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百壯士民族魂

(2019-07-12 03:52:59) 下一个

八百壯士民族魂

——王亞法

 

 

開 場 白

 

有微信傳來,說描寫八百壯士堅守四行倉庫的電影《八佰》,原定在七月五號上演,後來又傳說,因為技術問題而取消放映了。

其實大家心知肚明,取消放映的原因絕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八百壯士守衛四行倉庫,純粹是國民黨抗戰的光輝業績,與共產黨沾不上半點邊,特別避之不開的,是劇情中有一段童子軍少女楊惠敏,勇渡蘇州河,把青天白日旗送往四行倉庫,在戰火中冉冉升起的感人情節,這是讓歷史造謠主義者非常難堪的事,吹了幾十年牛皮,豈能讓你暴露真相,否則叫偉光正的老臉往哪兒擱……

若憑本老漢的智慧,要解決此事并不難,只要編導在劇本中加入一段中共地下党如何指示謝晉元英勇抵抗,把手榴彈放進褲襠裡轟炸日本鬼子,或者手撕也行,抑或將楊惠敏攜帶的青天白日旗改成五星紅旗,只須改變一些真實的歷史細節,保證此片可以和《建國大業》一樣,大行其道,甚至國庫出錢,單位組織,免費觀看。

呵呵,編導一大失誤,遭此停映,可謂“不識時務”,損失大哉,老夫不禁喟然長歎:“我黨真懂馬列的不多!”

 

 

 

一,先說四行倉庫

 

 

我的童年就住在離四行倉庫不到五百米的地方,那裡原本是我父親公司的堆棧,五十年代初,由於生意難做,父親退掉了威海衛路開五金鐵行的店面房子,搬到那裡居住。我在那裡一直住到文革,直到造反派把我父親的屁股打爛,含屈交出自己的私房,我被驅逐為止……

文革結束,在所謂落實政策的得益下,我放棄了紹興路的住房,搬進當時上海最時髦的居民住宅——南星大樓,這裡離四行倉庫也不過是七百米的距離,所以說,我生命的近半時間,是在離四行倉庫七百米的地方度過的。

由於從小生活在四行倉庫附近,我有幸聽到父輩老鄰居,講述八百壯士堅守四行倉庫的悲壯故事,這些故事深深地印記在我少年時的腦海裡,經久不忘。這些年來我有條件穿梭兩岸,翻閱有關文獻,尤其看了國軍八十八師師長孫元良先生的回憶錄《一萬光年中的一瞬——孫元良回憶錄》和臺灣中影一九七六年拍攝的電影《八百壯士》,加上我平時悉心收集的資料,使我對這段歷史有了一條清晰的脈絡,因此拼湊此文。

先說民國時的銀行界,有大四行和小四行之分,中央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農業銀行,是謂大四行;大陸銀行、金城銀行、鹽業銀行和中南銀行,是謂小四行。

四行倉庫由四小銀行共建於一九三五年,地處今天的西藏路橋西側,緊靠蘇州河的北面。當時上海的主要物資均靠河運解決,所以蘇州河沿岸的倉庫鱗次櫛比。

按照租借的劃分,蘇州河的南側是英租界的範圍,北側是中國地界。

今天的西藏路橋,舊時叫新垃圾橋,在其東側那座鋼樑結構的,叫浙江路橋,舊稱老垃圾橋,因為當年市區的垃圾,都是由船運往蘇北農村當肥料的,這一帶是垃圾碼頭,垃圾橋由此得名。

新垃圾橋南面五百米的西藏路北京路口,舊稱泥城橋,舊時這裡有座泥筑城樓,還有小橋,故名。因為泥城橋和新垃圾橋離得很近,以致上海人習慣把新垃圾橋誤稱泥城橋,上海地方志也出舛錯。

