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韩玲玲: 单身女人 (小说)

(2009-07-10 13:33:47) 下一个


心秋今天四十一岁了。

她为自己点燃了生日蛋糕上的那只红蜡烛。在摇曳的烛光里,她的眼睛有些雾朦朦的。

心秋向往轰轰烈烈的爱情,愿意热热闹闹地过日子。然而,此刻,她甚至都不知道该想起谁。 

1 

二十年前,心秋和婚姻擦身而过。

心秋大学毕业时,所有人都认为她会留校,因为她是个好学生,也因为她父亲是这所北方名校里的名教授。然而,分配计划一出来,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系里仅有的一个去甘肃的名额,竟是心秋。

心秋在“逃婚”。

父亲手下有个博士生,从乡下走出来,学有所成,品学兼优。父亲非常看好他将来的发展。母亲也看上了他,认为是块好女婿的料子。女儿能嫁给这样的男人,一辈子都会踏踏实实的。母亲同心秋提了很多次,心秋都没往心里去。不是博士生有什么不好,而是婚姻此时离她太遥远了。快毕业了,妈妈劝婚的攻势越来越猛。

心秋的外表并不艳丽,但可以用清丽脱俗来形容,有些所谓空谷幽兰的淡雅。单看她的五官好象都不算太漂亮,小鼻子小嘴,有些轻描淡写,但搭配在一起,就显得很舒服。这也就衬托出她那双眼睛,黑黑的眸子,如两汪清亮的泉水,汇集了她的精致,隐藏了她的妩媚。让人心生爱怜。

在父母身边,心秋听话乖巧,过了二十多年校园书香的生活,安安静静,波澜不惊。此时,她开始憧憬着一种不同以往的生活,渴望着校园以外的世界。随着妈妈无休止的劝婚,心秋想到了“远走高飞”。她为自己的突发奇想而激动。她感到些冒险的新奇,还有些恶作剧的快感。她找到系里,说要去甘肃,并说明了是自己自愿的,父母都没意见。系里正发愁让谁去呢,心秋简直是救了他们一命。等父母知道了,一切都已经晚了。

离开了先是目瞪口呆,继而痛心疾首,最后依依不舍的父母,心秋兴冲冲地只身来到了甘肃。周围没有了对她不停指手画脚,唠唠叨叨的人,她一下子感到自由了许多,耳朵也清静了。那桩“包办婚姻”是逃掉了,可下一步该怎么走,心秋压根儿没想过。

在以后的很多日子里,当孤独包围着她时,心秋多次想,当初如果被“包办”了也许是件好事。别人都给安排好了,什么爱情不爱情,省多少心。哪用到今天还在惶惶不可终日!

初到西北,在心秋眼睛里,那里的黄河是浪漫的,甚至那里的荒凉都是浪漫的。但是,心秋很快发现,西北的日子没有浪漫可言。然而,生活上的单调和清苦没有吓到她,单身宿舍的小日子也让她过得有招有式。让她有些犯难的是融入那边远地区小衙门里小官吏们的文化。她知道了什么叫“格格不入”。但她应付了。她学会了入而不融,可以身在曹营心在漂。她发掘了自己的适应能力和忍耐力。

一个大地方来的女大学生,又是单身,自然成为那里人们新的兴奋点。单位里开始有男人看她的眼光黏糊糊的,她也接到过各种明示暗示。作为女人,此时她是自信的。虽然还想不出她未来生活的样子,但她知道绝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在甘肃一晃几年。中间她还给自己换了一次工作,环境更学术更单纯一些。但无论什么环境,到了二十五六岁,心秋还是发现她失去了单身的理直气壮。总有人要拿她的单身说事,总有人要给她牵线搭桥,介绍对象。见与不见,行与不行,人们总有很多现成的理论来教导她,编排她,继而形成生命力极强的风言风语。好象她的单身妨碍到了别人的什么利益和社会的安定。而且,她还发现,现在不只是她挑别人了,别人也开始对她挑挑检检了。家里更是对她遥控得紧,张罗着给她找关系,调工作,安排相亲。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结婚会有那么多人不依不饶。心秋还算是个有主意的女孩,但周围人们对单身女人歧视性的热烈的关注,是她始料不及的。她有些招架不住了。她的自信被一点一点瓦解。一片混乱中,她又想到了跑。一番周折后,她故伎重演,更加远走,更加高飞!

