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土楼情人第25章片段:帐篷里的秘密

(2017-07-18 08:19:46) 下一个

土楼情人第25章片段

 

岭下大队参加造林的一百五十人由大队统一安排饭食,住宿各生产队在指挥部附近自己解决,可以住帐篷,也可以住茅草寮,东坡岭到处是茅草,所以盖茅草寮也很方便。再说,东坡岭山上因为年年造林,留下不少宿营的旧茅草寮可以使用,稍微修补一下就可以居住。

        这一天天气很好,岭下小队十五人的队伍带着劳动工具和宿营背囊的出发了,刚走几分钟的平路就要爬山,一直爬了七八里的上坡山路,才来到大队指挥部宿营地,却发现那些宿营过的旧茅草已经破烂不堪。

         东勇正在在一棵大树下和其他队的人交谈,看到云娘和永峰来了,招手让他们过来,在他周围的是各队的领队,在山上先开一个小会。

       东勇对大家说:“我们今天的任务很艰巨,首先要解决中午吃饭的问题, 后勤组的人员要赶快准备就绪,各队派一个人帮助食堂起炉灶和打杂,其余人立刻去解决晚上住宿问题,附近有一些破旧的茅草可以使用,带帐篷是最简单,我就是自己带一个帐篷。树苗已经全部到齐,明天开始种植。”

       会议简短扼要,大家马上行动。

       云娘让队里的女青年郭秋兰帮助后勤组,其余人到山上割茅草修补一间旧的草,因为这间旧的草太小,要新盖一间,是还要的去找竹子和山藤来做草寮的材料。

       大家劲头十足,因为这关系到晚上有没有地方睡觉的问题,把材料准备好以后,就到了吃饭时间了。

        因为春季是蔬菜的淡季,平时社员们常常就是吃咸菜干,现在这里的午饭大锅饭也是如此,但因为有猪肉,猪肉炖菜干味道是又香又滑溜,大米饭也是放开随意吃,大家都很久没有闻到肉味了,男孩子个个狼吞虎咽吃了几大碗饭。

       永峰看到成坚吃了三碗饭还要装,他轻蔑地对他说:“斯文一点好不好,撑破了肚皮可不是好玩的,下午还要干活呢?”

        成坚说:“连吃饭你也要管,你为什么不去管云娘吃了没有。”他指了指指挥部的帐篷。

        原来成坚眼尖,看到云娘进入了指挥部的帐篷,肯定是找东勇去了。

        永峰明白成坚的意思,他模仿成坚的语句说:“连云娘到什么地方你也要管,你为什么不去管春美吃了没有。”他指了指一个正在和卫国一起说话的女孩。

        “什么意思?”成坚说。

        “那个女孩你可以考虑,长得还算漂亮。”

        成坚看了看卫国和女孩,说:“你也知道他爸郭亦能是盖土楼的木工师傅,卫国经常到他家聊天拜师呢 ,遗憾的是卫国已经结婚了,不然的话......”

        永峰打断他的话:“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春美也是读过小学的,比一般农村女孩子气质优雅多了,我看你不争取的话会被别人抢走的。”

         成坚说:“谢谢你的好意,我可以考虑的。”说完就放下饭碗,找春美搭讪去了。

        成坚的话不假,岭下小队的媚儿,春美的才貌只是排在云娘之后,云娘他是不敢高攀了,他原来就想和春美接触一下,感觉好的话可以考虑谈恋爱。

        管她是城里人乡下人,人好就好。当然,漂亮也是重要条件,春美总喜欢留很长的刘海,所以脸看起来更小。春美虽然脸型平一点,眼睛小一点,但是胸部发育十分丰满,腰又很细,总是洋溢着纯真笑靥,正是他喜欢的那种性感身材女孩,他觉得女子身材最要紧,身材比脸蛋更重要,脸蛋一般就可以,身材一定要好,身材好才像女人。

        成坚走到卫国和春美目前,看见两人聊得火热,只听春美对卫国说:“我想学骑自行车,你要帮助我,我知道王家有一辆旧车。你去拿来教我。”

       卫国说,我很忙,要出工又要打家具,你请别人教你吧。”正好看到成坚来了,他就顺水推舟说:“你叫成坚教你吧!”

        成坚何乐不为,赶忙答应:“春美啊!你是春天的美人,成坚不敢不从啊,我保证一周你就会骑车。”

       春美笑道:“成坚你这人看起来流里流气的,我跟你学车你不会欺负我吧?”   

 卫国说:“不要怕,他欺负你的话我揍他。”

         春美大笑:“我是开玩笑,成坚大哥你就是我的师傅了。”

         成坚来这里一年半了,在永昌楼的新社员中,现在就他最寂寞。卫国有丽梅,永峰有岑颖云娘和王家姐妹都在惦记他,唯独他没有女人惦记,现在听到春美回话这么乖巧,不由喜上眉梢。就像她抛出了一个彩色的绣球,在他的头上划了一条美丽的弧圈。

       东勇是在吃饭时和云娘打招呼的,随后云娘跟着东勇到了指挥部帐篷,指挥部很简单,就是一个10平方米的大帐篷,公社派来的两个干部就住在这里,云娘进来的时候,另外一个干部正要出去,只有东勇和云娘。

        云娘有些不自在,毕竟孤男寡女在一起不大好,她说:“我们还是到外面吧。”东勇说:“指挥部工作很忙,我给你说几句话就好。”

        “什么事?”

       “你爸最近好吧,我很久没有去看他了。”

       “吃了永峰爸爸的药方,但是效果不是很明显。”

       “没关系,我会想办法帮助你。听说野生灵芝对医治哮喘病不错,待我有空到山上采集。”

        “谢谢你了!你这么忙还在想我爸的事,我还以为你要交代什么工作呢?”

      “工作刚才已经交代好了,顺便还有一个个人消息告诉你,兴安叔升为公社革委会副主任了,可能不久就会给我提干。”

       云娘为他高兴:“太好了!你当了大干部不会把我忘了吧。”她是随口说的。

       东勇一听非常高兴,喜欢一个人才怕被这个人忘却,不管云娘有意无意,他都很开心。他说:“如果说我当干部会忘记所有的人,一定不会忘记你。和你在一起我非常愉快,怎么可能忘记呢?我忘不了我们最后离开学校的日子,我们文宣队解散了,我们照了一张穿军装的照片,我几乎每天都看它。”

        云娘笑道:“那你今天不用看了,我就在这里。”

        东勇说:“你看我和照片上那时的我是不是变老了?”

        云娘说:“你和照片上的你一模一样,但是以前就比较老了。”

        “什么意思?”永峰莫名其妙。

           “一年半前我带新社员去云岭圩场买农具,你买我烤烟的时候就比较老,也比较胖。”

         东勇大笑:“那时你说我胖了一些,还不敢说我老,现在终于坦白了,原来你嫌我老嫌我胖啊。”

        “你还秋后算账啊!”

       “我是记忆犹新,从那时起我就恢复体育锻炼,即使再苦再累也经常跑步,所以我的体重减轻了,全部是因为你的一句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