泥城樓的舊址——北京路芝罘路口的一幢六層大樓,原本是上海大世界老闆黃楚九的“中法大藥房”,現在好像是一座出售五金零件的商場。

好,不能扯得太遠,回頭再說新垃圾橋東南側的橋堍下,是英商煤氣公司,記得五十年代末,門口還有頭包白布的印度警察站崗,院子裡有兩座碩大的煤氣堡,煤氣堡會升降,上午煤氣的儲存量足,煤氣堡會升高,晚上會降下來。煤氣罐堡四行倉庫也只有五百米左右的距離,據說戰火一旦危及煤氣堡,煤氣爆炸,會炸毀半個上海城。這也是英國人擔心戰火會延及到他們的利益,最終由萬國商團出面調定,讓國軍撤出四行倉庫的主因,這是後話。

 

 

 

二,當時的戰爭局勢

 

 

    一九三七年的“八一三”淞滬會戰,國軍拼死抵抗,堅持了三個月,十一月二十六日,大場陣地失陷,國軍一路敗退,當夜撤退到滬西,十二月十二日繼續敗退。因十一月初國際聯盟要召開大會,會上要提交日本侵華事件的決議,為了公佈日軍的侵華罪行,蔣介石決定此前,在上海公共租界邊緣的“四行倉庫”和日寇決一死戰,

十月二十六日早上,上海戰區最高指揮官顧祝同受蔣介石之命,給八十八師師長孫元良急電,“委员长要八十八師留駐閘北,死守上海……”

於是八十八師師長孫元良奉命,派五二四團死守閘北,全團四百二十三人,為了迷惑日軍,號稱八百人——這就是‘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事件的由來。”

     四行倉庫浴血戰打得非常慘烈,在堅守陣地的三天後,謝晉元團長給了孫元良師長的一封信:

元良師長鈞鑒:竊職以犧牲的決心,謹遵鈞座的意旨,,奮斗到底。在未完成任務前,絕不輕率怠忽。成功成仁,計之熟矣。工事經三日夜加強,業經達到預定程度,任敵來攻,定不得逞。二十七日敵軍再次來攻,結果,据瞭望哨兵報告,斃敵在八十人以上。昨(二十八日)晨六時許,職親手阻擊,斃敵一名,河南岸同胞望見,咸拍手歡呼。現職決心待任務完成,作壯烈犧牲!一切祈釋鈞念。職謝晉元上。二十九日午前十時。於四行倉庫。”

孫元良師長也當即回復:“謝團附、楊營長、暨我諸忠勇同志:余頃在滬西前線,。余雖在滬西前線,余之心魄與諸同志同在閘北。余奉命防禦閘北軸心陣地,保我疆土。諸同志奮勇卻敵,固守二月有半,倭敵終未能越雷池一步,所以報國,幸不後人。所以一髮之動,全線西移!本軍亦奉命轉移陣地,而以最後守衛閘北之責付托我忠勇之諸同志。諸同志能服從命令,死守據點,誓與閘北共存忙!此種堅毅不拔,臨危受命之精神,欲與全軍同志致無上之敬意。我中華民族自古多果斷赴難之士,岳家軍屹然不動,戚公軍彪悍卻敵,以身許國,浩氣常留天地間。我革命軍賦次美德,崇以最高統帥之教訓,不吝犧牲,早抱成仁之決心。此次殺敵之果,實開震天地之歷史偉績。我皇帝億兆子孫,全世界千百萬後世人,必以血誠讀此史頁。諸同志固守閘北已三日夜矣,敵之畏葸與我之勇敢已爲舉世所共見。滬上中外人士交口欽佩,民族奔走援助;咸負‘如可贖也,人百其身。’之願,此誠中華民族之光榮。望繼續奮斗,完成抗敵使命,流盡最後一滴血!我最高統帥與諸同志之壯烈犧牲,殊勝嘉慰。余敬以轉告。十月二十九日,孫元良於滬西。”

