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28章:山野爱情(六)

(2017-07-24 12:41:43) 下一个

土楼情人第28章(6)

成坚恍然大悟:“这是得鸿的馊主意,这小子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门!”

        春美说:“我爸说了,暂时推脱一下,不想得罪书记啊。我叫他传话,就说我还小,还不想嫁,他敢怎样啊?”

        “只好这样了!”成坚说:“但愿不会再出什么岔子。”

        “看来我们的事情也要缓一缓啊!不然会得罪再耀的。”春美说。

        成坚说:“怕什么!大不了我带你回江城。”

        春美生气地说:“你不怕!我怕!再耀整人是很厉害的,我们村里的几个会手艺的师傅,都要巴结他,否则他不让你外出,让你下田干活。哎!我赶快把书还给得鸿吧,我们以后的来往也要注意一下,不要太招人耳目。”

        成坚知道春美为难,很理解她:“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办!”他感慨叹息着,腮上很细的两根咬肌象两条蚯蚓一样蠕动着,双眼闪烁不定。

       郭得鸿在老爸找到亦能不久后,就来到新永昌圆寨。本来,他以为娶春美这样的丫头,就像在自家菜地采摘瓜果一样容易,又有父亲出面,春美一定不敢不从。没想到春美推脱年纪太小,说的也是实话。他是共产党员,应该带头晚婚,实在没有理由强抢民女啊!

       看到他来了,寨里人都认识他,以为书记的儿子到圆寨走走,有的和他搭讪几句,有的打个照面点个烟。没人在意他是来找春美的。他逛了几家熟悉的村民之外,才走进春美的灶间,亦能正好在,于是两人泡茶闲聊一聊,不久,春美从地里回来,带着一篮子菜走进灶间。

       得鸿看到春美,喜笑颜开。春美知道他来者不善,礼貌地问候一声:“得鸿来了,你坐,我上楼一下,马上下来。”

       得鸿用游移不定的目光瞧着她说:“好哇!”那目光是真情实意的还是虚情假意的?在她的眼里看来已经是贪婪的、可怕的、骇人的。

        几分钟后春美手里拿着那本《小城春秋》下来了,她笑着对得鸿说:“书还给你吧!”脸部的表情显得不那么自然。

       得鸿双眼像钢钻一样盯住她的脸:“这么着急干啥啊?”

       这时,外面有人叫亦能出去。亦能说:“我先走了。”话毕,他随即出去了,留下得鸿和春美。

       得鸿说:“我爸找你爸了!”

       春美说:“知道了,我还小还不想现在就谈。

       得鸿说:“那好!我等你!可以不可以?”

       春美说:“算了!你别想太多,还是赶快找一个吧。”

      春美不想和他纠缠下去,正愁找不到解脱的办法,好在这时母亲进来了,得鸿不好意思再呆下去,随便聊一会就走了。

       成坚和春美婚事因为得鸿搅和,蒙上了阴影,却很快云开雾散。

       得鸿原来以为有支书的老爹做后盾,要春美做他老婆如在自家后园里砍瓜切菜那样容易,只需要等一两年,春美不敢不从。然而,他只是在做着“瞎子娶妻--暗爽”的美梦。风云突变,春美被得鸿纠缠不过,就写了一封信给叔叔,已经调到县委办公室工作的郭亦才看了信后勃然大怒,立刻打电话给得鸿,命令他不许干涉春美的个人大事,否则不会饶他。得鸿没有想到郭亦才升官了,连声认错,再不敢骚扰春美了。那天晚上他星眼微朦,恍惚见成坚拿着一把柴刀摸到他的床前,一刀劈下,他吓得大叫一声,惊怖异常。合上眼还梦魂颠倒,满口乱说胡话。再耀自叹这是自家孽障遭遇,亦非偶然,儿子娶媳妇,也要自己来卖头卖脚,其实他心里很无奈。只落个吃力不讨好,自此也大病一场,心内发膨胀,口中无滋味,脚下如绵,眼中似醋,那书记的派头早已经是无影无踪了。

        成坚和春美的就要喜结良缘了,他们准备结婚了。成坚原来想在永昌楼装修一间做新房。可是春美不喜欢住老楼,她不想一进门就看到水牛在那些废弃的灶间吃草,更怕黑夜里乱跑的老鼠和在屋顶怪叫的猫头鹰,她家在新永昌圆寨有两列垂直的四层楼,其中一列的三楼可以做他们的新房,老爸早就安排好了。

       原来成坚还不好意思住进新寨,那一天晚上大家在亦能的灶间里喝茶,岳父亦能拍着他的肩膀说:“我嫁出女儿,就用我自己的房子做陪嫁。只要你对我媚儿好,我以后在新寨的两套四层楼就给你们了。”

       成坚还是觉得无功不受禄,老楼不是住的好好吗?他正要解释,一直在旁边的永峰对他说:“其实结婚住女子的家里是最符合人的本质。”

      成坚不解地问:“为什么?”

