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20章:密林深处(下)

(2018-05-10 10:04:45) 下一个

十个人二十平方米的面积,还有三个女子的“套间”,在这么狭窄的空间里男女混居一室,很是尴尬。晚上要方便的人要穿上外衣,蹑手蹑脚到外面的茅房,一不小心,就惊动大家

     成坚和几位喝多了半夜三更憋不住要到外面撒尿,因为夜里已经熄灯,成坚起身的时候一脚踩到卫国的手,睡得像死猪的卫国在朦胧中大喊一声“啊-”,把所有人都惊动了。

    只听见云娘小声说:“没事吧!”成坚幽默地回答:“是周扒皮半夜鸡叫了,我去把他赶走就行。”

    永峰打开手电筒说:“既然大家都被吵醒了,那么要方便的话请方便,最好不要有第二次动静。”

    成坚说:“不要着急,茅房只有一人可进,请按顺序排队,我是第一。”说完把永峰手中的手电接过来,消失在黑暗中。他回来后,几个小伙子也陆陆续续走了出去,三个女子坚守“床位”,一直到凌晨。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耕山队长云娘就起来了,山谷里还弥漫着雾气,清爽而微寒。

       她喊大家起床吃饭后,太阳也出来了,灿烂的晨辉拉开了新一天的序幕,大家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

   成坚对云娘说:“昨晚睡得还扎实吧?”

    云娘笑道:“今晚该不会又有周扒皮?”

    成坚说:“今晚周扒皮可能要改姓李了。”

    李卫国说:“你今晚的眼睛要小心啊,不要被李扒皮的半夜鸡叫啄瞎。”

    永峰说:“你们是干活不累,累了晚上就呼呼大睡直到天亮,干活吧!”

    今天开始了耕山队第一个任务,割“钻秧”稻子,“大哥哥“ 钻秧”已经在夏收割下了,现在是割第二次种的“小弟弟”, 因为都是在山凹里,大风吹不到,所以都播高秆的品种,行距有一尺多,十亩的稻子,应该两天就能完成。

        永峰、卫国和成坚三个“桶长”商量劳力分配,每人有两个割稻小工,三组刚好九人,剩下一人是回乡女知青郭秋兰,负责煮饭烧菜。

       其实割稻子的小工能力都不分上下,抽签抽到谁都一样,但永峰是想要让岑颖和他在一起,因为岑颖曾经掉到烂泥田,他还不放心,要关照她,另一个小工是谁要,他都无所谓。

       成坚知道永峰的心思,故意使坏,不让岑颖和永峰在一起。成坚建议大家抽签,第一轮签每个桶长选一名小工,第二轮再选一人。他的提议当然没人反对。

       抽签开始了,成坚自告奋勇做签,他从的裤袋里掏出一张旧的牛皮纸信封,撕成三张,分别写了1、2、3,再用手搓汤圆似的动作把每张纸皱巴巴地搓成一团。三个桶长每人抓一个,抽到1的人先选。结果永峰抽到2,卫国抽到3,最后拿纸团的是成坚,是1。成坚很高兴,第一个就要岑颖。

       岑颖横瞧竖瞧怎么瞅他都有阴谋,她冷笑一声:“成坚!你作弊,该罚!”原来她早发现成坚的阴谋,那三个纸团都是2和3,没有1,成坚拿起自己抽中的纸团之后,调了包,把自己准备好的1换了。

        永峰早觉察到了,他揪住成坚,从他的衣袋里一摸,掏出了好几个“1”的纸团:“好啊!你小子忒不地道了,看我揍你!刚才我看到你的屁股一撅,就知道你要拉什拉屎。”

        成坚抿了抿嘴,贼兮兮地笑道:“玩笑玩笑!我错了好吗!岑颖揭发有功,她第一个选,要跟随那个桶长都可以,好吗?”

       岑颖含笑道:“永峰把你揪出来,没有他,没人可以制你,让他先选吧。”

       永峰对成坚说:“那我就要岑颖了,把她和你放在一起,你会搞鬼!”

