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拉黑一个人

(2019-02-23 14:26:58) 下一个

没有微信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拉黑”这个词的确切含义。


你可能想到“拉上窗帘,黑了房间”;也可能想到“拉灭电灯,房间黑暗”;或者,“拉上帷幕,舞台变暗”。

你断想不到,这个词表述的,是一种态度。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欲绝往来,了断关系的态度。

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是大学闺蜜告诉我,她的儿子“拉黑”了她。

惊讶!原因?

读书时候,暑假里跟随这位闺蜜去她家小住。临行前再三叮嘱,见到她的父母,万不可提起我有弟弟。因为她自己的弟弟,在十二三岁的时候,水塘里游泳,不幸溺毙。

自那家里就只有她和妹妹。自那家里就笼罩着乌云。自那父母就战争不断,互相埋怨。对一个山东乡镇的家庭,中年夫妻失去儿子,是天塌一般的灾难。

闺蜜作为长女,默默承担起抚慰家庭的责任。恋爱时节,她喜欢上体育系一位帅哥。但是帅哥家在青岛,毕业后不能留作她父母的陪伴。于是,她把目标锁定在一位出身农村的医学生。

医学生沉默寡言,朴实憨厚。很快就顺利成为她的丈夫。其实,选择这位医学生,懂医擅药的背景尚在其次。主要是他家里有三兄弟,这位考出来离开农村的儿子,可以满足闺蜜对家庭的要求。

俗语说,女婿是半子。何止半子?闺蜜的丈夫,完全扮演了岳父母儿子的角色。他做得很好,不但生活小事上极尽关照,而且不负众望为岳父母贡献出一个男丁。

儿子出生以后,可以想见给这个家庭带来的欢乐。这哪里是闺蜜小夫妻的儿子?简直就是她父母的再生儿子,心肝宝贝。

过多过于密集的爱护,可以摧毁一个孩子的心智。男孩儿在一种近乎偏执的环境中成长,他不知什么是自我。况且,这孩子内向,孤独,像他的爸爸沉默寡言。那么多的爱,堆积在他羸弱的小身体上,他担负不起了。

闺蜜为她的儿子规划了完整的人生。初中去济南,高中去上海。大学进名校,工作做白领。到点就娶妻,房子已备好。然后像世世代代国人期待的那样,传递香火,四世同堂。既弥补父母早年丧子的伤痛,又给自己脸面增光。

可是男孩儿十分软弱,他无力承担如此重大的期望。在上海读高中的时候,繁重的学业压力,让孩子几近崩溃。闺蜜应校方要求,赶去学校,被告知儿子需要退学休养。

闺蜜带他奔走在大都会的医院,看心理医生,用各种办法。几经波折,不知费了多少心力,好歹过了高考这一关。尽管不是什么名校,但总不至于落榜。

儿子去了遥远的广东。从此远离父母双亲,远离姥姥姥爷,再不肯回乡。也就是在这种情境下,拉黑了妈妈的微信,断绝一切联系。

他宁可在天涯海角的一处偏僻小城,做着超市收银员,拿着最低薪水自食其力,也不愿再给家族的悲剧充当替身傀儡。

儿子固然绝情,可是闺蜜的父母,还有她自己,是不是应当反思,她们是用亲情和爱绑架了这个可怜的孩子呢?

凭什么他不可以做自己?凭什么要任你摆布?就算你们铺好了金光大道,他也要受自己该受的苦。

直到最后一次和闺蜜聊天,她说儿子仍然不肯解禁。

下一个拉黑,轮到我自己。拉黑我的,是我弟弟。

姐弟亲情,手足至近。疼他爱他关心他帮衬他提携他五十年,何以弄到如此地步?

简而言之,得到的越多,他索取的越多。一百样东西他没要,我给了。一百样东西他要的,也给了。一百零一样东西他要,没给,就变成仇人。

对不知感恩的人,我越来越觉得断绝来往刚刚好。不然,得罪翻脸,是迟早的事。只是,只是,突然间手机屏幕上出现一个大大的红叹号,仍然震惊了一下。倏尔就明白,这就是传说中的“拉黑”了。

拉黑,代表着一种情绪。一种愤怒,不容掌控的冲动。一种强烈的不满。

原本愤怒的应该是我,却由他抢了先。真是讽刺!