四行倉庫保衛戰之慘烈,無法用筆墨所表達,只選其中一舉,足以驚天地泣鬼神,戰爭激烈時,一位叫宏仁的湖北籍戰士,拉響炸藥包,從樓上孤身跳入敵群,與鬼子同歸於盡……

筆者抄錄上述二信,已經完整地描述了四行倉庫保衛戰的戰況,和國軍誓死戰斗到底的決心,喋血之字,讀來不禁使每個有血性的中華兒女涕淚交流,也不禁奮起發問:在中華民族受外族欺淩的危急關頭,是誰在捍衛我們民族的血脈?是誰在暗中勾結鬼子,投靠蘇俄,趁國軍抵抗外倭筋疲力盡之時,在背後使絆子捅刀子,亂中奪權,毀我中華?

 

 

三,楊慧敏泅河送國旗

 

    當時四行倉庫的形勢十分險惡,已成孤島,東西北三面受日寇包圍,朝蘇州河的南面是公共租界,國軍堅守的四行倉庫,夾雜在三面太陽旗,和一面英國旗的包圍之中。

     公共租界的蘇州河畔有一座尼姑庵,裡邊有七個童子軍,照顧在這裡避難的一千多名難民,童子軍的領頭人叫楊慧敏,童子軍編號,第四十一號,是一個十四歲的少女。

    十月二十七日晚上,楊慧敏在蘇州河邊徘徊,沉寂的夜空裡不時傳來激烈的槍聲,天快破曉時,她看到彈痕累累的四行倉庫,四周飄揚着三面日本國旗,另一面是英國米字旗,唯有這尊彈痕累累的水泥巨人,屹立在陰霾的晨曦中,孤立無援,她心中沖動不安,突然湧起一個念頭——

以下是摘錄楊慧敏女士的自述:

為了鼓勵上海市的民心,表現我中華民族的凜然正氣,四行倉庫的屋頂必須飄揚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

    回到住所,到了晚上,我脫下童子軍的制服,將一面大國旗緊緊地纏在身上,再罩上制服,夜空是黝黑的,有英國士兵走動的影子,馬路對面的四行倉庫像一個巨人俯視著我,我觀察了一下地形,若是溜過馬路,勢必要被左右的英國警戒兵發現,把我作為槍靶子。過了馬路,四行倉庫有重重鐵絲網圍著,只有沿著鐵絲網工事爬到缺口處,再從窗子爬進去,終歸是要冒險的,我臥在地上,爬過馬路。我急跳的心剛穩定下來,忽然槍炮聲大作!我以為我被敵人或是英警戒兵發現了,忙伏在路旁的工事裡不敢動。紅綠的火舌在我頭上飛舞。原來是敵人又向四行倉庫進攻哩,不過敵人似乎不敢過分亂放槍炮,因為蘇州河對岸英租界裡竪立一排大汽油坦克(可能指煤氣堡——作者注),一顆子彈飛錯方向,全上海市民連日本人也不例外,都要遭受禍殃!不久槍聲靜寂下去,我又開始慢慢爬,終於到了東側的樓下。謝晉元團長、楊瑞符營長早有消息,知道我要來獻旗,他們都在等候我。

    我脫下外衣,將浸透了汗水的國旗獻給他們,在朦朧的燈光下,這一群捍衛祖國的英雄都激動得流下淚來了!謝團長説:“勇敢的同志,你給我們送來的豈僅僅是一面崇高的國旗,而是我們中華民族誓死不屈的堅毅精神!”

    他立刻吩咐準備升旗。因為屋頂沒有旗杆,臨時用兩根竹竿連接紮成旗杆。這時東方已經在曙色微茫中,平臺上站着一二十個人,都莊重地舉手向國旗敬禮,沒有音樂,沒有排場,只有一兩嚮冷槍聲,但那神聖的氣氛,單純而悲壯的場面,卻是感人至深的。我一輩子永遠不會忘記……

