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客

世事忙忙如水流,休将名利挂心头。粗茶淡饭随缘过,富贵荣华莫强求。
个人资料
kylelo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长篇史实穿越小说《时空客》(连载六十):亲情胜爱情

(2013-03-08 23:08:48) 下一个

人们常说,最完美的爱情在小说里,最完美的婚姻在梦境里。之所以人们会有这样的说法,就在于很多人把爱情与婚姻绝对化。不完美,才是真正的完美,所谓“月有阴晴圆缺”;过度追求完美,其实是毁了自己的生活,所谓“花无百日红”。爱情是属于婚前的事件,婚姻是属于婚后的事件。

 

有人又说了,难道婚后就没有爱情了吗?

 

这个问题,就如“恐龙灭绝”的千古难题一样。多数人认为恐龙灭绝了,是因为小行星撞击地球,导致大气温度聚变,结果是恐龙灭绝。而现在的最新研究发现,恐龙并没有灭绝,而是变成了鸟类。这只是物种进化的一种模式而已。

 

婚后的爱情也是如此,她并没有消失,而是变成了亲情。这种亲情,不是血缘关系的那种亲情,而是在理想化的爱情基础上,增加了分担生活快乐与烦恼的经历,相互依靠,相互鼓励,共同培育后代,让爱延续。

 

与“羽菁惠文”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里,会引来周围同事和朋友的猜疑。记得民国时期,路易斯神父说过这样的话:教徒们信奉的,应该是天主的仁慈与博爱,对感情的真诚与执着,而不是放弃与背叛。Kevin牧师也这样讲:基督教虽然提倡一夫一妻制,但并非不顾一切事实地去反对那些有真情的非一夫一妻制的感情。如果因为有真爱而被迫放弃,那也是违背自由与博爱精神的。

 

“小羽,你是家里上班工作最累,回家之后又操心最多的人。”

“我所做的,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在陪孩子们玩耍和教育孩子们方面,你最有智慧和能力。”

“我也是做自己能力可以达到的事情。也许,家里每个人都是如此。”

“是啊!你看,晓菁是家里最活泼最妖精的人,嘴巴叽叽喳喳不停,经常让大家感到开心;惠子是家里外部信息最多的人,最时髦的东西和打折的商品,她都是最先带回家;文静是家里最勤快的人,虽然有机器保姆帮忙,但收拾家里还是文静最拿手。还有6个孩子,每个都是那么有个性,给家里人带来的快乐也不一样。”

“可不是吗!星星比较稳沉,想象力丰富,动手能力强;辰辰很有创造力,与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样;蕊心喜欢唱歌跳舞,这是遗传;军儿很调皮,恶作剧多,胆子很大;Maria话不多,很有爱心,也很乖巧;Jeff对色彩和光线感觉非常敏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搞物理,要不就是艺术。”

“呵呵!你真是家庭医生啊!观察很仔细,分析得也很准确。”

 

“小羽,很多人不理解我们这样的家庭。你是怎么看的?”

“一夫多妻嘛!我过去是绝对不赞同的!与你在一起,开始也觉得有一种归属感,但后来惠子和文静的加入,我开始感到很失望,曾经想过逃避。在大家庭的生活中,在长辈们和小辈们的喜怒哀乐中,也慢慢习惯了与家人一起分享快乐与悲伤,理解了生活本身是一种自我诠释的经历。婚姻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或几个家庭的事情。”

“是啊,我也有同感。最初,在你和惠子之间,我也只是选择了一个。但后来我就无法选择了,完全听长辈的安排,也许这就是尽孝吧。”

“爱+爱=两倍的爱;爱-爱=无私的爱;爱X爱=无限的爱;爱/爱=唯美的爱。”

“爱的数学定律啊!不愧为搞财务的高手!”

 

对于这个话题,惠子是这样回答的:“我一开始只是对你有好感,后来,由于晓菁与我的对质,才发现我已经不能离开你。我只知道,无论何时何地,也无论心情好坏,我都希望能够一直陪着你,时刻想着你在身边的那种感觉。真正爱一个人是无法说出缘由的,真正的感情是两人能在最艰苦中的岁月中长相厮守,双方没有丝毫的索取,从而变成了亲情,因为亲情是一种更多的付出,超越了爱情本身。纵然暂时的离别是一种考验,但亲情却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情愫,在心底永恒。”

 

文静想问题很简单,说话也简单:“鱼对水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因为离开你,我无法生存。水对鱼说:如果没有鱼,那水里还会剩下什么?鱼又说:如果没有你,那又怎么会有我?”