这一飞,她就飞到了美国。

虽然在美国的生活并不容易,但心秋从没有后悔过离开中国的决定。很多年后,心秋对在中国那几年“大龄女”的生活还心有余悸。单身女人在中国的生存真是太难了。周围太多人的“关心”令她窒息,且逃无可逃。她认定,未婚女人假如真有心理变态,那也纯粹是让周围的人给逼的。 

2 

            到了美国,虽然人生地不熟,但没有了因为她单身而对她另眼相看的人,没有了对她婚姻状况感兴趣的同事和熟人,心秋终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念书上课,忙乱了一阵。等气喘匀了,她感到了孤单。这对心秋是一种新的体验。一旦这感觉找上了门,它就算在人心里扎了根。忙起来还好,一旦有一点空闲,孤独感就会蔓延到身体里的每个细胞,吞噬着人的正常思维和感觉,压迫着人的心肺,让人感到肝肠寸断。虽然这里中国同学不少,也常有来往,但还是不能缓解她那浪迹天涯的深刻的孤单。

后来,心秋联络上了在大学时就欣赏喜欢的一个男生,伟冬,当年名满校园的才子和运动健将。在学校时,心秋在一些社团活动中同他有些来往,但没有机会有太多交往和了解。伟冬早几年来的美国,现在名校读博士。两人在电话上交流了一阵子,让心秋高兴的是伟冬对她的印象也不错。他们越聊越热乎,几乎天天通电话,有时电话粥能煲上两三个小时。那个时候这样打长途电话是很奢侈的。心秋很快就有了一种依恋的感觉。她觉得特别开心,孤独感一扫而空,生活一下子变得异常美好。终于,伟冬专门从外地驱车来看她。见了面两人都很兴奋,除了男女间的好感和吸引,还有他乡遇故知的热络亲近。高大帅气的伟冬身上散发着成熟男人的气息,让心秋很着迷。伟冬拉着心秋的手,带她逛街吃饭,心秋尝到了一种幸福的滋味。

当晚,在心秋的床上,在伟冬宽厚有力的怀抱里,心秋的意识完全是原生态的。她没有迟疑,没有羞涩,反而有些急切。她的状态让自己都有些意外。

听到他问:“这不是你第一次吧?”

心秋只顿了一刹那,随即轻声回到:“不是。”

这是心秋的第一次。

有些疼痛,有些不适,但她心甘情愿。伟冬显然是有些经验的。他很投入,可也不失温柔体贴。心秋努力克服着自己的生涩去迎合他,听由他的摆布。她不想让他失望。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感受是否正常,但她第一次很强烈地意识到自己是个“女人” ,同时她也领略了与此相对应的“男人”。这种意识给她带来一种心理上的轻松和愉悦,缓解了身体最初的疼痛……

事后,看到白单子上淡淡的血迹,再看看心秋那粼粼秋水般的目光伟冬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她轻轻地揽在怀里。依偎在男人的胸前,心秋感到了作为一个女人无论是内心还是身体上的柔弱。男人的怀抱让她踏实,让她依恋。心秋如释重负,她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心秋感到很满足。

伟冬和心秋一起度过了一个周末。要离开了,伟冬抱着她说,我还会来看你。

伟冬走了,心秋虽然不舍,但她保持着幸福的好心情,拒绝寂寞感。因为伟冬说他还会再来。

后来伟冬又来过一次,帮心秋搬家,陪了她一个长周末。她对他更加依恋,在心里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男朋友。

心秋是个普通平凡的女孩,可伟冬却不是个平凡的男人。心秋此时一门心思惦着他,把他当成自己的男人,可他的世界很大,他的心很高,他的理想很远。遇到心秋,他好象喝了杯绿茶,清香,自然,但谈不上回味无穷,更不会喝醉。

