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韩玲玲: 第二个女人(小说)

(2009-04-28 11:48:49) 下一个


“强,你开玩笑吧?你只跟一个女人上过床,而那个女人就是你老婆?”

……这很可笑吗?”李强迟疑了一下,反问道。他有点后悔刚才舌头没搂住,老美同学一问,他连脑子都没过就说了。

“那到不是……你不会是结了婚才……?”

“是的,是结了婚之后。”李强这会儿只有硬着头皮回答了。

“噢,强,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我没别的意思……你知道我在开玩笑,对吧?”

“没什么。那你呢?你和几个女人上过床?”李强没想到自己也会问出这种问题。话头赶到这了,借着点酒劲儿,他也就不管那么多了。而且,他也确实有些好奇。

“哥们儿,我记不得了。一打儿总有了吧……

……”

李强很少和老美同学来酒吧。今天一门课完成了一个大项目,大家都想轻松一下,就跟着一起来了。一杯酒还没下肚,话题就扯到了女人身上。几个老美同学都没结婚,听到李强的经历都多少有点新鲜,甚至有点意外。李强虽然来美国读书已经两年了,但在公共场合谈论这种话题还是让他不太舒服。

那天回家后李强心里一直堵着,老美同学的话更是让他挥之不去。就有一个女人怎么了?一个女人就成我媳妇了,还要多少才算完?你们到是有十几个了,不是连个老婆都没讨到呢吗?李强在心里头自己打来打去,越打心里越乱。 

 

李强当年是他们那个南方小城里有名的才子。他一表人才,书念得棒,画儿也画得好。他的画多次参加省市画展,还得过奖。考大学时,他着实为难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学理工,今后的路子要宽很多。有几个画画的能过得象个样儿的?后来他如愿考上了省里的大学。在那里,他遇见了婉婉,他现在的老婆。

婉婉冰雪聪明,而且温柔如水,端庄秀丽。长得算不上国色天香,但很有女人味。总是笑眯眯的丹凤眼,两条大辫子黑黑的。两腿又长又直,腰肢柔软。她在艺术教育系,学跳舞唱歌的。婉婉的父亲虽然是省里的大官儿,但她自自然然,毫不张扬。在校园里,李强和婉婉都是人尖子。虽然李强家里没什么背景,但他们两个郎才女貌,他们走到一起大家都认为是天作之合。李强心里就更多了些成就感。从小地方来到省里,靠的是自己的本事。现在,他又把要模样有模样,要背景有背景的女人娶到手,他对自己的婚姻很满意。

毕业后他们的小家自然安在了省城,不久就有了可爱的女儿。婉婉贤惠顾家,以家以丈夫为天。李强在生活和事业上,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李强对自己的一切都很满意。

八十年代末,李强争取到来美国念书的机会。不到一年,婉婉带着女儿来陪读。婉婉来后没有再上学,除了打一些零工,主要是在家相夫教子。在中国同学圈子里,他们也是让人羡慕的一家子。

今天,让李强一直引以为得意的婚姻,在大家的酒后闲谈中显得有些落伍了,甚至让他有些羞于提及。他一下子还没转过弯来。他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原来不是问题的事,突然间好象成了问题。他那一直以来的骄傲、得意,好象瞬间融化掉了。他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晚上回到家,婉婉同每天一样,轻快的身影进进出出,把女儿老公伺候的服服贴贴。热汤热饭,家里家外,利利索索。看着婉婉依然姣好的面容和均称苗条的身段,李强有些不知做何感想。是的,她是他唯一的女人。他没有过别的女人。不能说他没有过机会,而是他根本没有看上过别的女人。他当年把婉婉娶到手时的那份成就感让他振奋了好一阵。现在婉婉还是那个婉婉,但他那曾经的振奋感已经捕捉不到了

李强的思绪又回到了下午和同学的对话上。一打儿,那就是十二个啊!美国人真是的,怎么能这样呢?和十二个不同的女人上床,那是什么感觉?他想象不出。今天下午同学们看着他的那份吃惊,现在好象有点刺到他了。他感到他的人生有点不象他以为的那么完美了。心里有些不舒服,可又说不清毛病出在哪里。

床上,婉婉同每天一样,柔柔地搂着他,心满意足地靠在他胸前,轻轻的酣声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假如身边是一个别的女人呢?再一个,另外再十个……一打儿女人,十二个……他脑子乱成了一团麻。迷迷糊糊中,一个女人的身影闪进他的脑海,觉得有些面熟,没容他辨认出是谁,脑子就陷入了更深一层的混沌中。睡梦里,他也把身体贴近婉婉。一切都很熟悉,很自然。 

