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客

世事忙忙如水流,休将名利挂心头。粗茶淡饭随缘过,富贵荣华莫强求。
个人资料
kylelo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长篇史实穿越小说《时空客》(连载三十五):难诉离别情

(2013-01-09 16:46:40) 下一个

“到达”多伦多第二天的晚上(实际上还没有 24 小时),在晓菁(小羽)的敦促下,我决定给几个月没有联系的 Anja 打电话。

在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之前,我理了一下思绪,虽然这些事情已经在我脑海徘徊很久,但这毕竟是不可以回避的事情。

“ Anja ,是你吗?”手机通了。

“啊!你……你…… Kyle ,你在哪儿?这段时间,你 都 去哪儿了?为什么一直不联系我?”

“一言难尽啊!我现在多伦多呢!我想见你,你在哪里?”

“急死我啦!我现在家里。 Kyle , 7 点钟,老地方见吧! OK ?”

“ OK 。”我猜,这件事,几句话的确是说不清楚的。但见面的话,真的很担心自己说不清楚,控制不了局面。

在 Queen’s Park 一个转角的 Second Cup ,我还是在靠近南边的那个窗口等 Anja 。

记得年初的那个晚上,我与 Anja 在这里第一次约会,并向她求婚。可如今,感觉如隔千山万水,一切都不能挽回,内心只有懊悔和不安,真的希望 Anja 能够理解我的这个巨大过失!在我内心,我真不忍心放弃 Anja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

门铃“叮咚”一响, Anja 一身棕色格子连衣裙进来了,那么熟悉的身影和娇娆的身段,令我内心充满激情,恨不得一下子冲出去拥抱她。在一阵短暂的犹豫之后,我还是冲上去了!

“ Kyle !” Anja 看见我,一下子就抱过来了。这么熟悉的拥抱和体味,我无法拒绝,甚至有一种更加强烈的欲望,促使我吻了 Anja 。

“ Kyle ,好想你!”

“ Anja ,我也还是,每天想你。”

“知道吗? Kyle ,我有你的骨肉了。”

“什么? Anja ,再说一次?”我听到这个消息,头都大了。

“ Kyle ,我怀了我们的孩子。”

“啊!这……怎么会是这样?”

Anja 见我一脸惆怅与惊讶,也感到事情可能有些意外,问道:“怎么啦? Kyle ,我以为你会很开心的。上次你不是说你很喜欢孩子吗?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 Anja ,我真的很喜欢孩子,也很感激你为我们带来的这个小生命。只是,最近几个月,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

“可我们是早就计划好要结婚的呀!” Anja 用一双深情而期待的目光看着我。

接下来,我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讲了一遍。 Anja 瞪大眼睛,直摇头,眼泪汪汪。我又解释了几遍, Anja 还是一头雾水。

“ Kyle ,你说的好象天方夜谭,真是太离奇、太不可思议了!有什么证据呢?”

“ Anja ,你最近有没有收到我给你的信息? Facebook ?”

“有啊有啊!可我后来联系了一下对方,竟然是远在法国的一个亲戚。”

Anja 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有一个远房亲戚,他在回忆录中说他 1944 年 5 月曾经去过上海,遇到过一位中国医生,很有点像你讲的那个故事。那位中国医生送他一本中国古籍,叫什么《 TIANGONGKAIWU (天工开物)》,我那个亲戚送他一个‘地质断层结构模型’。后来,他们之间还有书信来往,谈到过时空穿梭的事情。”

“嗯,果真?那个‘地质断层结构模型’……”

“ Kyle ,你说什么?”

“你那位远房亲戚是不是叫 Philippe ,法国巴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地震学家?”

“对呀!你怎么知道?”

“ Anja ,我刚才不是说过, 1944 年 5 月,我就在上海当医生!”

“嗯, Kyle ,刚才听你讲那些故事,我也觉得这件事可能与你有关。但那位中国医生的名字好像是什么…… Xiaoshan Long ,不是 Gang Fang 。”

“ Anja , 我就是 Xiaoshan Long !”

“真的吗?”

“是啊,给你 Facebook 留言的,不是我,就是 Philippe 的家人,或者后人。”

“ Kyle ,真的难以置信啊!”

我拿出准备好的我与晓菁的护照、结婚照、刊登结婚启示的报刊、全家福、孩子的照片以及一些来往的信件。可 Anja 懂得的中文十分有限,还是不能完全消除她心中的疑虑。

“ Kyle ,我想明天去拜访你的太太和孩子们,可以吗?” Anja 充满好奇心,对于我的口头解释,不能完全相信。

“当然可以,我们现在还有很多麻烦呢!尤其是孩子们的身份问题。”

“是吗?如果一切都是真的,我一定会帮你们的。你知道的,我一向是很乐观的,只是这件事很难让我接受。”

“ Anja ,我对你是真心的,但这件事情也是真实的。我更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也是实实在在的。”

“ Kyle ,不管如何,我们的这个孩子,我都是一定要的,这也是我们一直希望的,你说呢?”

“嗯,我也支持你,我会负责的。我知道,这个孩子应该是圣母玛利亚赠送给我们的纪念,不是吗?”

“ Kyle ,我喜欢这个说法!我相信你是有责任心的。”

“这样吧, Anja ,明天我去接你。你带上 Philippe 的回忆录,去我宿舍,与我和我太太一起谈谈这件事。 OK ?”