       成坚说:“好啊!你们郎才女貌,在一起是绝配,我同意!”

       云娘笑而不语。岑颖脸上突然涨起了一层红晕,那双黑眸眨了几眨,还是坦然微笑。

       大家开始干活。岑颖原来以为这片田都是很深,其实不然,只有最下面的几层梯田,才有深及大腿的烂泥,在上坡的梯田,深度一般不超过膝盖。

       三组人员紧张而有秩序地干活,这片烂泥田的产量原来就很低,又是行距较宽的“钻秧”,每亩能收割两、三担谷子就很不错了。

       因为这片田是在凹谷里,日照很短,下午四点多太阳就被山岭吞没了,风却越来越大,空气越来越冷,天空偶尔传来几声老鹰刺耳的鸣叫。云娘说,那是老鹰在空中看到地上的小动物,比如兔子山鸡之类的动物,要随时俯冲下来捕捉的声音。如果老鹰的叫声很悲切,那可能是它发现了山林中大型野兽的搏斗,提醒人要避开野兽,免得被野兽伤害。

       她的话,让人心中徒生一种恐惧感。在这神秘的山凹里,总有一些奇异的声响刺激着人们敏感的神经。

好在收工时间到了,大家安然无恙。

       原来割稻子的人是要负责把稻子挑回家的,挑谷子比割稻子累多了,因为耕山队要住下,所以队里派人来挑谷子回家,让大家轻松多了。  一天下来,劳动强度不是很大,对于朝气蓬勃年轻人来说,实在不是问题。

      到第二天下午三点多,稻子就全部割完了,提前完成第一个任务。

      第二个任务挖排水沟,本来是可以继续干下去的,但云娘看到大家都很累,就让大家收工了。

       大伙回到草寮吃饭,大铁锅里冒出喷香的大米水汽,炊事员郭秋兰铲子磕碰着铁锅刨饭,发出刺耳声响。她长得大手大脚的,脸色红扑扑的,小眼睛却不乏激情。

       看起来伙食还不错啊!大米饭、包心菜、猪肉菜干和鸭蛋汤,比起在家里吃的是没油的饭菜,是好多了。云娘还专门建了一个竹棚浴室,供大家洗澡,炊事员事先就烧了一大锅热水,大伙都很满意。

       看看天色还没暗淡,成坚对云娘说:“我和卫国到凹口那条小山涧抓几只石蛙滋补解馋。”

       云娘说:“你们小心啊!快去快回!”

       不一会儿,他俩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一串石蛙,还有一条粗长斑斓的大蛇,原来,他们在抓石蛙的时候,看到这条蛇高探着蛇头吞吐着蛇芯子,欲往山涧边的草丛里爬,被卫国一个闷棍打死了。

       于是晚上大家不仅有蛙肉,还有蛇汤。

       云娘说:“你俩真行啊!看我的手艺。”说着她用小竹片切开石蛙,掏洗干净,使唤成坚管灶火,她三下五除二,很快炒了一盘石蛙肉。

       蛇肉是卫国做的,他把蛇切成一块块,每人刚好一块,炒完后成坚想夹着一块蛇肉就要往口里送,岑颖故意把筷子抽走,成坚苦笑说:“先吃一口都不行啊!我的功劳啊!”他随即用那还沾着泥巴的手拿了一个蛙肉就往嘴巴放。

       云娘说:“等一下!还有更好吃的东西。”

       云娘说完走进草寮,转身就出来了,手里却多了几瓶红酒,笑道:“怎么样?”

        永峰看到云娘这样细心,对大家说:“我们今天是饭香菜美手艺强,第一功劳归云娘。”

        成坚附和说:“我们以后给云娘记一等功,怎么样?”成坚说完,伸出舌头,舔掉在唇上残留的蛙肉喳儿,也不在乎女士们的白眼。

         云娘谦虚地说:“记功劳就不必了,我们大家都有功劳,以后都可以成为英雄,我建议请大家来唱一首‘英雄赞歌’怎么样?”

