悄话 "看广告牌上面的那一长串,只是三个字。",haha, 芬兰语也是这样。其实那些很长的单词,一般都是组合词,跟我们汉语的偏旁部首组合一个道理的。所以只要学过这语言,并不难读。只是外国人看起来就咂舌了,哈哈。
nyng 回复 悄悄话 爱沙尼亚的语言的确很特别,是跟芬兰语最接近的语言。而值得一提的是,芬兰语属于属于芬兰-乌戈尔语系,是一种非常独特的语言,跟北欧其他国家的语言大相径庭。芬兰语的另一个亲戚是匈牙利语,但相互之间完全听不懂。而北欧其他国家:瑞典、挪威、丹麦的语言非常接近,可以相互听懂的,就像是同一种语言的不同方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