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秃笔闲聊闲写闲话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个人资料
老秃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基督管不了球事---闲断老柴/老远的性恩仇

(2015-01-11 08:48:03) 下一个

著名民运女人柴玲又信主了。 若干年前,这事情一被披露出来,我就不信柴女会真的投靠神。根据多年从各种渠道获得的信息,我对柴女这个政治混混看法是, 这种人生来就不会闲着。不管是八九民运还是海外民运,做生意还是信教,她总会折腾出点事情。

这次,她把枪口对准了曾经的民运同干(也可以叫同志,同事,同修,同学,同混),以讨还正义的名义达到一个目的,以基督的名把牧师老远毁掉,报复当年在老远的胯下之辱。

我在网络上查找了柴女的声明和描述所谓的强奸过程。 根据现有的网上信息,我认为,柴女没有把全部事实过程讲出来。 而根据柴女的信息,很难认定老远强奸老柴。

二人当年肯定有过性合作,估计老远也不敢否认。问题在于如何认定这种性合作的性质。

再继续下去之前,先声明,我不认识远志明牧师更不认识柴女。 称呼远志明为老远并非套近乎而是少打一个字,累计起来可以节省点时间。 另外呐,也符合咱民间文学家法学家业余裁判的身份。 不然,一口一个远志明牧师太像咱朝廷口舌称呼红帮同混们为同志那傻样了。

称呼柴玲为老柴或者柴女也同理。

首先,话题得从认定强奸开始。 维基百科是这样定义强奸的: 用暴力、威脅等手段,強迫被害人進行性行为的犯罪。这清楚地给出强奸的要素,必须有暴力手段或者语言暴力威胁使得女人被迫接受对方性行为,才能构成强奸。

根据柴女目前的说法,远并没有使用暴力,威胁等认定强奸的手段。这是非常重要的事实认定。

有性行为,违背女子性意愿,但不一定是强奸。 而强奸一定是用暴力或者暴力威胁强迫女子就范。 性行为违背了女子当时的意愿,但女子没有表达反对,没有抵抗,或者女子半推半就, 而云雨高潮之后女子翻悔, 也难以认定强奸。 至于这种缺乏暴力和威胁的性行为叫什么奸,咱们留待结论部分再论。

首先,远没有运用暴力强制柴女人身自由做强奸准备。远只是利用讨论的名义把柴女套到房子里,再播放成人性交影片。这时候,柴女如果有强烈且坚定的性价值观的话,会立刻离开。 但是她没有离开, 姑算大概不知道怎么是好了。她的错着在于她不但没有离开还跟着观看了影片。 这事实上给远一个信号:她接受了观看成人影带。自然,下一步,八九不离十,离二人”国共合作“只有一步之遥了。 二个男女在一起,不是只口头谈论金瓶梅如何赢得文学牛背儿奖的,那是要做出来的嘛。天下的男人这时候都会蠢蠢欲动地准备扒光猪脱下大裤衩跟党中央保持一致了。

留下来看性交影片,这是柴女犯下的第一个错误,如果她认定自己没有意愿同老远性合作的话。 柴女在指责老远的信中只字不提自己的蠢着和配合,把自己描写成一个纯洁不懂事的卖火柴的小女孩, 面对老远这只老灰狼了。 写到这里,俺倒要问老柴一句:1990年,你已经是结婚尝到男女床第呼尔咳呦之乐的过来人了。 因为六四风波和夫君久违,不再继续享受床第鱼水之欢。那么有没有可能你潜意识里渴望它? 这个哥德巴赫猜想会解释下面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没有坚决抵抗老远的性冲锋敢死队,磨蹭了半天还是让老远杀进了抗日根据地。