         “好啊!”成坚对岑颖说:“你来领唱吧!”

        岑颖很乐意地点头,她梳了一下刘海,立正站起,大家也跟她一样站起来,大家要在这块只可以翻一个跟斗,只能覆盖几张蓑衣的“大地”上纵情歌唱了。

         永峰说:“再等一下!我拿手风琴来伴奏。”原来永峰带来了手风琴,一直没机会拉响,这回可用上了。

         琴声缓缓响起来,岑颖凝望远方领唱,那美妙的歌声悠悠飘起:

         风烟滚滚唱英雄,

         四面青山侧耳听侧耳听,

         晴天响雷敲金鼓,大海扬波作和声,

         人民战士驱虎豹,舍身忘死保和平!

         唱到这里,大家一起合唱: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

         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

         为什么大地春常在,

         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当岑颖唱完第一句的时候,大家就跟唱了,豪迈的歌声在山谷里回响。

        大家唱歌的时候,云娘这个山歌歌手却累了。这两天云娘最操心,因为她熟悉这里的地形,哪一丘田最深,哪一个小道有野兽出入,哪个地方有枯树可以拿来当柴烧,她都一清二楚。大事小事她都要关照。她特意要郭秋兰每天煮一锅姜汤,让大家解寒。她最担心的是岑颖,田水太冷,女人比男人怕冷,浸在里面太久会受不了。好在她看到岑颖没事。

        歌声还在耳际回响,云娘趁机躲进草寮里,闭上眼睛躺在她们的三人床上歇息片刻,没想到却入睡了。

        歌毕,岑颖进来的时候,看到云娘睡得很香甜,长长的眼睫毛盖着她的眼睑,薄嘴唇紧紧闭着,呼吸很缓慢。岑颖不忍叫醒她,也嘱咐大家进来小声一些。

        晚饭后点起煤油灯,大家在草寮里学习讨论。云娘把她们三人的小房间的活动屏风拉开,屋子就变得宽敞了。她们三个女孩子坐在自己的床上,男孩子只能坐在地上了。

        成坚想躺下来,被永峰一把拉起来:“累什么累?别想睡觉!”成坚只好坐起来:“开会!我最讨厌!”卫国装成很认真地说:“别发牢骚了!要政治挂帅!”

        “我们每天只开会半小时,大家就可以休息。”云娘说。“让岑颖说说她的看法吧。”

       岑颖已观察了两天,说了自己的感想:我们已经割完了割“钻秧”的稻子,割稻子本身就是一件很单调的活,但对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总是会在劳动中发现兴趣和意义。以前我们从来没听说过“钻秧”,现在我们亲身经历了“钻秧”,它说明什么呢?说明土楼山区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创造力。所以找出了一种最合适在山高水冷的山田播种水稻的方式,在不能播种双季稻的山田里,分两批播种水稻,产量虽然不及双季稻,但是却比单季稻高多了。我相信在创造这种播种方式和创造土楼的建筑方式一样,都将记载在土楼民居的历史上.......

        永峰很有兴趣地听着,成坚却已经在闭目养神了。岑颖自从上次掉到烂泥田之后,对研究低产山田有了浓厚的兴趣。在永峰的影响下,她这个“先进知青”也喜欢从生产劳动中去解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意义。比如说,烂泥田一般都在低洼的山谷里,田土像稀饭那样软糊糊的,有的都踩不到底,只能踩到固定在水中的松树干。割稻子时,大家的脚都是踩着水田里的木头的。这些木头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土楼山区在历史上对水稻种植的高度重视,才会在低洼的山谷开垦田园,把松树埋入田里也显示了劳动人民的智慧,像这片建立在沼泽地上的烂泥田不知要埋多少松树枝干,而且并不是随便的松树干都能埋入田里的,是那些松树心的部位,有“松明”的树心,埋入水里才会长久不烂。

