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秃笔闲聊闲写闲话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个人资料
老秃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老柴要以基督的名义毁掉老远 ----再论柴远的性恩仇

(2015-01-18 20:21:46) 下一个
 老柴在基督教圈内控诉远神父在二十四年前强奸她。面对指控,远神父一直莫测高深,沉默不语。教内外众说纷纭,都引经据典,谁也不知道该听谁的。 最高总裁判基督老哥目前也一如既往,不开金口,不予明示,大概他要等到基督教徒一直在等待的那总裁判日才一齐算总账呐。

我在上篇断定: 老远当年把老柴作为炮兵阵地放了一炮,确有此事,母庸置疑。 问题在于柴女非说那一炮是被打的,算强奸。 而根据柴女提供的信息判断,强奸一说很难成立。

柴女在指控中没有提出老远使用暴力或者威胁使用暴力或者使用任何威胁强迫柴女就范。相反,柴女跟老远在一屋里观看台湾人说法为“妖精打架”的色情电影。 没有立刻离开,倒是一起看的津津有味的。这愚蠢行为让任何男人都会觉得下面“有戏了,” 看完电影咱俩也就地作一回炮兵。 男人作为天生的炮兵, 看到炮兵阵地,而不打一炮,就不是血气方刚的男人了嘛。那不就是俺这种党的文学老年了么? 怎么说,非常逻辑合理的结论,一定是老柴半推半就,忸怩一会儿,就跟着老远上井冈山肉搏战,云雨一番。 所以,我断定老远放了老柴一炮但不是强奸。

但是,老远放完炮痛快了。 那老柴跟着痛快一阵子,高潮过后, 就后悔了。 怎么想怎么亏。 老柴出身寻常农家,但决不是寻常女人啊。 她年前在北京把红帮朝廷搞个头大,差点儿推翻了朝廷呢。起码,因为老柴带头的八九民主运动,引起红帮大分裂。 垂帘听政的老邓把当时红帮名义上的头子老赵给废了,下令红帮党军屠杀北京。保住了红帮江山也把自己钉在了历史的耻辱碑上。 后世人们翻开老邓的档案,就会看到血腥的一页。 这么一个当年呼风唤雨的女强人,流亡到美国,无依无靠,前途渺茫之际,被同样滞留的老远蹂躏了。

老柴明显对老远没有半点情义。不然,二人都是虎狼之年,干柴烈火的,肯定早就悄悄地地下工作床上做,鬼子进屋不吭声了。 要是真如老远说的,不止一次,那倒也不错。在流亡的痛苦岁月中互相安慰也是减轻寂寞增加革命斗志的好事情嘛。 咱党当年那些做地下工作的假夫妻最后都假戏真做睡到一张床上闹革命去了。 所以,如果只有一次,麻烦就在这一次。 要是一次之后还有第二次,那就好说多了。

道理很简单: 一次性使用,老远的确有强人所难之疑。这也可解释为什么老柴过了二十多年还耿耿于怀。 这样看来,老远当年显然用体力压过老柴,强行上岗,强行放炮,跟咱党一样强行替人民做主, 即便不是用暴力得逞的。 男女性交,如果二情相悦,那叫性爱,造爱。 如果女方被迫,则很可能是强奸。 所以,当我上文断定老远没有用暴力强奸老柴时候,那定义是欧美早年上个世纪使用的标准。 按照现在的标准看,只要是违背女性的意愿的性交,就可以认定强奸。 那篇唠叨贴出来后,有朋友给提供一堆名词,强奸,诱奸,通奸。我觉得,强奸有点太强了,通奸有点太虚假了,诱奸听上去比较现实性,表达了老远使点小手腕把老柴按倒的事实。 那朋友还提供一个词汇,顺奸。 这词汇太新颖,我还没有搞懂。大概是“顺手奸占”的意思吧。这词汇,我这次先不用了吧,以免解释半天发现理解错误,误导无数阅读我的博客的文学男女青年们。