心秋盼望伟冬能再来看她,但他一直没来。伟冬后来给心秋打过几次电话,但讲话越来越简短。心秋有些慌,主动给伟冬打了不少次电话,表达自己的心情和对他的思念。她真的很想留住他。但她慢慢意识到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就凭自己的本事和斤两,她很难拴住伟冬这样的男人。想明白了,心秋也就松手了。假如要死要活能够留住伟冬,她也能豁出去。但她知道不能。心秋不是个和自己过不去的女人。

对于这段感情,心秋虽然有些失落,并伤心一时,但她觉得能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么出色的男人,不亏。今天想起来,心秋对伟冬没有怨气。虽然是全心全意地喜欢,但没有到刻骨铭心的地步,熬过来,也就过来了。她甚至有些感激他。感激他在她最脆弱最孤单的时候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并使她成长。在心秋眼里,伟冬是个大男人,自己实在只是个小女人。

伟冬之后,心秋好几年没有再遇到让她动心的男人。倒是没有人对她单身的状况有什么微词了,反而是她自己心里有些发毛。三十多岁了,还形单影只的,总觉得日子不踏实。这和二十多岁时向往“流浪,流浪远方”的心境不一样了。现在是渴望“归宿”,感情的归宿。她听到一个词,叫“性饥渴”。心秋明白,对一个女人而言,感情的饥渴才是最难耐的。

心秋周围有不少朋友,但大部分都有了伴,或成了家。有几个单身的女友,多少都有些怪癖,连心秋都能觉出来。这更增添了她的恐慌,她生怕自己在别人的眼里也是这样。她讨厌别人叫她“单身贵族”,好象她会忘了自己的婚姻状态,而需要别人时时提醒似的。还什么“贵族”,简直是别有用心。

心秋毕业后,工作上慢慢步入正轨。接着买了房子,安了现在这个“家”。她赚钱不少,物质生活很是舒适。这就越凸显了感情上的空缺。这之间, 也交往过一两个男人但她始终没有找到感觉。而且她发现,自己目标越明确,男人越是躲。自己越是沉不住气,急着想有个结果,结果越是不如意。

心秋清楚,自己单凭相貌是很难一下子钩住男人的。她只能以“气质”取胜。心秋当然明白,“气质”不过是给不再年轻,花容已逝的女人的一个“安慰奖”。但自己不给自己打气,那日子还怎么过?虽然还不时有人夸心秋显得年轻,还说她的眼睛好看,但心秋总觉得,老大不小了,见了男人还老是眨巴着眼睛作小女生的可爱状,那就真出毛病了。心秋到底是个明白人。她提醒自己要放松。该听天由命的事,就听天由命。往后,猪八戒脚踩西瓜皮,滑到哪算哪。

这么一滑,就滑到了夏阳面前。 

3 

眼前这个漂亮的生日蛋糕是夏阳几个星期前就给她订好的。心秋不是个爱过生日的人。去年迈进四十的大门,她不肯有什么特殊安排。又不是小孩子了,非要庆祝自己又老一岁吗?加上夏阳当时有些忙乱,就依了她,但说好今年一定要补上。他们商量好一起在家里为心秋过这个生日。现在蛋糕送来了,夏阳没有来。

他今天不会来了。心秋知道。她不感觉意外。

和夏阳认识几年了?那年她应该是三十二,三岁。八年了。一个抗战都打完了,他们之间有什么结果了呢?心秋一直都认为他们会有结果的。直到今天。或是昨天?

