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秃笔闲聊闲写闲话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个人资料
老秃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秃大爷被四个中国大妈群殴蹂躏小记

(2018-10-14 18:52:51) 下一个

写完这题目,俺老汉就兀自先脸红了半边。简直太丢人啊:早年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滚遍网络的党的文学老干部秃大爷居然被一村小群里几个中国大妈围殴,被蹂躏的体无完肤,哑口无言,提拉着党的文学裤子就赶紧跑出群了!

当然,先得说清楚,大妈们没有非要扯下俺的党的文学老汉内裤,人家就是言语间鄙视俺老汉一把,让俺情急之下二话不说就跑出群了。人家没有耍流氓。是俺怕流氓,胆儿不肥,故先跑为佳,免得被动。 不然,以这四个大妈们的狠劲儿,俺的党的文学老汉内裤很可能拉扯下来造成俺的党的文学老汉晚节不保啊! 当然,这是文学比喻,读者们千万不要理解错了。

这个梁子得先从亚城的一桩性犯罪案子说起。

猫大爷据说在社区里名声良好,收钱干活,帮助过不少人。但是,二年前一天,这厮在出工时候突然被警察抓去监狱。原因是令人震惊的对儿童性侵犯罪名。街巷传说,警察报告,受难者父母,都是一个版本:这厮在干活时候与苦主五岁小女孩独处,有不轨举动。女孩上楼告诉父母,父母立刻报警。警察来,问了猫大爷几句就把他拷走了。自然,出庭之日,猫大爷坚拒罪名,大喊无辜。

此时社区早动员起来一大群大爷大妈支持猫大爷。大爷大妈们信誓旦旦:猫大爷是个好人啊!服务社区多年,有口皆碑!好人是不会犯罪的! 大爷大妈们接着挖出那苦主父母的一堆丑事,也是查无实据的人云亦云加发挥罢了。竭力想证明那苦主父母是坏人,那小女孩是受父母指示陷害野猫大爷,图谋捞钱!

一时间,亚城168网络上口水横飞,恶毒言论不绝。 让俺老汉深觉这世道这人心难测啊。当面都像个人模狗样的,蒙脸却是无耻发挥,毫无底线!不管他(她)是什么学位,赚多少钱,多有成就,成天笑嘻嘻的,关上门脱了衣服,都是一副屌(妣)样:狠毒偏激。

当时,俺老汉也是唯恐天下不乱,上网唠叨一通俺的看法。俺做了些谷歌狗的工作。阅读专家们对恋童癖犯罪的描述,做了几点总结。人群中性癖好多种多样,异性恋,同性恋,人兽恋,人物恋,自恋,恋童癖等等。社会里有少部分人有恋童癖这种性癖好,专门对儿童下手。第二,对儿童性犯罪,除去强奸外,大多以其他方式进行,比如口舌,手指,工具等。除去强奸留下体液及时送医可以保留证据外,其他方式留下生物证据的可能性不大,也不容易保留。 第三,恋童癖罪犯大多是类似咱党地下党员或者像妖轮功那样平日无影无息突然满街都是的社区之人。外表看不出其特殊性癖好。第四,恋童癖犯罪有隐秘性。由于受害儿童年龄和惧怕心理等原因,大多得以暗中得手,直到受害儿童长大出面指控或者被受难儿童告诉家长而落网。故恋童癖犯罪虽然发生不少,但都是在多年后案发。第五,社区吃瓜群众几乎没有任何办法知道社区内的此类犯罪发生。 且受难家属也为了保护儿童隐私而不愿公布。其实,恋童癖罪犯,往往他就是你的好友,模范村民,可亲的猫大爷狗大叔鼠伯伯。 也因为此,社区群众知道最晚,一般反应是拒绝相信此事!

道理很简单:恋童癖群体甚至比同性恋群体更加小心翼翼。他的举止言谈绝不带出任何痕迹。平日也绝不同他人谈起儿童性话题。这样,一起喝酒,聊天,工作,打牌,邻居几十年,你绝对想不到他是对儿童有性癖好的人。也因为如此,往往社区吃瓜群众的反应就是不信,愚蠢但坚定不移地不信!!接着,社区吃瓜群众就是对敢说话的相信群体大骂出口,认定你们是诬蔑猫大爷,坑害他,图谋党国大业跟林秃子那样的坏蛋一样。

回看前二年的社区论辩,我对于支持猫大爷的社区言论低劣表现深感震惊: 这是那些受过良好教育,平常貌似礼貌的一群人么? 这完全是一群恶毒的不讲理的非文盲大爷大妈啊!  甚至,还比不上文盲人群厚道有底线!真是脱了裤子看篦--反正没有脸(面),就不要脸了么。

对不起,我也是一时气急,不说不快,觉得这么说最贴切了。 也是话粗理不糙么!