        她的这些感想,并没有全部说出来,现在她只跟永峰和云娘讨论。

        云娘说:“沼泽地烂泥塘不仅可以放松木垫底造田,也可以盖土楼。我们这里附近就有一座土楼叫和贵楼,当时地理先生说在那个地建土楼必会人丁兴旺,建时发现是沼泽地,就用200多根木桩,做地基,盖到三层时楼体下沉,他们拆掉重新加固地基增加铺设木桩,盖到五层楼。现在在地面如果用钢筋插入石头缝可插入五六米。”

 

世界文化遗产和贵楼照片

 

       

 

永峰说:“那真是‘养深闺人未识’的建筑奇迹,奇怪的为什么和贵楼现在还是默默无闻? 如果和在沼泽地上盖土楼比起来,我们改造烂泥田真的是九牛一毛。

       岑颖想自己快要回城了,不然的话真的要到和贵楼看看,大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是啊!多么伟大的土楼!多么伟大的人民!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无尽的 ,古老的土楼的奇迹正在潜移默化着他们的思想,使他们不知不觉地在接受着这种土楼文明的“再教育”。

        成坚和卫国还在说三国道西游,云娘大声喊道:“不许说话!睡觉了!”大家才安静下来。但是岑颖翻来复去,听着青蛙像饶舌婆在田里哇哇叫着,蝈蝈、蟋蟀也像调皮的小学生在课堂上窃窃私语。

        昏暗的煤油灯光把她的影子长长地投在屏风上。这是他们到坎水凹的第二个晚上。

最忌博文:

土楼情人第20章:密林深处(上)

(8/3661 reads)2018-05-08 08:36:58

土楼岁月(三十一):丫头和村妇

(12/5148 reads)2018-05-06 10:36:50

土楼岁月(三十):被烈火烧焦的青春岁月

(38/6190 reads)2018-05-04 09:12:11

土楼情人第18章 :情敌较量(下)

(2/4012 reads)2018-05-03 15:55:05

关于安乐死和高血压的讨论

(0/104 reads)2018-05-03 09:36:58

土楼情人第18章:情敌较量(上)

(7/5298 reads)2018-05-02 11:37:30

聊天时候说起那些吓人的病痛比如高血压

(39/6953 reads)2018-04-30 17:36:05

土楼情人17章:妙手功夫(三)

(5/3886 reads)2018-04-30 08:58:33

土楼情人17章:妙手功夫(二)

(3/7354 reads)2018-04-29 09:18:20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3/74 reads)2018-04-28 09:16:47

土楼情人第17章:妙手功夫(一)

(13/8422 reads)2018-04-28 07:58:46

土楼岁月(二十九):管芒花开的的时候

(9/5844 reads)2018-04-27 08:48:15

我家的晚樱花又开了

(8/111 reads)2018-04-26 10:22:48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三)

(7/17655 reads)2018-04-26 08:51:24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二)

(10/19739 reads)2018-04-25 07:09:51

土楼情人第16章: 风云际会(一)

(16/11391 reads)2018-04-24 07:59:08

土楼岁月(二十八):祠堂和茶场

(9/32344 reads)2018-04-23 07:46:08

土楼情人第15章:友情爱情(三)

(15/3776 reads)2018-04-22 08:02:48

土楼情人第15章:友情爱情(二)

(9/3548 reads)2018-04-21 08:58:59

土楼情人第15章: 友情爱情(一)