中國電影界的前輩陽翰笙先生,曾拍過一部《八百壯士》的紀錄片,其中有

一個十分感人的場面,當青天白日旗冉冉升起的時候,幾十名戰士堅毅肅立,含淚敬禮,蘇州河對岸的民眾激動歡呼,就連英租界站崗的士兵也整冠肅立,場面極其感人。

該片一九三八年在武漢放映時(其時國府已遷至武漢),萬人空巷,引起了很大轟動。

 

 

四,悲壯撤退和謝晉元之死

 

    在八百壯士浴血抵抗的第四天,經過萬國商團在中日雙方間的斡旋,於十一日一日拂曉,國軍最高統帥部下令,八百壯士退入公共租界。

    孫元良師長在回憶錄中寫道:

    “為什麼一會兒要孤軍死守,一會兒又要孤軍撤退呢?晉元同志在一次談話中有一段說得很明白。

    我等困守閘北四行倉庫凡四日夜,擊退敵軍六次進攻,。彈藥的消耗不及十分之一,至於給養,雖堅守三年亦無絕糧之餘。

    我政府爲維護世界和平,達成抗戰神聖之目的,復興中華民族,為千秋萬世基業計,雖犧牲千萬人之生命,亦無所悔恨!似此四百餘之我等孤軍,是滄海之一粟耳,何惜犧牲!且我等已有充分之彈藥與給養,準備重創敵人,作光榮的戰死!“籍租借的庇護以保生命。”我等絕無此想。

    我等之撤退,系由第三者要求維護中立地區(公共租界)之安全,請求我政府同意,而由我最高當局下令撤退者。

    孫元良借用謝晉元的話作了解釋。八百壯士的撤退,完全是由萬國商團調定和爲中日間利益的考量,這是政治和外交的話題,筆者無暇查閱更多資料,恕不在本文交代。

    八百壯士的撤退,也是悲壯的一幕,容筆者略費筆墨,稍作交待。

    一九三七年十月三十一日,英軍指揮官司馬勒提少將監視撤退。他不顧日軍的抗議,親自站在警戒線的重機槍旁,目送隊伍安全通過新垃圾橋,並行注目禮,對勇士們視死如歸的奮戰的精神,表示極大的欽佩。

孤軍退入公共租界後,被安置在膠州路(今之膠州路靜安區教育學院及膠州大廈舊址)。按照國際法《海牙陸戰條規》的規定,他們不被當作俘虜,應有保護隱私和宗教信仰的自由,但他們被繳了武器,沒有軍械,名義上不算俘虜,但人畢竟生自由受到限制,門口有英國士兵把守。

被困在膠州路軍營裡的四百多名勇士,在謝晉元的領導下,天天吹軍號,升國旗,每天都有上海市民和學生去觀看升旗,投送慰問信和食品……

 一九四零年,汪精衛在南京成立僞政權,為了拉攏謝晉元,汪偽政府曾派人送上五十萬元誘降,并許以師長官階引誘。謝晉元嚴詞回絕:“爾等行為,良心喪盡,認賊作父,愿作張邦昌,甘為亡國奴。我生為中國人,死為中國鬼,以保國為民爲天職,余志已決,絕非任何甘言利誘所能動,休以狗彘不如之言來誤我,你速去,休胡言!”

    偉哉,我中華男兒,大義凜然,一派正氣!

膠州路的軍營的存在,給日偽漢奸政府造成了很大困惑,汪偽政府對謝晉元團長收買未成,決定實施暗殺手段。

一九四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清晨五點左右,孤軍官兵按例在在操場操練,謝晉元點完名返回自己寢室休息,這時操場上的戰士還在跑步。

突然勤務兵李士德從謝晉元的寢室立奔出來高呼:“快來人呀,有人行刺團長啦!”

正在操練的戰士們聽到喊聲,趕緊朝謝晉元團長的寢室奔去,迎面四個滿臉殺氣騰騰,手裡各握著三角刮刀的歹徒,從寢室里奔出來。他們是叛兵郝精神、張文卿、張國純和龍耀亮……

嗚呼,一代名將沒有馬革裹屍戰死在沙場,卻死在民族敗類的手裡,實屬哀傷!