 

李强中午一般都不回家吃饭,来回跑浪费时间。在学校学生中心总是有一伙中国同学每天凑在一起吃午饭。李强是大家最看到的人,因为他总是有大家都谗的好吃的。他的午饭都是婉婉给准备的,每天菜是菜饭是饭,色香味俱全。婉婉知道有人抢老公的饭,她会常常多给他带上一些,让大家也尝尝。在老中同学心目中,婉婉是大家公认的好媳妇,好女人。

常来一起吃饭的有一个女孩叫楠平,很年轻,北京来的。她老公比她年长十来岁,男人当年要出国,急着娶媳妇。楠平二十出头就半推半就地嫁给了他,然后很快就随老公到这里来陪读了。到这儿生了个孩子,她自己也不想带,就送回了国内,由孩子的爷爷奶奶照顾,她也就有一搭无一搭的修了一些英语服装设计类的课。一是找点事儿做,这边的日子实在是乏味,二是她对服装也有些兴趣。她穿的不少衣服都是她自己缝制的,样式都挺可爱,常有人问她衣服是在哪里买的。楠平身材高高的,不算瘦,但凹凸有,有些洋女人那种性感。中国女人瘦溜的不少,但象楠平这样该鼓的地方鼓,该平的地方平的身材不多。她大脸盘,皮肤很好,鼻梁挺直,眼睛不大,但睫毛浓密,是个耐看的女人。

楠平中午也不回家,回去也是一个人。她很害怕一个人呆在家里的滋味。老公是个有目标有抱负的人,干起事来非常专注,每天很晚才回来。楠平中午和大家凑在一起,听别人吹吹牛侃侃山,她心里就不觉得那么冷清。其实她并不是特别喜欢这里的人。大家哪里来的人都有,什么毛病也都有。不少人穿衣服什么都不讲究,式样颜色都乱着套。还有那些常常不修边幅不洗澡、头发总是油腻腻的人。楠平从心里看不上他们。虽然很多人都在念硕士、博士什么的,而楠平在国内连大学都没念过,但她还是有些北京机关孩子的优越感。一般她来就是听大家说话,她很少搀和。其实很多时候,她想发表点什么看法,但这些人一个比一个能说,天南地北没他们不知道的,常常让楠平觉得很难插上嘴。她没念过太多的书,但自我感觉还不错,而且时时有些难以言表的小资情结。

这伙人里面有一个人让楠平觉得还算上档次,那就是李强。李强是个举止潇洒自信的男人。衣着搭配不是很传统,显示了他的与众不同和一种艺术家特有的飘逸。每次来,楠平会安安静静地吃饭,听着大家胡扯,有时和李强搭上一两句话,或听到个什么笑话,她也会笑一下,同时不自觉地寻找李强的目光,然后有些默契地会意一笑。对李强来讲,楠平是个漂亮女人。不是貌美标致的靓丽,而是打扮得体时尚,身材丰满,适合做模特的那种漂亮。虽然李强到美国后读的是计算机系,但从来没有停止过画画儿,一直在美术系修课。他知道什么样的女人能给他做画的灵感。

今天大家的高谈阔论李强没太听进去。看到楠平,不知为什么,他一下子又想起了昨天在酒吧里的事。紧接着,他心里慌了一下,突然觉得昨晚朦胧中想到的女人特别象楠平。平时风度潇洒的他,此时竟下意识地在躲避楠平的目光。楠平察觉到李强有些不自然,隐约觉得好象和她有点关系。低头看看自己,没发现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的。想到李强也许是因为自己而不自然,她感到一种愉悦。她突然就有了些胆子,找寻着李强的目光,然后迎上去。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很享受这小小的无声的挑战。

后来两天的午饭时间,两人竟都有些期待着见到对方。可见到后,李强还是难免感到有些不自在,而且他们之间又没有什么太多可说的。楠平话虽不多,但她内心是兴奋的,觉得每天的日子突然有了点盼头,有了些内容。第三天,李强下午开车回家,看见楠平在等学校的大巴。他把车停到她旁边,招呼让她上来。她上来坐好,系上安全带。然后两人都感觉到他们从来没有离得这么近过。李强觉得心跳有些快,同时感到两人的身上都有一种兴奋和期待。期待什么,李强说不清。之后几天,李强傍晚回家时都“顺路”捎上楠平,反正都是住在学校的研究生公寓,他们两家就隔着几座楼,李强向前多拐个弯就把她送到了。 

 

一天在车上,李强和楠平聊起了服装设计和美术的事儿。李强说楠平在衣着上有灵气,比如今天穿的衣服使她看上去很可爱。李强的欣赏让楠平心里一动。她受到了鼓励,自信心也立时高涨了些。

她立即说:“我给你做模特你来画,你说行吗?”