“ Kyle ,那太好了!无论如何,我都要把这件事弄明白!”

“如果有照片就更好!”

“嗯,我回去就去找找。 Kyle ,那就明天见!”

“你自己要保重。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让你感到沮丧和不安。”

告别的时候, Anja 还是像往常一样,给我一个拥抱,一个亲吻。我也习惯了这种亲近的礼节,但今天的感觉很不一样,既有惊喜,又有遗憾。我不知道未来是否可以处理好我与晓菁(小羽)和 Anja 的关系,还有星星辰辰,以及尚未出世的法国血统的孩子。

第三天一大早,晓菁(小羽)就联系了自己那边的公寓主管;随后,晓菁(小羽)就给银行老板打了电话,说明原因之后,老板让她下周去办公室面谈工作的事情。说实话,晓菁(小羽)对工作还是有些期待的,那是她的专业。

最后,我们又联系了银行、电信公司、保险公司、物业管理等,开通了银行业务、手机服务,缴纳了一些费用。这些罗嗦事情,是很花时间的。

上午 10 点左右,我把 Anja 接来了。

Anja 一身碎花连衣裙,披肩短发,淡紫口红,胸前是我送的那枚白金十字架,展示出法国乡村妹子的浪漫风情。显然,是刻意打扮过了。

“ Anja ,很早就听说过你了!”两人见面拥抱,晓菁是有准备的。

“ Diana ,你真是太漂亮了!难怪 Kyle 会喜欢你!”

“可这中间有一些时空的错乱,才会导致现实的尴尬。你不会怪罪我吧?”

“唉, Diana ,我已经开始认命了!我知道,事情是无法改变的了。”

Anja 一看见星星( Daniel )和辰辰( Alice ),就惊呆了!说简直就是我的晓菁( Diana )的翻版!

Anja 与晓菁( Diana )见面之后,两人在一楼外面的树荫草坪上谈了很久,还有那些照片、书信和书籍,我则陪孩子们玩耍。看见两个女人如此促膝谈心,想必她们之间已经开始沟通,为了自己的爱情和孩子,接受这个不可思议的现实。毕竟,我与 Anja 之间不存在情感上的纠葛,我是这样认为的。

据说,加拿大有不少单身妈妈,但像 Anja 这样喜欢做单身妈妈的,并不多见。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西方女人比较独立,尤其是经济上。可像我的 Anja 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特殊了!当初惠子也是这样,也是一心想要蕊心。当然,最终的结局还是好的,如果我能够回到 2080 年。我也希望 Anja 能够顺利度过这个难关。

“ Anja ,听 Kyle 说,你现在已经怀孕了?”

“是啊,可我想要这个孩子。”

“那你以后怎么办?不可能一辈子一个人呀?”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虽然喜欢中国文化,但在这一点上,我还是喜欢保留法兰西文化。”

“ Anja ,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我和 Kyle 都可以提供的。比如孩子的生活费、教育费、医疗费等等。”

“放心吧!请相信我,我自己有能力的。其它的事情,加拿大的法律还是很完善的。”

“ Kyle 、 Diana ,我有个叔叔对时空穿梭很有研究,我们可以去找他帮忙,也许他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帮助,比如 Daniel 和 Alice 的身份问题、血缘关系鉴定问题等等。你们说呢?” Anja 对我和晓菁说这样一番话,令我和晓菁非常惊讶,彷佛她就是我们家的一员,尤其是说“给我们提供一些帮助”。

“ Anja ,你真是好人。我们可以姐妹相称吗?”晓菁( Diana )很感激。

“那太好了!我喜欢中国文化,中国女人喜欢结拜姐妹的。我今年 24 。”

“我今年 25 ,那你就是我妹妹, Anja !”

“姐姐, Diana !” Anja 也会说几句简单的汉语。说完,两人拥抱起来。

“可你一个人怎么办呢?我说你一个人带孩子。”晓菁( Diana )有些愧疚。

“我爸妈也喜欢外孙,他们可以帮忙照顾的。而且, Kyle 也是很喜欢孩子的,是吗? Kyle ?”

“对对,那当然!不要担心抚养问题。中国文化,最重要的就是亲情。你不是喜欢中国文化吗?再说,我们的孩子,也是我第一个有法国血统的孩子,我怎么会不管呢?”

“嗯。 Kyle !” Anja 一手抓住我,然后又立即放开,停顿了一下,继续说:“ Kyle ,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开业,诊所只好临时关闭了,我没有征求你的同意。你觉得呢?”

“按照政府和行业要求,你做的是对的。我过几天就去重新办理开业手续,可能会很麻烦。 Anja ,你愿意在我诊所继续工作吗?”

“恐怕不行了,你看,我肚子慢慢大起来了,最多还能工作 3 个月。所以,建议你最好请一个新护士。这段时间,我来把所有的业务教给她。你说呢? Kyle ?”

“ Anja ,你考虑很周到!”

“还有一件事,本来我没有在意。因为你们的事情,我才想起来。教会有一个韩国女孩,她家里也是与一个上海人的祖辈有关系,我不知道这件事是否与你们有关。”

“你是说 Julyoung ?”

“嗯。”

“想起来了,好象原来听说过这事儿。过几天我去问问。”

“ Anja ,我们一起去吃顿饭,中国餐!”

“好啊!走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