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贾云:《镜花缘》的粗读印象

(2018-08-24 17:11:36) 下一个

《镜花缘》是一本百科全书式的奇书。该书前半部记录了武则天当政的时候文人唐敖在海外的游历,包括他在君子国、无肠国、女儿国的所见所闻,文笔幽默,表现了作者无与伦比的想象力。第三回上官婉儿评花,将百花分成花师、花友、花婢三等,说是品花,不如说品人:我们的社交圈子中,有可以当我们老师的,但这种人往往让人肃然起敬,然后敬而远之;也有可以为友的,这种人不仅和蔼可亲,而且对朋友的感情持之以恒;最后一类人可以“消闲娱目”,宛如善解人意的仆人。头两种人不消说了,单讲这第三种人。现代社会讲求人人平等,如果把任何人看作第三种人,少不了遭唾骂。但我们认识的人中,有些确实可以做深层交流,有些在一起吃吃喝喝还凑和,一旦深交, 感觉关系总是疙疙瘩瘩的。说他们是第三种人恐怕不为过。

胡适曾说过李汝珍是中国提出妇女问题的第一人。李汝珍主张男女平等,男女应该享受平等的待遇,平等的教育,平等的选举制度。第三十三回故意阴阳倒置,大男人林之洋在女儿国被迫缠足一段, 读了让人喷饭,亦让人深思。看似荒诞,实际上早在古希腊的时候,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不过,当时是用来惩罚胆小鬼的。根据《蒙田随笔》,西西里岛的立法者为了惩治临阵退缩的士兵,命令一旦逮住这些逃兵,立刻让他们穿上女人衣服,押往公众场合示众三天。

《镜花缘》后半部记录了一百个女才子的言行互动,她们个个引经据典,高谈阔论,在博弈、星卜、绘画、书法、音乐、音韵、围棋、医药、水利等方面造诣精深,让人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博学多才。不过,有些章节太过于阳春白雪了,造成情节发展缓慢拖沓,是这本书的一个不足之处。

自古以来,文学作品中逗哏、捧哏的从来都是七品芝麻官之类的男性人物居多,李汝珍一改旧历,成功地塑造了紫芝的形象。紫芝虽然出场较晚,却是个又会骗人鼻烟,又快人快语的主儿,还敢拿如厕说笑话,这在花旦角色中实为罕见。

这部书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其中不少章节既有对知识分子追名逐利的讽刺,时不时地又通过书中人物之口流露出对登科中举的想往。据本人的观察,有宗教信仰的人士,比起不信教的,往往在行为处事方面能收起对名利的渴望一些,但是大凡现实中的人,无论信仰什么,信仰有多深厚,也有蠢蠢欲动、受物欲捆绑的时候。

看完《镜花缘》, 即便是匆匆翻过, 也长了不少见识。比如, 早就听说过绍兴女儿红这种酒,读了第七十回的注释才知道它的来历。女儿红其实是浙江人家养了女儿后酿的酒,埋在地下,待女儿长大出嫁时,拿出来招待客人, 故名女儿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