继续谈恋童癖的犯罪特点。第六,恋童癖犯罪发生很多,但强奸犯罪,类似大人性交的,不太多。儿童遇到这种直接强奸犯罪,有身体痛苦,都会哭着告诉家长,一般隐瞒不住。也容易留有生物证据。只有家庭内的强奸犯罪可能隐瞒住。 在一些情况下,不是家庭内部,如果强奸后有恐吓行为和贿赂行为,比如教堂内,少年集体活动营等,因为儿童害怕心理等,也可能隐瞒一段时间。第七,恋童癖犯罪的主要行为,是非性器官直接侵入。而是用口舌,手指,工具进行的。一般而言,大多数罪犯也就满足于此类行为,它也能给罪犯带来性满足感!  而对于受害儿童,则因为这类非性器官犯罪不是很暴力性,则可能忍着,不敢告诉家长!

在法律层面上,留有生物证据的案件好查好判。结果一般无异议。但是如果没有生物证据的案件,只凭儿童诉说,能不能办案定案呢!? 根据美国案例历史和繁多规定规则,这是可以的。必须有儿童心理,医疗和教育等专业人士晤谈儿童,得出结论。其结论可以在法庭上应用,作为立案判案的依据。虽然我不知道具体的法律推理过程,我毕竟不是法律业内人士。但是,根据我对几片文章的理解,儿童谈话经专业人士筛选,可以取信为法律证据。

这里一个重要前提是具有记忆力和表达能力的儿童可以对性犯罪过程大致表述。他(她)经历过的,会有相对完整的记忆过程,即便枝节不是完整,专业人士可以据其拼凑出大致活动。还有,五岁儿童的智力还不可能连续性撒谎,更不可能自圆其说。只要撒谎,儿童一定不可能不露出破绽。而这些破绽可以很容易被专业人士识破。当然,如果儿童岁数大,比如12岁,那就有连续撒谎的可能,而大约五岁六岁的儿童则基本不可能编造圆满的故事。即便编造了,也因为他们的智力发展不成熟而会有破绽可寻。

这样,面对百般抵赖的成人和童稚天真的儿童,你会相信谁呢? 我想这是不言自明的。当孩子说狗大爷脱掉她的裤子触摸其身体私处,或者把手指头插进她的身体里,那基本会有此事发生。这里我不是在诉说猫大爷的案情!

恋童癖罪犯往往不以性器官插入为性满足的终点。这就决定了他们不少是以手指,工具等犯罪的。这类非直接性器官犯罪不需要很长时间,隐秘地点,形成犯罪条件很容易。这类犯罪也不以邻居好友熟人的孩子为单纯目标。可以是任何遇到的孩子,任何没有大人看到的地点,所需不过片刻,罪犯即可得到极大满足。本小利微么? 可是罪犯的满足感是无法衡量的,也容易达成。相对容易性质更诱惑犯罪分子蠢蠢欲动。也许,他多年犯罪,屡屡得手,还没有被抓过呢!这回更促使他继续隐秘的犯罪行为,时刻谋划着下一次。遇到机会,他不会放过的!

具体到这个案子上,猫老汉真要强奸的话也不是几分钟就能完成的事儿。但是,案犯绝对有条件对儿童进行非直接性器官的性侵犯:触摸,手指侵入儿童身体器官,几秒钟的事儿,举手之劳的罪恶行为。楼上房间只有他和受难女童和不懂事的弟弟,时间也足够,三,五分钟作案即可。也许他轻视了这个女童的智力,也许他认为这个女童跟其他受难孩子一样吓坏了不敢说。他完全可能抓住机会犯罪!结论就是犯罪客观条件具备!

根据有限知识判断,这个案子似乎没有找到生物证据,比如留在女童阴道内外的男人体液。所以,强奸的罪名似乎不会成立。但是,不能忽略其他方式侵犯的可能性。目前也没有听说法庭找到比如DNA证据。似乎也无法定罪性侵犯。但是,法院不会完全只看生物证据定案的。这种你说他说的案件可以根据儿童叙述专业人士分析而定罪的。这就可能造成冤案!极其严重后果,对当事人是灾难的后果。这种无据可证的案子不好侦察,不好判定。主观看法,不是客观证据,会决定一个人的有罪或者无罪。

亚城护猫大爷社区团结起来,捐钱捐物,支援猫大爷的法律上诉和家用困难。 大家都是几十元上百元的捐献,可见华人社区一部分在这个问题上的团结力量。对此,我赞美这些社区人士的努力。 不管犯罪与否,那是法律层次的事情。人群可以坚持无罪假设的。 这次,猫大爷释放出狱,多少对支持社区人士是一种安慰。

但是,几粒老鼠屎坏了一群人的努力。当年168网上支持猫大爷无罪的几个笔名公然谩骂,诬蔑受难女童和家人,谩骂持相反意见的人群,可谓是流氓行为! 这几个笔名不讨论美国法律层面的知识,逻辑等问题,却是人身攻击受难家庭。我希望当年蒙脸谩骂的娘们几个有胆站出来承认自己的流氓行为。当然,也不用你道歉。“老娘敢做敢当”的气节总要有点儿吧?

