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短篇】久别重逢(3)—— 半决赛

(2017-09-08 23:58:37) 下一个

 

到了周六晚上宋飞才知道,说是T大的主场,其实还是借用了学校北区紧邻着的排球馆。北京奥运之后,全国很多地方都开始投资面对公众的排球训练场馆。在省里制定了为沙排培养后备人才的新目标后,就把几个排球馆装修改造加建了一个沙排场地。

王慧带着宋飞找到了座位,坐下后从包里拿了一瓶矿泉水出来递给他,说:“看,今天人很多。本来她们俩没人看好,现在一场场下来,竟然被她们拼入了半决赛,学校都挺意外的。尤其是栗小游,她的身高在排球运动员里实在是太矮了,才1米7出头,所以她转投沙排是个很好的选择,沙排国手张希不过1米73.”

“说得是,”宋飞赞同,喝了一口水,问她:“你还没说,怎么这么快就搞到她这么多信息的?”

“靠我们的实验室啊!”王慧笑着眨眨眼,说:“如今我们是学校里重点培养的项目,资金非常宽裕。课题时不时需要很多学生来帮助我们的实验,参与者可以拿钱,也可以挣点学分,所以很受学生欢迎,每次都有很多人来竞争。那天晚上我给了她一张预约卡,她一看就答应过来。参加之前必须填很详细的表格,然后我还跟她随便聊了一会儿。”

说着,王慧紧盯着宋飞看了好几秒,看得宋飞怪不自在的,问:“你看什么?”

“你说过,只是想弄清楚她为什么跟踪你,”王慧很认真地问:“弄清楚原因就行了,是吧?没有其他的目的?”

“你什么意思?”宋飞斜了她一眼,舔了舔嘴唇,说:“我大约查了查,我和她本人没有过任何交集,而且,我觉得应该也没有‘沾惹’到过她的什么人。”

听到宋飞特意加了重音的沾惹,王慧下意识地皱眉,扭开了头,说:“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

“我不是来找你审判我的,”宋飞再喝了一口水,说:“你早就知道的,我们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王慧闭上嘴不再说话,气氛多少有些尴尬。好在很快周围就喧嚣了起来,双方的运动员们背着包同时入场了。

宋飞一眼就看到了栗小游。

走在人高马大的金丝猫身边,她显得很娇小。她们一边说笑一边走到场边放下东西,干脆利落地脱衣服做热身准备。在T大两位服装色彩非常亮眼的美女的反衬之下,她们的装束似乎太过简单了。上白下黑的耐克运动型比基尼套装,没有任何花哨的图案,两人的头发全部束成马尾,皮肤都很白净,看起来格外干净清爽。

栗小游摘了她的眼镜,换上一副电视里常见的那种运动太阳镜。遮住了双眼,看不出表情,小脸就显得挺酷的。

“你觉得她们能赢么?”王慧问。

“难说,”宋飞耸肩道:“看对方那俩妞,身高很有优势啊!”

“来点彩头,赌50块,”王慧说:“我压我们赢。”

宋飞笑了,说:“行吧,那我压对方赢。”

比赛的哨声很快吹响,T大的两位美女果然来势汹汹,在拉拉队的欢呼声里连下六城以6:0领先。

栗小游和莎莲娜看起来并不着急,神情轻松自然,甚至还带着一点笑容。栗小游对裁判举手示意了一下,然后跑到场边在右手某根手指上缠了几圈胶布。

宋飞微微笑了笑,看得出来,她这是故意中止比赛,打断对方连续得分的势头。果然,重新开始之后,她们打出几个非常精彩的配合,追回来3分。

“她的协调性和爆发力都很强,”王慧一边吃着带来的零食一边说:“她告诉我,她从小就喜欢排球,可惜身高不给力,所以她很注重技术路线,想做一个好的二传手。我手下有个男生那天见到她特别激动,说是她和莎莲娜的粉。他说栗小游是用脑子打球的类型,她很能捕捉机会。就像足球里的舍普琴科,技巧简洁实用,跑位抢点意识非常好。”

