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27章片段:与狼共舞

(2017-07-18 10:28:54) 下一个

土楼情人27章片段:

这是东勇和云娘到深山采药的片段:

正当他们准备回家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野兽的凄厉沙哑的吼叫,东勇一听就知道是野狼的声音。
         他勒紧腰带,准备和野狼搏斗,他习惯在最危急的时候从容不迫地打开皮带,再束紧一节,浑身上下顿时抖擞起来。前年他参加过村里的打猎队,曾经和狼群打过交 道,所以他很镇定。一般狼都是成群的,但他听云岭打猎队员们说过,自从卫国和成坚在坎水凹遇到狼之后,云岭打猎队就一直在这里搜捕狼群,坎水凹的狼群在不 久前就被打猎队消灭得几乎消声匿迹了,有两只狼被逃脱,是不是这两只狼呢?不管它。
         东勇叫云娘走前面,自己却倒着走,慢慢后退。
         只见两只狼跟着他们走,看来是要一对一和他俩对峙中较量。
         东勇警惕性很高,今天上山两人背后都插着砍柴刀,又各拿着一把镰钩劈刀,就是为了对付野兽。   
        可是这两只狼也很狡猾,知道人的速度比它们慢,要伤害到它们不容易,既使是面对刀的威胁,但它们恶毒的牙齿和刀子一样锋利。
        只见狼越来越靠近他们,两人背靠背慢慢旋转着后退。一只狼甚至跑到前面,伸出尖尖的爪子,张开血红的大口,就要张牙舞爪地冲上来了。
        一场搏杀千钧一发,云娘心惊肉跳,不小心踩到一团乱藤,身体一斜,被东勇顺手拉住。东勇镇定自若地说:“不要慌张。”
        后面的那只狼终于要进攻了,只见它试探着往前挪了几步,还刻意龇了龇牙。
        东勇举起手中寒光逼人的镰钩劈刀,猛一下要劈下去,这只狼退几步。
        他马上把手抽回来,做好再次出击的准备。
        可是前面的狼看到东勇的劈到刀举起的那一霎那,向云娘扑了上来。
        云娘这时也镇定了,腾起身子,举起明晃晃的镰钩劈刀砍向这只狼的心窝。
        狼一个扑空,又闪过云娘的刀,折转身子迂回观察动静。
        云娘握刀的手忍不住抖,心里一个劲给自己打气,一定要沉住气。
        可还没等她定下心,前面的那只狼突然便猛扑过来,把云娘左手臂的衣服抓了一道口,血顺着流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这只狼还没准备再次扑上来时,东勇瞅准时机,劈刀一砍,手气刀落,那狼的前爪砍掉了一半,只剩下肉连接着摇晃着的半只脚,痛得哀嚎着,跌跌 撞撞地跑到一边了。
         正当东勇定神时,那只进攻云娘的狼已经扑倒他面前,朝他的脸就要撕咬下去,东勇勒着灰色腰带的功力冲进胸膛又灌上脑顶,但是这股气还来不及使出动刀,只能 把手肘护在脸前,心想这次肯定被咬掉一块肉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云娘的镰钩劈刀伸到东勇的手肘前保护他,刀尾的月牙钩刚好钩住狼的前爪,只见殷红的血从狼的爪子流出,这只狼也受了重伤,它也无心恋战,惨叫着翻滚到路旁草丛里,逃之夭夭了。

       东勇浑身沾满了泥土,象在地里打过滚一样。

        看到狼走了,云娘却惊魂未定,摇摇晃晃几乎无法站稳。忽然,一个晕眩,就倒在东勇的怀里,东勇抱着她坐下,他从背包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应急药品,很快把云娘的手臂包扎好,好在伤口不是很深,没有伤筋动骨。
        旁边就是的山涧,东勇摘了一片山芋的绿叶,把绿叶的叶尖伸进山涧的石头缝里的泉眼,盛住泉水,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绿叶之水送到云娘的嘴边,让她喝下 去。
        云娘喝了几口水,渐渐地眸子里有了一丝光亮,眼睛也挣开了,慢慢回过神来。   

        她试着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东勇赶快扶住她,云娘低声说:“我们回去吧!” 

        这时,她看到东勇的背包还没有扣上,有一封信掉了下来,信封上写着:给云娘。她问东勇:“这信是给我的?”

        东勇满面通红地说:“是给你的,你回家看吧。”

        云娘说:“是给我爹的中药处方吧?”

        东勇心虚地说:“是不是处方,你回家打开就知道。”
         这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云娘也看不清东勇不安的表情,她真的以为是给她爸爸的处方,以前他就是把处方放在信封里的。

       她把这个信封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眼前的坎水凹也渐渐模糊起来,失去了颜色,她绷得太紧的大脑的那根弦松垂了下来,仿佛一种悠悠扬扬的乐声在很远的地方飘 起。人类啊,动物啊,狼群啊,还有森林、水稻、鲜花......那些生命的意象忽然从云娘的胸中涌现出来,纷纷扬扬,又瞬间消失,最后回归到手臂 中的血。外面的血止住了,里面的血却顺着臂膀向手掌涌去。手掌陡然发热,感觉还是沉重,心还在发抖着。
        “云娘,你还好吧。”她听到东勇亲切地叫她。
        “好多了,谢谢!”东勇的声音,使她的思维却逐渐从浑浊中清晰起来,仰望天空,她忽然看到坎水凹在日落之际出现出了人的躯体的轮廓。只见山从四面凑 过来,围了中间一块平地,一起构成了一个雌性的”凹”形,似乎在揭示着在这块方圆几里的土地上孕育过无数神秘的生命。为什么以前没有这种感觉呢?也许,那 时经历过一番与狼共舞的特殊体验之后,对此情此景感悟的图腾。

下一篇:

为了一个村姑的爱(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叶思' 的评论 : 是的,但是这里的与狼共舞,具有时代的特色,现在的土楼山区已经没有狼了,有狼的话说不定还会成为保护动物。

另外,这是他们这一对回乡知青情感戏的高潮,对他们今后的生活道路产生重要的影响。读者在以后的章节里就会看到。
叶思 回复 悄悄话 与狼相博,自然会成为恋人们脑海中永久的回放。但愿人狼永不再相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