所以,即便远意欲性合作共赴巫山云雨,只要柴女坚决抵抗,那远就不太可能如意。

老柴清楚,男人们也都知道,女子不配合,男人必须用大力才能如意。不然,之前之中,女子随便扭动身体,男人就没有办法顺利瞄准。方寸之地,也不是那么容易地说进就进得去的。炮兵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铁道兵挖坑打洞,足球队临门一脚,都需要其他因素配合。 老远没有使用暴力,威胁,这样,只要柴女真心地不配合,老远就没有办法扫荡“抗日根据地,” 只能“日”本人了。 只有柴女配合了,老远才能痛侃军民鱼水情再如鱼得水,痛快淋漓一通。老远痛快了,那柴女自然也舒服,她想否认也没用。 因为,女子的抗日根据地也即是类似于咱党当年的陕甘苏区吧,有丰富而敏感的神经丛。 只要有摩擦就一定会引起快感。 女人的快感就一定能在一定时间内压过理智。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柴女等到老远出来进去的折腾够了,激情发射完事了,才提起裤子,才想起痛苦这档子事儿。

除去生理快感让柴女站不起来外,还有个重要的时间因素可作为老远没有强奸柴女辩解。二十年前,老远还不老,身体也顶劲儿。肯定如狼似虎,摸爬滚打戳挪挑铆砸一通下来,没有十分钟不会完成那一套男人都无师自通的物理程序把他那文学激情耗尽发射出白色文学豆汁的。十分钟,柴女有足够时间要求老远终止。足够时间反抗老 远。 可是柴女没有反抗。这行为,套用毛爷时代污蔑国民党的话就是, 该抗日的时候不抗,等鬼子日完走了,才喊起来要抗日。这不是跟毛爷面对日本鬼子侵略时候的汉奸行为一样么? 毛爷当年高喊抗日,但是目的在于保存红帮实力,任由日本人日。 所以,毛爷抗日抗了八年还是被日本人“日”着呐。 你说毛爷他能真心抗日吗? 这逻辑应该很逻辑吧? 这样,我可否断言老柴根本就是暗中享受但是事后觉得挂个牌坊为好,捏着老远的软肋,把老远收为入幕之宾囊中之物,随时为己使用。 我觉得以老柴的智力和野心,这部棋子该想得到,该做的出,该早就留好杀着了。当年红帮那位永远老二周恩来就是布下闲棋冷子于国民党阵中,长期不用,其后囊中取宝把国民党的秘密全拿到了。 这样看来,老柴当年让老远痛快一把,过了二十四年,终于让老远把吃进去的吐出来,把射出来的收回去。 现在老远面临着身败名裂满盘皆输的局面,跟咱老蒋总统当年的败局一样啊。

另外一个比较客观比较科学,技术上比较令人心服口服的解释是,柴女大概当时不吭声抗日,是被力学和化学快感搞得情迷意乱,兀自软在那里,高潮迭起的,没力气喊抗日口号了。既然柴女没有指责老远在这么长性活动时间内使用暴力,威胁,那么,远柴之性行为则只能称作国共合作的模范,双方不谋而合, 各取所需。最多心照不宣罢了。这是用咱朝廷的政治术语来描绘他们之间的“一次性”性合作。当然,他们要是多次合作的话,也就没有今天这等乱局,俺也没有机会写这篇哥德巴赫猜想解析了。 老远和老柴见,要是就事论事用法律词汇呐,这就是通奸。 二人激情奉献,合作演出嘛。 尽管 柴女三心二意,事后后悔痛苦,但那是提上裤子之后的事情。没穿裤子时候,她可是享受了。她可是没有提醒老远已婚之事。 她可是没有“抗日”啊!
没有暴力因素,她又采取不抗日的立场,当汉奸维持会同“日人”合作十分钟以上,谁会认定这是强奸呢? 毛爷自然可以指鹿为马,金口玉言,红帮上下全服从。柴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还没有牛到毛爷的地步。 柴女早年在国内民运和海外民运的种种事情,让我根本不相信她的故事,她的悲情,她的痛苦。 这大概又是一个她亲身经历过可是编辑了不少的故事。 这次,她不再用民主的外衣,要把老远带到神面前裸证。 我看了她写的坂依基督的故事,看得我满身鸡皮疙瘩恶心的不得了。把圣经故事写成自身经历,信口引用教义神旨,让我对这个女人感佩不已: 过去, 她算个政治弄潮儿 ,毕竟也为中国民主运动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方。 现在,她玩弄基督得心应手。套用毛爷的名言,钟旭打鬼,基督老哥让老柴当作工具被利用了一把,在某种意义上,基督老哥也算被强奸了一次吧。