謝晉元團長犧牲的消息,很快傳到重慶,第二天蔣公就通電全國官兵哀悼,發給遺孤撫卹金五萬元以資褒揚。

謝晉元團長被刺,在上海引起很大轟動,後來由上海出租司機捐資,幫謝團長安葬,謝晉元團長的就安葬在膠州路的一條巷子裡,文革前我曾和同學去過那里,記得墳墓的兩旁是住家,擠得很近,墓碑和墓穴的花崗石上,晾著許多衣被。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進入租界,軍營裡的戰士被當作俘虜,押解往各地充當勞工,有的被押送到新幾內亞當苦力,有的被關進南京老虎橋監獄,這是後話,本文不再贅述。

一九四七年,國民政府為了紀念謝晉元,決定將四行倉庫旁邊的滿州路,以“謝晉元”命名,改為“晉元路”。

一九六四年,不知什麼原因,將“晉元路”改爲“晉源路”;一九八五年三月,又將“晉源路”改回“晉元路”,莫名也,其妙也!

 

 

五,楊慧敏的後半生

 

    楊慧敏向八百壯士獻國旗的事,曾經轟動一時,然而不久她就銷聲匿跡,不為人所知了,個中奧秘直到她在《八百壯士和我》的遺書中作了披露,才為世人所知。

    為了表彰楊慧敏四行倉庫獻國旗英勇壯舉,宋美齡和孔祥熙決定資助其往美國留學,然而在臨走前,國民政府賑濟委員會交給她一個臨時任務,要他在香港接運愛國人士轉赴大後方。

    在香港,她時而化妝成小販,時而化妝成難民,時而化妝成賣花女,時而又改名換姓爲周瑛……她聯絡到了孫中山的英文秘書吳經熊全家十三口人;上海《申報》主筆葉秋原的全家十餘口;國民政府林森主席的家屬近四十人……

她還找到了蟄居在九龍的梅蘭芳先生,書中說——

“我化妝成一個賣魚的小販,手里拿着一只盛滿小魚的籃子,先找到了梅蘭芳的家,勸他馬上收拾行囊逃往內地。這時的梅蘭芳外型完全不像是中國四大美男子之一,他滿臉鬍鬚,衣著很隨便,看上去像是一個聊到不堪的半百老翁。

梅蘭芳博士怎麽説也不肯離開九龍,他認為逃難太辛苦了,同時也很危險,路上麻煩太多,在這種情況下,我對他沒有一點辦法。這個文明世界的中國藝人,在我臨走時,他再三鄭重告訴我,他說:“我梅蘭芳決不替日本人唱一齣戲,請轉告內地關心我的朋友。

他對我臨危搭救,表示十二萬分的感謝,辭出梅宅之後,我便去找影星胡蝶女士的家了。”

也就是這次她和胡蝶的接觸,給她帶來了後半生的災難。

她在書中是這樣敘述的——

“我仍然一副小販的打扮。找到了胡蝶的家以後,我小心翼翼地從後門叫賣小魚,有個胖胖的老太太出來,他也不知道我是誰。

“我是從重慶來的。”我對老太太開門見山的説。

她表示了驚慌和懷疑。

老太太不斷地打量著我的身份。

“我是來找蝴蝶小姐的。”我說,“有封電報要交給她。”

老太太將信將疑的一聲不響,掉頭往裡邊走去

一會兒小姐親自出來了,她招手請我進屋。

胡小姐神態自若,從容地問我一些話。我道明了來意,把杜月笙先生從重慶打來的電報給她看。年輕時代的胡蝶,確實長得十分漂亮,若人注目。

他的個性似乎很爽快,她告訴我即時回到大後方去,與全國軍民共赴國難。

我感到很開心,因為我來到胡小姐寓所之前,已經在梅蘭芳博士那裡碰過釘子,梅博士如此堅決不肯到重慶去,而胡蝶小姐當機立斷,斷決隨即動程。

當時我對梅博士起了疑心,對胡小姐反而有了好感。胡小姐很客氣,他叫女佣端來早餐給我吃,我記得清清楚楚,他請我吃的是加糖得甜芋頭。

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胡小姐的甜芋頭,因為我和她之間得來往,就僅只一次見面,也就僅只一碗甜芋頭而已,。但千萬沒有想到,僅僅憑着這一點緣分,後來她卻控告我說是漢奸和強盜。我想人世間如有是非良心,不知究應定誰的罪——誣告罪!”

