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林黛:归国散记--九九归一(之二):李姨姨

(2009-04-03 12:50:55) 下一个


李姨姨和牛叔叔是一家,他们有两个儿子,老二叫才才,中学和我是一个学校的。他们家和我们家是好几年的邻居。 李姨姨是母亲的朋友 ,牛叔叔是父亲的朋友。牛叔叔在教育局工作,是个官儿。因为牛叔叔是官儿,所以每当教育局有新盖好的房子,他们就会搬家,但两家人还是会走动。

我回国时,人是按时到了北京,可行李却落在了第二天才到达的飞机上,弟弟问要不要等一天,我说不要,我要回家,那个九年没有见过的家。所以弟弟一下子就把我拉回了家。

第二天,接到北京机场的电话,说我的行李到了,立刻就会运到 T 城,我打电话告诉了弟弟。第三天,我们刚刚吃过晚饭,有人摁门铃,打开门我一下就看到我的行李,然后看到了一个二十多岁的英俊的小伙子,父母让他进门,给他端上冰箱里的西瓜。小伙子憨憨地笑着,推让了一下,就大口大口地吃西瓜。这时,母亲才想起来对我说:“噢,你还不知道吧,他是小牛,是才才的儿子。”我大吃一惊,怎么才才会有这么大的儿子。他现在在小弟的公司工作。

又有一天,弟弟回来了,是小牛开的车,小牛说他想回他的奶奶家去看看。弟弟问我要不要去看看李姨姨和牛叔叔,李姨姨近来身体一直不好,牛叔叔也病了。我当然想去看看,于是,母亲、弟弟、小牛和我就去了李姨姨家。

小牛先进门,然后母亲、弟弟出现在门口时,对着坐在茶几后面沙发上的牛叔叔说:“认不认识我?不认识我就不进来了。”牛叔叔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着说:“啊呀,是二小子么,快进来,快进来。”这时,跟在弟弟身后的我也现身了,模仿着弟弟的语气说:“认不认识我?不认识我就不进来了。”牛叔叔见到了我:“啊呀,是辛儿么,快进来,快进来。”这时候,坐在茶几旁边沙发上的李姨姨也站了起来,我一步跨进门,冲着牛叔叔和李姨姨笑。

我看牛叔叔和李姨姨都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从言谈中知道他们的身体是不太好。李姨姨是肾脏不好,每天都要透析,小牛都成透析专家了。

李姨姨断断续续讲她治病的事:“哎呀,可难活了,医生说输这个药会有抑制反应,尽管还是进口药。可是输了以后,你不知道有多难受。第一次输完后就觉着不舒服,问人家医生呢,说是没问题,刚开始有点不适应,以后就好了。这就第二天接着输。啊呀,你可不知道,浑身疼得都不能活了,头皮上象有许多针在不停地扎。”

牛叔叔接着说:“看她难受,我也急,忙着照护她,把我也累病了。唉。老梁咋样啊?”这是在向我母亲问我父亲。

“腿疼了。就那也闲不住,每天都要去打乒乓球,说也不听。”母亲回答。

“老年人活动活动也好,不过不敢太过了。” 牛叔叔说。

“人家有一种偏方听说治腿疼可好了。”李姨姨说:“用纱布蘸上醋,敷在腿上,保温,每天半小时,听说可管用了。”

“哎呀,用过好多办法了,都不见好。”母亲说。

这时 , 我见到李姨姨站了起来,慢慢走进了厨房。

牛叔叔对弟弟说“二小子啊,小牛在你那里可就交给你了,你可得好好管管他。”

弟弟说:“是个好娃娃。现在的年轻人,像小牛这样的已经不多了。”

刘叔叔叹口气说:“在教育系统工作了一辈子,给孙子在学校都找不到一个工作。下来了,就没人理你了。”

“那点死工资,没有人愿意干的,年轻人,多闯闯没坏处。”弟弟说。

“话是这么说,可还是,唉,由他哇,你多管管他。”

小牛在一旁一直憨憨地笑着。

李姨姨从厨房慢慢走了出来,两手抱着一个大盒子,里面放着好多瓶子,对母亲说:“这是老家给拿来的醋,可好了,放着也没有用,吃也吃不完,拿回去给老梁治腿哇。”

母亲说:“不用,不用,啊呀,还能让你去拿?快坐下,不要动了,说说话吧。”

我说:“李姨姨,你好好保重身体。”

“唉,姨姨这个样子。” 李姨姨叹了口气,接着问我:“儿子咋样啊?”

