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秃笔闲聊闲写闲话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个人资料
老秃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从毕福剑酒后失言说起

(2015-04-18 09:59:15) 下一个

 最近网上爱国贼们和卖国贼们吵成一片。原因么,说来很可笑。竟是因为一个艺人酒后失德,痛骂红朝太祖毛爷引起的。 我本来对这事儿没多大兴趣,没想写文参与混战。但是,一位我很尊重的朋友来电话讨论这事儿,建议我谈谈看法。这题目嘛,也正好符合我写博的范围。所以,我就改变初衷,也码字一片,跳入讨论红朝的忌讳—毛爷这口泥塘,滚它一身泥,跟如过江之鲫的爱国贼和卖国贼们一起玩一会儿,让读者们分不出谁是谁,只能指点着一个面孔说,这厮大概是秃大爷,看那位置,估计是嘛。

 毛爷,用曾经很时髦的性文学词汇说,是当代中国朝野的一个G点。 谁有意无意地摸到这个G点,都会引起左边的爱国贼和右边的卖国贼们的激烈反应。吹捧毛爷的文章,让爱国贼们兴高采烈,高潮迭起,飘飘欲仙,忘了正是毛爷把他们的爷父三代人当作走狗奴隶炮灰在争夺江山过程中狠狠地利用了一把再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打进冷宫监狱迫害至家破人亡。 砸打毛爷的文章,让卖国贼们咬牙切齿,解恨出气,欢呼不止。 正中他们把毛爷视为三世不出的恶魔下怀。所以,朝野内外,网络上下,凡事讨论毛爷的文章,一定会有吹捧的马屁贴,也会有砸打的牛屎贴,口水粪水齐飞,高潮痛苦各自感受。 作为一心想成名的网络文学大家伙,我也尽量避免讨论毛爷,以免随之而来的争论和骂战影响俺正在形成的网络文学二师傅的形象。 那真的是不好拿捏分寸的苦差事: 讨论是牛头不对马嘴,枉费口舌。 谩骂又很掉价儿,自毁形象。 两边不讨好,是恰如其份的横批。 可是,别忘了,男人么喜欢把酒论天下。这是男人的本性之一么。 其他男人的兴趣还有女人,枪炮,股市。要是哪个女人碰到一个没有这三大男人爱好的男人,那他一定是个电脑民工。这女的得赶紧抓住这好男人啊。 不然,过了这个村,不容易找到下一个店了。

 平心而论,毕福剑一介艺人,信口开河,本不必让正反双方这么大动干戈,激动不已的。 现代朝廷政治生活,在民间这个方面,对毛爷的褒贬早就不是禁忌话题。只要不是在公共平台上大骂,肆无忌怛,朝廷的鹰犬们基本不管,装听不见。

 要是毛爷还在喘气的时候,谁敢当众指摘毛爷的话,那立马会被抓起来。轻的叫民众围攻打骂,重的投入监狱。因言入狱,惹祸上身,直至被砍头的,不计其数。 毛爷时代因言治罪,大兴文字狱,残酷无情,是中国历代之最。 爱国贼们一直避免毛爷这个最大最明显最伤人的罪过。他们是挥舞着红旗,喊惯了毛主席万岁,不知道喊别的口号, 也不知道其他。对爱国贼们,我一直心存鄙视。奴才们,哪代都有,哪朝都有。区别在于,封建朝廷的奴才知道自己的地位,有自知之明。而红朝的奴才们还有种错觉,以为自己也是主子呢。这全怪毛爷戏弄了这群奴才,往他们脑袋里灌足了红墨水么。 封建朝廷的奴才抬轿子,也知道自己是奴才。 红朝的奴才抬轿子却恍惚以为自己不是奴才,跟主子平起平坐讷。难怪這些爱国贼们一见有抨击主子的文章就群起而攻之。跟朝廷看家护院的狗一样,以为自己是主人一样,护主心切么。

所以,老毕这个戏子,酒后论天下本不是啥事儿。砸骂毛爷也只是乱喷吐沫星子。 也许他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也许他说的是对的。 老毕唯一的不该,在我看来,是用“老逼养的”这么低级下作的词汇。 不管毛爷功过如何,后人可以评论无忌,表达自己的看法么。 但是,老毕用这么下作的词汇,就把表达政治看法,评论政治家降低为人身攻击,没有底线的谩骂。 不管是谁,艺人也罢,作家也罢,这么做都逾越了做人理智有教养的底线。 所以,老毕指摘毛爷本事没有错,他用低级词汇辱骂过世的政治家这事儿有错。 老毕说的论点,“他害了多少人啊,” 是客观事实。 很多过世的和活着的毛爷时代的人群,都有这个看法。 但是,很多人不会用老毕这么低俗的词汇。