那年,心秋工作上和夏阳开的小IT公司有些来往。见了几次面后,发现他们来自同一个城市,甚至有几个共同的朋友和熟人。业务往来结束之后,夏阳还常常给心秋打电话,通邮件,话里话外都对心秋表达了好感。他喜欢心秋的聪明和不张扬。他更喜欢她的淡雅和天然的女人味。夏阳个子不高,体格结实,面部很有棱角,让人觉得自信,有男人的气势。在心秋眼里,他还是个性感的男人。心秋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也十分喜欢夏阳。同夏阳相遇,心秋感到生活又流动起来,又有了激情,有了憧憬。

问题是,夏阳有太太。

心秋为自己的将来设想过无数种蓝图,但同一个有妇之夫谈恋爱是她没有准备的。心秋虽然没有因此拒绝他们之间的来往,可这关系少了一般的参照物,心秋常常不知如何把握自己的感觉。而且,心秋是想要结果的,她说不清搅进这么个“非常”关系会有什么后果。

夏阳告诉心秋,他和长他两岁的太太结婚有十来年了。他们当年一起吃了不少苦,白手起家,共同创建了这家公司。他们之间有太多太复杂的财务和经济上的瓜葛以及共同的人际关系。他暂时不能离婚。但他和太太之间有默契,他是“自由”的。

“将来”,夏阳一边吻着心秋那可爱的眼睛一边说,“将来咱们一定能走到一起”。

从来没有男人如此明确地向心秋表达过对两人将来的向往,心秋感到很甜蜜。可这眼下该怎么办呢?她左思右想,前后盘算了一阵,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还是听天由命吧,想那么远干什么。她喜欢夏阳,夏阳也喜欢她,眼下这也就行了。

在夏阳的怀抱里,心秋又有了那种小鸟依人的幸福的感觉。她实在是太渴望男人的呵护了。过去几年孤单的生活让她恐惧,她常常感到无依无靠似的。她总觉得,没有男人,女人可以长成独立的大树,可以健康,甚至可以快乐。有了男人,女人这颗树才会开出美丽的花朵,才会芬香四溢,光彩照人。

于是,心秋默认了和夏阳的“恋人”关系。慢慢地,他们的日子也过到了一起。夏阳下班后开始往心秋这里跑,他们像两口子一样过起了浪漫的小日子。夏阳带心秋去讲究的西式餐厅吃晚餐,要的是那里幽静浪漫的环境。习惯了出去吃饭就是为了填饱肚子的心秋,此时发现,她很享受那幽暗的烛光,低旋的音乐,雪白的台布,醇香的红酒,脉脉含情的目光...... 夏阳更是有事没事就给心秋带回各种礼物,让心秋惊喜连连。家里永远鲜花似锦,层出不穷。夏阳带心秋去购物,帮她挑选名牌时尚,他比心秋都兴奋。夏阳对心秋可以说是到了宠爱的地步。心秋此时完全在享受着夏阳的享受,并沉浸在梦一样的浪漫与幸福之中。

然而一个星期里,夏阳总会有几天回自己家。虽然他告诉心秋,他在家里有自己的房间,但这种安排还是让心秋不太舒服。但她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慢慢地,她也就习惯了这种生活。只要她可以和夏阳在一起,只要他爱她,这点事她是能忍的。

心秋渐渐把夏阳带进了她的朋友圈子。开始,还总有朋友问心秋,夏阳什么时候离婚,他们什么时候能结婚之类的问题。问来问去,几年过去了,大家也就懒得再提了。然后,朋友们也就接受了,或者说也习惯了他们的关系,把他们当成两口子了。

然而,让心秋有些不痛快的是,夏阳一直没有让她进入他的朋友圈子和关系网。她和他的家人朋友同事什么的都没有过接触,对他的公司和生意也没有更多的了解。而且,逢年过节,夏阳大半时候要和太太及亲朋一起度过。他解释说那是他不得已的义务,他不得不维系的关系。心秋尽量不为这些事同夏阳争。她尽力去理解他的难处。她不想失去他。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快,心秋和夏阳在一起都有了老夫老妻的感觉。中间有一段,他们甚至闹过几年“之痒”,别扭了一阵。心秋是有些厌倦了这遥遥无期的等待。她甚至赌气去和别人有过类似约会的事情。事后,两人都很伤心,最后还是没舍得分开。