看李强一时无语,楠平马上改了个口气,又说:“你那么会画画儿,为我画张像好吗?”

楠平这么说让李强心里兴奋了一下,但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有意顿了一下,然后用无所谓的语气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楠平还在等李强的下文,告诉她时间、地点什么的。看李强没有往下说的意思,她只好接着又问:“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呀?”

李强稍微琢磨了一下,说:“我这个周六会在画室,你有空就来吧。”

星期五晚上临睡前,婉婉提醒李强星期六一早女儿学校有个活动,他们一家人说好都要去参加的。他心里咯登一下,心里马上想到同楠平的“约会”。他嘴里说着好好好,心里有些着急,也有了那么一点发虚。觉得好象做了不该做的事。女儿学校的活动就更得要去了。

周六上午李强一直惦记着楠平什么时候会去找他。从女儿学校回到家,他心里急,但他尽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同婉婉讲他去画室干会儿活。他说有幅画,他构思好久了,今天有些感觉,想去开个头。婉婉看他连午饭都没心思吃了,还开了个玩笑,说看你急的,又不是去约会。然后,婉婉就嘱咐他早些回来,别搞得太累了,笑眯眯的眼睛里满是欣赏和爱恋。婉婉的玩笑先是让他惊了一下,她的目光看得他心更虚了。满口答应着婉婉,李强赶紧“逃”出了家门。

李强赶到学校画室,没看到楠平。他不知道楠平是否已经来过了,这么晚了还会不会再来。他和她没有通过电话,他也不想为此往她家里打电话。他一个人在画室,没有心思做事。他在一幅没有完成的作品前,拿着画笔,东一笔,西一笔,完全不知在涂抹什么。眼看天渐渐暗下来,李强越琢磨心里越没谱儿,开始怀疑楠平根本就没打算来,没有把跟他说的话当一回事。这么一想,他马上感到很没趣,心里就烦起来。最后索性把画笔一扔,回家!晚上回到家,婉婉正忙活着做晚饭,然后伺候一家人吃饭。李强一晚上都心不在焉。女儿在他旁边叽叽喳喳地说白天的事,他都没听进去。婉婉很少看到老公这样,但她没多问,而是对他温柔有加。

星期天,节奏慢下来,李强抑制不住地总想到楠平。他越是试图回避这个念头,她越是频繁出现在他的思绪中。他想不明白自己。他不认为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女人。怎么可能呢?完全不是一路人嘛。可他又明明老是想到她,她那高挑丰满的腰身总在他眼前晃。

楠平的周末过得极其失落。她星期六一早就急火火地赶到了学校,等到快中午了,还没见到李强的影子。她觉得李强一定没有把他们的“约会”当真,随便说说罢了。她非常失望,并有些伤感。让她兴奋了一夜,盼了一夜的事,现在却是一场空。回到家后,楠平很想给李强打个电话,问个清楚。电话都抓在手里了,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打。她想找点事情做,分散一下注意力,不去想和李强的事,可无论她怎么努力,她的心思一直在李强身上打转。他的笑容,他看她的眼神,都让她心有所想、反复回味。 

 

星期一下起了雨。李强中午没去学生中心吃饭。他心里其实想去,想搞清楚星期六是怎么回事,可他又怕是因为自己自作多情。本来没什么事,一说一问反而生出点事来。说是没什么事,但李强还是感到身体里涌动着一种欲望,一种想和这女人发生点什么事儿的欲望。同时,理智让他为自己这种欲望感到不安,让他刻意去压抑自己更多的想入非非。他因此有意用下雨作为说服自己不去学生中心的理由。可他的心情并没有因此平静了多少。下午,他比平时早了点离开学校,想着赶紧回家,有老婆女儿的陪伴,也许心情能放轻松些,恢复正常状态。他的这种心神不定让他感觉生活有点失控,他很不习惯,很不踏实。外面还在下着雨,他车开得比平时慢一些。快到校车站了,想到今天应该不会看到楠平,他稍感放松,但同时,心里也夹杂着一丝失望。忽的,远远地,他看到了楠平。她就站在她每天“等”他的地方,好象和他约好了,知道他一定会准时来。

李强心里立刻有一撞一撞的感觉。好几秒钟里,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握着方向盘,脚底下踩油门不是,踩刹车也不是。在完全不知如何是好时,他的车已经停在了楠平面前。李强坐在车里,深呼了一口气,眼睛都没看楠平。楠平上来坐好,系安全带,熟门熟路。车开起来之后,李强觉得该说点什么,侧头看到楠平脸色暗暗的。

他不知如何开口,只好问了句:“你好吗?”

