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民杂谈

传播理性!明确是非!匹夫有责! 理性务实的智者,积极转推庄民思想,灭掉形色极端理想主义的灯,轻松搞定现代文明!
推特:@zhuangmin6366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致石家庄市各级保障房管理官员的公开信

(2018-10-10 11:35:35) 下一个

石家庄市各级保障房管理官员:

 

在中共政府减免非洲债务的同时,石家庄市却在想方设法给低保户廉租房涨房租,岂不怪哉。围绕石家庄市廉租房高价房租,本人与石家庄市廉租房管理部门的纠纷已经持续六年了,可是如今仍有一些人并不乐见此事的圆满解决,10月9日还在小区保障房管理科听见有人说要努力把庄民法办抓起来。庄民不惧怕因为政治或者廉租房高价房租事件被抓,可为了阻止廉租房管理者中一些人继续败坏中共的形象,把政府花钱买好的廉租房工程变成花钱买骂,殃及中国的文明前途,本人在此再澄清一些事实及概念,尽自己最后的努力,提出自己的建议。

 

一、本人1980年入伍,1994年转业,2002年初响应政府号召辞职。因为种种原因下海经营失败,2009年10月初因为心梗植入支架。截止2012年初本人终于山穷水尽,获批享受低保,同年8月以高分获得优先分配廉租房资格。本人当时的窘况六年来一直未曾受到任何人的质疑,所以管理者中一些人六年来对本人的打压,以及石家庄市实际执行的廉租房政策,低保户因为穷可以被优先分配至廉租房,可是穷到交不起房租的份照样被清理出廉租房,可以说是违背扶贫精神的,也违背了中共的相关文件精神。在本人进住廉租房前,住建部已经发布了《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其中明确了对特殊贫困群体可以减免廉租房房租的精神,便验证了本人这一说法,所以多年来拿正常市场经济环境下的“交房租是天经地义的”来否定本人廉租房资格的论调是荒谬的。贫穷不是光荣,但是申请廉租房的最大理由。

 

二、本人入住廉租房时低保补助只有370元,而当时的租补分离政策,本人每月实际支付房租需160多元,加上物业费共近200元。本人质疑剩余的一百多元让真正的低保户怎么活?这个问题本人逢廉租房管理者便讲,至今也没有一位官员回复说,不足200元足够低保户活了。多有官员曾劝本人,出去打工赚点钱,一百多元房租算什么;殊不知如他们所说的还是真正的低保户吗?难道只有造假的低保户才有资格享受廉租房吗?

 

三、本人自领取廉租房钥匙当天,便针对租补分离廉租房新政策,开始了给政府、媒体等多个部门提意见,明确表示真正的低保户是承受不起这样的高房租的。不曾想在本人与住建公司的官司中,本人竟然输在没有向管理部门提交减免廉租房房租的申请上。如果说本人没有口头申请,那是政府工作人员说谎,如果指责本人没有提交书面申请,只能怪管理者没有告知本人《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反而反复强调政策不允许。政府下属企业靠谎话赢得官司,难道不是对习近平反复强调的依法治国的嘲笑吗?更离谱的是省高级法院连住建公司在法庭上说谎的机会都不给,完全是靠臆测断案。官僚的胡作非为蔓延到了司法,住建公司在首次起诉本人一年之久无法结案的背景下,不知反思自己,却通过撤诉重新起诉的办法以实现更换法官,非欲致本人于死地。如今负责本人案件的执行法官再次拒绝配合廉租房管理者的胡作非为,长达两年多的可执行阶段从未联系过本人,请廉租房管理者中那些情绪化的人能够悬崖勒马,停止践踏法律。本人向这位不知名的执行法官以及首次承接本人案子的高法官致敬!

 

四、本人并不认为管理人员的初衷想要践踏中国法制,可是随着2013年底全市低保户集体抵制廉租房高价房租集体事件的蔓延,低保户廉租房高价房租被迫废除,管理者非但没有后悔没有听取本人的劝告,导致给政府惹了一身骚,丢了自己的面子,便把愤恨发泄在本人身上,拒绝了本人按照被迫修改后的相对合理的标准缴纳房租,本人自然无法执行。然后廉租房管理者中一些人便除了滥用法律,还违法采取了断水断电等方法打压报复本人。

 

五、廉租房高价房租事件涉法涉诉以后,本人向市长公开电话以及信访等部门反映时,被拒绝的理由是不能干涉涉法涉诉的事件,而10月9日本人在市保障房管理中心也得到了同样的推诿理由,把一部分责任推给了市领导,另一部分责任推给了其下属单位住建公司,而在打官司的过程中,住建公司却把责任往上推,时常说自己做不了主。了解政府运作的人都知道,所谓政府文件,大多都是由部门制订,市领导也只能宏观把把关,事后细节出了问题,你具体部门不想办法解决,却把责任推诿给市领导,对吗?市领导自然有失察的责任,但部门领导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至少各个部门要做好上传下达。

 

六、当下世界和国内都危机重重,包括近年来屡屡发生的老兵上访事件,政府的政策以及官员作风直接关乎着中共的生死存亡,也关乎着中国的兴衰,海外有些舆论认为中国存在一些中基层官员,有意的不作为来给习近平拆台。本人致力于中国的政治文明进步,希望中国能够在稳定的环境下顺利实现政治体制转型,所以给石家庄市廉租房各级管理者乃至市领导写出此信,希望不要再因此案伤害中国,也希望管理者能以廉租房事业大局为重,所以希望管理者审慎考虑以下建议,本人可以不考虑索取奖励与赔偿,但请允许本人按照低保户新的标准补交房租,多年来的诉讼费用由住建公司承担。

 

敬请各位管理者做好本信的向上传递,直到问题解决为止。中共的作风建设到底还有没有希望,石家庄市低保户廉租房高价房租事件始终实在地检验着。

 

王云

2018年10月10日星期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