心秋有时一个人琢磨起她和夏阳的关系,还会觉得事情有些不靠谱,甚至有些荒唐。但她尽量不让自己太钻牛角尖。不这样还能怎样呢?况且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早晚他们不是要真正成为一家人吗?夏阳和太太一直没有孩子。他同心秋说了很多次了,只要心秋愿意,他们马上可以要孩子。心秋完全相信夏阳的话。她甚至想象了很多次他们有了孩子之后的日子是什么样的。这一两年,心秋更是开始认真考虑生孩子的问题了。结婚早点晚点没有什么,但女人快四十岁了,生理的时钟留给她生孩子的时间不多了。然而,这对心秋来说实在是个过于复杂的事情,每次想都想不透彻,然后总是不了了之。再说吧!心秋对她和夏阳的未来是有信心的。

一般情况下,只要夏阳不提,心秋不主动说起他们的关系的话题。前几年,夏阳还主动说起这事,安抚心秋不要着急。他会在适当的时候把自己的事办好。后来他提的就少了。好象他和太太之间的事情越来越复杂。心秋则是怕唠叨多了只会让他烦,于事无补。

然而,真正让他们两个烦的事终于来了。 

4 

大约一年前,夏阳连续几天不见踪影。公司里找不到他,打他的手机也没回。心秋因情况不明而焦急起来。终于,夏阳打过电话来,说他马上过来,有话和她说。

见到他,心秋吓了一跳。他的脸消瘦很多,而且一脸的憔悴和不知所措。

“发生什么事了,亲爱的?”心秋上前用手捧着他的脸,焦急地问。

“她……是癌症……肺癌……情况不太好……”他的声音有气无力。

心秋本能地想问是谁,可话到嘴边她停住了。她的心一沉,再一揪。还能是谁。

“是……我太太……”夏阳补了一句。多余的一句。

肺癌?她……不会有事的吧……”心秋觉得心开始痛。她不知道此时她应该说什么。她拉他坐下,然后把他抱在胸前。

“亲爱的,她不会有事的……”她轻轻地抚摸他的头发。

她现在非常虚弱。住在医院里……我想,那里……医院……需要我照应。我……”他有些语无伦次。声音里饱含了担忧和沉重。

“我知道……你不用说了。她病了,你要照顾……有什么我能做的,告诉我。”心秋尽量保持语气的平静。

“宝贝,对不起。我最近可能就不过来了……”夏阳这才把必须说的话说出来了。

“照顾好你自己。打电话给我,好吗?”心秋感到有什么堵在胸口,她觉得她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夏阳临出门时吻了一下心秋的额头。他走了之后,心秋下意识地摸了摸脑门,觉得刚才那个吻有些别扭。她意识到,他每次离开他们都是接吻,然后拥抱,他好象很少吻她的额头。而且,这个消息搅得她心里很乱。她一下子觉得自己的生活将因此而变化,她一直等待的东西似乎不太远了。可马上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夏阳的慌乱和沉重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然而,她也不知道夏阳怎么表现她才会舒服。她有些嫉妒那个生病的女人。

这之后的一段时间,夏阳来的很少。心秋虽然心里不痛快,但还是很惦记他,上班时会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下了班她就不找他了。她知道夏阳很会照顾人,她不愿意给自己机会去想象夏阳是如何对老婆细心伺候,甚至温柔体贴的。

然后有几个月,夏阳太太的情况相对稳定,他感到有些转机,心情就稍微放松一些。他来心秋这里也多了一点。然而,心秋总觉得他们之间隔了一层什么,他们之间好象话题也少了。总说他太太的病情也不那么合适,山南海北的聊天又没有心思,谈情说爱又找不到感觉。他们相对无言的时候多起来。只有到了床上,他们好象都找到了表达和发泄的方式。可是每次之后,心秋常常感到心里空空的,没有了以往的踏实。夏阳也免去了每次之后的温存和甜言蜜语。但是,他们之间起码在继续着一种关系,象是恋人,两口子,好朋友,或这些概念的混合物。心秋对自己的身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困惑。她开始觉得,和那个生病的女人比起来,自己才是真的可怜。

突然,上星期,他太太走了。

夏阳没有给心秋打电话。他太太去世的消息她还是从夏阳给亲朋好友群发的电邮里知道的。他是Bcc给心秋的。看到电邮,心秋感到袭遍全身的冰冷和麻木,丝毫没有预想中的轻松和解脱。她试图想象夏阳此时的状况和心情,但脑子根本转动不起来。这之后,心秋一直没有见到夏阳,直到昨天的葬礼。

