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怎样把别人的钱弄进自己的口袋?

(2015-07-15 20:11:12) 下一个
李姐此举着实吓了我一跳。等她和老头儿走掉,阿林忙不迭地说,哪有这样的人,一大早到人家店里吵架,这是做生意的地方。两口子要吵,就在自己家里吵嘛。
 
阿林蛮土的,这个事儿却也能看得出,说明并不是不通事理。但对她的话,我不能附和,只淡淡地说,她没什么朋友,来跟我们叨叨叨叨也无妨。倒是李姐,看似懦弱的外表,却有那么强烈的嫉妒心,让人大吃一惊。
 
去年圣诞期间,李姐的洋人丈夫给自己女儿寄了不少礼物,触动了她敏感的神经。李姐很有意见,意思是给外孙的玩具衣服可以集中起来,一次寄出。不必今天寄一次,明天再寄一次,岂不是多花邮寄费?表面一听是她有理,老美丈夫不懂算计,不会计划经济,胡乱花钱。其实,我们作为旁观者,打眼一看,就知道她发飙绝不是为老头省钱,而是觉得不舒服了,触及醋意,大发雷霆。在家里没观众,没人论理,就一路和老头吵到我店里。
 
我忙着开门前的准备,简单把意思传达给老弗兰克。一面劝解李姐,又不是花你的钱,你急什么?给他女儿寄礼物,总不必样样经你允许吧?人之常情,你别过份。
 
老弗兰克两眼茫然地望着自己陌生的老婆,忽而凝神听我对李姐说着,猜想着我们对话的意思。临走时,还万分不解地对我说,I don’t know why?我不明白她为什么?
 
那是头一次领教李姐的厉害。后来慢慢知道,她打工的钱是全部寄回中国给儿子的,家里日常的吃用消费都是老头出钱。这本来是自家的协议,不关旁人的事,旁人也没闲心去管。可李姐偏偏是个爱说的人。
 
熟了她会跟我们说,我来,是和他过日子的。又说,老头儿的遗嘱立好了,他死以后,所有房产积蓄都是我和我儿子的。此后几次三番提到老头的遗嘱,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不作声,不接话。因为这种家庭敏感问题,美国习惯属于个人隐私。她这么张扬出来,众人也不知如何应对是好。后来渐渐听出门路,她总说起的遗嘱,其实是她一大心事。她说出来的,都是她个人的一厢情愿,是她殷切的期望。
 
老头儿找个中国老婆,自有他的打算。人老了,身边需要亲人。前妻是个败家女人,品行也差(李姐所言,非老头所言)。以我个人的观察,老弗兰克对她是真心诚意的,但不喜欢她出去打工。曾经说,没你是我和狗,有了你还是我和狗。潜台词是,要你来做什么?
 
老头儿其实是个不错的老美,学历很高,心也善良,李姐执意做工挣钱,他也让步了,并没有把老婆当作私人看护。而且,家里所有该出的钱,全是他出。就算李姐在店里买盒豆腐鸡蛋,也要打电话叫老头儿来付钱。
 
平日里,李姐几乎每天上班都从家里带吃的喝的来,不但自己烧制可口饭菜,而且每每为店里每个人带餐。这让我非常不安,包吃包喝是老板的事,员工整天自己带吃的,算怎么回事儿?于是我变着法儿送东西给她们,或带他们外出就餐。后来看到李姐对此通通不感兴趣,她想要的,是钱。
 
曾经她生日的时候,老头儿送条精致项链给她,据说花费2千美元。李姐对我们说,我叫老头给我一千块钱,不要项链,这样他省一千,我得一千。由此我知道,她想要的就是钱。怪不得那么俭省的人,从家里往外拿东西如此慷慨大方,就像以前在国内我们花公家的钱。原来,老头的家,并不是她的家。
 
这些都是寻常小事,外人说不得。可令人吃惊的是,李姐对老头的钱并不甘于被动花费,而是寻根探底,不但干涉他给谁买东西,还要汇报进出账目,每一笔都要讲出来由用途。——天呢,老头一定惊呼,娶这个中国女人的时候,可不知这么厉害?
 
她和老头语言不通,很多时候需要我来翻译。阿祥说她是个老江湖,我本不以为意。那天在外旅游,接到她打来的电话,听到她一大通讲述,才发觉,这个大姐实非善茬。用句江湖上常说的话,就是“不是盏省油的灯”。虽然她也善良,但,越发可怕。因为,善良的人都如此,那要不善之辈,该会怎样?
 