这次,猫大爷出狱,我在一个群里说起这事儿。结果居然引起四个大妈围殴我。出手么,不是事儿。我一直强调要有逻辑思维。可以结论不一样,但你的言之有物,不是胡搅蛮缠。不是说么,怕猪一样的队友。我也怕狗一样的对手啊!

数学大妈质问我,有罪犯会等到五十几再犯罪么?有罪犯只有一个五岁女孩控诉没有其他受难者控诉么? 她这一砖头拍过来,俺笑了。既然数学大妈是数学出身,该知道数学定理的充分必要条件之说吧? 他这次被抓住,不等于他从前没有干过。一个女孩指控就足够定罪他了。这就是必要条件,只有一个即可。而其余指控者则是充分条件,已经无关大局了。 数学大妈虽然有点儿不讲逻辑,但是人家讲道理,听我解释也就坚持己见不多说了。

其他二个大妈的辩词不多,只能看出是对猫大爷的阶级感情很淳朴那种。纯粹是屁股重于脑袋的感情用事,估计她们也不懂的那点儿法律知识,就是“老娘不信,老猫没有犯罪,对方诬蔑。而你就是闲得蛋痛找事儿”的定型模式。多说无益,那我也只好随她们去了。

最恶心人的是一个Diana Wang的名字。这厮一句有理的解释不说,上来就谩骂我阴险,品质恶劣。 要把猫大爷往死里治! 我再三强调,请说话符合逻辑,不能拿出毛大爷当年那种恶霸劲头儿么。她后来再次上来,痛骂俺是伪文人等。根据这蛮不讲理的气势,我估计这厮肯定当年蒙头骂人劲头不小的。从头到尾的对话,不见这厮说一句道理,她的推断如何对,我的推断如何错误。根本就是“老娘说你王八蛋你就是王八蛋”的架势。对此,我真的认为,算我倒霉,今天碰上狗一样的对手,瞎咬,穷横,嘶叫。当面的话,一口吐沫就吐到你脸上了。对此,俺只好祭出一句俗话,好男不跟女斗。 好老汉不跟王大妈斗。太掉价儿了!俺只好灰溜溜地退群,养伤,找地方歇着了。

其实,猫大爷不是无罪释放出狱的,而是承认轻罪之类的。具体详情还不知道。听说他还是坚拒罪名。如果不是律师解释劝说,那就可能真的在牢狱里待二十年。所以,一方是忍辱负重,出狱,过日子。一方是拒不认罪,继续在牢狱里十来年。二个出路都是名誉俱毁,但起码出狱还可以维持家庭生活。估计猫大爷二害权其轻,做了困难决定。

对此事,我是相信法律刑事专家们的描述。我过去接触过的几个人就有类似的经历!比如,小学同学的父亲对着院子里的女孩露阴。另一个小学同学的爷爷“玩弄”院子里一个小女孩。还有一个男孩被父亲的同事玩弄器官多次。我也认为可能没有发生事实上的性交,这样强奸罪可能不成立。而其他比如亵渎罪也可能没有证据支持。很可能是控诉“色情接触,indecent contact”之类的轻罪,近乎于行为不当之类的罪名。再强调一次,我不知道具体案情,纯系个人猜测。

重要的已经不是猫大爷的性犯罪多严重和是否发生过的。让人恶心的是亚城护猫大妈们在此事上的行为! 不论逻辑,不去研究现成的法律知识,气量又小,言语粗鲁,行为无礼。遇到这种就差转型作人肉包子的当代孙二娘,俺老汉只能抱头鼠蹿了!