       “你看婚姻的原意,婚和姻两个字都有女字辅左,婚字最能说明问题,黄昏的时候,男子因女子而来,最初是男子下嫁到女方的,故称婚姻。”

        成坚说:“那是古时候的事吧,早就父系社会了。”

        永峰说:“不管是不是古时候的习俗,不管是母系还是父系社会,现在是新社会,妇女半边天,男女平等,结婚住在哪一方都一样。”

        成坚说:“你说得没有错,我同意了。”

        永峰说:“你要珍惜啊,要对得起春美和你的岳父,也要对得起我们的土楼。”

       “怎么说要对得起土楼?”

        “你来土楼山区下乡,才能住上这么豪华的农家宫殿,土楼是农家宫殿也是你说的吧,你到中国的其他农村下乡,都不可能住上这么高级的住房,是不是?”

        “是!”成坚恭恭敬敬地回答。

        春美在旁边听他俩说话,一直看着云娘偷笑,因为其实云娘也在这里,春美调皮地对永峰说:“以后你结婚也不怕没有房间啦,可以住在我们三楼的隔壁。”

        原来春美说的她的三楼的隔壁就是云娘现在的闺房,云娘父亲也有两列四层的房间,其中一列是云娘叔叔的,因为他长期在外,就给哥哥使用了。

         云娘笑道:“永峰哪里看得起我们的土楼,他以后想住的是洋楼。”

         永峰瞪着云娘说:“那就看看我以后到底是住土楼还是洋楼,说不定......”他故意欲言又止。不然的话两人又要打嘴鼓了。

         在春美20岁生日这天,成坚和春美顺利办了婚礼。永峰说,他们俩的爱情故事叫做“成人之美”,一是当初永峰是为了“成人之美”建议成坚向春美抛绣球。二是这“成人之美”也是“成坚“为了追求“春美”打拼成长的过程。从无所事事到努力奋斗,扛起拖松档这种最繁重的体力劳动的过程,成为一个坚强的男人的过程。

        他们结婚时摆了十几张酒席,全楼人热闹了一番,不必细说。

         婚后,小两口如胶似漆。每天傍晚,管成坚就陪春美去楼外散步,手也要搭在妻子背上,轻轻划着。新婚燕尔,跟妻子在一起时,他似乎一刻也舍不得离开她的身子,总想要碰触她,哪怕是沾着她的一片衣角,心里才踏实。

       一路上都有人跟他打招呼:“喂,小管,又陪你婆娘去溜达啊!” “哇,成坚,跟你的小媳妇多亲热!”管成坚边走边晃着头笑咪咪地点头,那张斯文清瘦的脸,还有些缅腆,有些涨红。

       他心里感谢岭下,感谢新老永昌楼社员,感谢命运的恩泽,有这好山好水好楼好人,自己才能这么幸运。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唱起:大土楼的天是明朗的天,大土楼的人民好喜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这是第28章。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这章是完了。下面还有12章,一共40章。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都收编了吧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木愉' 的评论 : 文中的人物,不管结局如何,不管是好是坏,他们都是土楼的情人。

这个“成人之美”只是这部小说的一个小小的插曲,重头戏是张永峰一个男人和四个年轻女子的情感戏,这4人是女知青岑颖,回乡知青云娘,落户城镇居民王祥的大女儿文徇和小女儿文娟,4个女人都是美女,却爱上同一个男人,最后永峰到底是和谁结秦晋之好呢?

请大家拭目以待!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后来知青进城,成人之美这个婚姻是否还固若金汤?虽然是小说,但是还是好奇。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夕阳影里一归舟' 的评论 : 谢谢!后面还有很多故事。会选择连载。
夕阳影里一归舟 回复 悄悄话 原来是你在写啊?看到几次在热点上,都没进去看。写得不错呢,就是我进来就看到结尾,皆大欢喜。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我的这个长篇40章每章的名字只有四个字,本章原名“成人之美”。在这里换一个名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