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短篇】久别重逢(12)—— 拿你怎么办

(2017-11-13 22:46:17) 下一个

 

宋飞一个翻身把栗小游掀到身上坐着,一手松松地扶着她的腰,脑袋则枕着另一条胳膊,微微抬起下巴懒洋洋地说:“你在上面。”

这个姿势让她的身体几乎一览无余,栗小游起初有些害羞,问:“为什么?”

“方便我看着你,”宋飞单手摸上她的胸,随后缓缓下滑回到腰上,故意直白地问她:“再说,咱们还没试过这个,你就不想跟我试试么?”

栗小游双手撑着他的胸口调整了一个稳当些的位置,脸上的羞涩渐渐褪去,低头看着他说:“我的健身教练在给我做腿部臀部力量训练的时候,开玩笑说过,锻炼好了,以后就算我不打排球了,等有了男朋友也是会用得上的。”

“学校的教练敢跟你说这种话题?”宋飞挑了眉毛问:“谁啊?”

“不是学校的,”栗小游摇头道:“我妈妈给我请的外教,欧洲来的。就在酒店的健身房里给我单独训练。”

“噢,我说呢,”宋飞若有所思地说:“差点忘了,你可是豪门千金。”

“你真的觉得我像豪门千金?”栗小游皱眉看着他问。

“打扮很朴素看着确实不像,而且我还见过你搭地铁,”宋飞坦白地说:“可是换个角度,你在悦榕庄的健身房,请私人外教训练,还在那里吃饭喝酒。你的‘平常生活’,可一点儿都不平价啊!”

栗小游扁扁嘴,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说:“那我就说不好了。我妈妈和悦榕庄的老总关系不错,那里虽然对外开价高,可是我们私下借用一下,估计应该不花费什么。”她顿了顿,接着说:“也许是我妈很看不惯那些所谓富二代们的做派,所以她尽量避免让我们变成那样吧。怎么说呢,她当然会满足我们的生活和学习需求,但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穿衣服不管是我和哥哥自己买还是妈妈给我们买,都不会是特别贵的什么名牌,零花钱也不会特别多。反正,我们和班上的同学们没有什么大不同,绝对不是什么金枝玉叶公子少爷。”

宋飞好奇了,问:“那你家呢?难道不是豪宅?”

“不是,”栗小游摇头,说:“我爸妈离婚的时候,我爸给了我妈一笔钱。她卖了旧房子,再添了点钱换了一套靠近我和哥哥中学的大复式。然后就一直住到现在,没有搬过家。你想,哥哥上大学走了,我再上大学走了,妈妈一个人住都嫌太大呢!”

“我知道了,”宋飞说:“你们俩都是好孩子。”

“跟爸爸分开后我妈才开始经商的,算起来总共也没有多少年,”栗小游耸耸肩,说:“我哥哥那时候对我说,看到妈妈一下子多了不少白头发,估计生意没那么好做,所以我们能帮忙的就是让她省点心。单亲家庭的小孩,未必个个闹腾,也有像我们这种懂点事理,知道多担待点的。”

宋飞沉默了一会儿,舔了舔嘴唇,说:“趴下来,给我抱抱。”

栗小游顺从地趴到他胸口,宋飞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胳膊松松地环住她的背,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问:“回去了之后,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你想拿我怎么办?”栗小游抬起头来问他。

这时候,宋飞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摸过来看了一眼,不满地咂了一下嘴,按下了接听键。

栗小游趴回他的胸口,耳朵贴着皮肤听他说话时候胸腔的震动。听起来是个工作电话,她趴了一会儿又抬头看看他。宋飞闭着眼睛说话,睫毛根根分明,他微微皱着眉头,神情严肃而专注。她伸手去摸他薄薄的嘴唇,宋飞立刻睁开了眼睛,抓住她捣乱的手,直接含了一根手指在嘴里,也不在乎说话有点含糊不清。

“最快也要周二,”宋飞说:“估计下午能到。”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宋飞的表情变得很不耐烦,但是语气依然温和礼貌不急不缓:“我明白我明白,但是机器现在不在本地,所以我会让他们明天一早就运出来。”

栗小游听了一会儿,抽了手出来坐直了身体。他们俩都没有穿衣服,她稍稍从他大腿移动到膝盖的部位,好奇而认真地注视宋飞最男性的部位,一脸若有所思状。

宋飞被她盯得浑身难受,电话也打不下去了,匆忙挂断。丢开手机,他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问:“有你这么看的吗?没见过裸体男人啊?”

“可不就是没见过么?”栗小游老实地说:“只知道一个大概,近距离的真是第一次。”

“那你也稍微含蓄点啊,”宋飞大力拍了一下她的臀部,说:“让我感觉像个标本,多难受?”

“我上初中那会儿,学校里有生理卫生课,”栗小游一边回忆一边笑着说:“我就特别想看看实物和图片有什么不一样。所以暑假里有一天,我哥哥午睡的时候,我就摸进他的房间里去了。”

宋飞的眉头简直纠结到了一块儿,问:“你这是什么脾气?”

“我就是按捺不住好奇心,”栗小游继续说:“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个台风雷雨天,天色漆黑漆黑的。我哥哥光着上半身,下面就穿了条沙滩短裤,睡得很熟。我看裤子不容易扒下,弄醒他就不好了,所以就想从裤管里瞧一眼。没想到,刚掀开裤管,突然就是一个闪电伴随一声平地惊雷,把我吓得尖叫着跳起来。我哥哥醒了,看到我在他床上,以为我是怕打雷,翻了个身缩到角落里睡,让我在他脚跟那里躺会儿,等雷雨过去再走。”

“瞧瞧,”宋飞吓唬她:“你干的事儿要遭雷劈吧?”

“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所以再也不敢了。”栗小游笑得贼兮兮的,再瞟了一眼他的关键部位,说:“看你,应该没关系的。”

宋飞忍不住把她拉回身上趴着,他觉得她看起来就像是一眼泉水,皮肤又像是细白瓷,在日光下闪着柔和的光泽。不知怎么的,就感觉她身上有种稀薄的热气缓缓蒸腾,哈在眼睛里不免带来一点儿湿润。

宋飞无意间看到衣柜的门开了一半,刚好把镜子朝着床。他看到他们俩的身体贴合缠绕,仿佛是看电影,活色生香。栗小游的眼睛闭着,浑然不觉他们的影像看起来是多么天生地配。

也许,这就是最浪漫的时刻吧。

“之前我们正说一半呢,”栗小游的声音闷闷地传来:“你想拿我怎么办?”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