被四个中国大妈围殴,俺老汉这个周末算是走霉运了。

嘿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5)
评论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乐泰' 的评论 : 老阿,说得清了。我看到这厮对警察的说法,立刻知道这厮在编造谎言。从犯罪心理学角度,一般罪犯在被警察抓住后,本能反应是否认事情发生。所以,罪犯会找出各种说法把自己描绘成无辜的,无意的,被误会的。罪犯这点智能,严格说,不是智能,而是本能。他编造的故事恰恰暴漏了一个简单的事实:他肯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不然,他不会编造故事要给人以他没有做,不是故意的,等等。
如你所说,这厮的隐私病专门在上人家时候发作,专门在被警察抓起来后才发作。如果是真的,他一早上便会疼,便会涂药了。非要上人家发作,涂药。这不是编造的谎言,这不是罪犯的本能反应,还能是什么?
罪犯号称是隐睾炎疼,去厕所涂药。可是如果这厮真的是这毛病,他在搬家工作前就有疼痛症状了,他就得告诉客人不能工作了。结果,这厮居然正好在人家时候发作,正好人家有个女孩,正好去涂药,正好没关门也没有拉上裤子,正好女孩看见了。这几个正好,凑在一起实在不容易啊!!
亚城支持群的愚蠢表现之一,就在于居然相信这厮的隐私病正好发作,连基本的股沟一下发病常识都没有!就敢指桑骂槐,口出恶言,大骂受害者家庭。还捐钱出力为罪犯套公平!真是混蛋一群!我准备把他们得捐款名单发到这里,让大家知道谁在帮助罪犯!
如果这厮根本不改口,直接否认,那还有可能此事没有发生。这厮费事费心地编造隐睾炎得故事,反而让我坚信,这厮肯定干了缺德的事儿!
谢谢老阿。
阿乐泰 回复 悄悄话 不好意思,上一贴漏了一个关键字:
1. 在美国打官司费时费力,财富消耗量惊人。很多经济能力有限的被告选择settling with a bargain deal。 从这一点并不能下有罪结论。
阿乐泰 回复 悄悄话 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看:
1. 在美国打官司费时费力,财富消耗量惊人。很多经济能力有限的被告选择settling with a bargain deal。 从这一点并能下有罪结论。
2.但是,如果猫大爷陈述辞说过“生殖器有病,进厕所涂药膏”,问题就比较诡异。如果病得不重,为什么不在帮人搬家前将药膏涂好,还偏偏要带着药膏去帮人搬家。一般抗生消炎药膏不会24小时内需要三次以上,完全没必要上别人家去涂。要是搬家那阵子就难受到一定要涂减轻症状的药膏,那要生活多艰苦才坚持必须在客户家上药的情况下工作。换了是我,就算没有未成年孩子在家,不小心雇了在我家给老二儿上药的搬家工也会恶心的半死。
华敏惠 回复 悄悄话 这里真热闹啊!唇枪舌剑!其实真相可能只有姓张的,和那个小女孩知道。别人包括律师们都是基于被告及受害人的述说进行推理辨护。看到你们的激战。虽不了解详情,感觉老秃的分析比较理性,是经过一定研究而得出结论。也许不正确,但逻辑上比较让人信服。

支持老张无罪的人,好像感情用事的多一些。有点儿阶级仇,民族恨的气息。也许你们的结论是对的,但是给我们这些局外人的印象是辩护不充分:老张无罪释放,为何还要注册成sex offender 呢?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轻尘栖弱草' 的评论 : 嘈,你丫怎们跟疯大妈Diana 说话一个屌样啊? 以为您能比她强些,讨论事情,注意整体分析,不纠缠说不清的细节,有点档次的讨论。结果,您这副德行,就是继续人身攻击,挑毛病,上门碰瓷儿来了。
俺写的东西,内容多,俺自己控制。长短俺自己的事儿。您看的是内容,逻辑,不是无理说文章长短。您没有i付钱订购,就别挑鼻子挑脸找麻烦了。这点,俺看不上您的砸场子风范。嘿嘿,记住,别跟王大妈一个德行。不过么,你们这群蠢蛋们都差不离的,只管咬,不敢真分析。只会只言片语地抓住不放,没有整体架构和逻辑。所以,看完你的这段口水,俺老汉觉得不值得跟你丫磨牙,掉身价儿么。可惜了旗人身份。咱祖上讲究的懂理讲理分清善恶不逼人也不犯傻同情坏人。你丫码了这么子,没有一点儿道理,就是贫嘴。

------二年前事发后,您去了庭审吗? 此案因涉及儿童,很多细节,当时根本不公开。您知道您口中小天使的老娘让律师拮问到痛哭流涕,当庭说“搞错了”? 您知不知道上诉律师找出多处检查官违法的事例? 诸如此类举不胜举。您不知道,或许您不想知道也可能知道蒙自各儿当不知道。因为老张符合您心目中罪犯的标准。您为什么这么看呢? 您不方便说不是? 没关系,咱不逼您了。怎么说都是文学同好,您秃贝子文学奖获得者的体面咱还是要维持的。把一个无辜的人打成罪犯这是造孽,而是非不分落井下石就不能用蠢来形容了,那叫得叫坏,很坏,坏到什么地步呢? 老话怎么说来着,对了,头上长疮脚底流脓。-------
你丫这段很没有水平。又说我码字长,又不细看。还敢厚着脸皮说我不敢说! 你丫捂着耳朵不听闭着大眼珠子不看,还喊着别人不敢说? 这点子胡同大妈的吵架风范,你丫使出来,我替你脸红啊。庭审我没有去。也不必去。去了的发傻也没有用处。你们这群蠢蛋没有任何恋童癖犯罪的知识,就敢开牙咬定他是无辜的。蠢到这份儿上,也是令人叹气的。一个罪犯祸害女孩子,你们为他开脱,你们不但蠢还造孽帮助罪犯再来这里嘶喊。 无耻至极么。,

你丫多大岁数,我不在乎。但是你不知好歹,袒护罪犯,自以为是,如果在老汉面前,一定得揍你几鞋底子! 从小没人管,不知好歹到这份儿上,我得替你爸管你。

最后告诉你,老汉有律师朋友,医生朋友,也认真阅读过有关材料,才写出这片文章。你行么?你若是写出恋童癖的罪行综述之类,以此批驳老汉的文章,那老汉倒要敬茶了。可惜,估计你跟这群蠢蛋们混也跟群里的一样了,只会叫骂几句,冷嘲几句,但是说不出个屁道理来。
好了,老汉对你丫失望至极,原来以为雏儿可教,结果是个小混混。
老汉这里最后一句话: 以后用脑袋想事,别跟王大妈一样犯浑。
再说多了就是贫嘴了。老汉无意奉陪。
若是回帖跟头二次一样,也不必烦我了
轻尘栖弱草 回复 悄悄话 哎哟,秃儿,以为您长进了,怎么还这德性。首先吧,文字贵在精练,您老年纪越大这前列腺肥大的病咋体现到文字上了呢? 长篇累牍,您写得不累,俺瞧着替您累。记着,以后能列个一二三四五的事,就别上裹脚布了哈!