胡蝶跟著許多難民一起離開香港,而楊慧敏因為還有任務留在香港沒有走。

亂世多劫難,當胡蝶得難民部隊經過惠州時,他們的行李遭土匪搶劫了,這本是在亂世常見到事,但是胡蝶卻懷疑楊慧敏在其中搗鬼,勾結土匪干的。她到重慶後,向中統局長戴笠哭訴(眾所周知胡蝶和戴笠的曖昧關係,甚至傳說,戴笠在戴山撞擊,就是自青島去重慶時,繞道去上海和胡蝶幽會,風雨中飛機撞上南京附近的岱山,遭致身亡)。戴笠聽了胡蝶的枕邊狀,下令以漢奸罪,逮捕了楊慧敏。

楊慧敏在遺作中寫道:“軍委會調統局把我押起來以後,每一次的審訊都提到胡蝶小姐的行李遭搶劫的事,而且問案時,翻來覆去訊問胡蝶的行李為何被搶。這一段時間,我已經意識到胡蝶的誣控,發生了決定性的作用,對我來說,足以致我死命……”

當審不出結果時,又莫須有的給他按上……“透露軍事機密”和“通敵嫌疑”的罪名。

楊慧敏自一九四二年九月被軍統逮捕後,無辜關押到一九四六年一月,共三年零三個月,才被無罪釋放,法院作出了公正的判決。她在遺書的最后,激憤地寫道:“聰明的胡蝶女士,毀我一生的胡蝶女士,演戲出身的胡蝶女士,居心叵測的胡蝶女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胡蝶女士,如確有侮辱我楊慧敏的地方,有冤枉我的地方,那麽,她便在良心上被判死刑……”

楊慧敏出獄後默默無聞,後來經人介紹,與臺灣大學體育系教授朱重明教授結婚,相夫教子,育有二男,復圭和復轟, 均學有所成。

一九九二年三月九日楊慧敏女士在台北病逝,留下著作《八百壯士和我》,可惜此書印數不多,至今很難找到。

 

 

 

六,閑扯花絮

 

蘇州河水還在靜靜地流淌,但歲月的煙雲已經瀰蓋了四行倉庫墻上的纍纍彈痕,一切一切,已經春過了無痕。

 前幾年我回國,路過四行倉庫,多年不見,昔日蘇州河沿岸的髒亂不見了,原來汙穢的墻壁粉刷一新,并挂上了汪道涵先生的題字——“四行倉庫”。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共為了統戰需要,勉強承認國民黨也是抗日的,在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的二零零七年,在四行倉庫裡撥出一些場地,低調地設立了一座“抗戰紀念館”。

我想進去參觀,但看見門口裝貨車輛繁忙,不像紀念館的樣子,管門人告訴我,平時閉館,只有在“八一三”前後開放。

據說前幾年國民黨郝柏村將軍去過,參觀後他曾責問,你們為什麼不展出你們共產黨寫的“共赴國難宣言”?