王慧的话音未落,仿佛是要证明她的评语是正确的似的,栗小游刁钻的发球直接得分。似乎经过了开头那段慢热的阶段,她们俩的配合和动作都开始流畅起来,浑身散发出一种热力和激情。栗小游的移动传球和背后传球不仅姿态优美,同时非常到位,把球在最舒服的位置上喂给莎莲娜,引得观众席上叫好声不断。

虽然是以大比分落后开的局,但是很快就出现了形势的大扭转。扳平之后,T大的两个姑娘可能心理落差较大,有些着急了,动作走形失误频频。第一局结束后,宋飞就爽快地掏出100块钱塞给王慧,说:“不用看了,你肯定赢了。”

王慧坦然地接过钱装入钱包,脸上带着骄傲的表情说:“哎,T大俩孩子太轻敌啊!觉得之前我们队的姑娘表现平平,差不多是靠运气挤进八强的。其实,咱们的实力就是要到关键的时候才露出来的!”

比赛的输赢从第一局开始就没有太多的悬念,当然,栗小游她们赢得并不轻松,往返之间争斗激烈,但是整体依然是占据明显优势的。宋飞跟着大家一起拍手,颇为感慨地说:“按足球的说法,她们俩这是有冠军相了。很多时候并不是绝对实力有多强,而是如何在最佳的时间点上让状态达到峰值。”

比赛结束后,好多同学跑到场边去和她们庆祝,还有不少男生拿着手机要求合影。栗小游和莎莲娜显然心情非常好,来者不拒,摆了各种鬼脸和姿势拍照。

宋飞眉心一动,突然起身朝他们走了过去。

他从侧面走到栗小游身旁,隔着两个男生伸出胳膊点了点她的肩头,等她转头看过来时,宋飞立刻摆开一个灿烂的笑容,说:“嗨!我可以跟你合影吗?”

栗小游毫无思想准备,脸上的微笑一下子变得紧张而僵硬,望着宋飞的脸发呆。

听到有人要求合影,那两个男生自动就让开了一点,留出空间来方便宋飞走过去。这时候王慧也跟着过来,手里举着手机,笑盈盈地对栗小游说:“小游,你好啊!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同学,宋飞。”

宋飞歪着脑袋看着栗小游,微笑着问:“这位同学,你怎么了?不愿意合影?”

“没,没有。”栗小游勉强笑了一下,说:“怎么会呢。”

“那就好,”宋飞不客气地伸手就揽住她的腰,说:“恭喜你们,很精彩的比赛。”

王慧举着手机对着他们,说:“来,看着我看着我!”

宋飞的手收紧,不动声色地把栗小游往自己身上揽,右手扶在她裸露的腰侧,指腹下触到的细皮嫩肉,密密的细汗带来一点湿意,他下意识地用力,几乎是捏在她腰间。

“我怎么觉得在哪儿见过你啊?”宋飞微微低头,凑在栗小游的耳边轻声慢语道:“听人说过么?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你说是不是?”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羊脂玉净瓶 回复 悄悄话 太不好意思了,注册了一门课,本来以为是很简单的,没想到从早忙到晚。。。

最近不能更新了,要等考试以后才有可能了。
shilin 回复 悄悄话 好久没留言, 刚从国内讲课回来,也去复旦逛了一圈。楼上那位chunfengfeng估计是为帅哥, 为了给瓶子加深印象。
28年华 回复 悄悄话 瓶子:啥时候发4呀!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标点符号不对:

原句:
“说得是,”宋飞赞同,喝了一口水,问她:“你还没说,怎么这么快就搞到她这么多信息的?”
改正:
“说得是,”宋飞赞同,喝了一口水问她,“你还没说,怎么这么快就搞到她这么多信息的?”

运动员的描写很单薄,没有神态的刻画,让人容易忘记。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咋觉得送给有点花花呢
爱在春天 回复 悄悄话 好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