您吧,怎么也玩起身份政治了呢? 这写写东西聊聊天和红太阳升起的地方有啥关系?理屈词穷也不必这么东拉西扯不是? 不过您赏的山寨版北京文学人俺愧受了,瞧咱旗人的气魄,虽然祖坟都给刨了,还是一样杠杠的。多谢哈。

二年前事发后,您去了庭审吗? 此案因涉及儿童,很多细节,当时根本不公开。您知道您口中小天使的老娘让律师拮问到痛哭流涕,当庭说“搞错了”? 您知不知道上诉律师找出多处检查官违法的事例? 诸如此类举不胜举。您不知道,或许您不想知道也可能知道蒙自各儿当不知道。因为老张符合您心目中罪犯的标准。您为什么这么看呢? 您不方便说不是? 没关系,咱不逼您了。怎么说都是文学同好,您秃贝子文学奖获得者的体面咱还是要维持的。把一个无辜的人打成罪犯这是造孽,而是非不分落井下石就不能用蠢来形容了,那叫得叫坏,很坏,坏到什么地步呢? 老话怎么说来着,对了,头上长疮脚底流脓。

您是前辈,咱是后进末学,只是看您这二年持续堕落,于心不忍,能邦邦一把,能救救一下。当然喽,如果您宁坠畜生道别人也只能无可奈何不是? 咱这就封笔。最后吧,还是得鼓励您一下,没把咱归入大妈类,否则我真得怀疑您性取向,咋成天和大妈怼上呢。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轻尘栖弱草' 的评论 : 呵呵,俺老汉送外卖回来打个文学盹儿。突然被电话闹醒。说是你的博客有一个北京文学家留言了。俺立刻爬起来:文学家,北京的,打上门来,那多大的荣幸啊?。看完您的挖苦文学短篇,俺告诉那报讯者: 这厮,文学家身份不说,是个山寨北京人! 对方反驳,不会吧,您丫说的那么利索,怎么会是山寨北京人讷? 我说,丫就是这个您丫用法让我看出这个大尾巴狼的。老北京人都说,你丫。没人说您丫。一字之差,露马脚了么。 嘿嘿。
其实啊,您的好意我理解。但是,你有点儿狗眼看人低的毛病。先请您担待着点儿,我这党的文学老干部的用词不是太讲究。这意思就是说,您估计错了我的出发点。
俺老汉不认识那猫大爷。这样,什么过节,怨恨,仇视啊,都扯不上。俺把这老底子翻出来唠叨几句,都是被那几个疯大妈给气的。
您肯定是支持猫大爷那群人的。不然,按您的逻辑,您干嘛不让别人批评猫大爷的罪事儿啊?护犊子护到俺们米国来了!还有,您是不是无利不起早啊?猫大爷没塞给您几个子儿? 不然,您干嘛大老远的打上门来恶心俺老汉啊? 嘿嘿。
回您的话儿: 再次讨论此事,是对护犊子社区的批判!你们可以认定他是冤枉的,那我就指出他的可疑和犯罪动机,行为等。 其次,你们在庆祝猫大爷出狱的时候,他其实不是无罪释放的。是否有轻罪?刑法较轻,以他坐牢二年,可以算作刑期,足够了,而释放? 我等着有关人士的说明。这也是你们群的责任:必须给亚城华人总体上一个清楚的交代。不然,你们之中几个恶毒咒骂受难家庭的卑鄙行为,你们如何收场? 下一篇,我可以找出来公布在这里。
请不要把讨论动机局限在对猫大爷的亲仇远近的土豪层次。这正是你们群所有人的思维问题。凡是认为犯罪发生过的,都是猫大爷的仇人,要赶尽杀绝。不要把自己同那个街道大妈Diana 王 混在一起。掉价儿,这话您懂得吧?
不要把讨论中的批评和分析作为什么积阴德的蠢事!犯罪人几乎毁了一个女孩,缺德到极点了。你们支持这种罪犯,你们也是缺德的。不但没有积阴德,反而在造孽!一群不懂恋童癖犯罪却又自以为是的蠢蛋!

