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中篇】盈盈一段春(18)

(2018-10-17 01:08:37) 下一个

 

从商场出来上了车,左盈突然想起来,问俞越:“明天你应该也休息吧?”

“对。”俞越发动了车子开出停车场,不经意地说:“明天不能陪你,我要去跟师傅做木工。你不是想要床吗?我师傅说来了一批椴木,虽然不算什么高档材料,但是这种木头结构细腻光泽度也好,做出来的东西结实耐用。”

“我能不能跟你去看看啊?”左盈很好奇。

“手工作坊仓库,里面乱七八糟又有很多粉尘,”俞越皱眉道:“我要弄一天,你去了无聊不无聊?”

“你不在,”左盈说:“我在家更无聊。”

俞越拗不过她,只能答应了。

其实,木工作坊没有左盈想象中那么差。有一个仓库是工作间,另一个是成品半成品的储藏室,剩下的地方是上油漆的地方,或者让木头自然干燥的堆料场。

俞越的师傅姓吴,五十多岁的年纪,长得很面善,人也很好说话。看到左盈,他稍稍有些惊讶,然后一听说是俞越的女朋友也是同事,便很客气地给她拿了椅子和坐垫,还有一个小茶几,让她能看着俞越干活。

左盈晃荡了一圈,很明显,这里主要是传统工艺做的家具,不管是柜子还是桌子,看起来都比较质朴没有多少装饰和细节设计。

俞越在木料堆里面翻翻捡捡,然后拿着几块比较小的碎料去找师傅商量了一会儿,回来给左盈看,说:“找到一点儿柚木,做不了什么大东西。正好,师傅要教我弄全透燕尾榫,我做一个简单的首饰盒送给你妈妈,你觉得怎么样?”

左盈愣了一下,眼睛一亮,说:“好啊,这个礼物很有心意!那我爸呢?他有没有份?”

“你让我想想,”俞越摸着下巴道:“看看有什么材料再决定。”

“你手工不行,创意就得别出心裁一点。”左盈笑嘻嘻地说。

俞越摇头:“你就不能鼓励我一下,光打击。”

从这天开始,左盈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去处,那就是这个木工厂。他们俩一有空闲时间就跑来这里做东西,不费钱又玩得开心。她帮着递递工具,有时候也能用砂纸打磨点小东西,或者喂喂他们厂里收留的几条流浪狗。

她喜欢看俞越干活的样子,虽然他只是穿着一条旧牛仔裤一件破外套,但是木工这种带着男人力量的动作,特别适合他的气质。她忍不住想,他绝对不是一个坐办公室西装领带用电脑的白领款。

偶尔吴师傅出去买东西,左盈就会违反师傅订的“安全条例”跟俞越偷偷腻一会儿。听到师傅回来的动静,她赶紧去门口坐好,若无其事地逗逗狗,不让他们靠近工作台。这种日子,她觉得很享受。

俞越不熟练,一边学习一边做,速度很慢,好久好久才完成了两个礼物。

给她妈妈做了一个单层的简洁的首饰盒,里面隔开小格子,底下垫着丝绒垫。他没有好高骛远,只在他能力范围之内精心制作,所以出来的成品给人感觉简约洗练,单纯又充满力量。他给她爸爸做了一个围棋盘,端出来能做个茶盘,也能直接在上面下围棋。左盈看着就知道,她爸妈一定会喜欢。

他们俩交往的时间不长,也从来没有谈起过将来要走到什么样。于是,左盈就是以男朋友的身份介绍了俞越,跟爸妈交底道:“我跟他现在处得挺好的。”

“小伙子长得精神,看着不错。”她爸爸见了俞越挺喜欢,礼物也立刻就用上了,拿了棋子出来跟他高高兴兴杀一局。

左盈问她妈:“你觉得怎么样?”

“还可以吧,跟叶成也没啥大区别,”她妈妈有点犹豫,想了想问道:“外面不错的小伙子很多,你就非得在刑警里找吗?”

“我每天接触的,要不就是刑警,要不就是犯人,”左盈没好气地说:“你要我找犯人啊?”

“你怎么说话的?”她妈妈拍了一下她的屁股,骂:“我是这个意思吗?你怎么不能好好说话呢?”

坦白说,左盈觉得这顿饭吃得还是挺好的;俞越跟她的父母,聊得也是挺好的。相互都有一个不错的第一印象,至少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好开端。

所以,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没多久之后,她爸妈突然对她说:“我们希望你跟俞越不要再谈下去了,早一点结束,对双方的伤害都小一点。”

“为什么啊?”

“我们对他的家庭不是很满意。”

“经济条件?”

“那只是一方面,”她妈说:“你大伯找人翻了一下他的背景,他以前打过人,差一点留了案底,你知道吗?”

“男生,打过架不算太离谱吧?”左盈忍不住蹦起来。

“你冷静一点听我把话说完。”她妈妈神情严肃,很认真地说:“我们不希望你找一个经济条件太不好的,过得太辛苦,天下父母估计都会心疼自己的女儿。左盈,你不能把你的眼界就放在你眼前的这些同事里,也许你觉得他已经蛮优秀的了,但是你认真想一想,我们身边随便哪一个亲戚朋友家里的孩子,拿出来都不比他差。这是其一。还有,他家里的事情挺多的,他打了他父亲是因为他父亲对他母亲动手,这算是家暴吧?你知不知道,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孩子,很可能有强迫重复性心理,以后也许会跟他父亲一样的,到时候你怎么办?”

左盈看了看她爸爸,爸爸说:“我明白你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想单方面强迫你做什么,你妈说得是不是一丁点道理都没有,你心里应该很清楚。不要冲动,好好地考虑一下我们的意见。”

左盈沉默了好一会儿,现在这个时刻越冲动越不可能有转机,于是她点头道:“好,我认真考虑一下。”

她回到自己的小窝里,给俞越打了一个电话,他可能在加班所以没有接。过了一个多小时,他打了过来。左盈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已经在那头低声道:“我知道你找我是什么事,你妈妈给我打过电话了。”

“她找你了?”左盈问:“那,你怎么说的?”

“我说我觉得她说的是对的,”俞越很平静地说:“左盈,你应该接受他们的建议。”

“你是说,”左盈缓缓道:“我们分手?”

“对,”俞越顿了顿,道:“我已经接受了。”

左盈握着手机,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俞越跟她相处的时候总是百般迁就,花钱的时候就跟明天日子过不下去也无所谓的那种决然态度。

其实他早就知道有这一天,他知道他们不会走得太远,他早就准备好了。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Tennis大满贯 回复 悄悄话 父母从内心是为子女好,但妈妈直接打电话这种做法会害得左盈一辈子都不幸福,甭管她最后嫁给谁.
cornfield 回复 悄悄话 猜测左盈不会那么容易放弃的,余越也是不容易...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年轻的时候我们不懂生活。
若妖 回复 悄悄话 问好瓶子!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左盈父母有common sense,但女儿恐怕没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