她对老头儿是没有感情的,在众人面前对老头的亲昵,达令达令地叫着,含情脉脉地看着,就是一出戏,一场秀,一个表演。外人不语,但并非不替老头儿担忧,对她那么赤裸裸急切切的要钱,难道没有一丝觉察吗?
 
她打电话告诉我,几天没有睡着了。因为老头儿的遗嘱有变,她惊然发现老头的两个子女均非亲生,因而逼迫老头将前妻和非亲生子女从遗嘱中剔除出去。并以离婚威胁。弗兰克自然不肯,花了大把时间精力金钱,找来一东方太太,还未得到一丝照顾,也未见她为家庭做出任何付出,就被离婚威胁,岂不人财两空?
 
但看她那急迫的劲头,好像巴不得老头子赶紧死掉,钱财房产通通纳入个人口袋。以后的日子,就是自己儿子媳妇孙子的天下。
 
我给她几点忠告,一,善待老头,对你自己有好处。因为儿子要办来,还要靠老头,至少五年。二,遗产本来不全是你的,他愿分给谁,不要太贪心。你嫁过去才三年,人家的婚姻二十年。就想一口吞下所有财产,想把与老头相关的所有人赶尽杀绝,过于急切了。三,对亲子关系,美国法律不认血缘,认法律。他的子女,就像对你的儿子,都是继子女,都没有血缘关系,但分产理应有份儿。
 
弗兰克老头,为了不再孤独的晚年,惹来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他的未来会平安吗?一点钱财,人还没死,就被惦记着争来争去。听李姐的意思,满心里打算的都是儿子的前程。一座房子几间房,媳妇住哪间孙子住哪间,没有丝毫为老夫着想。众人说,你们住一起,多不方便。美国人讲隐私,老头肯定不乐意。她回答说,老头活不到那时候!唉,可怜的老弗兰克。早知这样,还不如留着钱,干脆住养老院呢!
 
这是女的嫁男的,今天阿花说,看这种婚姻,就是弄钱哦。还有呢,女的找个男的来,那男的,也是弄钱。我看从中国大陆来的人,最想的就是怎样,千方百计,把别人的钱弄到自己的口袋子里。好像很多人都在干这个事。不信,再给你讲个故事听。
 
陈丽认识吧?就是经常出现在我博里的女人。她个人的故事惊心动魄,简直就是一出精彩电视剧。这里说的,是她最新找来的帅哥男人。她爱得不行,殷勤办绿卡,出资学开车。俩人过了一年多快两年,怎么越来越不像夫妻?
 
那男的一开始还伪装得住,后来慢慢原形毕露,口里说的,手上做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怎样把陈丽的房子,变卖以后转换成自己的名字。怎样把陈丽的存款,一点一点抠出来,放入他自己的钱袋。他俩的故事,细节名堂多了。这里不一一细述。众人听得来,对陈丽说,你这不是招了个狼来吗?——不是郎,是狼。
 
我说陈丽,听你这么说,看他的言行,就像我们找来的打工者,怎么糟蹋你的东西怎么来,扔你的菜肉,过瘾得很,根本不和你一条心,看你怎么收场吧!那位丽人苦笑着说,只有打碎牙齿往肚里咽啊。只巴望他赶紧拿到绿卡走人,千万别惦记本姑奶奶这点银子了。
 
看来,怎样把别人的钱弄进自己的口袋,是个不怠的话题啊。无独有偶,那天他的侄子来信,张嘴就借十万块钱。妈呀,十万块,开动印钞机印,也要印一阵子呢。我问阿花,你看,这钱要是借了,有没有还回来的可能?阿花就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呢?
 
我也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Tnn 的,我在北京还买不起房呢,小年轻大学刚毕业,北京买了房,借我的钱装修,是不是错乱了呀。中餐馆挣的钱,每一分都浸着血汗,谁tm惦记这个钱,姑奶奶要和她他拼命。
 
对口袋里有几两养老银子的人来说,身边的危险人物,一定要拎得清。威胁人物是谁知道吧?就是那些叫得出名堂,常常以最亲的家人自诩的家伙们。他们不是兄弟,就是姐妹,要不就是他们的孩子。总觉得美国有个姑伯,索钱是应该的。
 
阿花也接到她二姐的微信,儿子结婚,声称出两万就行。两万就行?tm的,她以为我在这儿捡钱呢?捡钱还要弯腰呢!那你怎么回?不理就完了。
 
奉劝那些成天惦记别人口袋的人,你尽可能不停地试。但你有可能碰一鼻子灰。
号召那些被惦记钱袋的人,如果你不愿任人宰割,站起来,说“不!”别怕得罪什么人,本来就是你的钱,凭什么被他们索取?记着,会得罪的就不是亲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