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随想

(2019-06-12 17:32:42) 下一个

随想

 

五月二十七日,是今年的国殇节。之所以说是今年,那是因为在美国,国殇节的日子是不固定的。美国的很多节日,都是按某某月的第一个礼拜一,或者某某月的最后一个礼拜一来定的。比如说,劳动节是九月份的第一个礼拜一,国殇节是五月份的最后一个礼拜一。这样定节日,有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和周末相连,不用手忙脚乱更换工作时间,方便大家安排度假。当然也有些节日是固定的。比如:独立节是七月四日,圣诞节是十二月二十五日,元旦是一月一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总不能全由着礼拜一的兴致来,随意挑选独立的日子,这样也太不严肃了。

 

去年的国殇节是在二十八日。我是在那一天,得知卢老师过世的消息的。眨眼之间,老师过世已经有一年了。一年过去了,老师的音容笑貌,还经常出现在眼前。但一直没有机会去珠海看看,去给老师上柱香。

 

这一年之中,我回中国两次,这是我近几年回中国最不开心的两次。去年十月,刚下高铁,接我的妹妹妹夫告诉我,大弟年度体检,发现肝上有肿瘤,很不乐观。大弟以前得过肝炎,本该注意饮食的。但他做了个芝麻小官,有一些必须的应酬,免不了推杯换盏,喝一点革命的小酒。咳,革命的小酒,喝多了就成了致命的小酒!但当地风气如此,有可奈何?

 

他那段日子,据说体重骤减,可他那时正在减肥,还以为大功告成,正心中窃喜。人生有些事,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糊里糊涂凑合着过吧。

 

今年二月,又回国几天,这就更是伤心的旅程了。大弟过世,我去送他最后一程。回来之后,得过一次小小的感冒,不严重,但就是不好利索,断断续续持续了好一段时间,半夜老咳嗽,胸口伴有轻微的疼痛。上一次感冒是什么时候?记不清了,怕是至少有二十年了吧。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香港这几天似乎不太平静,上百万的百姓站了出来,发出来自心底的呼喊。真希望有公权力的一方,能够听听民众的声音!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