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秃笔闲聊闲写闲话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个人资料
老秃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朝廷重判薄爷意义何在?

(2013-06-07 16:19:24) 下一个

 薄熙来是红二代中手腕突出野心肥大的一位。此人在辽在渝皆搞家天下,尾大不掉,恶霸一方。披着红色外衣,行座山为王之实。我就一直纳闷,谁是他在朝廷的恩主?让他如此糟蹋朝廷体制,视他人若无物,俨然如北朝鲜的金二.薄 爷在其统治下的地域行为象一只撒尿的狗,到处留下自己的气味,划出自己的区域,别的狗只能躲着走或者老实忍受薄的骚味。前些时候,薄爷出京空降到重庆作头 目,大搞唱红打黑。看着薄爷手里拿着猩红色党旗组织各路人马大唱红歌,还唱进京在胡爷门前卖弄示威,我更惊讶薄爷之狂妄,目中无人。

观察薄爷作为,有二点结论。

第 一,此人是一典型红色伪君子。一如毛爷在世时候满口革命词汇而内里完全封建糟糠。薄爷把百姓当作演戏工具,让百姓大唱红歌,凸现自己红二代正宗本色,在朝 廷内斗中博取政治本钱。其实,薄爷完全是以百姓作为踏脚石,纯道具,为自己晋身最高层铺路。这种野心伪君子若是真的步入最高层,则朝廷将被再次推入毛爷红 色封建时代, 再现一人决定天下兴旺的悲剧。此种可能实乃神州的政治倒退。

第二,薄爷因其心黑手辣的红匪二代遗传,会比他的父辈更凶狠。再加上野心,腐败欲望、独占权力而无人制肘,对于朝廷和百姓为害更烈。红帮打江山一代多为造反之人,为其红帮理想而作亡命之徒。财色权欲虽有,毕竟算附带产物,不 是博命卖身的目的。故毛爷手下多愚忠顽勇之徒少好色贪财之例。但是,红二代长于红朝江山已定岁月,不必再为生存奋战,故人欲横流,意在权财色者大而有之。 薄爷就是一个典型的权财色都要霸占的狠角色。果然,他对待手下走狗王立军宛如家丁,一记耳光把王打入美国领馆保命也把薄爷自己的红色马褂剥掉,漏出红黑二 色的匪徒本色。薄爷自己给胡爷温相制造了下手收拾他的把柄。什么叫自作自受,作茧自缚?还能找到必薄爷更好的例子吗?其次,他自己受贿多少,目前百姓们还 不知道,朝廷也没有露出细节。但薄爷纵容老婆薄谷开来大肆敛财多达几十亿,送独子海外游学过奢华生活,起码是家族利益输送,照样是腐败之极。从为霸一方到 富可敌国,再有利用职权诱色乃至杀人灭口,薄爷的罪行,令人发指,史上诸朝,各 路诸侯几无人可比拟。唯红朝当今弱主主政,受老主和庞大红党体制限制,才能有此现象。令人扼腕叹息。古人有言在先,国之将亡,必出妖蘖。环顾红朝,社会矛 盾激化,虽表面繁华,然朝野上下对今后具无信心,为官者皆利用在位之机狠捞再伺机跑路,隐有衰败之相。薄爷之身败名裂,只是红朝命官腐败之冰山一角。体制 使然,人性使然。体制缺陷使人性缺陷暴露的更加丑恶。

薄 爷本来应该接着腐败霸道,而且还能继续爬升,没有牢狱之灾的。但是,他过于狂妄,薄恩于奴。 家丁走投无路,挺而走险,只能揭露主子。兔子急了还咬人呐。更何况一介活人效忠主子多年眼看要被主子取命啊?薄爷可谓一世聪明而一时糊涂么。逼奴造反,留 下千古笑话。若是换成毛爷,发现家丁有背主之嫌,会不动声色,先稳住局面再下手收拾奴才。看看毛爷历年收拾手下大头目们,那才叫胸有成竹,眼到剑及,手腕 儿炉火纯青,令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啊。相比之下,这薄爷就太青涩外露,胸有点墨而无城府了。薄爷完全可以先稳住王家丁,再下狠手收拾,取他性命,一了百了。 死了王家丁,死无对证。那朝廷总不能血口喷人不讲证据嘛。死了王家丁,自有新奴才。找三条腿的狗不容易,找二条腿的奴才,在朝廷体制下,只是多少的问题 嘛。