老远这炮兵放了一炮就提起裤子不认帐,把炮兵阵地冷落在一旁。没想到由此种下二十多年的祸根。 这倒也应了江湖上人们常说的,出来混,总要还的。 老远现在想吃后悔药也来不及了。 当初,若在放完炮后好好将息炮兵阵地,温情软语,安抚体贴,人家老柴本来也不会怀恨在心这么多年的。 男女云雨之后,即便男方用强,一般来说,只要男方后续工作做得好,说好听的,做点让女方高兴的,再有点耐心,保温时间长点儿,女方一般都会放过男方一次,不会走到对簿公堂的地步。 这次,可以肯定老远没有把后续工作做好,过了河了,打进总统府了,进了中南海了,痛快到家了, 就把桥拆了装没事一样,省得以后负责任。 这种愚蠢的冷处理方法致使老柴怀恨在心。以老柴那种不甘寂寞无事生非阴狠要强的性格,她肯定会冷静地寻求报复时机。 我是坚信这一点的。 从前,老柴接受采访时候说,就是要红帮开枪让学生们有死亡,才能把事情闹大。 看到报道后,我先是震惊,随后我看到一个阴毒的女革命家的内心。我相信,老柴如同老毛一样,具有天生的阴狠个性,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利用别人在所不惜。 这样说,倒不是我嫉妒,或者对老柴有偏见。 毛爷因为他的阴狠计谋,才打败无数强敌,成就一番改朝换代大业。 不管人们怎样不喜欢他,毛爷是一位历史巨人,这一点是母庸置疑的。 对比之下,老柴当年小小年纪就在天安门广场上带领学生们要求民主,她若是寻常女孩,能有当年么? 她若不心黑手辣的,她如何能带领学生们把红帮老顽固们逼得走投无路动刀子屠杀啊? 她如何能够一路逃亡,从红帮的魔爪下来到自由世界?现在说,肯定她早已同美国的特务机关有联系,准备好后路了。 而且,她在美国之后转做生意,也照样风起云涌的。 人若有心机再有阴狠劲儿,还有什么不能干呢?还有什么干不出来呢?

老柴一定会报复老远这一炮的。 她在等待时机。 在老远没有钱,没有成名,没有布道事业前出手,没有多大意思。 老远最多道歉,谁也不知道,谁也不当回事儿。对老远的伤害也基本不大。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老柴这么多年不出手。因为,老柴虽然恨着老远,但老远一直没钱没名没事业。 老远参与创作那个河殇 那是在国内红火过。在美国华人圈内,谁多看一眼,能值一分钱么? 不论在法律上,在现实中,为难他,老柴没有任何实质收益。捞不到金钱补偿和名誉补偿。不值得她出手。

之所以断定老柴是在等待时机,还有个现实根据: 老柴在被炮打之后,在其后的二十多年若无其事地折腾她的生意,在国会作证哭得昏天暗地,诉说自己大学期间做了四次流产,以此证明红帮残暴的人口政策。 老柴闭口不提她的流产是她自己找乐,跟男朋友打炮造成的。 不是红帮老大强奸她,不是系党总支书强奸她,不是班党小组支书强奸她。 可她哭天抹泪地造成印象,似乎红帮把她强奸了造成四次流产。 再退一步说,即便没有一胎人口政策,老柴当年养得起吗? 你还不是得乖乖去医院悄悄做人流么? 所以,老柴能装逼,装得很到位。 她有种邪恶能量,跟毛爷那种邪恶人格如出一辙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非要断定老柴在等待机会出手的原因之一, 人格使然也。

这二十多年,老柴一直没有跟老远联系过? 没有继续追究1990年的炮打事情? 答案显然是没有。 直到最近的2011年底,老柴才开始追着老远讨要“正义。” 老远装傻之后,老柴把此事又放了二年,迟至2013年春天才又开始再次追着老远折腾讨要“神”前的”忏悔, 抚恤受害者 。“ 可以看到,老柴沉默不语二十多年,钱照赚,婚照结,据说还帮神养育了几个圣婴。四处演说,旅行,搞各种项目。 她的行为像一个真正的受害者么? 以她早年呼风唤雨的能量,她早就应该在1990年炮打事情后,连续地追缠老远要求正义的。 作为一个受过大学教育且有过大场面经历的女人,你不需要“信神”之后才想起“正义”的,才想起追究“迫害”自己的罪人的。 老柴态度变化的外在原因只有一个:此时的老远已经不再是流亡在外惶惶不可终日的“丧家犬”了。 经过二十年的奔波,老远早找到了“下家,” 基督教,作为自己的平台。 他还真的干得有声有色,风起云涌,把个北美华人圈子全放在基督的十字架的阴影下了。 自然,替神做好了,也是替自己干: 现在的老远赚着基督的钱,名利双收。 非昔日吴下阿蒙了!

