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秃笔闲聊闲写闲话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个人资料
老秃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毛主席万寿无疆,林副主席身体健康”--笑谈保老命的问题

(2013-06-08 05:37:38) 下一个

前几天俺那棵老心脏 因为多年忧国忧民担心天底下小妞儿找不到有情人我又帮不上忙的心理问题和吃喝玩乐赌毒网滥用定量等具体问题而象林副主席跟毛主席闹脾气那样跟我玩了一把心 跳。那厮跟“猪坚强”一样,不守规矩胡跳几下,被喂了一把伟哥伪哥微哥危哥之后缓过劲儿来,现在照样蹦蹦跳跳的,跟“解放前”一样了。幸好,俺的那个蒙古 大夫找了半天发现没有多大毛病。在家养病期间,无事生非,写了一片报道放在网上。赢得不少网上的兄弟姐妹的关怀。虽然没有赚到天下小妞儿们的伤心眼泪,但 是朋友们的热情和善良问候让我感动。我会铭记这些网上朋友们的拳拳爱护,开始照顾老心脏,认老认命,尽量努力不要再发生类似吓坏自己也唬了别人一把的事 儿。据蒙古大夫说,如果再复发多次,说不定哪次俺就跟胡耀邦那样成了造成新六四惨案的原因了讷。

有 位岁数跟俺一样大的朋友,在留言里一语双关地说“祝秃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逗的俺哈哈大笑。这句话是毛爷发动的红帮大迫害十年中头几年最流行的政治口号。对于年轻的朋友们,比如八零后,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甚至七零后朋友们大部 分也不会记得。因为,毛爷的副手林彪在71九 月份年突然出走葬身大漠,被红帮定罪为成“叛党叛国。” 之后,题目上的那二句话就只能说“毛主席万寿无疆,” 而“林副主席身体健康”就永远不许再说了。人都死了,再说就成讽刺了。自然,那个时候,大多数七零后朋友们还不知道在哪里“转筋”呢。“转筋”是一句北京 俗话,意思是“不知道在哪里活着。”

我们上小学时候,正值毛爷发疯大规模迫害红帮上下的最高潮--文化大革命初期。68年上小学一年级,屋里贴着毛爷御像。每天早上先全体起立高喊“祝毛主席万寿无疆。” 现在我也记不清楚什么时候又加上“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了。肯定是毛爷废了他亲手立的副主席刘少奇,重新立在此之前一直养病的林彪之后。估计是在1967年 前后吧。毛主席万岁也罢,万寿无疆也罢,毛爷老家伙是神州大地第一人主,自然得听草民和帮众们的山呼万岁。按照历代规矩,只有皇帝才能用“万岁”这种至高 无上的称呼。其他的,哪怕皇后也不能用“万岁。” 历代皇储们不管多大岁数,只能用“千岁、亲王”之类的。谁也不敢乱用。不然,被皇帝知道,认为你有不轨企图,那可就是天大的麻烦了。轻者罚一百大板,囚禁 黑牢,流放不毛之地。重者满门抄斩,暴尸市井。

毛 爷这里也同样忌讳名号。老家伙读了满肚子古书,朝野将相之术玩弄的炉火纯青。自己被草民和帮众们山呼万岁,听得痛快淋漓。可是毛爷的疑心跟历代帝王一样 重。那下面人怎么称呼毛爷的副手,就很有讲究了。称呼高了,毛爷心里不高兴,那林副手也不敢当。称呼“九千岁”吧,照样谁也不高兴。搞不好那发明这称号的 狗腿子还得被暴打一通关进秦城监狱讷。最后,不知道谁这么有智慧,居然发明“祝林复主席身体健康”,避开类似”万岁“的称呼,真的是谁也不得罪,毛爷不疑 心,林副手坐的住。