 仅此看来,老毕酒后失言,最多需要幼儿园老师指点一番,不需要爱国贼们和朝廷激动,如丧考妣的。 即便老毕是个名艺人戏子,也没啥大不了的。现在的习大大朝廷毕竟不是隔壁的金三朝廷, 这点气度还是应该有的。 如果朝廷要拿下老毕,也别以攻击毛爷罪名动手。简单指明,身为朝廷官方名艺人(央视算是朝廷衙门拿朝廷供奉么),言语低俗,着去职摘去顶戴贬为民间艺人即可。

 老毕失言,用毛爷的话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自己搞成“老逼养的,” 活该么。 人不论有名无名,均需有起码礼仪。老毕身为朝廷名艺人,自然该知道自己算是在桌上的菜,被人盯着,谁都想伸一筷子,不论是百姓追逐名人的动机还是其他。自己不谨慎,被有心人从背后插了一刀,也只能先怪自己,再怪小人。这种亏,我也吃过,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情上。被自以为的好友们出卖过,坑害过。我知道被人从背后插一刀那种荒凉无语的感觉。 好在吃一堑长一智的民谚在先,现在朝廷也不像毛爷时代那样赶尽杀绝的。老毕可以转轨到民间,接着赚钱不误。以后不会再犯类似错误(酒后无德,结交小人)就足够了。

 据说邓爷指示过,毛爷是朝廷的门面,不可摘下来。现在不定论,留待后人。邓爷算是有先见之明的大家。我一直认为,毛爷立朝有功,治朝有罪。 邓爷在毛爷时代虽然被贬多次,他也有对毛爷的荒唐兴波助浪之罪。邓爷在毛爷身后大开国门,使中国走上建设之路功不可没。在这个意义上,邓爷不谛是二次开国祖爷。所以,尽管邓爷手上有六四屠杀之罪,但对邓爷的争论一定不会多大。正面的评论会多于负面的,不会像对毛爷的评鉴那样左右水火不相容。

母庸置疑, 毛爷和他手下的红帮喽啰们趁乱起事,推翻民国,鼎立红朝。即便今日的习大大朝廷也是毛爷血脉继承下来。毛爷一手打江山,坐江山,再遗留江山给红帮后继,建国伟业这是无可否认的。至于毛爷坑害红帮内外,这也是不容置疑的,只是内外多少之差而已。 因为毛爷立朝之功而忽视毛爷迫害之罪,这是毛左渣们的典型做法。对毛爷一概否认,也是右派们常见的偏颇。我们父辈这一代,我们的兄长这一代,甚至包括我们自己在内(我指的是现年在五十岁以上的)都在不同程度上被毛爷的极左荒唐政策所累及,从被当作阶级敌人屠杀,到被当作异己分子投入监牢劳改营流放不毛之地,再到毛爷关闭学校轰赶青年学生下乡。所谓的文革十年各种迫害更达到高潮,神州从朝廷命官到草民全被搞得如丧家之犬冤案遍地。经历过毛爷苛政的人群对毛爷恨之入骨,理所当然。

 但是,别忘了,毛爷不但留下一座江山,也留下其愚民政策的后果:无数被毛爷灌输红墨水的遗老(岁数大些的左派分子)遗少(在毛爷身后长大也被灌输红色概念虚假历史)们在自觉和不自觉间继续他们可怜而不自觉的定型思维,利用现在各种媒体普及传输的方便,吹捧毛爷的功绩,隐讳毛爷的罪过,形成了有形和无形的左派势力。朝廷政治体系里大有这类左派人士,他们的价值重要性在于继续推行毛爷时代的概念,增加自己的意识形态法统正统性,打击对手也就是现实的理论弱点。现实里,朝廷没有新建的概念体系,还是“犹抱琵笆半遮面”,举着毛旗,走着资本主义道路,给毛左们留下攻击的把柄,造成政局的不稳。所以,只要朝廷不下决心,批判毛爷的罪过,让人民认识真正的毛爷,知道真正的历史,继续拿毛爷当成朝廷的屁帘儿,那么,朝廷本身就处于红色法统和现实的矛盾中,给予毛左们以生存的空间和忽悠作乱的能力。朝廷只有痛下决心,公开同前朝决裂,才能釜底抽薪,将毛左们变成非主流,降低他们的影响力。具体上,就得把党从政府中撤出,把一切毛爷创立的耍嘴皮子的部门撤除。不然,千百个薄熙来式的左派野心家们,投机分子们会前仆后继地等待机会继续爬升。也许哪天几十年的开放发展之功就会被一个新毛爷给扭转过来。毛爷之后的这四十年也依然是人治的历史,换汤没有换药。一言堂,一人兴天下的局面。只要建立民主选举,制衡监督制度,才能走上国治民安的长久之路。不然,哪天习大大被一个宫廷政变拿下,满城的百姓们还得敲锣打鼓地上街游行,再次重演当年京城与神州各地官民们”欢庆“”四人帮“被“粉碎”的历史。

