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久别重逢(6)—— 裸心谷

(2017-10-31 00:08:32) 下一个

 

“别担心,很快就到了,”宋飞把车开到偏僻的山路里,四周的一切都黑得让人透不过气来似的,他不再虚张声势地试图吓唬栗小游,简简单单地说:“我带你去裸心谷。”

“噢,我听妈妈说起过,”栗小游的话含而不露,淡淡地说:“但我从来没有来过。”

七拐八弯地摸进山里,没多久到达一个岗亭,值班的工作人员很礼貌地询问了宋飞的名字后,打开了大铁门。再拐多两个弯,便是酒店大厅。

门童飞奔过来打开车门,宋飞随口道:“我们没有行李,你直接去停车就好。”

栗小游穿着宋飞的超大夹克,斜挎着她的健身包,裸露出两条腿站在黑漆漆的夜色中。宋飞穿着衬衣长裤,连个随身的包都没有,引得门童用诧异的眼神多看了他们几眼才跨入车里。

“你睡觉那会儿,我订了一个房间,”宋飞伸手,手掌自然贴在她背上,朝大厅里慢慢走慢慢说:“没什么选择,只剩下夯土小茅屋,委屈你一下了。”

栗小游没有说话。

宋飞很快办理完了手续,有个工作人员过来请他们到外面坐上一辆高尔夫球车,在夜雾里看不清方向,但是能感觉到车子顺着山体弯行了一段,然后停在一个圆形的茅草屋前。

“您订的餐,一会儿就会送到门口来。”工作人员放下他们,微微欠身,礼貌地告别。

开门,插卡,通电,关门。

栗小游好奇地打量了一下所谓的房间,真的就是宋飞说的夯土小屋,没有精致的修饰,粗狂而原始,她几乎能闻到泥土的气息。中间一张大大的木床,床幔床帘和床品都是清一色的白,熨烫得一丝细纹都看不见。

房间里温度适宜,栗小游脱下了外套,穿了个运动背心站到落地窗前看外面。

宋飞知道她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看到玻璃上映出柔柔灯光下的房间。他也不着急,在沙发上坐下,点了根烟,大大方方看着她的背影,半玩笑半认真地问:“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么?”

栗小游没有回头,说:“宋飞。”

“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么?”宋飞接着问。

栗小游不说话了。

宋飞盯着玻璃中她的脸庞看,映出来的镜像有点虚化,脸蛋显得饱满圆润,由圆润带出一点娇憨,再由娇憨透出些许固执。但再多看两眼,她表情中的那份清洁宁静又那么清晰,犹如一幅工笔画一般,未必如锦如绣,却又细腻而内秀,在黯淡的夜色里,反射出点点光亮。

这时候,墙上的挂钟发出一点细微的轻响。他们同时扭头去看,原来已是午夜十二点,秒针跨入新的一天。

对于这个夜晚,宋飞是清楚一半,糊涂一半。他刻意避开年轻女孩已经好几年了,为什么今天会开两个多小时的车子,带着一个陌生的女孩来到裸心谷?

答案肯定是有的,只是犹如沉渣一般,凝结成块沉在了心底,他并不想去求甚解。

栗小游忽然一个转身走过来,侧身坐到他旁边,蜷起一条长腿在身下,一条胳膊搭到沙发背上撑着脑袋看他,另一条胳膊伸过来,冰凉的手指摸摸他下巴上的胡渣。

没有只字片语,甚至完全没有挑逗的意味,就这样一个简简单单几乎是随性而来的动作,让宋飞一下子觉得喉咙有些发紧。

栗小游眨了眨眼睛,轻轻地说:“我们已经在这里了,你觉得,我真的在乎你是做什么的么?”

说着,她的手从他下巴一下子滑到他脖子后方,稍稍用力拉近两人的距离,把嘴唇贴到他嘴唇上,没有更多的动作,只是轻轻贴着。

她的嘴唇也是凉凉的,宋飞等了好一会儿才感觉捂暖了点,抬手扶住她的脸,调整一下角度,另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背让她更加靠近自己,舌尖挑开她的牙齿滑入她口中。

灯光并不明亮,窗幔半悬半挂纱帘影影绰绰,时间和空间也被虚化了。

宋飞觉得某些沉在心底的东西忽然就被激荡起来了,他几乎是由着男人的本能而动,扶着她脸的手落到她的肩头,毫不费力地拽下她背心的一侧肩带。手掌覆盖上去,揉捏她滑嫩饱满小巧的胸部。拇指把玩揉搓顶端,暗示着一种更亲密的接触。

栗小游没有推开他,没有移动身体,软软地窝在他怀里任他为所欲为。宋飞浑身的血液都开始奔腾起来,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冲动。

他对栗小游没有丝毫把握,每一次,她的反应都跟他以为的背道而驰。

盯着他这么久,他以为她会找个机会跟他认识,但是她没有;

既然从不打算主动认识他,他又以为她一定会拒绝他明显过分的邀请,但是她也没有。

想不起来她是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对他干什么。

从天而降的栗小游,履历背景简单到犹如白纸上的寥寥几行大字,可一言一行却又诡秘到谍影重重,让宋飞有种如临深渊的心情。

栗小游的身体在他的抚摸下逐渐有了反应,胸前的粉嫩悄然挺立,顶在他的掌心,清清楚楚的一点,随着她的呼吸规律地触碰他。

宋飞管不了这么多了,都这么大的人了,跟他到这儿来,是要做什么,她心里应该是很清楚的。于是,他很快除掉她身上的衣物,解开了自己裤子的束缚,压开她的腿就往里一送。

刚开头很有几分艰涩的意思,宋飞的脑子刚停了一停,栗小游刚好在他胳膊上抓了一把,指甲划破皮肤的尖锐疼痛传来,他腰部用力再送了一送,一股热力紧密裹住了他,顿时通体舒泰。

宋飞睁开眼睛,把双手放到她的腰上,她的皮肤清凉滑嫩,手感极好。只见她紧皱着眉头咬住嘴唇闭着眼睛,表情非常古怪。宋飞心头突突一跳,稍稍抽出自己低头一看,已然明白过来,脸色顿时发青,问:“你怎么不告诉我?!”

“八年前,我们见过,你不记得了。”栗小游再次伸手拉住他的胳膊,说:“我在姑妈家里暂住,你来推销蒸汽机的。有印象么?那个叫安蒂蔓的别墅区?”

宋飞呆立在那里,半天无法动弹。

这时候,门口传来剥啄地敲门声,服务生低低地说:“宋先生,送餐!”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爱在春天 回复 悄悄话 嘎然而止 :)期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