我估计,这手称呼应该是共军里面先传出来的。红帮红朝中,以共军吹捧毛爷最盛最使劲。共军总政治部拍马屁恐怕是历代朝廷中最卖力的了。

祝 林副主席身体健康!”这句口号非常恰当,令人佩服发明者的智慧。 原因很简单,这位林副主席号称因为战争年代神经受伤而怕风怕水怕光怕响,不理军政。在红朝上下尤其是共军内外一直以“大病号”著称。不过,据毛爷的大医官 傅啥啥的上门亲自诊断,林彪没有器官病变,就是抽大烟造成的身体虚弱而已。但是,林彪从毛爷建国伊始就一直托病不出。这主要是林彪很聪明,虽然有战功于君 主,但他知道避锋芒,见好就收,通过没病装病有病养病的手法不引起毛爷的疑心,免得毛爷学历代开国君王忌讳一同打江山的武夫们有野心而来个“兔死狗烹,鸟 尽弓藏”收拾自己。果然,前后不到十年,毛爷亲手废了几个打江山的功臣比如高岗饶漱石彭得怀。之后,毛爷再次把刀子对准了红帮老二刘少奇。毛爷此时已经悄 悄地先把林彪动员出山了。毛爷把刘二爷用旧床单一裹送进火葬场。这边林副主席打扮停当成了红帮老二。考虑到此人身体一直虚弱,故祝福林彪身体健康自然成了 第一要素。那发明这个口号的共军笔杆子肯定算才子了,避开谁万岁谁九千岁的敏感问题,虚晃一枪,照旧山呼,毛爷和林彪听了,谁都舒服。于是,大概从共军开 始吧,当年全国军民们每天早上不吃不喝不干任何事都得先拼老命山呼题目上那二句口号才能开始一天的忙碌。其实,林彪这人身居高位,生活简朴,不好吃喝不好 女色不好钱财。按照哪个朝代的标准都是好将军好大臣。比起现代红帮上下的吃喝玩乐贪色标准行为来,那真的是让俺们草民怀念啊。后来,不到三年功夫吧,毛爷 就把刀子对准了林彪,终于导致林彪只身出走,葬身大漠, 连个好身体都没有用了。我可是几次公开呼吁现代红帮早日把林彪遗骸迁回北京。林彪怎么说,都有功于红朝红帮。是万恶不赦的毛爷的刀下冤魂。承认林彪历史功 绩是红帮最后要作的几件“平反”之一。 可惜,俺人微言轻,红帮不会注意俺这种海外爱国爱党老华侨的。看来非得哪天俺不耐凡了,背个肉弹之类的去天安门前请愿啥的,朝廷才能让埋伏在天安门前装成 卖冰棍儿的,修鞋的,清洁工人的,转轮子的和貌似文学女青年的武警们一拥而上把俺打翻在地, 才能把俺的”向党和朝廷诉衷情“奏折送进去。

长 话短说,这次俺没有料到老心脏这么早就开始“矫情。” 按说,俺的年龄比林二爷当年“驾崩”的岁数还差将近二个巴掌那么多讷。当年,林二爷身体表面上远看不如我。俺那医生说,一看到俺进来就知道俺一个北方大汉 的样子。虽然有点虚胖,但是穿着羽绒服么难免让人感觉如此。等俺脱了衣服检查前心后背的,那一身五花肉也挺经看的,结实地长在肚子周围,没有耷拉下来。而 且,俺这不短的一生中,前五十年基本没有让医生赚过几个钱。胃口一直奇好,不挑食, 吃鸡蛋咸菜面条都吃得稀里哗啦津津有味的。去年在北京做了综合体检,各项指标非常好。记得还向一个老哥们吹牛:没官没钱没产业,也不用担心党国天下大事,比如,江爷排队看阅兵挤了胡爷。没心没肺的多好啊,自然不用担心身体么。

现在看来,天有旦夕祸福,人有不测之祸。不能依老卖老不觉老么. 这 一突然病症让俺好像明白不少事情,都是从前没有体会过的,认为理所当然的。比如,吃完药的早上醒来,没有任何症状,浑身轻松。 对比昨天病秧秧要死不活的样子, 那种“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太强烈了。到了这把天命之年的岁数,真的是健康就是一切。再过几年,到了毛爷和林二爷那把岁数,健康就是成就,江山都他大婶啥啥 的不算回事儿了。

当 年俺们拼命喊“毛主席万寿无疆” 可毛爷依然得死。死的孤家寡人。 全国草民们当时嚎啕大哭,其实真心的 有几个呢?那”林副主席身体健康“喊了几年倒是看到效果了:林二爷在天安门城楼上挥了几次手。最后却被毛爷玩个死无 葬身之地。让人心惊。 记得民间有人说,平安即是福。草民们如果没有遭遇战乱,如果一生无事,即便一事无成也是“成”么。不然,神州隔壁的金二继承大好江山,无福享受,只有七十 岁就“万岁”了。

总 而言之,俺朋友们祝“秃爷身体健康”俺是心领了。估计,这次过后,俺一定会过着少烟少酒少吃多运动的幸福生活。唯一让俺惦记着的就是“少色。” 俺那蒙古大夫没有开出药方,到底俺是“戒色”讷还是“少色?” 不过,戒色, 没有了“色,” 这人生还有乐趣么?少色, 用句鲁爷笔下那个典型国人形象曾经说过的一句名言“多乎哉?不多也。” 要是这样的话,还不如放开心,铆足劲,用咱东北乡亲的话就是:可劲儿“造”几年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