 长话短说,毕福剑本人没做错什么事儿。 他需要吸取的教训是做人不可太张扬,尤其名人不可如此。他很幸运,没有发生在毛爷时代,饶过老毕一命,没有流放之忧,也没有贻害家人的后果。 但老毕需要”掌嘴,“ 自煽三个大嘴巴。 以后评论任何政治人物,把他的政策同他个人分开。别人身攻击,尤其用低俗词汇更不可取。

 辱骂毛爷这件事儿引起神州老少左右二派的激动。说明了今日神州官民意识形态的潜在矛盾。毛爷虽然死了四十年了,他的阴魂依然游荡在神州,笼罩着朝廷官民黑白二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的,不是中国人民的。党军依然是毛爷的私家军,是维护红帮统治的走狗群。 红帮的领导群不是中国人民的意愿选出的,而是内部利益分赃的结果。有这样的党帮,有这样的国家(朝廷),有这样的鹰犬,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能认同吗?爱国, 爱谁的国啊? 那不是我的国家!!我何必凑上去充作爱国贼,捧着刘少奇儿子薄熙来儿子李鹏儿子如同金家王朝一样的这类纨绔子呢? 有了良知,我才不会吹捧毛爷,的”丰功伟绩。“ 他当了红色皇帝,不过把朝廷惯用的黄色换成红色,把太监的称呼改为干部,把兵卒改叫战士。如果不是因为朝鲜战争失去毛爷长子的话,今天在海子里坐着的该是毛大大,哪里轮到江总胡总习大大啊!

 所以,要想评论毛爷,指点江山,尽管说。千万记住,嘴上有把门的,别像毕福剑这个“老逼养的”这么傻逼啊。

 嘿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一心向善 回复 悄悄话 奴才们,哪代都有,哪朝都有。区别在于,封建朝廷的奴才知道自己的地位,有自知之明。而红朝的奴才们还有种错觉,以为自己也是主子呢。这全怪毛爷戏弄了这群奴才,往他们脑袋里灌足了红墨水么。 封建朝廷的奴才抬轿子,也知道自己是奴才。 红朝的奴才抬轿子却恍惚以为自己不是奴才,跟主子平起平坐讷。难怪這些爱国贼们一见有抨击主子的文章就群起而攻之。跟朝廷看家护院的狗一样,以为自己是主人一样,护主心切么。

-----------------

赞这个!!
雑家1 回复 悄悄话 老畢席上失態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座上多了几個外國人,他馬上渾身骨頭輕輕口不擇言了,這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
你們想:幾個外國人,中文未必很好,對中國政局上的恩恩怨怨更是不可能有什麼深仇大恨,你老畢又何必在他們那里博彩尋同情?
為了他們,斷送了自己的錦繡前程,太不值得了!
(晨曦)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你知道有这么个概念, you can take boy out of country, but you cannot take country out of the boy.
狐鹄 回复 悄悄话 老毕也许只是想活跃一下酒桌上的气氛就这么演了,私下里这样的甚至比这样更难听的多了去了。问题是拿出来就不好听了,就像再清纯的的女子一旦床照摆出来立马淫荡了是一样的。怪只怪老毕自己,作为艺人这么粗鄙的话在梦里说说也就算了,实在难听。假如他说的不是老毛,他骂老秃笔是老逼养的,那也真是不好听,听了肯定会生气的
long6368 回复 悄悄话 说了句实话.
一管之见 回复 悄悄话 文章说得很到位, 顶一下!
笑薇. 回复 悄悄话 搞错了,那饭局还没开始,哪来酒后真言!就还没喝呢,仔细看看照片为好。
yuan222 回复 悄悄话 毕福剑酒后吐真言。
红石榴花 回复 悄悄话 好,爱国贼,第一次看到,笑S!
needtime 回复 悄悄话 他要不是圈子里面人,怎么骂也没有人鸟他?

就是私人场合,人品也很低下,竟然会有人支持。
能说出那样的脏话,地痞流氓中也不多见。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是这么个理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