心秋根本没有想过这葬礼她该不该去。她自打知道了安排之后,就决定要去。为什么一定要去,她说不太清楚。也许是要见证什么,也许是要找到什么,或者要证明什么。葬礼过程中,心秋一直躲在人群的最后面。她不想让夏阳看到她。看着夏阳消瘦的脸上竟显出一层苍老,流露出真切的悲伤,她感到他的悲伤深深地刺到了她的心里。那是她熟悉的脸。他是她爱的人。现在这个人在为另外一个女人的离去而忧伤,而痛苦。从他黯淡的眼神里,流露出无助和迷茫……此时,这个男人仿佛离她非常遥远,她与他只是似曾相识……忽然,夏阳的目光向她的方向扫了一下,马上就闪过去了。她的心猛地一沉。因为在那一刹那间,分明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漠然和结束的语言……心秋感到身体越来越冷,紧咬的牙齿开始打颤。她的心也越来越痛,为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永远地离去,同时,也为她自己。在肃穆和悲伤的气氛中,人们在为一个早逝的生命唱着挽歌。心秋则在心里默默地同自己曾经的梦想告别,同那曾经的爱情告别…… 

5 

现在,一个人面对生日的烛光,心秋没有感到生命的活力和跳动。昨天刚刚见证了一个生命的消失,今天的生日让她觉得非常不真实,很虚幻。心秋突然有些羡慕那个刚刚离去的女人。这世上有人在为她真心地哭泣,为她悲伤。她再也不用承受孤独,等候,失望,痛苦,彷惶……而明天,心秋还要再面对所有这些。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只有她一个人的明天。昨天以前,她以为她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此时,她觉得自己一无所有了。围绕她的,是无边无际的寂静,和无边无际的孤独。

她又想到夏阳那苍白痛楚的脸,好陌生啊。何止是对那个男人,她对自己,对自己目前的处境,对自己的未来,她都感到陌生。她隐约觉得,一种她以为已经握在手里,收在心里的美好的东西,一份温暖,一团踏实,正在抽丝般慢慢地离她而去,她的心在被一点一点掏空……

心秋感到脸颊上有串串的凉。她抬手擦了一下,面前的烛火突地跳动起来,蜡烛马上要燃尽了……心秋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吹灭了那跳跃闪忽不定的火苗。一股轻烟飘起,飞散,然后不见了踪影,就象岁月在在无可奈何中逝去……若大的房子里,无声无息,只有心秋一个人。陪伴她的,是自己的心跳声。(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笑微 回复 悄悄话 玲玲的小说写得越来越好!我一气读完后免不了又想入非非,开始放傻了.....
同意伍加的说法“生日蜡烛是生活和爱情的象征,为什么让心秋自己去吹灭它呢?”, 这就是人生的无奈!
好文!
游子..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玲玲熬成小说大家指日可待。
韩玲玲 回复 悄悄话 红柳,你的感觉对我到是个启发。我没有特别打算将心秋写成脱俗孤傲一类,主线是一个无奈的人生,我们的现状不一定是我们所想要的,我们追求的不一定能够得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可奈何。
对于故事的走向,结局,大家心里都有自己的偏好,还是由大家编织自己心里美好的故事吧。

韩玲玲 回复 悄悄话 谢岑岚及诸位女生的评论。不瞒土豆,在cnd上,有人特替作者发愁,去查了我其他文章,知道我有家有室,才放了心。无论怎么写,作品里总归要有作者的影子,即使故事跳出了作者自己的生活轨迹,但表达的还是作者的情绪和思想。看了那么多池丽和张洁的东西,还总觉得她们是在写自己的某个层面:-)
韩玲玲 回复 悄悄话 伍加,老秃,莫愁,故事当然可以再拉长些,我也想过。但“中篇”是什么感觉,还找不到。而且,功力不够,怕很难抓住人:-)谢评论。
-莫愁-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读玲玲的情感小说,玲玲对主人公心秋在感情上跨越20年的心理状态描写得自然、纯真、令人同情(尽管她是第3者)。同意伍加的观点,故事好象还没有完,好象夏阳还应回头,他们应该真正走到一起。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婚姻是社会中主要的生活方式。

