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短篇】梦境(7)—— 分裂

(2018-05-15 18:20:17) 下一个

 

“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Zach微微欠身,说:“当然,你完全可以不理睬我。”

“没关系,”我耸肩:“你问吧。”

“你有没有。。。有没有。。。想过。。。”Zach有点说不下去了,手下意识地摸了摸枪套,然后把刚放下的饼干又抓起来玩。

“你是想问我,有没有想过真的跟Hall走?”我沉吟一下,慎重地点头道:“有。很多很多次。I must be crazy,对吧?”

这种念头最强烈的时候,是跟着Hall做10 mile tempo run的时候。

他早已没有了跑步的衣服,所以只要不是冬天,他都光着上半身穿着条短裤在街上跑。

他是born to run的类型,我见过的最好的pacer。我跟着他的步伐,能看到他栗色的自来卷头发,是他自己对着厕所的镜子剪出来的所以长短不一,随风晃动;能看到他舒展的长腿,腿部的肌肉随着蹬地和着地的受力而紧绷颤动;还能看到他频繁侧脸过来检查我的位置,栗色的皮肤上的汗珠在阳光下闪动。

鞋底落在地上,发出轻轻的摩擦声。

我跑着跑着就控制不住去想,what if,we keep running,we don’t stop?

我悄悄地google过Hall,就像google某个名人那样。

他有过意气风发的年华,是跑步带给他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始终割舍不下这一块领域,属于他的领域。有时候跑完,Hall会直言不讳地告诉我:“我很珍惜跟你这样的长跑。”

我有这么一丢丢的好奇,到底是珍惜长跑,还是珍惜跟我一起的长跑?

我不太想问他,因为Hall喜欢用某些他认为很酷的词,而并非他的本意。

比如,self-evident。再比如,corroboration。

“马拉松不仅仅是把你自己从起点挪到终点,”Hall望着天空,似乎试图在背诵什么名句:“以什么样的方式达到终点,这更重要。”

我点头:“嗯嗯,我要用跑步的姿态从起点到终点,这才是run a marathon。”

“我不是这个意思,”Hall翻翻白眼:“Never mind.”

Zach对我微笑:“这样的想象,有时候被我们称为fantasy,增添一些古怪的乐趣。”

也许吧,生活中的老实人,往往就是欠刺激。

如果跟着Hall出走是我的fantasy,那我可能病得不轻。我不太愿意相信这样的说法,我觉得,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需要一些催化剂,来激活来开启我们自身因为种种原因而关闭或者不自知的部分。

就像Hall认为的,被我们国家洗脑的那部分。

“我其实挺想谢谢你,给了Hall很多理解。”Zach对我温和地说:“理解,是对他人最大的善举。对于他的经历,他的命运,他的境况给他造成的一切给予理解,甚至某种程度的肯定,是很温暖的举动。Hall is lucky。”

“命运是个big word,”我注视着Zack,说:“Hall说过,这个词意味着我们对某件事和某个人的无能为力。”

“He is right.”

某个心理医生说过:性格浓缩着我们童年的一切人际关系。

Hall被他母亲从养父母那里弄回来之后,试图逃脱过,然后被抓回来“享受母亲的爱”。这样的经历我从未有过,所以根本无法去体会他的那段转折对他的影响。但是,很明显,他无法享受任何亲密关系。对他来说,亲密关系意味着控制,身在其中,他总是有着很大的无力感。

我忽然无端端地对Zach毫无章法地说:“I think I’m some kind of broken.”

“Sorry,”Zach问我:“Come again?I don’t understand.”

“我有一份很正常的工作,一个很正常的家庭,一个老公两个孩子。我是normal,他是abnormal,”我想了想,说:“每一次我跟Hall一起跑步的时候,都有不少人会好奇地看我们。因为我们两个拼在一张图片里,是很奇怪很不和谐的。可是,我跟着他tempo run的时候,自我感觉是无与伦比的和谐。What’s wrong with me?”

“我对我的心理医生问过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我要接近Hall,楼梯上那一幕究竟改变了什么?”Zach的回答并不婉转:“我们都分裂了,跟一个与自己丝毫不类似的人走得很近。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这种外在的分裂,其实是内在分裂的结果。”Zach说:“压抑了我们自己abnormal的那部分,投射在Hall的身上。The degree of our craziness depends on a lot of things.”

“比如?”

“比如你对自己的本质了解有多少?越不了解自己,越容易做一些疯狂的事情。”

“Like…abandon family…husband and kids…running away with a homeless junkie.”

Zach微笑:“Something like that.”

 

(未完待续)

 

 

说几句话,码这样的故事,非常需要感觉。

感觉不到,文字就流动不出来,我是一个非常感性(神经质)的人,对我来说写得“好”“不好”,不是客观的东西,感觉不对就是不对。

Maybe I'm crazy too.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羊脂玉净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常如' 的评论 : 跑步的时候,很多时间胡思乱想或者做白日梦呀!
AlaskaLilyD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的好文章! 很感动。 你的感觉真好!
常如 回复 悄悄话 有些好奇,什么情况下激发瓶子想到这个故事,写得真好!
羊脂玉净瓶 回复 悄悄话 老舍先生不是说过吗?我写作不是因为我有水平,而是因我有感情。

他是谦虚,但是对我来说确实是适用的。有感情,有感受,有体会,有经历,所以才会想写下来。。。
IJKL 回复 悄悄话 靠感觉 所以这个故事尤其珍贵啊 ????
shilin 回复 悄悄话 你说“理解,是对他人最大的善举”。你字里行间一直散发着这份气息,也很温暖。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