这个时候,老柴出手,时候把握的极好。 当年被老远作为炮兵阵地,一把没有掌握好。 现在,把旧事重提,就可以一把握住老远的软了的把手,随便玩弄老远一把了。 炮兵阵地可以把炮陷进去了。 此时此事一旦暴露出去,老远二十年的心血完蛋,立即被破功了。 我还记得,二十多年前,美国著名电视牧师Jim Swagger 玩电视布道,声名大起。一副舍我其谁的神的牧羊人模样。 不料,他在旅馆里招妓被电视台记者偷拍而且播放给大众。 次日,这哥们在电视布道会上哭天抹泪,求神恕罪,哭得跟真的似的。 丫这次表扬彻底打消了俺信神的最后一点愿望。不然,我也可能早在二十多年前就信主得救了呢。 不过,我不信神这事儿,我不怨Swagger. 那老柴可是在公开信中信誓旦旦地说老远妨碍了她信神,迟信19年啊!!
老柴这封信里肉麻地吹神,居然说神让她找回正义,让老远脱离魔鬼。 人家上下几千年上亿的基督徒们谁也没有见过基督听过基督收到过基督的神意,咱这老柴才信了几年就这么有声有色地描述了跟基督老哥亲热,得神意的事儿。 这他妈的让我把今晚吃的红烧猪肘子全吐出来了!!老柴,你是有病,精神病啊!!建议你周一到周五赚钱,周六去精神病医生那里诊治,周日去教堂忏悔。别再玩花腔糊弄神啊!
老实说,最近我也在琢磨请神帮忙找个文学女青年陪伴呐。 你这一折腾,让我对神的看法有了改变。 很可能,我此生也不会再信神了! 都是你老柴这样的虚伪教徒让我离神远了。 本来我目标是要做一个信神的网络文学大师傅呢。现在,神走了,文学味精也不浓了,只剩下网络让我发挥了!

最后,看在老远目前正抓耳挠腮想承认没胆想否认也没胆的境地,我给老远指一条路。我先声明,这可是神的做工,我只是替神说话,功劳和荣耀归于神。万一有个差错,那只能算我倒霉,入我的帐上吧。

老远,你必须出来响应老柴的指控。第一,你承认当年被魔鬼引诱,跟老柴打炮求真知。重点在于魔鬼的诱惑。魔鬼通过老柴做功于你。而此时神还没有找到你呐。 第二,坚决否认强奸之污蔑。 二十年前,还没有DNA的鉴定这回事儿呢。 估计老柴当年也匆忙提起裤子走人,没有留下染有你的文学豆汁儿的裤衩子之类作为证据。 这是老柴的疏忽,也是丫成不了一个完美的革命神学家的原因之一。 你坚持是两厢情愿,两情相悦,多次替神幸福附身。 就是后来温存不够,致使老柴心怀不满,发展到现在的“柴一刀”非要置你于死地不可。这样,怎么说你都是一个被魔鬼诱惑的革命青年,老柴的罪过么,你不追究已经是够给面子了。 第三,你要立刻发表公开声明,明确告诉大家,这本来是私人恩爱情仇,且是二十四年前的陈芝麻。 个人作为和神与教会无关。 你在坂依基督后,一直老实打工传道救犢为神做工。这么多年神在眷顾着你,使你不怕魔鬼纠缠。你的心是给神的,不会分给魔鬼。 这可以让你在华人圈内的名声恢复。损失控制么。 这么基本的道理,神没有传授给你? 第四,你要郑重声明,要把这事儿告到法庭,别麻烦基督老哥了。 老柴面对你控告她污蔑,没法子自圆其说。你要求老柴公开道歉,顺便让她捐几百万给你的神,就别算赔偿了。 最后,千万不要在神前寻求正义。 那肯定是教堂圈内人士们你说我说他说查圣经互相反驳的地方。 与其浪费口水,不如上法庭一锤定音呢。