我弟弟他愤怒的源泉在哪儿呢?

他说,爹妈老了,需要人照顾了。而我,却老早跑到遥远的地方,是逃避赡养父母的责任。母亲健在的时候,他就说过这种话。当时父母才六十几岁,身体都还好。记得母亲学舌跟我听,意思是替我回挡了他。“她走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说这个有什么用呢?”

现在母亲也走了,只剩下父亲。接他来美国住过几个月,不习惯。心里也放不下儿子孙女,就回去了。来看看,就是心愿。满足了这个心愿,老人很高兴。

但他儿子不高兴。这次就是要求我丢下自己的生意生活,回中国专门伺候老爸。怎么可能?且不说父母的观念里,养儿防老,老了本该由儿子照看。单说拿了家人那么多的好处,金钱财物房产,统统归他。责任反倒要别人来负?什么道理呢?

但是,就像父亲后来感叹的,娇儿无孝子啊!他的儿子,被娇惯纵容坏了。所有的爱,都给他。所有的好,都给他。姐姐能做的,除了付出,还必须谦让,忍受他的打压索取,霸道无理。一家人,疼来爱去,亲手养出了一匹狼。

我不回国,他很愤怒。这时候他就忘了我正在帮他和女儿申请移民,他都忘了。忘了他从初中就开始跟着我上学了,忘了他的小家庭是姐姐帮他出钱出力建造起来,忘了他的大小两个女儿都承受了姑姑多少无私地关爱。他只记得老父需要他管了,他不想管。

高中阶段,青春期的困扰让他无法继续正常学业。那个街道烂区的学校,盛行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我弟弟这个从小在母亲学校上小学,在父母翅膀下安享特权的软弱男孩儿,在那里首当其冲成了被欺负的对象。高大强壮的男生盛气凌人,他念书书不行,打架力不行,弱得只有缩在家里一条路。

我正好分配在一所中学任教,父亲说你去找找你的校长,让你弟弟跟你去读个中专。读中专需要考试,他只好退回两级,从初三开始补课。就这样,他成了我学校的学生,成了被照顾进学校的员工子弟。别人被照顾进校的都是子女,唯有我,拉进来的是弟弟。那时候,他十六岁,我二十岁。

那个中专班是为国营企业培养技术工人的,三年以后,弟弟顺理成章成为知名企业的职工,解决了就业的大问题。并且在那三年里,找了一个女朋友。工作之后,婚姻大事也解决了。

带他上学期间,我实际扮演着家长的角色。课堂纪律,作业考试,违规谈恋爱,顶撞老师。一旦出现问题,各科老师都来找我。我一边忙不迭赔礼道歉,一边回家要父亲教训他。可父亲只管嘿嘿笑着,对儿子的劣行无比欣赏。

甚至有一次,他英语补考,让同学代考。被教务处主任发现,定要处罚。是他的班主任,我的好朋友硬给压下来,让他做检讨了事。

类似这样的事例,数不胜数。做姐姐做到这个份上,没有功劳,亦有苦劳吧?却从未听到一句感恩。父母也认为理所应当,而且远远不够。

对所有的人都极其不满,这或许正是他一败涂地的关键?

事实上早就该六亲不认了,拉黑正好。

再一个拉黑故事,是我的堂妹。堂妹是乡下大爷家的妹妹,县城小学教师。平平淡淡的交往,印象里觉得她知书达理,稳重诚恳,极有教师风范。

去年秋天,她加紧给我发微信,内容围绕我父母一套住房。房子在我父亲名下,弟弟想抓紧过户给自己。而房产管理部门需要几个必须的文件。其中之一就是拥有继承权的每一个人,包括我,必须声明放弃。或者协商一个妥善的方式,才能允许他完成法律手续。