 

在“羽菁惠文”4人之中,小镜子(晓菁)是最任性的人。曾经以为晓菁不会接受小羽、惠子和文静,但她的观点非世俗,也非时髦,而只是她自己真情的流露。

 

“小镜子,既然你还是觉得我与龙二少爷有差别,那你是否觉得你应该回到龙二少爷身边呢?”

“杉子哥,你现在问这个问题,可就太晚了。当初第一次与你见面时,我根本就没有觉得你与龙二少爷有什么差别。在我心里,你一直就是我青梅竹马、指腹为婚的丈夫,心地善良、职业高尚的有识之士。虽然我不喜欢花花公子,但你对我们4姐妹的花心,也还算是情有可原的。”

“可我没有经历过去你与龙二少爷之间曾经经历过的事情,而这些事情也许正是你最在意的东西。”

“我并不在乎先结婚后恋爱。如果真爱一个人,就要爱他原来的样子,爱他的好也爱他的坏,爱他的优点也爱他的缺点。你给与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可以信赖和可以依靠的男人。”

“这么说,我以后可得多陪陪你,把我最坏的缺点展示给你看看。”

“那就要看你如何表现罗!”

 

……

 

自从客厅的衣冠镜总是被晓菁占用以后,晓菁获得了新的雅号――小镜子。过去,我一直认为惠子拥有这个雅号是最合适的。可惠子每次回来,镜子都是被晓菁占用,我还真担心她们两个又会吵起来。

 

“小镜子?我喜欢这个雅号,有什么不好?”

“那是照妖镜啊!”

“家里人有谁没有照过?”

“呵呵!那就是一窝妖精啦!”

“呵呵!那妖精王是哪个?”

“还是小镜子啊!”

“呵呵!”

 

“小镜子,在重庆呆惯了,是不是觉得旧金山的山不是山?”一天晚饭后,我陪晓菁去附近的小山丘看晚霞。

“重庆是山城,又是雾都,这就与旧金山差别很大了。重庆的地势虽然也是起伏不平,整个城市只是修建在中梁山和铜锣山上,另外,还有一些小山丘,比如枇杷山、缙云山、明月山等,可旧金山竟然有44座小山丘,数量更多。”

“呵!你快成地势研究专家了。”

“逛街嘛!”

 

……

 

“杉子哥,你觉得Jeff将来会去搞物理?”

“只是猜测。有时候,遗传因素很重要的。你看,军儿喜欢开飞机,星星就喜欢思考问题。两人个性完全不一样,我又没有特意去分别教什么。我真希望家里有人继续从医。”

“嗯!我还想要个女儿,不是说一男一女才是好吗?”

“那好啊!可你原来还担心身材会走样的。”

“我觉得现在还不错,小羽姐和惠子姐教的方法,还真管用。”

“嗯!与过去相比,咪咪大了不少!更加凸凹有致了。”

“吔!要说性感,还是惠子姐了。你看看电视和街头的那些广告,那么多男人看,杉子哥你居然不吃醋?”

“惠子虽然是大众情人,可那也是职业决定的。我觉得,你更有味道。”

“怎么讲?”

“小羽有职业女性的干练味道,惠子有影视广告的胭脂味道,文静有小家碧玉的水乡味道,而你则是拥有自己独特的庭院深深的闺秀味道,就连说话也是那种风格。”

 

“杉子哥,我18岁时,曾经给我们两个编织过一对红色带球的围巾。可惜的是,不知道丢哪儿了。”

“哦,原来是你编织的!我一直收藏着。”

“真的?在哪儿?”

“在储物柜的黑箱子里。2012年我们来旧金山前,我特意放进箱子里的。在民国上海时,那对围巾与惠子的手绢放在一起,总觉得很特别,我还以为是惠子编织的。”

“看来,我们两个还是很有缘的。如果按年份计算呢,我要比你大好几十岁呢!”

“你呀!小妖精一个,妖里妖气,说的就是小蛮腰像蛇一样!千年蛇妖!”

“哼,我就是要像蛇一样缠着你!”

 

说完,晓菁蛇腰一扭,倒在我怀里,一对酥胸紧贴在我的身体上。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晓菁已经将玉舌轻轻送入我的嘴里,犹如美女蛇吐出的蜜剑,将我迷倒……

 

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天色早已暗下来。躺在草丛中的我们,赶紧穿好衣服,上车回府。

 

“杉子哥,如果下个月我大姨妈没有来,就是你今天干的好事!”

“有这么准吗?”

“呵呵!我相信直觉。”

“嗯,JeffMM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