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64是学生运动,非法镇压,枪指挥党

(2014-06-01 13:58:27) 下一个

我当时在总参下属单位,公主坟附近,在大院上班,有一定职务,合同医院是301.当时在搞涉外项目,与朋友们去过天安门一次,人山人海,后来下雨,大家有气,于是同喊:打到李鹏!声音惊天动地。
群众运动吗,没啥组织,不知道是否有核心,乱就难免。总体来说,秩序治安是不错的,小偷发了罢偷宣言。市民当然是支持学生。上街游行的各大高校都打出学校的标志旗帜,还有外地学生。北京有些工厂和不少的国家机关、中央政府相关部门都参加游行,具体人数不知,但是打出了单位的旗帜,新华社也有。请愿见李鹏的在人大会堂台阶上跪了几个小时,李就是不出来。
学生呢,在戈巴乔夫访华时不撤出是非常不智的。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张紧了只能断。但是中国老百姓平等惯了,毛惯的。
6月3日晚,我单位贴出通告严禁上街,我就知道要出事了。无奈之于,仍然去了课题组所在的白石桥某旅馆,与几位老师同学留宿。
凌晨听见枪声。我说:开枪了!没有人信,都说不可能。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呀,只有军阀国民党才残害老百姓。我说:肯定是枪声。大家匆忙吃了饭上街看,有 烧毁的装甲车,地上有血迹,有被烧成焦炭的(军人?),我去了很多地方记不得了,由白石桥公主坟万寿路到五课松吧。有人告诉我,誓言旦旦的,五颗松路口 坦克把一人压成了肉饼。我赶紧骑车去看,但只看见红砖粉末的一个“大”字。没有扒开来看。多年后才看见长安街旁被压死的人还有被压断腿的那位的照片。长安 街那么宽,一直压到路边的牙子那儿,很难解释不是有意的。
我的哥们说,木樨地医院看到上十具尸体。有孩子喊打倒法西斯,被军人刻意往膝盖骨打了一枪,好让他终生残废。
有个同学分配在航天部二院,集体宿舍我去过的,上下床,中间是桌子距床10-15厘米,腿放进去很不容易。只有一块不足1平米的空地是开门必须留的。那时他们已经做出了电视跟踪导弹。但是一位室友被打成了残废,一手一脚总是颤呼呼的,女朋友放弃了。单位还算不错,后来给了半套房,这样他的母亲可以住 下来照顾他。以前每天绕五棵松跑一大圈的。
我单位有两人被打伤了,地方医院拒绝料理,因为是镇压学生的部队的人。部队医院拒绝料理,因为不是戒严部队的人。后来只好告知单位由单位出面让部队医院收下。
据说,木樨地医院有部分人员去过云南前指,懂得料理枪伤,要用纱布穿过伤口来回搓把烂肉火药去除。有当事者说,两三下他又疼晕过去了。
我的老上级调去军委办公厅了(当时还有命令不收高干子弟),开始他还知道调进京的是哪些部队,后来就搞不清了,大都不敢整建制的调,番号少于15个。这样,你背后 总有另一支枪指着呢。不久听说,有三个人,分别是连、团、军级因为抗命被军法审讯,名字我都忘了,据说低级的被X了,军级就是38军军长生死不明。后来知道他还活着,大概是邓既没指明要杀,愿做蠢事的人缺。
在军内直接抗命是不明智的。徐勤先的借口是要书面命令,风险也是极大的。但军内和地方反对出兵的声音都很大,邓是孤家寡人。据说连杨尚昆都不赞成,邓毛毛也不赞成。邓的行为只能以独裁者的心态来解释。一个普通党员,连中央委员都不是,政府内无任何职务,动用军队坦克镇压学生,历史是不会忘记的。
事后传达文件组织学习超过半年。传达到邓小平说:”我们不能后退,后退就要垮台“时,本单位几百人鼓倒掌!后来上面下来人追查,不了了之。民心在那摆着,文革的那一套吃不开了。
这些传达我一次都没参加,借口是要退伍。拖了一阵,xx部领导给我部领导来信指明要我,我退伍了。
支持政府的要想一想,徐勤先军长冒被杀头开除军籍的风险是为什麽呢?他也受了民运美国之声的鼓动吗?
支持学生的要想一想,政府肯冒再大的风险平反吗?普世狗粮会满足吗?政府现在是非常克制了,不然在国内的狗粮能活到现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