您上门的意思,俺老汉自然明白。按说,冲您这段文学出师表,俺老汉得偃旗息鼓了。可是看到你们某些人继续缺德为罪犯张目,继续隐瞒罪犯出狱事实,我觉得还得再码二片。
最后,他出狱,可能是法庭程序错误,但这能洗白他犯罪的事实么? 在米国,你超速得到罚单,出庭时侯,警察没到,法庭会取消罚单。但这说明你没有超速么? 同理。您是明白人。你的家人没有受害,你就不觉得受害人的痛苦? 这是你们护张社区的通病!
谢谢留言。
没有说明我的分析哪里错了,对了,遗憾。 该干的事儿您不干,冷嘲热讽一通没啥文学成就么。
嘿嘿

轻尘栖弱草 回复 悄悄话 我说您丫是干嘛呀? 老张是睡您媳妇还是摔您娃了? 用得着这么着踩人家吗? 您离开亚特兰大也N年了,玫瑰人生该开始了,就算如果以前和老张有点过节,也没必要跟个王八似的紧咬不放吧?老张让姓李的害得忒惨,您老再踩这么一脚是不打算让人活了?

老张的性侵罪已让法庭自己否决了,是误判,明白不? 否则您以为当初判决25年后才可保释是闹着玩的? 老张这性罪不除,这会子能出来? 以您秃贝子文学奖获得者的智商咋把这茬忘了?

做人要厚道点儿,给自各儿积点口德,为子孙积点阴德。至少甭辱没了咱旗人汉子的名声不是? 不过为您刚那句大实话点个赞,您真老了,“谁都不怕”。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爱北京' 的评论 : 呵呵,你也是赶来砸秃大爷的亚城大妈之一吧? 当年网上那几个大妈之恶毒跟你和Tuer的留言一样。
怎么样?俺挑战你和TUER二个疯大妈一把:你若是写出一片批驳我,有思维逻辑的文章,说出你们的逻辑,判断根据,也让读者们开开眼如何? 若是写出来,俺老汉立刻在这里承认看毛片抽大麻吸可因之类的,立刻承认俺虚伪装逼。
咋样? 量你和TUER 这种骂街大妈就会骂街,让你干点儿细活,你丫不是那块料么。
呵呵,"我是流氓我怕谁?" 这是谁说的啊? 尤其,流氓老了,谁都不怕么!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DUSA' 的评论 : 哈哈,就是包大厅本人,换个笔名出没。 欢迎来访。
SDUSA 回复 悄悄话 其中一位大妈可能是包大厅的太太。嘿嘿。
少林商僧 回复 悄悄话 有枪没弹了,不然四个大妈都给她放颠倒了。
我爱北京 回复 悄悄话 岁数这么大了,积点口德吧,你只是网上道听途说,就自己妄加判断,你认识老张吗??你和网上那些红卫兵有什么区别呀?只不过网上一两条没有根据的新闻就自己那里胡思乱想。另外最厌恶你这种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上的伪君子了,说得自己好像这辈子连毛片都没看过似的。老秃,虚伪,一个鉴定完毕。
tuer 回复 悄悄话 老秃,你也一把年纪了,给自己积点阴德没坏处!
tuer 回复 悄悄话 老秃,你就一流氓,该关进去的是你这号毒蛇!
TerracottaWarrio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秃笔' 的评论 : 明智,那种情况三十六计走为上,哈哈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erracottaWarrior' 的评论 : 无法跟这种有文凭没教养的混大妈讲理啊。俺只好赶紧跑了。不然,对着吵骂,俺老汉太掉价儿。 呵呵
TerracottaWarrior 回复 悄悄话 这事儿必须旗帜鲜明地支持老秃,任何不是基于事实、逻辑、科学精神的言论都是扯淡。动辄语言攻击的主甭管受过什么“良好教育”,最起码缺乏教养、自知和自律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谢谢多次留言。非常赞同你的见解。我们价值观一样啊。对于红米的观点,我认为,这位是支持猫大爷社区中的典型立场: 不问青红皂白,因为他是邻居/好人,他是被冤枉的。基本上是不用大脑思维的。从言论上看,红米应该是一个有分寸的人。我想这位不大会参与当时网络上的谩骂。我清楚记得网络上有几个穷凶极恶的,诅咒,诬蔑受害女孩和家人。我文中提到的那个DianaWang,一定会是其中一个。网络的态度,可以知道为人的善恶。
猫大爷在警察局里说辞变化:用人家厕所可以,上药可以,但是出来被女孩看到了! 他露着器官出厕所这就是典型的亵渎罪行。
这些支持猫大爷的华人应该感到羞辱:以屁股代替脑袋,以凶恶的诅咒代替分析。 这是一群可能善良但一定是愚蠢的华人社区! 而那个Diana则一定会是心胸气度狭小没有教养的大妈!