朝 廷怎么惩办薄爷,那是朝廷的事儿。咱百姓只能围着戏台看热闹,跟着朝廷叫好。至于什么惩办公平与否,那是扯蛋的事儿。傻瓜才相信朝廷啥时候办人有公平的时 候。不过,我坚决为朝廷惩办薄爷叫好。无它,一个野心勃勃且自私自利狠辣的政客对朝廷和百姓的损害更大。毛爷先例犹未远嘛:毛爷可是典型的“宁可我负天下 人,不可让天下人负我”之君。毛爷为一己之见而大闹天下茶毒神州。而一介庸君,比如习爷给人的初步印象,造成的庸政则未必给天下百姓多大损害。有话曰,二 利权其重,二害权其轻。我相信,薄爷对神州潜在危害更大。至于朝廷惩办薄爷的口实,目前看来,没有采取毛爷“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文字狱手法。这就很公平 了么。想当年,华爷和邓爷把毛爷寡后江青宋进秦城天牢后又送上朝廷“法庭”所采取的全是“莫须有”的文字狱手法。人家江青和所谓的四人帮其实全是忠于毛爷 的好党员么。他们没有贪污腐化,没有以权谋私,没有敛财,虽然在意识形态上极左,但那不是法律意思上的“罪行。” 四人帮之罪,在于跟着老主子太紧,得罪了满朝权臣。而毛爷在世晚期又屡出败着,居然重用阴忍的邓爷,平庸的华爷,导致毛爷身后江山移帜,寡后及宠臣被抓。 此乃毛爷一生最大的失误。所以,四人帮在任何法律上无懈可击,非罪之人,乃政治败将。而薄爷满身污点,满手证据,与人口实,证据确凿,不抓不行。与政治有 关,非政治之过。

红 朝朝廷腐败横行,神州怨声载道。此次朝廷辑捕薄爷,只要公布他一干劣迹,不用再多加罪名,即可令天下百姓仇之。当年京城百姓因吾以为袁重焕出卖明朝而生啖 袁重焕的历史几可重演。朝廷处置薄爷此事,基本算是明快。有提升朝廷口碑之效。但是,朝廷满朝贪官,百姓痛恨。似乎有必要接着再抓出几个大贪官问斩,以平 天下之怨。估计红朝政治局委员中,类似薄爷的还有几个。大臣以上的,大有人在。不敢说满朝文武无人干净,但“满府上只有门口的石头狮子干净”的境界,所离 不远讷。朝廷也投鼠忌器,如果现今君相下手太狠,则他们下台后也惧怕后人报复。故,朝廷会适可而止,抓几个贪官示威,实则不会彻底清理。红朝朝廷腐败,一 如历史各朝,不会有解,继往开来罢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对朝廷依然失望绝望的原因。

中 医们常嘲笑西医们为“夷技,” 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而中医们则自认为“调解阴阳去毒正气”乃大乘之方。现在看来,朝廷体制是弊端根基之源。一党专制,让体制之内任何人都可以为非作歹,而无抑制。薄爷之罪, 不只是一己之罪,更是体制之罪。朝廷无正气,自然妖孽丛生,带累神州大地。只有采用美国民主制度,防止狂人专政乱政,政制公开透明,百姓票选,才是神州趋 于法制,长治久安的正路。即便西方有人说过,民主也不是灵丹妙药,但它依然是目前人类社会政体中的最有效体制,抑制了人类恶劣品质,减少了个人对社会大众 的伤害。神州大地早晚走上此路,当然,越早越好。

现 在看来,朝廷体制是弊端根基之源。一党专制,让体制之内任何人都可以为非作歹,而无抑制。薄爷之罪,不只是一己之罪,更是体制之罪。朝廷无正气,自然妖孽 丛生,带累神州大地。只有采用美国民主制度,防止狂人专政乱政,政制公开透明,百姓票选,才是神州趋于法制,长治久安的正路。即便西方有人说过,民主也不 是灵丹妙药,但它依然是目前人类社会政体中的最有效体制,抑制了人类恶劣品质,减少了个人对社会大众的伤害。神州大地早晚走上此路,当然,越早越好。

希望朝廷不要把惩办薄爷作为权宜之计。若是朝廷痛定思痛,谋划治源治本,则神州万幸,长治久安可望。

我 不会因为朝廷惩办薄爷就对朝廷突然满怀希望。道理很简单:邪恶体制,造就邪恶之人。邪恶体制也自有残喘之力。不指望它会一朝改换门庭若市。君不见所谓改革 延续三十年,除去经济大发展,而邪恶体制依然!唯祈祷邪恶体制能够慢慢改变为文明体制,其间不要有大的内乱而导致百姓受害。

想 起来了,红朝早期为匪期间的一个死士曾在民国刑场上留诗曰,“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 只要体制不改,类似薄爷的人物还会前仆后继,争先恐后朝着朝廷天阶上爬。还会有无数悲喜情节上演。虽然不大可能人头滚滚的,但总不是一件好事。也想起不知 道谁谁说的,乱世用重典。朝廷似乎应该立法,官吏贪污过万即砍。把天安门广场作为贪官们的行刑之地。砍上几十年,则中华民族清廉之风定会养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