她答:“星期六我去了,早上。”

他说:“我也去了。中午。家里有点事。”

他的回答让她明显轻松了不少。停了一会,她轻轻叹了口气,幽幽地说:“这种日子真没意思。我老公在学校还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呢。他不知道我的日子都是怎么过的。他就忙他自己的事,我过我的。我当时真不该跟他到这里来……

李强没想到楠平一下子说了这许多的不如意,他接不上话,只好安静听着。他的耐心和安静的聆听让楠平有些感动,也就更加放松下来,看他的目光也由温暖渐渐变得火辣起来。

李强不用看都能感觉到她目光的火热。他越来越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也没敢去迎接她的目光,他只有闷头开车了。稀里糊涂中,李强错过了要拐弯的路口,车子径直向大学城外开去。楠平意识到了,但她没有说话。她也不知道下面他会怎么样,自己又会怎样,但她喜欢这种不确定,和李强在一起的不确定。在她平淡的生活里,她时时渴望着某种刺激和激情,甚至意外。就象星期六的“约会”,就象现在。

突然,李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一下子有点慌乱,猛踩了一下刹车,两人的身体咣叽向前冲了一下,把两人都吓了一跳。李强这才顺势把车胡乱停在路边的一块空地上。他愣了愣神,一抬眼,发现他们停在了一个汽车旅馆的小停车场上。李强在车里呆坐了十几秒钟。他试图用脑子来判断一下他的处境,他在做什么,该做什么。但他发现脑子完全停摆。可是,李强突然就非常肯定他自己下面该做什么了。他下了车,走到楠平这边,打开车门,把手伸给了她。楠平乖乖地把手递给他,然后下车,跟着他向旅店入口走去。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他们进了旅店,李强在前台用最简洁的语言要了个房间,并拿了钥匙。然后他们谁都没看谁,一前一后穿过走廊,进入了房间。自始至终,他和她之间没有说一句话。而且,他们谁也没有表现出任何迟疑。

关上门,李强转过身,正好面对着楠平。在及其短暂的时间里,他捕捉到了她那并不复杂的眼神,他从中看到了期待和欲望,甚至还有一缕温情。这是另一个女人,是老婆以外的第二个女人。这个意识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两人离得很近,她丰满性感的身体发出的气息冲击着他,并在一瞬间点燃了他。他们手忙脚乱的开始扯下身上碍事的衣服,当一切都还是乱七八糟时,他们的唇已经撞在一起,他们的身体也在同一刻狂乱地缠在了一起。没有语言,没有过渡,只有冲出牢笼的本能和毫无抑制的冲动。他们相互紧紧抓住对方的身体,发泄着压抑已久的强烈欲望和内心莫名的烦躁……

……

当两个气喘吁吁的人终于平行地躺在连床罩都没掀开的床上时,发蒙的脑袋里慢慢补充了些氧气,心跳也渐渐平缓下来。李强这才环顾了一下这昏暗的房间。很简陋,很乡村。他注意到墙上的两幅乡村景色的水彩画,那实在是不堪入目。这种东西怎么好意思往墙上挂呢?这壁纸的花色张牙舞爪,怎么能让住在这里的人放松的下来呢?意识到自己走了神,他一侧头,看到刚刚和自己发生了“关系”的女人。她的目光也是散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她是他的第二个女人。李强再次把这一加一的算数算了一遍。他一共有过两个女人了。这是一个他没说过几句话,而且知之甚少的女人。一个他好象刚刚有些感觉,现在已经找不到感觉的女人。

他隐隐感到她有些冷淡。她一直没说话,也没有看他。这让本来就不知该如何收场的李强更加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她是不是嫌我刚才不够好?她还和多少男人这样干过?她是不是觉得我不如其他的男人呢?这么一乱想,李强的心陡然向下一沉。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这是一种很糟糕的感觉。李强哪里领教过女人给他的这种脸色,这种感觉。老婆对他多年的依恋和崇拜带给他的自信突然一下荡然无存。