从这件事情上,我感觉到了中国的进步,法律的进步。法律把我弟弟卡在那里,他无法任意所为。他认为,我父母也认为,我堂妹也认为,几乎家族里的所有成员都理所应当地认为,这房子本来就该是他的。无论何种境况,都不该有我的份儿。

可是,法律不给他办手续。他成不了这事。再不能像往常一以惯之的样子,只要父母发令,就可以随便拿走属于我的任何东西。

法律规定,女儿拥有同等的继续权。这惊醒了我的父亲!他竟然亲口说出了“你也是我的孩子”这样的话。可在他心里,多少年以来,他只有儿子是他的孩子。女儿是外人家的人,寄居在他身边,是临时的奴隶。

那阵子,先是父亲接二连三要求我打电话给他。电话打通了,就提房子的事。他不明说需要我放弃,只是含含糊糊让我写个声明。什么声明?我干脆挑明,不就是希望我放弃所有权利,财产都归他吗?老人赶紧说,是是,是这么回事。

我说,那样其实对你不好。拿到金钱积蓄,将老人扫地出门的事情多了。你怎么保证你儿子不会?还是稳稳地好。有这处房子拖着他,让他看在钱的份上,好生照看你,你得以安享晚年。

父亲显然是受了逼迫。这话他听不进去,反而自顾自说自己的理由。“这世界上还有比你俩更亲的吗?一个爸一个妈的孩子!”

没用。我油盐不进刀枪不入。我已经不是昔日那个脆弱懦弱看家人脸色惶惶不安的女孩儿。

这时候堂妹出场了。

显然老父亲没有完成任务,随后苦肉计都使出来。

堂妹跟我说,姐,老人受苦了。弟弟不给他饭吃,饿好几顿了。你再不让步,父亲晚年凄凉。

啊?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这种事,这种事他也干得出来?

他可是受尽宠爱的唯一的爱子!

早前我就和弟弟谈心,告诉他人都有弱点缺点。老爸纵有千般毛病,如今他老了,到了需要照顾的年龄。不要总是揪住人的短处,要想到别人的好处,要懂得感恩。

他越来越让我气愤,气愤到无以复加。气愤到我认为他已经沦为一个混蛋。而我是不想和混蛋玩的。甭管他是谁。

我对堂妹说,他的行径太邪恶了!怎么能用这种残忍的手段对待老人呢?别说是疼爱你养育你的父亲,就是随便一个路人,当你有饭吃,他需要饭吃的时候,也不能恶语相待,眼见他挨饿呀?

堂妹不从这个角度思考,她纠结的是,为什么我不能识大体顾大局,尽快妥协,好让风波结束,老人安详。我说,这个时候让步,岂不是向邪恶低头?用这么低劣的手段胁迫我,以达到自己极端自私自利的目的,公理何在?况且无数事实证明,弟弟如此蛮横嚣张,正是家人姑息纵容的结果。如果继续迁就,势必更加无法无天。说白了,他早就欠揍了。

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和堂妹讨论过许多次。她没有明说,我也没有明说。我只是反复强调此时不能完全把所有房产钱财都交给弟弟,对老父亲的好处。因为我觉得老父的儿子是靠不住的。他想得到的仅是利益而已。

堂妹逐渐耐不住性子了。她说我弟弟已经去找了律师。律师给了种种建议。但是核心问题,就是我母亲没有留遗嘱。父亲名下这套房产,他可以立刻马上毫不犹豫签写遗嘱,全部无偿给我弟弟。但是母亲那一部分,并没有具有法律效应的遗嘱表明留给我弟弟。因而有了我争取权利的空间,有了法律帮我伸张正义,夺回公平的机会。

感谢主!感谢法律!

其实你说我有多么需要那一份钱吗?房产越发值钱,卖掉以后两人瓜分,按他们的逻辑,分到我头上,也不过寥寥。

按照堂妹的说法,就是我还不如顺路做个好人,落个人情。她还说,婶子(指我母亲)不懂法律,没有写遗嘱。要是早知道这局面,她也不会留给你,一定会写遗嘱全部留给儿子!