借此机会,感谢各位读者和评论者。 观点都非常清楚,公正。 老汉受教良多!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首先感谢你平和的态度。但我们知道,任何一个案子都没有百分之百的完美证据,何况此案的受害人是个只有几岁的小女孩,她甚至不明白也不会讲述所发生的事,因为超出她的认知。是家长发现她突然极度害怕那个怪蜀黍,询问之下才一点点揭露的。美国有两个著名案件:约翰逊案和周立波案,所有人都知道罪犯与事实,可是凭着族群偏向和司法技术而逃脱;但美国还有自由心证呢,对张师傅不然自由心证一下。
你们说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其犯罪,那么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其没有犯罪,可你们的行为仿佛他是无辜的,还说是被冤枉的,好,按照他自己的描述:生殖器有病,进厕所涂药膏,出来正好被小女孩看到。请问他这是要陷害自己吗?有没有病法医也很容易检查吧。
如果你们只是因老乡旧识的关系支持他就算了,可是在亚城网上对受害女孩一家丧心病狂的攻击,使那里变成了大粪坑,肮脏龌龊残暴至极,记得我当时一句话没说立刻掩鼻而去(后来我很后悔没在那个艰难时刻给他们一点支持),不知那本已十分紊乱悲痛的父母情何以堪。无论如何,你们的行为就是助纣为虐,是在受害人一家那本已疼痛的伤口上撒盐。
你们如果真想证明其清白,很简单,让你们自己年幼的儿孙和他单独相处试试,如果你有这个勇气,那才是真相信他的清白,好吧?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赞秃兄!
对“水波文化”里的人来说,世界没有是非对错,只有亲疏远近。没有真理真相,只有权力金钱。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支持秃大爷。
有个警察邻居,他说社区里有不少性罪犯,平时看着都是谦谦君子,老好人。不过他们是在局子里挂了号的,属于被监控的。我们平时要千万当心,因为这种人渣控制不住自己,一有机会就会危害他人。google "sex offenders map", 就可以看到我们周围的人渣。
appaloosa 回复 悄悄话 娈童犯罪莫大焉。对被害的儿童心理的伤害会影响他/她们的一辈子的生活和前途。想想就令人发指。
赞老秃拨乱反正,勇战各方妖孽!!
linmiu 回复 悄悄话 真是林子大了,啥鸟都有,或者这世界本来就是光怪陆离,人鬼兽齐全。
红米不再吱声没关系,但请你最好暗自推演一下人家为啥要冤枉一个素不相识来搬家的人?何况一指控就会伤害自己女儿,父母显然出离愤怒了,可以感受那个妈妈伤心欲绝,本来他们马上就要去另一个城市开始新生活了。
你说的¨至少没那么严重¨,您想象的轻罪是什么,露阴癖?你指的严重又是什么?
忽然很想了解你是男是女还是第三性别?
你们亚特兰大那嘎达的心理一点不难猜,就因为受害人是外省人,而猥琐男是你们村里人,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原始氏族的部落情结。而其深层阴暗心理就是给自己寻求保险,下次你遇到事了,大家也不问青红皂白支持你,只因你们是一个村的,好恶心!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To 茵茵梦湖,

我当然知道,好心人被坏人欺骗利用的事很多。可是也不能否认,被冤枉的也不少。我只希望大家不要走极端地以恶意揣测那些支持张师傅的华人。这件事到此为止,不再回复。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原来我也不理解有些在外人看起来似乎铁板钉钉的罪犯,他们的家人还为其辩护。经过这次事件(以及过程中了解的其它相似案件),我想这也是合理的。很多案件远不是外界看起来那样黑白分明,真正发生了什么只有当事人知道,外界看到的证据未必完整真实,逻辑推理再合理也可能是错的,被告被冤枉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原告有警方检方和外界舆论的支持,这没问题。而被告靠什么,如果恰巧他又不是有钱人。他能靠的也只有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了。支持张师傅的人不是什么特殊群体,他们都是亚特兰大一些普通的华人,各种职业都有,不过是觉得张师傅是被冤枉的,不公平而已。希望大家都能互相理解。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大家只是根据自己对张师傅的了解以及对案件的了解,认为张师傅不会做这件事或者没有条件做,至少没有那么严重。
——————
请问红米先生:您对神父了解多少?他们可都是上帝之子。
您对猥琐男张师傅了解多少?是公共形象,还是私人形象?您说过你们的关系并不近,这种极为隐私龌龊的病态人格有时连家人都不知道。你主观认为猥琐男不会做这件事,而大多数同类事件的处理都是根据小女孩的反应,特别是他们之前从不相识毫无恩怨;至于你说的没条件,是指时间地点吧,这类病人只要是一个临时隔绝(无他人的目光监督)的封闭空间就容易犯病。而且您口中的张师傅在第一时间招认了,后来缓过劲来就死不承认,不过这也不意外,这类专门欺负儿童的人往往都有极为胆怯的一面,他们不敢面对的是阳光和成年人。
建议你从头仔细认真学习博主的科普文,以扫盲。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To 茵茵梦湖,