(9/4581 reads)2018-04-20 11:03:4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2)
评论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插兄,您好! 其实我也知道真正的作家是把生活中很多人的表现,思维等浓缩提炼到几个或一个人物身上。或由于博览群书,知识面宽广能写自己从没有去过的地方或从没有接触过的人或事等。
我问您写作有没有原型,是想您是不是属于上面说的作家型,并不是想打听插兄的过去,如给您有这种印象,真是要好好道歉了。
我写博文其实主要是写写过去的事,为自己抒发一下心绪和练练脑子而已。就一初中生作文,有人看也是自己没有想到的事。今天来看看您有没有更新,就给您留个言,也问候一下。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我在前几篇的土楼岁月回忆录中“被烈火烧焦的青春岁月”就有这样一段话,这就是原型,只有我一个人是知青参加耕山队:
我曾经在一个耕山队住了几个星期,开垦了几十亩番薯地。那时候的耕山队只有我一人是知青,如果有其他知青做伴就热闹多了。我的一位知青朋友,住在离过凹不远的一个耕山队里,为了赌一只烤山鸡,三更半夜打着手电爬到外面,从一个盛装死人骨头的金斗瓮里陶出了一颗骷髅,拿到耕山队的草寮里,你很难理解这位知青作出如此荒诞行经的心理动因,难道仅仅是为了一只烤山鸡吗?那个你令人窒息的年代,精神一片荒芜,还有什么缺口,让人宣泄胸中的郁闷呢?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我喜欢在城里逛,读到心怡或共鸣的博文,就会留言交流一下。大多数的博主都很客气,也会回访,到我的博客里来留言,并不见得是我的文章吸引了他们,——————————
是啊!我也是这样的感觉。那些留言很多的,往往是大家互相鼓励而已,好的文章留言往往反而少。因为好的作者不会有很多时间去看别人的文章,因为他必须专注于写作。他没有去给别人留言,别人也不会给他留言。那些真正的大作家,文章是不会发在这里的。他们对留言、人气和排名根本不在乎。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插兄会说这篇是虚构的,我认为知青写文章,尤其是长篇,一定都是有生活原型的。那个年代里的土楼年轻人是充满对生活的热爱和激情的。我插队地方的知青大多比较灰色,下次写个亮色的,是有原型的,否则我是写不出来的。
————————————————————————
哈哈!大家看长篇总是在猜测到底有多少是作者的故事,如果有,那也是故事的基本框架而已。我有参加那种耕山队,但是只有我一个是知青,其他都是农民。那些浪漫的情调都是虚构的。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我喜欢在城里逛,读到心怡或共鸣的博文,就会留言交流一下。大多数的博主都很客气,也会回访,到我的博客里来留言,并不见得是我的文章吸引了他们,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插兄会说这篇是虚构的,我认为知青写文章,尤其是长篇,一定都是有生活原型的。那个年代里的土楼年轻人是充满对生活的热爱和激情的。我插队地方的知青大多比较灰色,下次写个亮色的,是有原型的,否则我是写不出来的。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那是莲盆籽对你的评价,大家都认同,就别再谦虚了。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哪有“资深”可言,白字连篇的,甚而连成语都未写完即跳句了,幸而遇得到了一群宽容的网友,我对自己也只能见怪不怪了,呵呵!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非常不错!!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好啊好啊!资深评论家好!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吴先生好!呵呵!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我发现在文学城博客留言的人很少,而且固定那么十几人,大家都太忙了,能来留言的人我都表示感谢。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密林深处的水没有浑。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一讲,你今儿怎么在这儿蹚浑水了?这不象你一贯的作风,关灯熄了去吧!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如果我躲在密林深处的话,鬼都不敢来!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董兰丫' 的评论 : 看您的回忆文章,感受最深的不是那些艰苦的岁月,而是您对生活的热爱,让人感动。
————————————————————————————
这篇是虚构的,但是表达的情感和回忆文章是一样的,就如标题而言:土楼的情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呵呵!你拷贝一下就可以了,版权所有,抄袭不就!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 ╭⌒╮ ╭⌒╮¤

╱◥██◣ *欢迎董兰丫坐沙发,博海有你更精彩*_*.^_^!
︱田︱田田| ╰-
╬╬╬╬╬╬╬╬╬╬╬╬╬╬╬╬╬╬╬╬╬ *_*.☆~~
╭☆╮╭★╮╭☆╮╭★╮╭☆╮╭★╮╭☆╮

╰★╯╰☆╯╰★╯╰☆╯╰★╯╰☆╯╰★╯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看您的回忆文章,感受最深的不是那些艰苦的岁月,而是您对生活的热爱,让人感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