玲玲的几篇小说都把视角投入到涉及这些主题和主体的某个角落,从“爱情这东西”(2008-8-4)到“第二个女人”(2009-4-28)再到“单身女人”(2009-7-10),玲玲一步步走来,构思越来越精妙,文笔越来越流畅,生动地表达出了故事中主人公的心态,让读者体会到了女性作者所特有的细腻。

如果说读完玲玲前面的小说后有人(评论)猜测故事主人公有玲玲自己的影子的话,这篇文章应该让读者感到玲玲完全跳出了自己的生活经历,向着专业作家的方向迈进。

恭喜玲玲。
真小姐 回复 悄悄话 不好意思,打错了,是找一个既不爱也不讨厌的人结婚
真小姐 回复 悄悄话 心秋和夏阳的故事也曾发生在我朋友的身上。对方的妻子最终也是患病而去。但是我的朋友和她的‘他’还是没有走到一起去。。。作者对女人公的情感经历编写的还是不得不赞一个。我想心秋最终会找到她既不爱也不喜欢的男人结婚。
金歌儿 回复 悄悄话 玲玲的小说总是很吸引人,“心理描写丰富细腻,情节布局首尾呼应,文字漂亮”(借用伍加语)。 大赞一声!

总觉着夏阳一定会回来!
戈壁红柳 回复 悄悄话 坐在沙发上匆匆看了一阵,没顾上留言,白坐了。
玲玲的笔头愈来愈老道了,心理活动细腻生动,扣人心弦。
心秋的命运令人扼腕,近乎悲剧的结局有种震撼的力量。
有着两汪泉水般眼睛、清丽脱俗的心秋,是被自己漫不经心地摧残了。理想中的幸福被高雅的品味堵在了门外,偶尔迸发的激情却似一场荒唐的游戏。与其孤傲地游离于众生之外,倒不如不脱俗的好!
岑岚 回复 悄悄话 玲玲真勤奋!又一篇小说。我觉得一篇比一篇写的好。这篇文字、情节都流畅,既有女性作者的细腻和优美,又有很细致的心理描写。整个着眼点在心秋的心路历程,有起伏转折,也有很自然的对生活的归纳。好!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上班时间匆匆一瞥,未及细读,便错过了沙发。

较之前的“第二个女人”,这篇更注重女性的心理描述。心秋来美国后的心路历程,写得自然真实,俨然是身边芸芸众生像的再现,尤其最后的结尾,令人唏嘘。

世人皆说:没有翻不过的山,过不去的坎。其结果,大抵如此。只是其中的悲苦艰辛寂寞,不足外人道。

好文!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真不错。一口气读完。情节似乎不出意外,偏偏结尾几段让人意外。玲玲的功力真实呵。有点欲罢不能的感觉。短篇不够味儿,中篇还要多些。
伍加 回复 悄悄话 感觉这故事没有完。
重头戏似乎是心秋与夏阳之间的故事;让夏阳之妻与心秋、夏阳之间的情爱同时“死”去,给人留下不少想象的空间。比如,刚失去妻子的夏阳疏远心秋实属自然,是人之常情;等他缓过一阵儿,说不定会再与心秋和好如初。另一方面,把死亡与生日放在一起来写,是一种巧妙的构思,给人印象深刻。但是这样处理的难度也很高,对心理的对比、感情的变化方式和程度都增加了写作难度。在夏妻的死亡和心秋的生日之间,站立着与心秋有八年情史的老乡夏阳,他有“生与死”的选择,他在心秋的心目中曾有近乎完美的形象,对他的心理变化描写单薄了些。生日蜡烛是生活和爱情的象征,为什么让心秋自己去吹灭它呢?
心理描写丰富细腻,情节布局首尾呼应,文字漂亮,写得不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