我说了,理解你们的立场。如果不是这样的案件发生在身边,我也可能采取和你一样的立场。但是你说张师傅的支持者只是因为被害人不是自己的孩子,言下之意他们明知张师傅做了坏事却假装不知道,这就过分了。我相信大家只是根据自己对张师傅的了解以及对案件的了解,认为张师傅不会做这件事或者没有条件做,至少没有那么严重。
秋风客 回复 悄悄话 下边这个红米,是典型的另一种吃人血馒头的人,只要受害的不是他及近亲,就按亲疏远近选择立场,乘机表现自己是个善人,进行情感资源投机(只有在一个认识人圈里才有可能),这种人就是孔子所鄙薄的乡愿,德之贼也。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刚知道那个娈童者竟然被释放回家了,当然如果真是二十年实在太重了,可是不知他有没有忏悔,向被害女童道歉(尽管会让人家恶心)。我为那个被玷污的女孩感到悲哀和痛心,如果没有公正,报案确实扩大了伤害,这就是大多数人宁愿选择沉默的原因,看看女孩一家的可怕遭遇吧,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极为野蛮愚昧凶狠的族群。他们和嫌疑人素不相识,又正在搬家,没有理由节外生枝,影响女儿清誉,我看到她父亲最早发现她害怕那个嫌疑人,才觉得有问题,看到妈妈发现真相后情绪崩溃和极度悲痛,仿佛一件最珍贵纯洁的宝贝被玷污和损坏了!但愿她的父母带她换环境,逐渐忘记这件事,特别是不要对她的成长有太大阴影。

楼下的红米,你为他获释高兴,只因为你认识他,只因为被害的不是你的女儿,但愿你家女孩不要遭到被害女童同样的伤害,如果你有女儿的话!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老秃笔的说法占理儿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对这个案子,当时也尽可能了解了所有披露的情况,最后像老秃说的,还是你说他说,没有过硬的证据。如果我完全不认识张师傅,我很可能会采取中立甚至偏向原告,宁可信其有的态度。所以我很理解楼下几位的观点。但是本人认识张师傅,对其为人有所了解,虽然关系并不近。我想,假如是我自己哪一天陷入被冤枉却又说不清的境地,身边的亲友朋友如果都撇清关系甚至恶语相向,那该是多么悲凉。因此我也完全理解张师傅家人和朋友们坚持和他站在一起。当然在过去两年中我也在看,有没有更多受害人出现,据我所知是没有。这当然不能证明张师傅在这一个案中的清白,但无疑是给他加分的。还有张师傅本人坚持不认罪,宁可坐20年牢,他家人卖了房子为他请律师打官司,这些都使我更倾向于认为他是被冤枉的。现在他终于被释放回家,很为他和他家人高兴。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这些女人不知道理,不要理她们吧。一个恋童癖会有一个老实善良的面具,只有在作恶的时候他们的脸才变成淫邪的恶狼模样。而这个时间,只有被害者看见。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先要敬佩一下秃大爷的正义感和公正心!
再为您的信息论和方法论点赞!这是一篇接近专业水平的技术贴,您很有学习研究精神;因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我当初都没查这么多信息。
当年我也关注了这个案子,从父母的叙述和孩子的反应看,应该确有其事,因为有些细节是很难编造的。
娈童癖现象应不是少数,记得小时候几乎每次出门都能遇到,还是在公共场合,非常猖獗,后来得知这种人没有自控能力,犯病时和动物差不多。
案发时我也去亚城网看相关信息,结果看到不少很黄很暴力的厕所文学,对受害女童的父母攻击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国人有这么一种思维,这个人不管做了多少恶,只要是对别人,而对他个人好就是好人,没有任何公正是非观,出发点就是我我我,判断标准是只要我得到好处就是好人好事。而娈童癖者恰恰有一个特点,和胆怯猥琐的天主教神父一样,他们因心虚和弥补心理平时反而表现得格外像个殷勤好人。我刚知道他们不给受害人捐款,却给病态的猥琐怪蜀黍捐款,可见颠倒黑白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本来是一个个体事件,现在看到这种人的存在环境和普遍的无知文过饰非自欺欺人有关,因为这是一个群族尴尬的认知盲点。
我也记得这个Diana Wang,她最活跃,反应激动,从那种本能反应看应是和罪犯关系亲密甚至利益相关的人,他们不反省自己,有病治病,赔礼道歉,却穷凶极恶地给受害女童一家二度伤害,真是罪不可恕!因为第一次是因欲望,第二次是因利益,都是损人利己的一群渣滓坏蛋。至于之前没犯罪五十才犯罪之说,简直是文盲加流氓,这种人都是惯犯,以前只是没被抓到或孩童不懂,或家长因羞辱感没报案而已。这次女童家长非常勇敢,他们有知识有文化选择了报案,就是制止了今后再犯,杜绝了再出现新的受害人。



TBLACK 回复 悄悄话 潜水多年,这个得支持秃大爷一把。 本人一个很关心很亲密的一家朋友就遭此类不幸, 被告是和我们两家关系都非常密切的一位‘好人’老大爷。 朋友夫妇是澳洲和韩国夫妻,这老大爷是南美背景,平时是典型的助人为乐的热心肠。初闻此事我们异常震惊, 正可谓知人知面不知心, 看来世间险恶,也不止是文学城这虚拟的社区阿。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