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秃笔闲聊闲写闲话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个人资料
老秃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公审四人帮和公审薄二爷--闲谈红朝三十年二次”公审“

(2013-08-19 19:59:24) 下一个

 朝即将公审犯上作乱无法无天的薄二爷。俺这种蜗居海外的平头草民把这事儿当个大戏兴致勃勃地搬个板凳准备看热闹。

 唯一有点美中不足的是放在山东济南府,没有电视转播,没有说书人一拍惊堂木点评。这戏要是在颐和园内慈禧太后看戏的德和园开演的话,那就十全十美,完全是历史的重演了。这戏的题目俺都替朝廷起好了:习爷戏审薄二爷。

 俺没想到历史真的会重演讷。 

回首三十年前,俺还是小伙子的时候,红色朝廷风云变幻荒诞莫测。太祖毛爷在位二十七年,宠信太后江青和几个文人,把一干跟他打江山的文武将相们整治的或家破人亡或囚于牢笼或流放千里。神州大地民怨沸腾,敢怒不敢言。毛爷驾崩没有一个月,其大内总管汪东兴投靠华爷,玩个宫廷政变,一举囚禁太后江青和数个毛爷宠臣。数年后,邓爷把华爷赶出金吾宝座,先跟越南打一小仗立威,而后提出要公审太后江青和几个毛爷宠臣。邓爷这一手很有意思,完全不按照毛爷生前整治帮内异己的常规出牌。那毛爷基本是随意给异己帮众定个罪名拿下,交给帮众批斗迫害。俗语”墙倒众人推“说的就是这意思。毛爷抓倒霉蛋基本延续了历朝”君说你有罪,你就有罪“的贯例,但是比历代朝廷更加野蛮。其他朝代皇帝还要交刑部议经据典再处罚。毛爷则是圣旨一到,只有奉旨办罪,连朝廷刑典中有没有罪名都不必查阅了。 

邓爷其实也依然是先定罪,抓起来后再想按照什么罪名惩办太后江青和几个倒霉蛋。这次邓爷想起用红朝法院系统出手,不按照违背帮规,也就是”党内路线斗争“来办理,而是按照刑事罪办理。邓爷为什么要这么出牌呢? 据说,红帮内部当年流传说,党内斗争,有二种。路线斗争,有翻案的余地。风水轮流转嘛。跟错了人,就不好翻了。邓爷大概想用红朝法典把太后几个倒霉蛋入罪,借用法律这件外衣,搞成刑事案件。不把它搞成路线斗争案子,让太后今后无法翻案。于是,在邓爷的指示下,红朝的法院忙起来。经过大概一年左右的准备,成立特别法庭,幕前幕后演练一通,终于在1980年底开审太后江青,还利用破天荒地让电视转播。我记得,那几个星期,一有电视转播,北京大街小巷就显著冷清多了,大家基本上找地方看审太后几个人。这些红帮高层头脑过去风光十足,一天到晚在电视,报纸上露面。北京草民们只看到他们衣冠楚楚,前拥后呼,坐着大红旗车招摇过市。转眼间,成为红朝阶下囚。尤其,太祖尸骨未寒,太后就被红帮宫廷政变抓起来。草民们心里明白,这就是朝廷内的狗咬狗一嘴毛的事,根本和法律不沾边嘛。再说,红朝立朝三十年,哪里有什么象样的刑典法律啊?一帮所谓的公检法还不是红朝内部的大小衙门,都听大头目的一句话么?! 

当时尽管家里有电视机我也没有兴趣回家看公审太后的大戏。老实说,太后一辈子忠心跟着太祖毛爷。那几个毛爷宠信的倒霉蛋儿也没有任何刑法上的过错。在毛爷坐龙位的时候,大家都听毛爷的么。毛爷整治谁,那是毛爷的圣意,谁敢不从?红朝上下,大小喽猡,都在毛爷鞭下跪着,哆嗦着么。包括那位”人民的好总理周相,不也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么?后来红朝官民一定要说周相是为了国家大业,减少党和国家的损失才曲意委身于毛爷。其实,如果周相有丝毫反逆的话,他也早就被毛爷拿下了。所以,我一直认为,周相根本也是自保为先,趋炎附势,不然他自己也得落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果然,这个特别法庭依然照着毛爷在位时候搞臭对手的做法,网络罪名,强加于太后和崇臣们。各种罪名,根本没有任何刑事罪名可以套用。把太后和崇臣们职务公事,说成反对毛爷。稍有点脑子的都知道,这些是毛爷的宠信,怎么会在毛爷眼皮底下反对毛爷呢? 不是也有俗话说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在这一点上,还是宋朝的秦桧比较痛快,一句”莫须有“,直截了当。不用躲躲闪闪的。爷要办你就办你。不用找罪名。这一点上,我倒是很佩服老秦的。相反,当年红朝网络罪名,摘取只言片语,曲解夸张,还不知羞耻地拿到所谓的法庭上公布,这一点,当年我就很看不上。再看所谓的法庭上坐着的各把交椅上,全是毛爷生前重用过的老臣。这些人居然道貌岸然地审判太后,让人不由感叹:红帮整个是一帮狼性之人啊。 不过,毛爷心狠手辣,坑害了不少红帮喽猡们,不得人心至极。所以才有刚咽气,尸骨未寒,后宫就被家臣们查抄入狱的丢脸事情。以太祖一世”英明“居然没有料到后宫之灾,令人唏嘘啊。 