楠平此时心里确实感到失望。她是个喜欢性爱的女人。老公不是她第一个男人,李强也不是她的第二个。但她真正渴望的不是另一个只愿意享受她肉体的男人。她渴望的是一个愿意走进她内心,在意她的感受,愿意用心去安抚她的男人。她对老公已经失望了。每次同男人做爱所带来的身体上短暂的愉悦之后,她会感到更加的孤独和空虚。今天她梦想着李强会带给她不同的感受。她以为他们之间有些没有说出来的默契。然而,她没有从李强那里得到她所期望的。她能感觉到,他的心不在她这里,他的思也不在她身上。他只是在猎奇,猎到了,也就不会有兴趣了。她同时感到李强其实没有她想象的那种档次。他的动作是粗糙的,他的习惯也不那么绅士,他身上的气味也让她不怎么舒服。她想到了“土包子”这个词。她突然间没有了情绪,同时也有一种很糟糕的感觉冲击着她的神经。她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不约而同,两人同时起身,在尴尬无语中,低着头自顾自穿好了衣服。然后闷着头出来上了车。车子往回家的方向开,他们一路还是无语。直到车停在楠平的公寓楼前,楠平还是一声没吭。她下了车,径直走进了楼门,没有回头。

李强这时感到心里很空虚,然后一种孤寂感慢慢充满了他的胸腔。他这才注意到雨还在下着,打在车窗上,模糊一片。刚刚发生的事在李强脑子里也已经模糊起来。他甚至连那个女人的模样都想不起来了。他只知道他和自己老婆以外的女人上了床。那是他的第二个女人。想到这个,他心头掠过一抹轻松和快意,就象完成了一项不得不完成的任务后的那种感觉。只是这感觉转瞬即逝。

李强掉转车头,正要向自家开,一抬头,看到路口拐角处有一柄黄灿灿的伞在朦朦的雨中一动不动。打伞人迎面静静地站在那里。看不到打伞人的面孔,但那均称苗条的身影是李强再熟悉不过的。(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玲玲:

恭喜你又一篇小说的诞生,记得你前一篇是描写爱情,故事有个美好的结尾;这一篇注重心理描写,故事有个尴尬的结尾。看得出,你在尝试不同的写作方法。敬佩。

仍然记得笔会开会时你就小说写作提出的问题,然后你就开始实践了。很喜欢你这个“真小资”啊。

期待你更多的小说。
韩玲玲 回复 悄悄话 小说故事纯属虚构,有号没座。:-) :-) :-)

谢莫愁鼓励!
wxcqq 回复 悄悄话 It must be your own experince/story, very well written...
-莫愁- 回复 悄悄话 玲玲写得真好!我一气看完,还有所思,想着黄伞后面的故事。
小说创作完美,故事发展自然,情节扣人,情感逼真。日后还想看到玲玲的好小说。

韩玲玲 回复 悄悄话 笑mm呀,你倒是把话咽回去了,可都堵我这儿了。欲擒故纵,这招厉害。就凭这,谁还敢说你傻呢?我看你还是有话就问吧! 谢。
金mm,小资见小资,两眼泪汪汪。谢。
金园圆 回复 悄悄话 喜欢,喜欢,就是喜欢!
笑微 回复 悄悄话 想问玲玲一个问题,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知道你听了会“骂”我“犯傻”“没长大”之类,所以不问了。
玲玲擅长心理描写,会看人! 这篇小说写得真好,难怪我看了后差点又“犯傻”!
谢谢好文分享!

韩玲玲 回复 悄悄话 西虹,不敢当。谢啦。
红柳兄,你久经沙场,还有什么能吓到你吗?:-)
韩玲玲 回复 悄悄话 岑岚,没错,换位思考是有点难度。在别的地方有人评论,说李强在事后的那段心理过程过於女性化。我并不认为男人有些女性化的心理过程是不可能的,但这评论本身让我有所反思。可否请你给我一两个转换有些生硬的例子,帮我跳出作者的思维?
衷心感谢!
韩玲玲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山沟小Y的评论:
Thanks for the comment. I did know one or two people that had similar experiences, but I had no "involvement" with them:-). The story is mostly fictitious in nature.
山沟小Y 回复 悄悄话 You should know these persons very well to write this story. Your life should involve with them. But it is good and truth. Provide more stories from where that happened.
岑岚 回复 悄悄话 玲玲真行!感觉故事相当流畅。心理描写也不错,总体都比较到位,除个别地方略微有些生硬,可能与换位思考有关,毕竟男女有别。但已经是相当好了。特别是最后的结尾意味深长,读者有思考的余地。
戈壁红柳 回复 悄悄话 坐在板凳上,全神关注地看完了李强的罗曼史,最后让黄雨伞吓了一大跳,差点跌下去。
对男性心理把握的如此细腻生动,敬佩!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坐上沙发,却已无言。

怎是一个“好”字了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