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Maybe(3)—— 举手之劳

(2019-03-07 23:12:23) 下一个

 

开车经过公交车站的时候,我一眼扫到路灯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我下意识地带了一点儿刹车,在后视镜里看到站台上的姑娘也正在看着我的车子。

大晚上的路上没什么车,我很果断地倒了回去,摇下副驾驶的车窗凑过去喊:“嘿,嘿嘿!吴。。莼璐,对吧?”

吴莼璐也弯腰下来对着我腼腆地笑:“许老板。”

“你干嘛呢?”我问她。

“等公交车。”她朝我车后看了看,拨开被风吹进嘴里的一缕头发,说:“晚上班次少,还没来。”

我颇有些奇怪,问:“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刚从宿舍搬出去了,”吴莼璐朝身后指了一下,告诉我道:“租的房子很热,买了一个旧电扇。”

我打开车门下去,这才看到地上的电风扇。我顺手就拎起来,对她说:“上车吧,我送你。”

吴莼璐犹豫了一会儿,踌躇道:“不用了吧,我住得远。”

我直接把电扇丢进后座,然后拉开副驾驶的门,用眼神示意她坐上去。吴莼璐的脸上带着盛情难却的尴尬,还有些许女孩子的娇羞,也许是看我表情坚决,倒也没有再拒绝。

“许老板——”

“我不是老板,不要这样叫我。”我淡淡地打断她,问:“你家住哪儿?”

吴莼璐报了地址后便不再说话,扭头看着窗外,好一会儿之后她轻轻地问我:“你抽签没有抽中我,是吧?”

我愣了一愣,才想起来我上次信口胡扯的事来,下意识地瞟了她一眼,她正咧着嘴高兴地笑,我嘴角抽了抽,反问:“你也没有打电话给我啊?”

“因为你说,抽中了会通知我的,”吴莼璐很认真地看着我,说:“你没有通知,那就应该是我运气不好,没抽中。”

我笑了笑,沉默不语。

大晚上的环线上车很少,没多久就到了她家楼下。这是一栋六层高的老式公寓楼,停车后我把电扇拿出来,问她:“你住几楼?”

“502。”吴莼璐伸手来接,我避开她的手,说:“挺重的,我帮你拿上去。”

“不用了不用了,”她连忙摆手,急迫地说:“我自己可以拿。”

“怎么了?”我抬头朝顶楼看了看,问:“不方便啊?”

吴莼璐微微蹙眉,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的问题。我做出轻松的姿态来,半开玩笑地说:“你是怕家里有人的那种不方便,还是怕家里没有人的那种不方便?”

我看着她的表情颇为认真的模样,忽然觉得这小姑娘挺有意思的,好声好气地说:“我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都已经送到这儿了,拿上去对我来说不过举手之劳,但是对你来说这破电扇分量还挺重的,所以我不过是想帮忙帮到底而已。”

吴莼璐不好意思地笑了,低声道:“我一个人住。”

“噢,”我点点头:“那就是怕我是衣冠禽兽?你放心,我没有饥渴到那个程度。”

“我不是怕这个。”她赶紧解释道:“刚搬进来没几天,家里特别乱,我是不好意思让你看见。”

“跟我绕着弯子要电话号码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不好意思呢?我还觉得你挺玩得开的,”我假装嘲笑她,说:“怎么突然就不好意思了?欲擒故纵啊?”

她抿着嘴巴脸红了,我拎起电扇就迈步朝楼上走,边走边说:“放到你门口我就走,不看,行了吧?”

吴莼璐跟在我身后,脚步轻轻的几乎听不见。楼道里的声控灯随着我的步伐一层层亮上去,墙上照出一高一矮的两个影子,始终保持着固定的距离。到了五楼我把电扇搁在502的防盗门外,转身对她说:“不用谢,我走了。”

她一把拽住我的胳膊,说:“哎别,我拿瓶饮料给你,喝一口再走。”

我低头看着她轻笑,一语双关:“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我不渴。”

看得出来,吴莼璐还是一个比较单纯的姑娘,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我这句玩笑,只是拽着我没有松手。

我能理解她的想法,大老远地送她过来,再帮忙把东西拎上楼,于情于理她都该请我喝口水说声谢谢,是个基本的礼貌问题。但是,这会儿接近半夜,她一个小姑娘独自居住,让个陌生男人随便进去似乎也不是一个有脑子的决定。

我由着她做了一会儿内心的挣扎,才伸手摸摸她的脑袋,说:“小姑娘,真的不用了,大哥哥我还有事呢,你早点休息吧。有空,去我店里坐坐。”

说完,我就轻快地下了楼。

老式住宅小区的车道特别窄,晚上路边停了一溜车后就更显逼仄,进来的时候还没太多感觉,可这会儿黑灯瞎火的要朝后倒车就很不方便。

我慢吞吞地朝外面挪动车子,突然后面出现一个人影吓了我一跳。再一瞧,吴莼璐竟然跑下楼了,站在后面做着手势让我倒车。有她帮忙确实省心很多,不一会儿我就调转了车头上了主道。

她跑到我的窗口,我按下玻璃道:“谢谢你了啊!”

“这个给你,”她递给我一个保温杯:“我自己做的凉茶,跟酸梅汁差不多的味道。”

我没客气,接过来塞进茶杯架里,边换档边关照她:“上去吧,你们楼下连个铁门都没有,你把门锁好注意安全。”

“许。。。匠熙。”吴莼璐有些不习惯喊我的全名,中间打了个结。

我踩下刹车,扭头看着她:“还有事儿?”

“这里一段小路不好走,”她认真地说:“你小心点,慢慢开。”

“好,”我温和地说:“知道了。”

尽管我看过她很多张网上的照片,也一本正经面对面盯着她瞧过,但是我并没有用心留意过她。老实说,就是不走心的那种看,对我来说,大部分女孩子都差不多,尤其是学生,乍一眼似乎都一样,无非是这个眼睛大一些那个下巴尖一些。

她弯腰凑在我的窗口,大部分脸都在路灯的阴影下,只有鼻尖上细密的汗珠透着亮。可就是这点光亮,让我觉得挺感动,她肯定是匆忙跑下来的,为了送一杯饮料给我。

别的不说,真诚,总是动人的。

我看着她在后视镜里慢慢变小,胸口荡起一股不知名的感受。她有点像我楼下小花园里的流浪猫,远远的时候流露出来几分亲近,可真等我靠近了,它又好像生畏似的退远些。

我没有按起车窗,放慢车速享受晚风拂面。在上环线之前停红灯的时候,我已经在想着什么时候打电话把她约出来,吃顿饭或者看场电影什么的。

绿灯,起步。

车速加快了之后我感受到了风的浮力,像是要把车子托起,连带着我都轻飘飘的。每一次深夜在高速上开快车的时候我都有这样的感受,仿佛整个人从里到外都空虚了,被夜色给浸透了。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cornfield 回复 悄悄话 等下篇,瓶子的每个故事都很吸引人!
28年华 回复 悄悄话 瓶子!我们在等下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