强奸也罢,通奸也罢,柴女为什么在此事过去二十四年之后重提旧事呢? 她可以说是信神之后神给了她力量和勇气。她还可以说是她那个美国夫婿鼓励她追求正义,她可以找出一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把自己塑造成为带着皇冠的民主女神呢。 其实她的目的倒也简单:她认为二十多年前她有点吃亏了,得找回来。现在老远成了名牧师,赚大钱,蛊惑布道的事业搞得风起云涌的。老柴则已经昨日黄花,人老珠黄。更可怕的是,来美国后,除去嫁给一老美,弄个公司赚钱,就没有其他亮点了。 用党的性词汇就是找不到G点,没地方得到高潮了。 所以,老柴想把该死的老远毁了。 即便用神的名义,又如何呢? 谁让他老远吃神饭不干人事呢? 如果老远现在混得跟老秃一样,网上码字混日子,自封网络文学大师傅,那老柴根本不把老远当个东西, 懒得搭理他,且放他一马让他凑合活着吧。

长话短说,远/柴当年苟且之事,最多算通奸, 如果柴女认账的话。 更客观, 算诱奸,如果柴女坚持不认帐的话。 怎么捏吧,都不可能认定为强奸。 当然,老柴一口咬定如此,那谁也没办法。 这事情,在美国法律上早已过了追诉期。 老柴当然很清楚。 老柴过了二十四年非要咬定老远强奸而且要在谁也说不清的神的面前作证,让这事儿更加让人头大。 基督老哥二千年没有开过金口,没有现过真身,估计是“黄鹤一去不复返”了。那么,这事儿实际上就是死无对证,你说我说他说的吐吐沫的事儿了。 现在, 老远若不吭声则必定被认为默认强奸。据说,老远的鸡巴当年还挺忙活,一直没有闲着。除了自己家里的炮兵阵地外,还四处打野炮留情恩泽众女教徒。还有被老远临幸过的女教徒痛快的没有爬起来喊色狼呢。 这让我嫉妒死了。这神就是不公平么。早知道做牧师还有这等好处,我早就去读神学院了,还他妈的浪费时间读什么俺那间马列神学院呢?!

不管真相如何,不管结局如何,老柴这一刀出手堪称完美“柴一刀”了。及时,到位,准确,一击而中, 一击致死。 那老远其热火朝天赚大钱的传道生意和名声必定会被老柴毁于一旦。 老远是第一个大输家。 第二个倒霉蛋是全美的华人教会,尤其支持老远的西岸几个牧师。

事到如今,老远这厮还是保持沉默,没有及时出来说明,搞点儿危机控制,说明他已经阵脚大乱,不知道如何应付了。 中国农民们不是常说,死猪不怕开水烫么? 老远大概只好这么作了。这又有点像咱国民党的小蒋总统当年应付中国大陆统战的手法了: 以不变应万变。 奉劝老远别像小蒋那么愚笨木纳。 此时不应战,你老远是死定了,死在老柴手里!

想知道如何打下一步牌么? 想早日脱出困境么?

老秃有锦囊妙计一枚。 只给有缘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MartinLu2003315 回复 悄悄话 两个字: 牛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怡然的太阳' 的评论 : 呵呵, 我的天啊。 真有人想听我的下文? 我主要是怕人家口水说我哗众取宠提高点击率。 其实,我还真想写下一篇呐。 好吧,谢谢你和草鞋二位的鼓励, 今晚在屋里嗑瓜子喝茶,闲的无聊。 就索性“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呗(东北土话)” 一会儿码一篇下文吧。 呵呵
怡然的太阳 回复 悄悄话 你的粉丝,什么时候有下文。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加入书签 开始定期阅读。
紫檀吧主 回复 悄悄话 : )
爸爸的草鞋 回复 悄悄话 坐等下文ing.......
紫竹箫 回复 悄悄话 做她的的老公也挺不容易的!这是要折腾到死的节奏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