“共赴國難宣言”是國共合作的重要歷史文件,可是在大陸的宣傳刊物上從來不提,教科書上也沒有,我輩更本不知道還有這個文件,於是我在網上悉心閱閲,終於拜讀全文,順便抄錄在此,供大家一起學習:

 

中共《共赴國難宣言》全文 1937年7月22日

親愛的同胞們: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謹以極大的熱忱向我全國父老兄弟諸姑姊妹宣言,當此國難極端嚴重民族生命存亡絕續之時,我們為著挽救祖國的危亡,在和平統一團結禦侮的基礎上,已經與中國國民黨獲得了諒解,而共赴國難了。這對於我們偉大的中華民族前途有著怎樣重大的意義啊!因為大家都知道,在民族生命危急萬狀的現在,只有我們民族內部的團結,才能戰勝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現在民族團結的基礎已經定下了,我們民族獨立自由解放的前提也已創設了,中共中央特為我們民族的光明燦爛的前途慶賀。

  不過我們知道,要把這個民族的光輝前途變為現實的獨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國,仍需要全國同胞,每一個熱血的炎黃子孫,堅忍不拔地努力奮鬥。中國共產黨願當此時機,向全國同胞提出我們奮鬥之總的目標,這就是:

 (一)爭取中華民族之獨立自由與解放。首先須切實地迅速地準備與發動民族革命抗戰,以收復失地和恢復領土主權之完整。

 (二)實現民權政治,召開國民大會,以制定憲法與規定救國方針。

 (三)實現中國人民之幸福與愉快的生活。首先須切實救濟災荒,安定民生,發展國防經濟,解除人民痛苦與改善人民生活。

  凡此諸項,均為中國的急需,以此懸為奮鬥之鵠的,我們相信必能獲得全國同胞之熱烈的贊助。中共願在這個總綱領的目標下,與全國同胞手攜手地一致努力。

中共深切知道,在實現這個崇高目標的前進路上,須要克服許多的障礙和困難,首先將遇到日本帝國主義的阻礙和破壞。為著取消敵人的陰謀之藉口,為著解除一切善意的懷疑者之誤會,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有披瀝自己對於民族解放事業的赤忱之必要。因此,中共中央再鄭重向全國宣言:

   一、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為中國今日之必需,本黨願為其徹底的實現而奮鬥。

   二、取消一切推翻國民黨政權的暴動政策及赤化運動,停止以暴力沒收地主土地的政策。

   三、取消現在的蘇維埃政府,實行民權政治,以期全國政權之統一。

   四、取消紅軍名義及番號,改編為國民革命軍,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之統轄,並待命出動,擔任抗日前線之職責。 

   言論行動上明白表示出來,並且已獲得同胞們的贊許。現在為求得與國民黨的精誠團結,鞏固全國的和平統一,實行抗日的民族革命戰爭,我們準備把這些諾言中在形式上尚未實行的部分,如蘇區取消,紅軍改編等,立即實行,以便用統一團結的全國力量,抵抗外敵的侵略。

   寇深矣!禍亟矣!同胞們,起來,一致的團結啊!我們偉大的悠久的中華民族是不可屈服的。起來,為鞏固民族的團結而奮鬥!為推翻日本帝國主義的壓迫而奮鬥!勝利是屬於中華民族的!抗日戰爭勝利萬歲!

   獨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國萬歲!

 

我深信讀完上述宣言的诸君,一定會联想起新聖上的最高指示:“不忘初心!”

初心是什麼?好一個耐人回味尋思的難題!

台灣拍攝的《八百壯士》中有一段剧情:在謝晉元執行任務前,為了顧及到他家屬的安全,上級請青幫老大杜月笙協助,將他的夫人和兩個孩子帶回廣東蕉嶺老家。楊慧敏在遺書中也提到,接應胡蝶時,帶上杜月笙的信件……

杜月笙是江湖人物,大陸易帜后一直被全盘否定,但杜月笙在抗战中是有丰功偉績,他禀承民族正氣,講義氣,守信諾,做事不過河拆橋……

因為“技術原因”,被網絡屏蔽的大陸觀眾,是沒有眼福觀看到《八佰》了,

因为他们害怕,一旦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旗在银幕上冉冉升起的時候,他们恐惧萬眾歡呼的場面,他们会顫抖……

於是“技術原因”,禁止放映是必然的!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三日於食薇齋南窗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介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