我说:“挺好的,明年就上大学了。我想明年带他回来,我带他来看你。”

“唉,不知道姨姨能不能活到那时候啊。”李姨姨的眼睛里有亮亮的东西在闪。

“不要想那么多,好好保重身体,娃娃们都不错。”母亲说。

又谈了很多家常话,我们起身告辞,李姨姨和牛叔叔都站了起来,我走向李姨姨,向她伸出两只胳膊:“李姨姨,让我抱抱你。”我抱住了李姨姨,把脸贴在她的脸上,然后就和母亲弟弟快步出了门。

下楼梯时,听到牛叔叔在楼梯上说:“还有几天才走吧?有时间再来看看你李姨姨,啊。”

回美国后给母亲打电话,问父亲在干什么,母亲说父亲正用李姨姨说的办法治腿,我问:“有用吗?”“还行吧,要不你爸爸会一直坚持吗?这些天不再说腿疼了。”

明年,等儿子高中毕业后,一定带他回一次国,一定带他去看看李姨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9)
评论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rebirth2009,谢谢评论。
rebirth2009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你的文章非常朴实,真情自然流露。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秃笔兄,好啊,你就和老侯商量吧,你一会儿“下个周末”,和一会儿“上次聚会” 已经把我绕糊涂了。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西虹,不能让你站着的,我一定给你搬一把舒适的椅子。

尤其是我们还没有见过面,见面时一定多几声亲切地问候。

一直在等你弄堂里的故事呢,什么时候上啊?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土豆沙拉的评论:  真的?侯哥给鉴定一下。要是真的话,我就真请金戈尔来跟我们喝酒了。 上次聚会,中间有个女性朋友先走了。就没有提。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来晚了,这里人气好旺 !只能站着看你的故事了。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园园,因为你是性情人么,祝你永远快乐。
金园圆 回复 悄悄话 祝贺你,点击率超高嘛。
就喜欢你文章中的人情,亲情和温情!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硃砂河,尔等已经是一条大河了,灵感就像河中鱼冒出的泡泡,一串一串的。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谢游子。友情、亲情、乡情永远温暖和牵动着海外游子的心。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秃兄啊,看了你给老侯的留言,我认真数了数,连上秃太怎么也没有四个女性朋友么,我给你推荐一个人吧,金歌儿,歌好人倩,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喝酒绝对是女中豪杰,喝得越多,唱得越好。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戈壁兄,沙发坐得还舒服吗?谢谢你。

读了老鲍的“新疆散记”,我真去上网查了戈壁红柳,震撼啊,苍劲坚韧,什么时候来一篇“红柳礼赞”?也让红柳精神千古流传。
硃砂河 回复 悄悄话 看来戈壁红柳是潇湘游子对联课的最勤奋也最有感悟的学生,能够自觉采用对联形式来表达情感和看法。羡慕啊,我等怎么就找不着那种自动要冒出来的灵感呢?
戈壁红柳 回复 悄悄话 谢游子老师,在您的指点下,我好像有了一点自信心。
主要是受文章感染,悟到话到。
潇湘游子 回复 悄悄话 朴实、平淡中蕴浓郁友情、亲情、乡情。久违了,远离故土之后。感觉清新,于物欲横流、人欲横流的纷繁现代尘世间。

戈壁红柳的联好!试稍加改动:
老邻居,家常话,故乡人依旧;
新感觉,同胞情,游子梦永恒。
二道桥大巴扎 回复 悄悄话 太好啦!秃兄,你咋就专挑咱喜欢的事说呢?
真可惜没听见您的电话,我刚刚在酒仙协会留了言。
严重的有兴趣!静候佳音。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老侯啊,给你打电话,你也不回话。下个周末,我们几个喝酒,女性朋友四人,男性朋友6人。白酒,你打算参加吗?
你知道的:我和秃太。IT协会的东北姑娘耿力茵和鲍军涛,刘刚,岳京生, 郭朋,陈希怡 顶好老板鲜威。 有兴趣,说一声
戈壁红柳 回复 悄悄话 嘿!沙发!
老邻居,家常话,故乡人依旧;
新感觉,曾相似,游子梦里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