看这条信息,我不禁出离愤怒了。

就是说,我妈没来得及明白,明白这后事给儿子带来的麻烦,就匆匆忙忙走了。不然的话,她必定毫不犹豫和我父亲一样,早早把遗嘱写清楚。所有家产完全归于儿子,女儿没有任何权利。

天哪,难道她不知道我气愤的正是这个吗?多少年的不平,屈辱!多少年的奉献,付出!我做了一辈子的好人,好姐姐,好闺女,现在我只想做回我自己。管你们当我是好是坏,谁在乎呢?

我对着堂妹大声说出我最想说的话:告诉你,请你回去告诉他们,我绝不放弃!

还有什么好纠缠的?一句话都多余。

拿着手机,让老公帮我找到那个键:拉黑!

堂妹是我主动拉黑的第一人。

说不好听的,她算好几?替人做打手,也要掂掂分量。

最后一个,也是我拉黑的别人。

这人认识近三十年了。我在媒体工作的时候,在一个文化活动场合认识。是省级建筑管理部门的职员,有从军经历。据说父辈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

这些年里,一直不远不近。既没有过从甚密,也没中断联系。他是一个精明人,善于抓住有利的机会。房地产业兴旺的时候,他近水楼台,占尽政策便利,发了大财。这么说吧,当初认识他的时候,他骑自行车。我第一次回国的时候,他已经开了宝马。

因为我在美国,他找我更主动了。不时打听点情况,询问些信息。前几年,他申请投资移民,失败。不知为什么,他那么不运气,接连几次签证被拒,以至于上了黑名单。

移民不成,就把孩子生在这里!他自己是不行了,女儿婚后生二胎,他来找了我,要我帮忙接待。我这里偏僻小城,不像东西部大城市,有成套的服务。正查找信息期间,他已经来不及有个美国公民第三代,女儿早产了。

从他身上,看到了有钱人极度的不安。他意识深处,受父辈抗美影响,是十分排斥美国的。却表现得急于把财富转移到美国,后代最好安居在美国。

两件事都不成,他的言谈里常常流露出奇怪的态度。实际上,在与我交往的最近几年中,他一直是遮遮掩掩吞吞吐吐不露真容的。即使是委托我帮忙,也不肯交代实情。仗着多年的相识,我说话毫不客气,该问的直截了当。不然我怎么帮你?

但是,毕竟算不上一路人。出身背景与教育水平,价值观念,财富档次都相差太远,分歧始终存在。在意识形态上,他是一个爱国愤青。在实际行为上,他卻是一个高热度崇美者。当然,爱国,只不过是赚钱的招牌。

终于有一次,在我发了一条美国某地水灾的新闻后,他发出恶毒的诅咒。

当下就给他拉黑!

这回我已经学会了怎样拉黑,不用求助别人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9978288' 的评论 : 謝謝你!
9978288 回复 悄悄话 又是-个都挺好的故事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于飞遂歌' 的评论 : 真是!完全同意!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周末好!前天发过就忙了,一天来不及回复。待会儿去看你。:)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 谢谢!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嗯,说得听在理的。就是不实际。要是弟弟懂得替别人想,就不会这种结果了。谢谢来!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ane11' 的评论 : 不想断都不行啊!由不得咱们自己。谢谢你来看!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谢谢韭菜姐!:)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不会在意的。生活原生态,记录一下。晓青第一读者,感动!:)
于飞遂歌 回复 悄悄话 我也主动拉黑过一些人,三观不合,多说无益,从此不相往来,免得给自己添堵。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1问好梦!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十 4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姐弟之间有很多现实问题,最好是坐下来面对面地心平气和地谈谈,相互都替对方想想,别因为一点利益伤了和气,不管怎样也是亲骨肉。:)
Jane11 回复 悄悄话 我的弟弟跟你的弟弟一样,父母都走了之后,就断了这份亲情。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弟弟如此蛮横嚣张,正是家人姑息纵容的结果,特别同意!好文,字字句句掷地有声!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唉,现在反目成仇很普遍。别往心里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