长话短说,三十年前红朝大审四人帮,乃闹剧一出。狗咬狗一嘴毛,从幕后咬到台上,朝廷里外丢人。不过,我一直认为,红帮无冤案。政治斗争,双方欲置对方于死地,你死我活之间,自然没有公平可言。 

这次公审薄二爷,依然是先按帮规内部定性,再按刑法入罪的套路。红朝演变三十年,有点进步,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的事儿。如果不是薄二爷野心勃勃,胆大包天,把治下的朝廷衙门当做自己的家奴使用,枉法,为霸一方且尾大不掉,威胁红朝中央权威与稳定的话,朝廷原本不至于非要把他抓起来治罪的。换句话说,薄二爷不是犯法的问题,而是犯了朝廷大忌,利用自身红二代关系,剑指大位,成为红朝上下二代帮主的心腹之患,才使得朝廷动了杀机。 

薄二爷这厮继承了老红帮父亲的衣钵,心狠手辣,目中无人。在辽宁,大连,商业部,乃至重庆都俨然如霸主。但是,在辽宁,大连,商业部期间,薄二爷犯事儿基本是徇私舞弊贪污受贿的刑法罪行,属于可办可不办,可大办可小办,可帮规刑堂办也可发刑部办的范畴。薄二爷自去重庆作老大之后,打黑唱红,表演过头,其风头直逼中南海。不光在重庆大张旗鼓折腾,还居然唱红到北京,在胡爷温相面前宛如”逼宫。“ 让朝廷看到薄二爷图谋不轨,意在大位。这种手腕与野心俱备的”中山狼“不除之,朝廷在位的和不在位的都害怕。这种人一旦上台,则是毛爷在世,兴风作浪能让朝廷和神州大地再次陷入困境。早除之,则谁都能安全下台与安稳过日子。估计上届朝廷胡爷温相一定心里有数,但等对方犯致命大错才能出手一举置其于死地。 

 

薄二爷真的天数已近啊。人若疯狂,天也止不住。薄二爷老婆居然干出杀人灭口的蠢事了。按说,薄婆子想杀个人,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吩咐薄二爷的走狗王爷一声就行了。其他的事儿,自有别人出头与出手了。只要事前事后注意别留任何证据,录音,录像,点子信件等等,都要消掉就基本万事大吉。可是,薄婆子偏要自己出手,笨手笨脚地在大旅馆里把那个英国倒霉蛋灌足了毒药。此一蠢也。后来,王二狗移山填海地把这英国人死亡作为心脏病发作,跟着给一把火烧没了。连一点证据都没有留下。可算是给主人干了天大的好事。按说,薄二爷应该心知肚明,悄悄感谢提拔王二狗才对。结果,薄二爷居然一个耳光打跑了奴才,也没有立刻干掉这奴才,致使其预谋策划几天跑进美国领事馆保命。由此,惊动朝廷派出大内锦衣卫来成都领人。这奴才知道所有薄二爷的黑幕,一旦活着出去,自然成了朝廷的活口供了。薄二爷心高气傲,居然给自己挖坑跳下去,一手葬送其三十年苦心经营。此二蠢也。事到此处,薄二爷已经是自己送上案板的大头鱼,待人宰割了。 

这次朝廷公审薄二爷不会象公审毛爷寡后那样强加政治罪名。经过三十年,神州大地法律意识有所加强。如果这个时候说薄二爷是反革命,那不碲朝廷自打耳光,让民心不服,也给薄二爷留下将来翻案的余地。所以,索性把薄二爷历年干的徇私舞弊贪污受贿的刑事行为拿出来,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以刑事终结薄二爷的政治生命,让其余生背负着贪官罪名,其暗中同情者们也无话可说。百姓恨之。其无法再翻身出头。 

所以,我打赌,审判薄二爷自始至终不会有一句指责薄二爷反对党中央的话。不会是一个政治审判,纯刑事案件, 于低调中把薄二爷钉在红色十字架上。不过,薄二爷成不了红色基督。毛爷余蘖们会大失所望的。毛爷余孽们最近声嘶力竭地歌颂薄二爷,把这件事情想象成红朝左派与右派的生死搏斗。这些余蘖们显然智力不足,空有红色激情而无冷静思考。朝廷如何能轻易授人以口实呢?只要刑事证据和罪名坐实,薄二爷就得老实去秦城监狱数窝头吃咸菜去了,根本不用一个”反革命野心家“的头衔嘛。

公审四人帮和公审薄二爷都是解决红帮内部斗争的手段。所谓的四人帮纯粹算政治斗争的倒霉蛋。而薄二爷这场灾难纯是自找的。四人帮基本没有刑事证据可以入罪。薄二爷光女人就不知道玩了多少个。还有一个大连美女播音员根本被玩没了,连尸体也无法找到。这厮道貌岸然,内心实阴险污浊,唱着红歌干黑心事情,敛财无数。光凭这几点,薄二爷就应该被午门问斩,以正朝纲,以平民怨,以为官宦戒。四人帮,没有贪污枉法受贿的气节问题。薄二爷裤挡湿臭,还中饱私囊, 是个伪君子。公审薄二爷,无论如何惩罚他,只有不够,没有过分。希望看到朝廷能够把大头目中类似薄二爷的伪君子们全部拿出来公审,则民之幸,国之幸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CMOS 回复 悄悄话 老秃好文采!
紫萸香慢 回复 悄悄话 好!升堂,带犯人!俺帮秃爷叫一声吧。

虽然这个审判看来也不太正常,但薄二爷上台,那是老毛再世,中国很快就会全国山河一片红了,现在免掉一劫,幸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