怎么说,我看老远都是一把赢牌。 不过,老远要是不雇我做公关顾问的话,丫也可能把这盘胜棋打成臭棋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西方朔 回复 悄悄话 不完全赞同,有点阴谋论。首先,二十多年前没追究,不能就证明没发生所谓强奸之事。尤其传统文化背景的的柴铃,也许那时顾忌多多,比如自己作为企业老总的形象,声誉,或老公或男友等诸多因素。还不如现在能够坦然面对这种一般正常国女大多难以启齿的事。而到了今天,假如她真的是一个很虔诚的基督徒,那么她就会有勇气面对一切只要她认为对荣神益人的事,站在这个角度,看,她这样做就可以理解成对神负责,这样做,有益于远志明。

再者,对于一般中国女人,尤其是70后之前的女人在性方面大多还是变焦传统,骨子里对性事还很难放开,即便是到了国外。 她愿意坐下来看黄片可能多少也有些出于好奇,但远志明主动放黄片最少有诱惑成分。至于,强奸这词,针对不同的对象可能清晰度也不一样,有些女人可能过于爱面子或性格软弱。在无力挣扎脱开,怕丢脸又不好意思喊叫,也就屈服淫威。这种例子应该多得是,。别说国女,就算白女被奸不报案的也很普遍。退一步说,就算半推半就,那么只要有半推行为,就不能证明那另外的办就就是同意,那半就也许包含顾面子,怕得罪人,(比如仅有的他们这几个精神上,相互依赖的天涯沦落人)。所以我个人觉得,还是不要随便对人妄加论断的好!
鸠绛子 回复 悄悄话 哈哈,佩服,这是迄今为止为啥柴大婶不依不饶搞臭远的最到位的文章。老远真的应该出面回应一下,否则对不起观众呵
芝蘭芝蘭 回复 悄悄话 借主的名字,嘻嘻.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爸爸的草鞋' 的评论 : "皇上果然一言九鼎啊!终于读到续集,多谢! "

这是你跟朕说话的口气么?
违背宫内规矩,对朕大不敬!

你应该说:
。。。。。。。。。。。。。。。。, 贱妾叩首谢皇上隆恩。“

哈哈哈。
爸爸的草鞋 回复 悄悄话 皇上果然一言九鼎啊!终于读到续集,多谢!
对柴女心机阴冷狠毒的分析,快让俺后脊背发凉了,无狠不女人呐。
不由得想:当年若是皇上与柴妃共赴云雨,恐怕就不会有今日之热闹了,O(∩_∩)O哈哈~
依我看:此事老远还真应该起驾皇上赐予他锦囊妙计。后宫佳丽三千,皇上何等了解女人脾性呀!
一笑 -:)))!
怡然的太阳 回复 悄悄话 千呼万唤始出来,分析的有道理呵。
done_that 回复 悄悄话 有一腚道理。
以前上课时有过一个案例。某公司一已婚男于一未婚女经常用电邮打情骂俏。一天,女趁男不在时,悄悄在他计算机上装了色情屏保。男的老板看见了屏保,因此取消了男的提升。
男将女告上法庭,要她赔偿损失,结果败诉。因为法官判定,以前男的于女的打情骂俏,表示他欢迎此举,才导至女的装色情屏保。
如果援引此例,柴玲的官司打不赢的。
音乐咖啡 回复 悄悄话 还以为是音乐贴, 跑进来一看又是那对冤家男女的事, 如果是强奸应该早报案啊 当时她应该没有报警的障碍吧

老秃笔好会调砍 就是可不可以不要随便用《老柴》的名字啊,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紫竹箫 回复 悄悄话 若不是筛选女文青的工作比较忙,秃笔兄有点不大勤奋么,发文速度太慢了么。
紫竹箫 回复 悄悄话 终于等到了!一个女流氓,一个神棍,倒也般配。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怡然和草鞋二位笔友,这篇是你们逼着我写出来的啊。 呵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